Tag Archives: Silicon Valley

硅谷歸來(上、下)

文 | 王利傑 硅谷歸來(上) 從做 PreAngel 以來,每年我都會抽空去美國一兩次,主要是在硅谷 (灣區) 一帶見見當地的朋友,他們主要有 VC、創業者、斯坦福和伯克利的學生創業組織負責人、無線科技領域的各種組織機構負責人等,我一直試圖逐步了解這個全世界高科技上市公司最密集的地帶,究竟有著怎樣的特別之處,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學習借鑒的,讓我們回到 “鄉下” 也可以顯得與眾不同;同時,也想知道,我們這些 “鄉巴佬”,有沒有機會在這個全世界最聰明的人密集的地區,找到自己的立足點,未來也能投資幾個像 Google、Facebook 那樣的偉大公司? 來的越多,感觸就越深,雖然還只是皮毛,硅谷帶給我的感觸已經非常深了,在此與各位分享: 1、You Only Live Once – 你只活一次 我的 PreAngel 美國投資合伙人叫 Boyd,是個土生土長的舊金山人,他說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告訴我,最近灣區流行 YOLO 這個說法,全意是 You Only Live Once,字面意思很簡單,可寓意深刻。如果我們從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那天開始就足夠重視這個短語,可能我們每個人都會有不一樣的今天。今天的大部分中國經濟支柱人群,其實某種程度上都是在為別人而活著,為了父母,為了子女,為了朋友。有些時候,看似你自己選擇了你的生活,其實不然,你活在別人為你塑造的形像裡,如果你今天對你的生活狀態不滿意,八成是你沒有為自己而活!其實把你自己活好,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因為每個人都是唯一的,都具備不同的能力和喜好,如果全社會都遵從自己的內心而活,我們每個崗位一樣都會有人做,而且做得更好! 這句話雖然近期流行,但卻是灣區一個常見意識形態的總結提煉,也就是說,很多美國名校的孩子們早就這麼做了,至少比我們國內的孩子們更早意識到 “為自己而活” 的道理。而整個社會也對這種意識形態給與支持,比如在中國最不能被父母理解的輟學創業,比如放棄高薪背包窮游,比如與一個跟自己完全 “不門當戶對” 的人結婚,比如我在一個破公寓做一個 “苦逼” 的藝術家,還有那麼多女生選擇做單親媽媽…… 當一個人選擇為了自己而活的時候,T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矽谷的階級鬥爭:如果科技進步不再惠及大多數人

「現在的技術革命和工業革命之間最大的不同是 —— 十八世紀的工業革命和科技進步為不熟練的工人們創造了工作;今天的機器人大軍不斷剝奪不熟練工人的工作。」安德魯·萊昂納德(Andrew Leonard),《沙龍》雜誌。 矽谷核心區舊金山灣區今年已經爆發了幾次底層勞動人士和高科技從業者的衝突。十月中旬,舊金山交通系統發起罷工。11 月底,灣區抗議人群試圖阻止一輛 Google 的員工大巴,他們抗議的訴求是希望獲得公司提供的十億美元給他們資助經濟適用房。幾天前,Google 大巴再次被人群阻攔並砸碎玻璃。 舊金山灣區員工的工資中值高達 12 萬美元。 這不僅是全美最高,而且在全球也數一數二。巨大的貧富差距往往就讓兩個天差地別的人可以擦肩而過。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對貧富差距最大的不滿和抱怨也會在其中萌發。科技精英已經繼銀行家和壟斷資本家之後,加入富人俱樂部,成為少數掌控巨額財富的富人群體的一份子。根據 TechCrunch 記者 Jon Evans 的概括,一種與日俱增的,深刻的,廣泛的和痛苦的反科技憎惡情緒已經開始蔓延。 在我看來,科技精英變成少數富人和所謂「統治者」,一個根本性區別是 —— 正如最上面的引言所說,他們的工作,將最終進化到完全可以不依賴窮人和底層工人。在銀行家,壟斷資本家的統治下,一個窮人可能還有飯吃;但在科技巨頭的更新換代中,他們可能完全沒有工作可做。他們的工作將被機器人和其他一些自動化技術所取代,而他們又沒有文學藝術等機器不能取代的手段可供謀生。

Posted in Life, Technology, Worl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半導體產業 M 型化趨勢明顯 台灣 IC 設計需跨出寶島求發展

1947 年電晶體的發明是半導體產業的第一要事;集成電路的發明讓眾多電路組件能夠實現於同一芯片;MOSFET 技術的發明,則解決了將龐大數量的組件集合於同一芯片所產生的功耗與散熱問題,讓半導體技術不再受限於 Bipolar 技術。從產業鏈模式來說,台積電晶圓專業代工模式的產生,讓缺乏大資本但具有技術與創意的工程師,都能跨越高門檻進入半導體產業圓夢,也是摩爾定律得以持續不止的重要因素。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美國 Nokia Research Center 出差記事

美國加州出差,Nokia Research Center 朝聖之旅的新鮮事。

Posted in Technology, Travel,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Aicent – 讓移動數據傳天下

在中國、日本以及世界很多國家和地區,手機簡訊的應用越來越熱門。很多經常出國的人總是帶著手機,但在國外如果沒有緊急情況一般輕易不用手機打電話,而是用手機簡訊和在國內的家人或朋友聯繫,從而避免了昂貴的國際移動電話費和漫遊費。盡管在國外收發簡訊也會被收取簡訊國際漫遊費,但和國際通話費和漫遊費比起來還是便宜很多。但是,中國的手機用戶在世界任何國家都可以收發簡訊嗎?其實不一定,手機簡訊漫遊這一業務也需要加值服務商的大力開發,而 Aicent 就是為中國移動提供數據業務國際漫遊的重要廠商之一。 記者在矽谷走訪的日程排得非常緊,必須馬不停蹄地從一家公司趕往另一家公司。由於我沒有開車,而在矽谷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不論去哪家公司都得麻煩人家接送。我在 Fortinet 公司結束採訪時,Fortinet 公司總裁兼 CEO 謝青問我接著去哪裡,於是我把 Aicent 公司的地址給他看。他看著那個地址,又看了看我在這地址上寫的 Aicent 公司總裁兼 CEO Lynn Liu(劉雅玲)女士的名字,忽然說:「嗨,你要去見 Lynn!我們是老朋友。我知道她在哪裡,我送你去吧。」於是,我受寵若驚地勞駕 Fortinet 總裁大人給我當「司機」。當我們到達 Aicent 公司時,Lynn 見到謝青,奇怪地問:「怎麼會是你?」 Aicent 公司創辦於 2000 年 10 月。應該說那個時候網際網路產業和電信業以及 IT 業都是很冷的時候,但劉雅玲卻把目光放到了當時並不太熱門的移動數據業務上,首當其衝是 GPRS 的國際漫遊。「Aicent 公司總部雖然在矽谷,但其業務主要在亞洲 ─ 亞洲的員工比總部還多。」劉雅玲笑著說,「這是因為 Aicent 的主要業務是為亞洲各大移動運營商提供 GPRS 數據業務國際漫遊服務,除了中國移動外,中國台灣、中國香港、新加坡、日本、韓國等移動運營商都與 Aicen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et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