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IT

蔡明介:保持領先 要衝破梭羅困境

問:你說要保持領導地位,在研發上要不斷突破,你曾說過「梭羅困境」,梭羅(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提到過去台灣高科技業變成大企業以模仿居多,而無法獲取探索中的快樂?聯發科已突破「梭羅困境」了嗎? 答:我們的產品線還沒有全部領先,檢討下來,十年前我們是後進者(late comer),現在相對有比較多的產品線走在前面,但在一些產品線像手機 IC,我們也是 late comer,還在追趕。 在聯發科成立第一天,就知道要跑在前面,但十年下來也才向前進了一點,可能才走了 100 公尺吧!梭羅講得很好,你如果抄別人,可以獲利,但沒樂趣。但現在是如果你繼續抄別人,可能連賺錢的機會都沒了。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學術界玩不過商業效率 OLPC 何時出貨不重要了

OLPC(One Laptop Per Child)何時出現在新興市場兒童的手上,已開始變得沒那麼重要了!即使 11 月會正式出貨,風頭也早就被華碩的 Eee PC 給搶盡,主導性被商業利益掛帥的品牌大廠搶去,許多新興市場的政府目光逐漸移轉,OLPC 還沒起步起,就先當頭挨了一棒。 麻省理工學院(MIT)是最先提倡的低價 PC 概念,但當初的美意卻導向商業考量,眾多經營筆記型電腦(NB)品牌的好手也磨刀霍霍準備進場,懷抱著一個兒童一部電腦美意的 MIT 教授們,是否現在才開始覺得產業還是披羊皮的土狼,發現全球新興市場的訂單,可能沒那麼好拿。 雖然華碩 Eee PC 的質疑聲浪也不曾停止,但華碩率先將消費市場的餅吃了下來,更順便透露標案市場的訂單拿到了百萬台,使最先喊進標案市場的 OLPC 陣營頓時心頭被扎一針,陪同 OLPC 一路走來的處理器廠超微(AMD)也開始心急,再度四處宣揚 OLPC 的好,深怕站錯山頭,毀了看似能幫助營運成長的計畫。 事實上,OLPC 出現在世人眼前比華碩的 Eee PC 還要早,但為何新興市場的訂單遲延至今未出貨,除了軟體程式還未完成,OLPC 推廣的成效似乎不如預期順利。而頻頻出問題導至出貨不順的 OLPC,還沒開場氣勢就變弱,看得出 MIT 小組也沒有品牌行銷的氣勢,研發沒有完全主導的實力,即使未來推廣至新興市場,後端支援服務也是市場質疑的重點。 如今,華碩反而搶先投入低價 PC,美其名號也要進駐新興市場幫助更多兒童,現在新興市場的選擇性多了,各新興政府的口味也變了,尤其 OLPC 在研發資源較顯薄弱,產品升級週期也慢吞吞,主導 OLPC 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mputer,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M.I.T. Education in Taiwan, Minus the Degree

By NOAM COHEN / The New York Times LINK BY LINK Correction Appended LUCIFER CHU, a 31-year-old from Taipei, Taiwan, is as good an example as any of the shrinking distances between East and West. Mr. Chu has become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Network,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

學歷與經歷

技院重考時國文老師叫張雋。 張老師說故事:說他有一位朋友名叫馬同仁,他的哥哥叫馬友仁。同是建中畢業,進入台大資管系(學士),考到台大資訊研究所(碩士),到了xx預校,到了美國去讀麻省理工學院 PhD(博士),最後當上 IBM 首席程式設計師,年薪為 400 萬美金(當時 1 元美金約為台幣 40 元)。 但因為台灣家中弟弟替母親辦喪事,請哥哥回來,他只得放棄這個位置。辦完了喪事之後,他是 IBM 首席程式設計師,但竟然整整二個月找不到工作,最後他找到了一家台北電腦程式公司,他只將建中的畢業證書給董事長看,而得到了一份工作 ─ 中文輸入員月薪為 18000 元。 有一天,大家都下班了,馬友仁也做完工作了,他看看董事長,發現董事長正在翻英文字典查字,因為有一份文件,上面很多電腦用語,董事長不懂,而翻譯人員也下班了,他只好翻字典查。這時馬友仁走過去對董事長說:「董事長,能不能讓我印一份下來呢?我們兩個一起翻,會比較快。而董事長卻說:「你懂什麼!我是清大畢業的耶!你只有建國高中學歷,還想跟我一起查?」 馬友仁仍然說:「董事長,影印機就在旁邊,讓我印一下,只要一分鐘就好!董事長也沒損失啊~」 董事長就說:「好啦好啦~ 隨便你啦~」 於是馬友仁就影印一份,好了以後,他站在董事長旁邊,將那份影印的英文文件,從頭到尾一字不錯的唸了一遍,然後又流利的從頭到尾翻成中文給董事長聽。 董事長驚奇的說:「你的英文這麼好!你… 你真的只有建中畢業嗎?」 馬友仁說:「董事長,不瞞您說,其實我是台大資管系的。」 董事長:「你看!我就說嘛~ 明天把你的台大資管系證明帶來!」 隔天,馬友仁升為電腦部副經理,兼董事長的英文秘書。 過沒多久,公司的一份新的程式做好了,在交給美國量產前,要先給董事長蓋章,當馬友仁拿到程式要轉交給董事長時,他卻自己拷貝了一份,然後再把原片拿給董事長。 當他開啟程式時,心裡說著:「這程式寫的還真爛… 於是就動手把程式改了一改。」 正當董事長準備要蓋章時,突然馬友仁走了進來,對董事長說:「董事長,其實我覺得這個程式有點瑕疵,所以我把它給改了一下,請您先不要簽,看看我改過的程式。」 董事長對他說:「這不是開玩笑的!他們都是一流的程式設計師耶!怎麼可以胡說八道!」 馬友仁說:「董事長,電腦就在旁邊,我們兩個人一起 RUN 看看嘛,看看兩個程式哪一個比較快啊~」 董事長說:「好啦~ 試試看也可以啦~」 於是兩個程式同一時間啟動,但是馬友仁的程式卻比原來的程式快了約二分鐘,對電腦來說,二分鐘可是一大步耶!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朱學恆:作家賺了錢幹什麼?

