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資訊工程

2008 編程語言走勢解盤

轉換語言的成本通常很高,所以一年之內,各個語言通常不會有太大的興衰變化,這篇文章其實是描述以 2008 為中心,前後數年期間各類編程語言的整體狀況。 農曆新年前,許多大師或老師會對名人、股市、甚至國家的運勢做出各種分析,這倒是讓我靈光乍現,想利用這段時間概略地分析今年編程語言的可能發展。 Java 類語言:Java 似乎會逐漸走下坡。J2ME 會受到 Google Android、Adobe Flash Lite、.NET Compact Framework 的影響;J2SE 的對手則是 .NET 和 AIR;J2EE 在中小型網站受到 PHP、Ruby-on-Rails(RoR)很大的衝擊。幸好,目前大型企業好像還是買 J2EE 的帳。 在 J2ME 和 J2SE 方面,未來似乎可以用 JavaFX 奮力一搏;在 J2EE 方面,也有 Groovy/Grails 可以抵擋 RoR。尤其目前大家懷疑 PHP 和 RoR 只適合用在中小型網站,大型企業網站似乎還是用 J2E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rogramming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台灣科技島美名 靠 3 個台大生撐著

當大陸用國家力量,重金培養頂尖學生,打進全球最重要的 ACM 大賽時,台大學生只能倚賴自己的天分,證明台灣仍有最頂尖的 IT 人才。 四月中,三個台大學生,剛從被大陸稱為「編程奧運」的美國計算機協會程式設計大賽全球決賽(簡稱 ACM 大賽)中,擊敗復旦大學、普林斯頓、杜克大學等對手,為台灣拿到第十九名,大陸則首次有十一所大學在決賽中得名,是本次得獎最多的國家。 如果沒有這三個台大學生,今年號稱科技之島的台灣,將在全球資訊界最重要的科技競賽當中掛零。 第十九名,不是台灣有過最好的成績,卻是競爭最激烈的一次。當中國、東歐正在用國家的力量,幫助他們的年輕天才站上國際舞台時,這三個學生,只能靠自己買書,和學長討論,以及系上湊出來的一點經費,為台灣在國際頂尖競爭中發光。 他們沒有教練、沒有正式訓練,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幹什麼,只能靠自己的天分和堅持,證明台灣的實力。他們保住台灣的舞台,迎接他們的,卻只有期中考補考,和一片寂靜。 競爭:分區前兩名才能取得決賽參賽權 故事要從去年十月,在台北賽區舉行的 ACM 大賽選拔賽說起。為了鼓勵交流,美國計算機協會在全球切出三十六個區域舉辦初賽,只要是同屬亞洲的學校,就能跨出國境,到不同賽區比賽,拿到前二名的隊伍,才能取得決賽參賽權。 那場比賽,簡直像個大屠殺。當時台灣有上百隊參賽,台、清、交、師大全部到齊,大陸則來了上海交大、中山大學等五隊參加。 結果是,上海交大答對了八題,浙江大學,也答對了七題,台灣代表隊中成績最好的台大隊伍,只以答對六題居第五名,台灣清華大學,只答對了三題,其他學校答對題數,則都在三題以下。也因此,前四名全被大陸抱走,由上海交大代表台北賽區,取得全球決賽的參賽權。 ACM 大賽之所以重要,一方面是因為,這是目前參賽規模最大,最具公信力的大學程式編碼競賽,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在求才若渴的軟體產業裡,Google、微軟、IBM 等公司,開始拿著得獎名單當地圖,蒐尋全世界最有天分的優秀程式設計人才。「全球我們就只看這個比賽,」Google 台灣工程研究所所長簡立峰分析,這次台灣錄取的工程師,全都曾在程式大賽中得名,如果沒有相關得獎紀錄,想踏進 Google,十分困難。 不只 Google,IBM、微軟,都對能打進 ACM 大賽決賽的學生,張開雙臂擁抱。在中國,即使是原本少人注意的福州大學大二學生,今年打入 ACM 大賽決賽後,IBM 馬上發函給他,「你只要通過面試,馬上錄用!」 現在就讀台大資工系大二的沈定、陳學毅,和就讀電機系的李緒頡,就是去年台北賽區中,成績最好的台灣隊伍。這三個學生,都算得上是台灣最厲害的資訊系學生,他們高中時代都進過奧林匹亞大賽資訊類的選訓營,李緒頡則是現任國手。 負責帶隊的台大資工系副教授呂學一觀察,像沈定、陳學毅都是很有天分的學生,「我開的是最理論的演算法課程,來修的都是研究生,」呂學一說,但是這兩個人不但大一就來修課,還能隨時抓出老師的錯誤。「每次我看到他們身體突然動一下,就知道剛剛我講的東西哪裡有錯,」呂學一笑著說。 震撼:年砸三百萬經費,少林功夫快狠準 即便如此,當他們這次遇到大陸隊時,卻經歷了一場震撼教育。 在 ACM 的競賽規則中,一次比賽要花五個小時,題目卻只有十題,每一題都必須運用演算法的知識,才能破解。 比賽規則也經過精心設計。比賽三個人一組,卻只有一台電腦可以使用,所有題目只告訴你一個大致的敘述,要參賽者按敘述編寫出可以處理敘述中所有狀況的程式碼,每個題目都有一組包括各種狀況的測試資料,只有參賽者寫出的程式,能完全解開測試資料,才算答對這一題,大會甚至限制,每一個程式的執行時間,不能超過一秒鐘。 這個比賽有三個難度,除了下手前要想清楚題目限制,另一方面,程式必須寫得又快又精簡,光一個正負號寫錯,就可能耗掉半小時檢查,同時,和隊友的分工必須十分精密,才不會浪費寶貴的電腦使用時間。「整個比賽考驗邏輯、策略和承受壓力的能力,」ACM 大賽的參賽資料上如此說明。「我們都叫大陸隊『少林寺』」陳學毅說,他們大一參賽時,見識到大陸隊苦功夫練出來的實力,「那一次,我們一題都還沒有解出來,大陸隊就已經解出三題,當我們解出三題,大陸隊已經解掉六題,」他們觀察,這些人就像早就認識這些題目,一拿到題目,就像背公式一樣,把答案輸入電腦。 「大陸、韓國,都是用國家的力量在培養這些人,」呂學一分析。以取得參賽權為例,大陸只有三個賽區,理論上頂多推出六隊,但學校全力支持,「他們的學生整天飛來飛去打比賽,」呂學一說。上海交大從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