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C

今天太有成就感了

雖然很累,搞到 12 點才走。所以文章也隔天啦。 但是跟難纏的病毒鬥了一天,手動解掉(我幹麻不叫 MIS 來修啊…?);然後晚上又找到了 R&S USIM assertion 的問題根源。(還不支援 T=1 Protocol 所致) 原來大家誤會 R&S 這張 ORGA 的 USIM 卡了,她可是張有支援 T=1 Protocol 的好卡呢!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威盛前 3 季稅後虧損 26.28 億元,矽統虧損 15.17 億元

受到英特爾(Intel)、超微(AMD)及 NVIDIA 3 強夾擊下,在 PC 晶片組市場毫無置喙餘地的威盛、矽統,營運持續低迷不振,市場甚為期盼的轉機題材遲遲未能出現,威盛、矽統前 3 季稅後分別虧損新台幣 26.28 億元、15.17 億元,每股淨損 2.04 元、1.09 元,昔日風光不再。

Posted in Computer,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學術界玩不過商業效率 OLPC 何時出貨不重要了

OLPC(One Laptop Per Child)何時出現在新興市場兒童的手上,已開始變得沒那麼重要了!即使 11 月會正式出貨,風頭也早就被華碩的 Eee PC 給搶盡,主導性被商業利益掛帥的品牌大廠搶去,許多新興市場的政府目光逐漸移轉,OLPC 還沒起步起,就先當頭挨了一棒。 麻省理工學院(MIT)是最先提倡的低價 PC 概念,但當初的美意卻導向商業考量,眾多經營筆記型電腦(NB)品牌的好手也磨刀霍霍準備進場,懷抱著一個兒童一部電腦美意的 MIT 教授們,是否現在才開始覺得產業還是披羊皮的土狼,發現全球新興市場的訂單,可能沒那麼好拿。 雖然華碩 Eee PC 的質疑聲浪也不曾停止,但華碩率先將消費市場的餅吃了下來,更順便透露標案市場的訂單拿到了百萬台,使最先喊進標案市場的 OLPC 陣營頓時心頭被扎一針,陪同 OLPC 一路走來的處理器廠超微(AMD)也開始心急,再度四處宣揚 OLPC 的好,深怕站錯山頭,毀了看似能幫助營運成長的計畫。 事實上,OLPC 出現在世人眼前比華碩的 Eee PC 還要早,但為何新興市場的訂單遲延至今未出貨,除了軟體程式還未完成,OLPC 推廣的成效似乎不如預期順利。而頻頻出問題導至出貨不順的 OLPC,還沒開場氣勢就變弱,看得出 MIT 小組也沒有品牌行銷的氣勢,研發沒有完全主導的實力,即使未來推廣至新興市場,後端支援服務也是市場質疑的重點。 如今,華碩反而搶先投入低價 PC,美其名號也要進駐新興市場幫助更多兒童,現在新興市場的選擇性多了,各新興政府的口味也變了,尤其 OLPC 在研發資源較顯薄弱,產品升級週期也慢吞吞,主導 OLPC 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mputer,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Mac Spoof: Gaming

Posted in Computer, Linux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PC 硬體成本已降至極限 英特爾將力拱 Linux 系統開發 微軟壓力大

英特爾(Intel)繼 2006 年力推採微軟(Microsoft)作業系統的 UMPC 後,為進一步降低生產成本,2007 年 4 月於北京 IDF 上首度發布採用 Linux 作業系統的行動上網裝置(Mobile Internet Device;MID),力拱 Linux 系統開發以穩固硬體龍頭地位、不受軟體龍頭微軟箝制動作備受市場關注。 穩居全球處理器龍頭多年,手握規格制定大權的英特爾,一直以來與微軟維繫軟硬緊密合作關係,力促 PC 產業技術向前邁進,不過在市場需求導向及不願技術開發與成本掌控主導權受微軟制衡下,近年來英特爾積極投入 Linux 與自家產品合作開發,其中,最新力推的 MID,有別於採用微軟昂貴作業系統的 UMPC,選擇改採 Linux 作業系統,大幅壓低售價吸引用戶,不過在目前微軟仍穩居全球作業系統龍頭下,拉升 MID 買氣首要關鍵即是如何令 Linux 市佔進一步擴大。 對此,英特爾早已積極執行多項 Linux 軟體社群合作計畫,據英特爾副總裁暨軟體解決方案事業群總經理 Renee James 表示,英特爾正與 Linux 軟體社群合作,將多核心運算技術應用推向軟體世界,期望促使新科技成為主流,近期英特爾就籌辦 Intel Software Network、Inte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經商有道 - 施振榮

