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ROC

兩國相爭,不斬來使

晚上跟朋友聊到他看到德朵夫人寫的〈怎麼了〉跟老 P 寫的〈國觴〉,頗有一番討論。 我這人是政治冷感(所以沒辦法像兩位一樣,因為政治事件至深夜不成眠,如此憂國憂民的胸襟真是少見),相信大家也很少在這邊看到些我給塗上藍色或綠色的格子,即使罵綠的(還是罵白的…?),罵藍的(這回可真的指名道姓了…),都見格過。我不討厭顏色,但討厭骯髒,討厭不好,討厭不直,一支賤嘴有時候是令人討厭。 針對上述兩篇文章,我是覺得,人不在台灣,光是隔海看新聞,難免有點不夠理解。文中都有種意思傳遞出,把警察當成戒嚴打手,視上街只是想表達意見的平凡百姓為暴民而拳腳相向。我說,電視新聞雖然各台各有說法,但是鏡頭拍得清清楚楚,總不會看不到那個點吧。 我想我能體會那些警察的心情。他們被要求要保護「來使」;就像我也會被長官要求去 do something。有人要來搗亂傷人,那警察只能盡責執行公權力;有阻礙出現而可能讓事情無法完成,那我只好去 push and JUST DO ITTM。我相信沒有人願意當打手或是暴民,事情明明就可以不需要使用暴力來達到目標,試問怎樣才算是夠民主或是夠愛台灣?你我又有足夠智慧或是能力,光憑一場使用暴力的街頭抗爭,就可以幫助可憐的台灣提升一點點的地位,或是改善國際視聽和處境嗎?又或者這樣的一場鬧劇就可以讓你將之冠上愛台灣的名目而用來當成政府專制思維的最佳見證嗎? 蠻替兩位覺得可惜的,因為不知道有多少會逞意氣的潛在讀者,因此而否定掉兩位令人喜愛與欽佩的攝影功力與成果,否定掉兩位的嘔心瀝血之作,但至少,今晚已經少一位了。當然啦,我不會因為立場相左就因此排斥美麗照片或優良讀物,說我鄉愿也好,但我就是不想因為這樣的政治思維讓我損失了欣賞美景照片,與攝影技巧學習的機會,完全不值得。 至於這次陳雲林先生的到訪,政府搞些什麼降落在「國際」機場、馬總統「接見」等等一些表面功夫,在我看來也是為了面子和國人輿論問題(但至少有心做過了,是吧?)。那要怎樣做比較好呢?就拿我最喜愛的三國故事中,魯肅勸周瑜的一句話:「兩國相爭,不斬來使。」(其實事件發生以來也好多人這樣講了,就說我愛拾人牙慧吧…)如果大家真有把我們當成國家的高度來面對人家,就該拿出身為個國家的人的氣度來接待人家,不是嗎?不是從小就學過「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了嗎?既然別人是否把你當作國家是件客觀上無法輕易影響的事情,何不先反求諸己(若「行有不得」時),從己身做起呢?讓來訪的客人感受不到一點尊重,不是古意的台灣人的表現。 好啦,鬼扯這麼多政治狗屁,還不就是想要多博些瀏覽人數,引些小白或是憤青(野草莓)過來!?趕緊回去老實工作拼經濟比較實在,至少比起在那邊閒閒沒事上街抗議打架的人要強太多了。(搞野草苺學運的學生都強過你們,因為他們是學生,有本錢搞活動…) 天佑台灣,我愛台妹。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分紅費用化 股東歡樂國庫愁

勤業眾信會計師巫鑫昨日表示,明年員工分紅費用化上路後,在促進產業升級條例下,分攤給研發部門員工的股票,可以適用研發投資抵減 30%,公司要納的營所稅下降,而員工分到的股票又只依面額十元課稅,使得國庫變成輸家,公司小股東是最大贏家。 明年員工分紅費用化之後,國庫收到的公司營所稅與員工的個人綜所稅,都將雙雙減少。必須等促產在九十八年落日之後,國庫在營所稅與綜所稅的收入才可能會回升。 高科技業員工的薪資,大都不到其年收入的一半,每年分配的股利,才是報酬的主要來源。九十七年實施費用化之後,對公司的酬勞制度產生很大的變化,在稅的方面也有不小影響。 首先,巫鑫指出,財政部允許員工分紅費用化之後,可以列報薪資費用,公司盈餘減少,公司營所稅自然減少。再者,員工分紅費用化之後,在促產條例落日之前的九十七年和九十八年的二年之中,高科技公司的研發人員的分紅配股屬於研發支出,適用促產的研發投抵,抵減率 30%。 因為公司的營所稅下降,稅後的可分配盈餘增加,則小股東可獲配的股息或股利會增加,成為贏家。 在員工的個人稅方面,假設盈餘中的三億元要分配給員工,在費用化之前,一股面額十元,共有 0.3 億股,儘管每股市價可能一百元,但依促產條例,財政部在課稅時,只能用面額十元課稅,所以員工獲配股票的綜合所得稅的稅基為三億元。 但若計入最低稅負,財政部就可排除促產條例,員工分紅配股的股票要用市價計算,高階經理人領的股票,乘上市價一百元,若超過免稅額六百萬元以上的部份,要補繳最低稅負。 明年員工分紅費用化後,三億元分配股票給員工,除以市價一百元後,獲配的股票數目只有 0.03 億股,但同樣受限於促產條例,國稅局每股以十元課稅,國稅局只能課到 0.3 億元。 在集團企業部分,假設母公司讓國內外的子公司員工也可獲配母公司的股票,財政部官員表示,依照所得稅法三十八條規定,因為「非屬本業經營的支出」,不論母公司持有子公司的股權比例多少,完全不能認列為母公司的費用。 因此,假設某家著名大型高科技公司在國內外中有很多子公司,母公司分配很多股票給子公司員工,則母公司不可以認列薪資費用,如果有列報者也一定會被國稅局剔除,目前這種案子很多。而且,國內子公司因為沒有實際支出,所以子公司也不可以認列薪資費用,不能從扣所得中扣除。 巫鑫表示,但子公司員工領到母公司的股票,還是要依法申報綜所稅。     工商時報 王信人/台北報導

Posted in Life, Money,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