□ 古力斯 我素來對那些靠寫作賺大錢的人沒有什麼好感,在我看來,他們和那些在街頭巷尾做生意的小販沒什麼區別,都是為了賺錢,只是手藝不同而已。而且我對他們有意見的原因是:本來靠自己碼字賺錢,並且沒有什麼不好,但請在數錢的同時,千萬不要作出一副憂國救民的嘴臉和姿態。 但這一次是個例外。我的想法被徹底改變:我由衷敬佩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靠翻譯《魔戒》等奇幻文學作品賺了三千多萬台幣,然後他沒有花這筆錢,設立了一個個人藝術基金會,全部用了發展奇幻文學和將麻省理工學院等國外一流大學的課程翻譯成中文,在網絡上公開,供中國人免費使用。 朱學恆癡迷電動。因為癡迷電動,他又跟著癡迷上奇幻小說。來自西方的此類小說多數沒有中文版本,從大學開始時,他就有了項零花錢的來源 ── 翻譯奇幻小說,既能賺錢又很享受,樂在其中,為此甚至耽誤了學業。 6 年前,朱學恆有了個新想法,翻譯西方奇幻小說的巨著《魔戒三部曲》。一說起《魔戒》,朱學恆兩眼就閃爍著光芒。在他看來,這是西方一切奇幻小說的源頭,是萬流歸宗的 “宗”。在此之前,台灣其實已經有一個版本,但賣得很糟糕。 朱學恆帶著此前他翻譯過的 20 本書跑到出版社,和出版社達成了一個協議:他重新翻譯《魔戒三部曲》,賣到一萬本才抽版稅。 9 個月之後,《魔戒》開始首賣,時間竟然安排到凌晨 12 點。時值台灣冬夜,夜晚溫度只有七八度。朱學恆為自己捏了把汗 ── 如果首賣戰績不佳,台灣各書店就會立刻把它撤到不顯眼的地方,這將直接影響到以後的銷售。 結果,這套中文版《魔戒》非常成功,在台灣銷售高達 80 萬冊,成為暢銷大熱門。他拿到了 3600 萬的版稅。 朱學恆年輕時也和大家一樣,想要賺大錢。他曾許下願望,40 歲之前要賺夠 1000 萬,至少也要讓自己值 1000 萬。翻譯完《魔戒》之後,第一筆收入是 2000 萬新台幣支票,那時他才 27 歲。「突然間,我發現自己並沒有在一夜之間成長,或者說有所變化。顯然我要追求的不能用金錢來衡量。我認為自己的錢是跟社會借來的,既然如此,我應該把它還回去。我也想過要買跑車,但那只是我一個人高興。如果我舉辦一個大活動,也許是博覽會,也許是書展,那可能會有幾萬人一起高興。所以我捐了 2000 多萬新台幣給基金會。我希望能建立起一個比較完整的奇幻文學的脈絡,甚至鼓勵他們去嘗試寫奇幻文學。」 3 年前,朱學恆很偶然地得知了 MIT 在網上開放大學課程讓全球共享的事。在網頁上,他找到麻省理工學院裡最讓他摸不著頭腦的電磁課程,上面的實驗演示得竟然如此清楚明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Net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創作共享 天下為公 OOPS 誓師大會

我們在此許下承諾,要為創作與知識的共享,付出我們的心力。

Posted in Life, Network,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