與人為善的科技 CEO 施振榮在中學時期因科學創意而獲得「愛迪生獎」,進入交大電子工程系及研究所後,又接觸到「電晶體」和「半導體」等新知識、結識一群資訊界的先行者。他不斷受到西方科技與思想的衝擊,出國深造的機會也在眼前大開;但他卻放不下母親,選擇留在台灣就業創業。1971 年教師節,他如願娶回初戀情人(也是唯一愛戀)葉紫華,隨即投入職場,開啟一頁台灣資訊界奇蹟! 拿到碩士學位後,施振榮進入環宇電子公司,先後研發出「電子數字鐘」、「頻率計數器」、以及使台灣享有「電算器王國」美譽的「掌上型電算器」。隨後在友人力邀下,轉任榮泰電子公司設計工程師;但幾年後,因大股東將資金挪用給家族企業應急,導致公司周轉不靈而倒閉。 1976 年,施振榮與幾名友人集資一百萬元創立宏碁電腦公司。有了前車之鑑,在創業初定下兩大原則:「絕對不做任何違法的事」及「絕對不做超過自己能力所能負擔的投資」。他與工程師分享技術開發成果與營業利潤,也鼓勵所有員工拿現金入股。 此外,他倡導「人性本善」的企業文化,強調一定要以誠信對待員工。他曾說: 我相信人,就死心塌地相信人;因為我不相信人,日子不好過,把自己累死,就是無路可走。我相信人,可能遇人不淑,最多跟不相信人一樣失敗,但我還可以多一個機會可以成功,這樣想,很多事情就通了。 此種與人為善、充分尊重人的態度,讓公司上上下下靈活了起來。1981 年,「小教授一號電腦學習機」成為台灣第一個外銷自有品牌;又五年,推出「三十二位元個人電腦」,更一掃台灣習於模仿的惡名,營業額蒸蒸日上。1988 年,宏碁股票上市了。 隨著事業版圖的擴展,施振榮幾乎一刻也不得閒。日復一日,向他請益或談生意的客人川流不息。為免施振榮應對失當傷了和氣,母親陳秀蓮總不忘叮嚀他「生意場上,客人不分貴賤、不分種族、不分宗教,一律平等。」但又擔心他應接不暇傷了元氣,也提醒他在外面要「小心飲食,避兔應酬,省卻麻煩,遠離誘惑」。母親的話,施振榮都聽進去了。他徹底規範自己實施三不策略 ── 不抽煙、不喝酒、不涉足風月場所;對照諸多難免沾染燈紅酒綠企業家,他的廉潔自持成為異數,莫怪呼博得「資訊界的聖人」的雅號。 不少商業評論家總愛將施振榮與蘋果電腦 CEO 賈伯斯放在一起。如果從「白手起家」與「創意鬼才」的面向看去,他們的確頗為相似。但若從人格特質看去,差別豈止十萬八千里?賈伯斯性格上的喜怒無常,害的員工連等電梯都是雙腿發抖著等。可施振榮的宅心仁厚就又是另一樁不可思議了。比如說,他大力推行權力下放,一旦「接受放權者」犯錯造成損失,他總看作是「付出必要的代價」:「小孩子要碰熱水,燙過一次就不碰了。你不讓他碰,他總不能知道燙。」但若所犯的是道德上的缺失,如不守誠信之類的,他一定祭出懲戒,絕不縱容。此外,曾有女職員在懷孕後仍盡心為公司效勞,他便每天早、午定時出現在女職員辦公桌前,提:「懷孕肚子容易餓,快出去吃點東西!」 誰能不為 CEO 如此細微的關懷而感動?感動之餘,便是跟隨他的腳步,和平、奮鬥、愛宏碁! 但宏碁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除了曾遭 IBM 控訴侵權而慘賠九百萬美元外;還歷經兩次大風大浪。頭一回在 1987 至 1992 年間;當時,宏碁好不容易才站上台灣電腦業的主流市場,宣佈以「ACER」為英文商標,卻誤信出身 IBM 的電腦管理專家判斷,而出了大差錯。該專家主張併購美國「康點電腦」及「高圖斯電腦」等企業,意在擴張事業版圖。誰知,卻造成「人事費用負擔過重」與「獲利能力下滑」。儘管施振榮大幅裁員,卻挽救不了生病的營運。他心力交瘁,一度昏倒在電梯內。所幸,在該名電腦管理專家引咎辭職後,他果斷提出「全球品牌,結合地緣」策略 ── 讓全球各地與 ACER 合作的商人當大股東。此計一出,果然讓 ACER 起死回生,走出一條寬寬大大的活路,成為國際知名品牌。 第二次危機,發生於 2000 年。由於 PC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