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行銷

韓國贏我們 不是只靠政府

很多人說,韓國以大財閥為主的企業模式,使韓國政府不斷協助廠商,從挹注資源協助研發、到刻意壓低匯率以利韓廠出口,似乎韓國廠商今日成就都是「靠政府幫助」。不過,科技業者指出,韓國廠商贏過台灣,絕對不是只靠政府而已;台灣業者的問題在「代工久了,奴性太重,永遠都在追隨。」 韓國廠商和台廠的恩怨情仇,近幾年愈演愈烈。早在二○○八年,三星從台積電挖走了多名核心開發人員,二○一○年,在歐美反托拉斯案中,三星以轉做汙點證人,讓台廠友達和奇美電被課重罰,還要經理人在美被關。 此外,每次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匯率波動時,韓元匯率總是一馬當先的大貶特貶,市場解讀是韓國政府刻意壓低匯率、協助企業出口;國內科技業大老就曾多次公開「指教央行,要求央行效法韓國的低匯率政策。」不過,市場專家直言,其實三星會贏我們,不是只靠政府而已。 不少網友發現,三星真的挺厲害的,在韓國,舉凡冰箱、電鍋、冷氣機、除溼機都是三星,可以說「什麼死人骨頭(台語)」都是三星的,雖說三星是用整個國家的資源,跟其他競爭對手玩,不過,他們的確有長處。 集邦科技內容事業部副處長林昌明說,台灣政府在品牌上沒有著手,在國外很少看見台灣品牌。但一般人卻很難想像,像突尼西亞、古巴等非洲及中南美洲國家,到處都有三星和LG的廣告看板,台廠商就很難做到這樣。 他強調,這顯示韓國人很會做生意,且在全球都有深耕品牌。韓國人在海外每一區域都有當地的辦公室,三星光是一個地區做市場研究的人數就有一、兩百人。不管是品牌或面板,重視的都是產品推銷,這點我們顯然比韓國不足。所以,「人家贏我們不是只有靠政府。」 他感嘆:「我們一直是打帶跑、游擊戰沒有長期策略。人家是侵略式的行銷布局,我們代工久了,奴性太重,永遠都在追隨。」 面板調研機構 WitsView 研究經理劉陳宏也表示,台灣真正喪失機會是在前兩、三年,當時三星品牌一直成長,台灣幫人家代工,自有品牌衝不上來,錯失壯大機會。 劉陳宏說,一直以來台廠有個盲點,高階經理人多半都是工程師,但面板不只考慮高階技術,還要能有市場的配合。 此外,政府在該扮演好角色時未能扮演好,也是重要因素之一。例如:友達和奇美合併是最好,不過現階段時機也過,讓奇美和友達現在合併,互補性也不高了。再如二○○九年,DRAM遇到危機,政府沒在那時趁勢讓國內廠商合併,真的喪失機會,導致現在兵敗如山倒,製程落後韓廠兩個世代,以往台廠擅長的PC DRAM市占也已經不到一成。現在,政府要支持合併已經慢了。 就這樣,廠商的策略選擇、加上幾個關鍵時間點企業與政府未能做出正確的抉擇,終讓台廠在短短二、三年內,就面臨被邊緣化的危機。     中國時報【王宗彤╱台北報導】

Posted in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海角七號 口碑行銷寫傳奇

六十多年前,台灣光復、日本人撤退,一位日籍男老師被迫離台,與他在台的戀人友子,就此別離;他將思念與愛戀寫在一張張的信紙上,卻始終未寄出。 六十多年後,在台北失意不得志的樂團主唱阿嘉,回到恆春老家當郵差,日本過氣模特兒友子則被迫留在恆春、籌備演唱會;為爭取表演機會、讓恆春人發聲,阿嘉的繼父,開始籌組樂團。 於是,阿嘉、只會彈月琴的老郵差茂伯、修車行黑手水蛙與小米酒銷售員馬拉桑等小鎮居民,組成了樂團,實踐那被生活壓得幾乎已看不見的音樂夢。阿嘉最終也將日籍男老師寫給戀人、卻無法寄出的信,送到友子手中,讓跨越時空的愛情趨於完滿。 這就是《海角七號》,2008 年的台灣奇蹟。8 月 22 日至今,已創下 2 億多元票房、持續於主流電影院播放,播放廳數還愈來愈多,在不景氣中打敗國片魔咒、掀起「海角旋風」。

Posted in Movie | Tagged , , , , , , ,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