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薪水

台灣科技業薪資 被中國追上了!

中國經濟迅猛成長,台灣卻因股票分紅費用化與金融海嘯襲擊,科技產業薪資水平已被中國一線城市迎頭趕上。外商紛紛悄然把研發中心移回台灣,值此薪資交會點,台商如何把握住最有競爭力的關鍵人才?如何確保競爭力呢? 談起薪事,三十多歲的和碩產品經理阿樂(化名)就有滿腹苦水。他在二○○七年加入和碩(當初還屬於華碩的製造部門),該年科技業景氣大好。那一年他的月薪約三萬八千元,看似不高,但年薪可實領十四個月,加上林林總總的季獎金、年終獎金,以及幾張股票分紅,他領到了人生第一次百萬年薪──約一○四萬元。 眼看傳說中科技新貴動輒兩、三百萬元的超高年薪,已是唾手可得。孰知○八年,員工股票分紅費用化正式開始實施,擁有國外名校碩士的阿樂儘管表現良好,屢獲升遷,但失去股票光環加持的年薪從此增加有限。他估計,和碩現在進來的資淺產品經理,比起五年前他進來那年,實拿的年薪少了二、三十萬元。 而且,人比人氣死人。去年,他有兩個同事被挖角到北京聯想。雖然同事對新工作的細節保密到家,但從他們毫不猶豫的攜家帶眷遷到北京,甚至租了傳說月租兩萬元人民幣的高級公寓的舉動來看,待遇顯然遠比台灣優厚,「我估計至少年薪三百萬元以上」,阿樂判斷。也就是說,是他們台灣薪水的三倍以上。 本刊記者拿這個例子向中國北京的獵人頭公司主管詢問,她毫不猶豫地表示,現在中國最缺的就是具國際經驗的產品經理。「在聯想,年資十年、有國際經驗的資深產品經理,平均年薪是五十萬人民幣(約二五○萬台幣)。」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薪水不能讓人賣命

專業(profession)這個字來自拉丁文的 professus,有「公開確認」之意。在古代,一般人是沒有機會受教育的,只有貴族和僧侶等少數人可以,因此這些掌握知識的人有誠實明智運用這些知識的義務。因為被人仰賴、信任,所以社會對他們的要求比別人高,要求他們秉著良心、誠實的運用他們的專業知識去幫助他人,醫師、法官、會計師執業之前要先宣誓。 因為現在社會一切用錢去衡量,使人誤以為金錢是一切,其實事實並非如此。九一一時,世界貿易中心裡的人驚惶失措地衝下樓逃命,但在同時,消防人員卻揹著設備往上爬去救援。難道他們不知道上去的危險?為什麼還去?驅使他們上去的力量是責任和榮譽,不是金錢。光是薪水不足以讓人冒生命危險。 歷史一再告訴我們,真正使社會運作的是榮譽感、責任心、自我期許和成就感,近來許多實驗的結果也顯示金錢並非行為的唯一動力。有一個實驗是請學生儘快地用滑鼠把電腦螢幕上的圓圈拖曳到一個正方形裡,每拖曳一個圓圈,第一組給五毛錢;第二組給五分;第三組沒給錢,是動之以情,請求幫忙做這個實驗。結果第一組在五分鐘之內拖曳了一五九個;第二組一○一個;第三組卻拖曳了一六八個。也就是說,無報酬的請求幫忙效果可以和給錢的一樣好。錢並沒有像我們想像的有那麼大的動力,反而錢少了,效果不好(如第二組的成績)。 另一個實驗是請學生把一組字重新排列成一個有意義的句子,第一組人的字重組成「冷天」等中性的句子;第二組的字組成「高薪」等跟金錢有關的句子。然後要他們做一個很難的拼圖,拼不出來時可以請求幫忙。結果「高薪」組堅持了五分半鐘才求援,而中性組三分鐘就求助了。在做完正要離開時,有人(另一實驗者假扮的)不小心打翻一盒粉筆,金錢組的人視若無睹,沒有幫忙撿。所以金錢固然使人自立自強,卻也使人不願幫助別人,人一想到金錢就變得自私自利了。許多實驗顯示加薪不足以提升員工的向心力,警察、軍人和消防員不會為薪水而死,必須有更高的社會待遇,讓他們覺得他們的任務比薪水更有價值才行。這個價值就是社會對他們的尊敬。金錢其實是最昂貴的激勵人心方式,它遠不及榮譽感有效。 多年前有部日本電影《金色夜叉》,講一個人追求金錢,最後死於金錢之手。要防止醫生開不必要之刀,必須提升他們對自己專業的使命感和榮譽感。二百年前渥華斯(William Wordsworth)說「生活要簡單,志向要高遠」,二百年後,它仍是不破的箴言。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Cheers 上班族萬人大調查:企業無情 人才不忠

