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階級鬥爭

矽谷的階級鬥爭:如果科技進步不再惠及大多數人

「現在的技術革命和工業革命之間最大的不同是 —— 十八世紀的工業革命和科技進步為不熟練的工人們創造了工作;今天的機器人大軍不斷剝奪不熟練工人的工作。」安德魯·萊昂納德(Andrew Leonard),《沙龍》雜誌。 矽谷核心區舊金山灣區今年已經爆發了幾次底層勞動人士和高科技從業者的衝突。十月中旬,舊金山交通系統發起罷工。11 月底,灣區抗議人群試圖阻止一輛 Google 的員工大巴,他們抗議的訴求是希望獲得公司提供的十億美元給他們資助經濟適用房。幾天前,Google 大巴再次被人群阻攔並砸碎玻璃。 舊金山灣區員工的工資中值高達 12 萬美元。 這不僅是全美最高,而且在全球也數一數二。巨大的貧富差距往往就讓兩個天差地別的人可以擦肩而過。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對貧富差距最大的不滿和抱怨也會在其中萌發。科技精英已經繼銀行家和壟斷資本家之後,加入富人俱樂部,成為少數掌控巨額財富的富人群體的一份子。根據 TechCrunch 記者 Jon Evans 的概括,一種與日俱增的,深刻的,廣泛的和痛苦的反科技憎惡情緒已經開始蔓延。 在我看來,科技精英變成少數富人和所謂「統治者」,一個根本性區別是 —— 正如最上面的引言所說,他們的工作,將最終進化到完全可以不依賴窮人和底層工人。在銀行家,壟斷資本家的統治下,一個窮人可能還有飯吃;但在科技巨頭的更新換代中,他們可能完全沒有工作可做。他們的工作將被機器人和其他一些自動化技術所取代,而他們又沒有文學藝術等機器不能取代的手段可供謀生。

Posted in Life, Technology, Worl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