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麻省理工學院

數位化型塑現代建築新風貌

這幾天放假才有空整理家裡桌上堆積如山的信件與文宣,發現 2008 年 3 月號,第 197 期的工業技術與資訊月刊特別有看頭,這一期獨家取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Technology Review 期刊圖文授權,有篇圖文並茂的文章引起我很大的興趣。 中文標題為《數位化型塑現代建築新風貌》,Technology Review 原文標題是: The Building, Digitally Remastered. Fifteen years ago, it would have been difficult — and in some cases impossible — to engineer the buildings in these pages. No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學術界玩不過商業效率 OLPC 何時出貨不重要了

OLPC(One Laptop Per Child)何時出現在新興市場兒童的手上,已開始變得沒那麼重要了!即使 11 月會正式出貨,風頭也早就被華碩的 Eee PC 給搶盡,主導性被商業利益掛帥的品牌大廠搶去,許多新興市場的政府目光逐漸移轉,OLPC 還沒起步起,就先當頭挨了一棒。 麻省理工學院(MIT)是最先提倡的低價 PC 概念,但當初的美意卻導向商業考量,眾多經營筆記型電腦(NB)品牌的好手也磨刀霍霍準備進場,懷抱著一個兒童一部電腦美意的 MIT 教授們,是否現在才開始覺得產業還是披羊皮的土狼,發現全球新興市場的訂單,可能沒那麼好拿。 雖然華碩 Eee PC 的質疑聲浪也不曾停止,但華碩率先將消費市場的餅吃了下來,更順便透露標案市場的訂單拿到了百萬台,使最先喊進標案市場的 OLPC 陣營頓時心頭被扎一針,陪同 OLPC 一路走來的處理器廠超微(AMD)也開始心急,再度四處宣揚 OLPC 的好,深怕站錯山頭,毀了看似能幫助營運成長的計畫。 事實上,OLPC 出現在世人眼前比華碩的 Eee PC 還要早,但為何新興市場的訂單遲延至今未出貨,除了軟體程式還未完成,OLPC 推廣的成效似乎不如預期順利。而頻頻出問題導至出貨不順的 OLPC,還沒開場氣勢就變弱,看得出 MIT 小組也沒有品牌行銷的氣勢,研發沒有完全主導的實力,即使未來推廣至新興市場,後端支援服務也是市場質疑的重點。 如今,華碩反而搶先投入低價 PC,美其名號也要進駐新興市場幫助更多兒童,現在新興市場的選擇性多了,各新興政府的口味也變了,尤其 OLPC 在研發資源較顯薄弱,產品升級週期也慢吞吞,主導 OLPC 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mputer,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M.I.T. Education in Taiwan, Minus the Degree

By NOAM COHEN / The New York Times LINK BY LINK Correction Appended LUCIFER CHU, a 31-year-old from Taipei, Taiwan, is as good an example as any of the shrinking distances between East and West. Mr. Chu has become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Network,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

洪蘭:大事往往來自小事

我們總認為自己的力量太小,成不了氣候,但人的影響就像骨牌一樣,一人影響一人,最後就能在社會中造成改變。 將麻省理工學院課程翻譯上網,讓所有想學習的人都可以學的朱學恆,有一次對我說,「別人質問我『你不過是個大學生,有什麼資格去翻譯麻省理工學院的課程?』我回答,『你不服氣你也來翻,但是不要你不做也不准別人做。』」 他覺得有多少能力就去做多少事,努力做,果然被他做到了。他的話讓我很感動,「為者常成,行者常至」。夢,再怎麼美好都還是夢,但是一開始行動,它就有機會變成事實。 我父親常說一件事如果做與不做的後果都是百分之五十,那麼就要去做,因為一動就立刻改變原來一半/一半的 dead lock(死結),與其楚囚相泣,坐以待斃,不如動手改變現況,說不定可以扭轉乾坤。 父親積極主動,不喜歡袖手旁觀、說風涼話的人,所以也養成我們動手做的習慣,也培養出紀律,他常說,「改進從你自身做起,你做到了才去要求別人。」又說人世間的事愈是有意義的,愈不能立竿見影,所以只要是對的事就去做不必管它的效果,孔子說,「莫以善小而不為。」如果是為了善果才去做善事,在境界上就低了。 細想起來父親是對的,一個行為只要是跟人有關,都會產生連鎖反應,對別人造成影響。 目前朱學恆已有二千名志工在做翻譯,上網瀏覽的次數已是全球排名第二,僅次於波士頓,許多英文不好的孩子過去望「洋」興嘆,現在可以一窺世界第一流學府教學的內容。 莫以善小而不為 我們總認為自己力量太小,成不了氣候,所以常是心動而沒有行動。其實很多的大事來自小事。 有一年,南投縣信義鄉久美部落的孩子要下山跟平地孩子城鄉交流,久美校長要求孩子要做到十件事才可以下山:每天存十塊錢;讀十本書;寫十張大字;跟父母下田十個小時;社區服務十小時……,孩子因為渴望下山,所以都努力達到校長標準,不知不覺養成了讀書寫字及儲蓄的習慣。 後來平地國小要上山去交流,山地的父母都很緊張,覺得自己的家不夠好。校長說:窮沒有關係,但要乾淨。所以那一週學生的家課是洗被單,晒棉被,打掃房間,清水溝,使社區煥然一新。 清乾淨後,就有人開始種花,現在久美社區乾淨又美麗。一個校長就使得這個學校的孩子和社區不一樣,她的心動和行動讓我們看到了改變。 最近貪污弊案鋪天蓋地而來,過去所有的價值觀在一夕之間被破壞,小巿民鬱卒到極點,連教授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族群都有人發出不甘願繳稅,不願血汗錢被政府貪掉的聲音。 對的,就盡力去做 政治與經濟本是共生的連體嬰,政治不清明,經濟就不振,老百姓就民不聊生了。 在這價值混亂的時代,我們特別要讓孩子知道凡事不要急功近利,只要是對的事,盡力去做,一定會有效果,這效果若在自己這一代看不見,你的子代,孫代一定可以看得見。 如果沒有這個信念,現在實在很難打起精神活下去,而頹廢正是滅亡的開始。 人的腦是個很奇怪的東西,當他認為是對的時候,再大的痛苦都可以忍受,再大的犧牲,包括賠上性命,也會去做,基本教義派的恐怖份子就是一例。這個原因是人天生有追求內在心靈與外面世界一致性的需求。 失憶症的病人在被問到他過去的一些事時,會編造故事來掩蓋他的遺忘。為什麼一個轉眼就不記得剛剛發生什麼事的人,會在乎他現在的失面子,要去編謊話來讓自己有台階下呢? 從這裡,我們看到人有知道自己是誰,希望自己有用的需求。這是筆桿子比槍桿子重要的原因,因為槍桿子造成的改變,像爐上的雪塊,融化掉就無影無蹤。筆桿子造成的改變像燒不盡的野草,春風吹又生。 當人被鼓舞,被激勵,覺得自己有用時,他會像骨牌反應一樣:他影響他旁邊的人,他旁邊的人又影響他旁邊的人,最後在社會中造成改變。 在過去,中國人移民到海外謀生,但是他鄉非故鄉,辛苦積累的錢財會在排華政策之下一夕之間化為烏有。因此很多人,如國父孫中山先生,看到只有讓自己的國家強盛起來才是根本的辦法。 現在台灣也是一樣。台商到處去做生意,倍受艱辛,在人屋簷下怎能不低頭?惟一方式是讓自己國家強起來,當錢多到淹腳目時,不論叫什麼名字,人家都會自動上門來做生意。 要讓國家強起來需要所有人的參與改變現狀,「關懷莫過國家事,袖手難為壁上觀」,只要你不袖手旁觀,大家同心協力。改變是可以看得見的,請你讓改變看得見。     作者為陽明大學教授 / 天下雜誌 348 期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朱學恆:作家賺了錢幹什麼?

□ 古力斯 我素來對那些靠寫作賺大錢的人沒有什麼好感,在我看來,他們和那些在街頭巷尾做生意的小販沒什麼區別,都是為了賺錢,只是手藝不同而已。而且我對他們有意見的原因是:本來靠自己碼字賺錢,並且沒有什麼不好,但請在數錢的同時,千萬不要作出一副憂國救民的嘴臉和姿態。 但這一次是個例外。我的想法被徹底改變:我由衷敬佩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靠翻譯《魔戒》等奇幻文學作品賺了三千多萬台幣,然後他沒有花這筆錢,設立了一個個人藝術基金會,全部用了發展奇幻文學和將麻省理工學院等國外一流大學的課程翻譯成中文,在網絡上公開,供中國人免費使用。 朱學恆癡迷電動。因為癡迷電動,他又跟著癡迷上奇幻小說。來自西方的此類小說多數沒有中文版本,從大學開始時,他就有了項零花錢的來源 ── 翻譯奇幻小說,既能賺錢又很享受,樂在其中,為此甚至耽誤了學業。 6 年前,朱學恆有了個新想法,翻譯西方奇幻小說的巨著《魔戒三部曲》。一說起《魔戒》,朱學恆兩眼就閃爍著光芒。在他看來,這是西方一切奇幻小說的源頭,是萬流歸宗的 “宗”。在此之前,台灣其實已經有一個版本,但賣得很糟糕。 朱學恆帶著此前他翻譯過的 20 本書跑到出版社,和出版社達成了一個協議:他重新翻譯《魔戒三部曲》,賣到一萬本才抽版稅。 9 個月之後,《魔戒》開始首賣,時間竟然安排到凌晨 12 點。時值台灣冬夜,夜晚溫度只有七八度。朱學恆為自己捏了把汗 ── 如果首賣戰績不佳,台灣各書店就會立刻把它撤到不顯眼的地方,這將直接影響到以後的銷售。 結果,這套中文版《魔戒》非常成功,在台灣銷售高達 80 萬冊,成為暢銷大熱門。他拿到了 3600 萬的版稅。 朱學恆年輕時也和大家一樣,想要賺大錢。他曾許下願望,40 歲之前要賺夠 1000 萬,至少也要讓自己值 1000 萬。翻譯完《魔戒》之後,第一筆收入是 2000 萬新台幣支票,那時他才 27 歲。「突然間,我發現自己並沒有在一夜之間成長,或者說有所變化。顯然我要追求的不能用金錢來衡量。我認為自己的錢是跟社會借來的,既然如此,我應該把它還回去。我也想過要買跑車,但那只是我一個人高興。如果我舉辦一個大活動,也許是博覽會,也許是書展,那可能會有幾萬人一起高興。所以我捐了 2000 多萬新台幣給基金會。我希望能建立起一個比較完整的奇幻文學的脈絡,甚至鼓勵他們去嘗試寫奇幻文學。」 3 年前,朱學恆很偶然地得知了 MIT 在網上開放大學課程讓全球共享的事。在網頁上,他找到麻省理工學院裡最讓他摸不著頭腦的電磁課程,上面的實驗演示得竟然如此清楚明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Net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創作共享 天下為公 OOPS 誓師大會

我們在此許下承諾,要為創作與知識的共享,付出我們的心力。

Posted in Life, Network,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