過去一年,你好嗎?金融海嘯屆滿一週年,工作人受到什麼影響?感受到什麼?對工作和生活又有哪些不同的期望?根據《Cheers 快樂工作人》雜誌最新發布的「上班族處境大調查」,有五大發現。 (一)『悶』跟『累』是去年工作人認為最能描述心情的兩個字,其中以員工最悶,老闆最累。同時,多數上班族對政府就業政策沒感覺,甚至不滿意(32.9%)。 (二)將近七成的上班族,變得更不信任公司,因為發現公司無法在壓力下堅持經營理念。 (三)在理財目標上,也變得具體,問到未來五年一定要達成的目標,約三成六最想買房子。 (四)有別於過往拼命工作的價值觀,超過四成的人希望「最想做的事,就算領 B 級薪水,能換得 A 級人生」。 (五)名列上班族心目中「最不想嘗試的生涯」第一名,包括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和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超過半數的人只想「做自己」,顯示現代工作人對未來有了新主張。 《Cheers》雜誌「上班族處境大調查」於 2009 年 7 月 16 日 ~ 2009 年 8 月 15 日,與 yam 天空、iQ 線上調查網合作「上班族處境大調查」,短短一個月,參與調查者超過一萬名,地區更廣達全台灣。本問卷針對上班族進行網路調查,調查時間為 2009 年 7 月 16 日 ~ 8 月 15 日,有效問卷 10,477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七成科技新貴薪水將變薄

員工分紅費用化,科技業員工收入減少,就算加薪也難彌補。更慘的是,大環境景氣不佳、股價下滑,談加薪的發球權,已完全掌握在老闆手上。 科技新貴的光環,加上陸續傳出的「加薪」消息,就讓你對進入科技業,義無反顧嗎? 根據 104 人力銀行在五月二十八日發布的調查,電子業是今年起薪最高的行業。近幾個月,宏達電、華碩等公司陸續宣布替員工加薪,幅度高達三成。衝著高薪,六月底在台中舉辦的就業博覽會,電子業廠商攤位一天共收到四千份履歷表。加薪就像魔咒一樣,吸引所有人奮勇向前。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屬於科技業薪資的寧靜革命,正在展開。

Posted in Money,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諸比特曬薪網 ─ 台灣的 Glassdoor

最近看到「薪資透明化」的議題被大家熱烈討論: 員工薪資比較 Glassdoor 專門揭露薪水機密:Google 工程師月薪 30 萬台幣 員工薪資比較(續) 其實這想法並不新,台灣早就有人這樣做了,只是一直沒有太大迴響罷了,大概是 2007 年的 10 月份吧,在 PTT 上的 Tech_Job 版面出現了諸彼特曬薪網的消息,這個網站並不出名,也不知道已經成立以及運作多久了,但功能和目標全都與 Glassdoor 一模一樣,只欠缺華麗漂亮的包裝與大人物的抬轎背書,但純就技術面來看,頁面全由站長自己客製化的 php library 做出來,可以看出他的功力。 這些時日以來,上頭其實已經累積不少資訊了,大家可以參考看看。

Posted in Movi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員工分紅費用化的影響 ─ 以 T 公司為例

承續之前 Miula Business Review 談分紅費用化,剛剛又看到一篇科技從業人員寫的員工分紅費用化文章,裡頭有拿 T 公司以及其公開營利資訊當例子,試算分紅費用化後對員工(甚至是企業和股東)的影響。 文中有簡單明瞭的圖表和數字,加上重點小結可以讓對員工分紅費用化還不是很清楚的初心者快速了解整個情況概觀。 延伸閱讀:員工配股分紅制度是雙面刃,過猶不及均非好事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3 Comments

荷包大縮水 三成五科技人想換工作

2009 年即將實施的股票分紅費用化,不但讓科技人呈現「末代分紅年」的焦慮,更可能面臨年收入減半的財務危機。如何提早認識新的環境變動,並在變動尚未衝擊個人前,未雨綢繆做好準備,是目前科技新貴必須積極面對的問題。 現任台塑蔬果總經理的傅家賢,曾經是台積電的工程師,四年前他毅然決定離開工作了八年的台積電,放棄當時年收入超過兩百萬元的工作。接下來的人生,他拍過電影、創作數位教材,現在的他,最新的頭銜是「賣菜的生意人」。 在台積電八年期間,他每天穿著讓人失去面貌、只露出雙眼的無塵衣,過著在機台中穿梭的緊張生活,「那裡的溫度永遠定在二十三度,濕度永遠是四十二度,無論刮風下雨,外面的世界全都與你無關。」他回顧當初在晶圓廠工作的心情。 脫下無塵衣,揮別晶圓廠,走入養生蔬菜經營的他,其實受到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經說過的一句話鼓舞:「台積電不可能為你帶來樂趣,可是卻可以用賺到的錢,為你創造其他的價值。」 離開台積電,他試著重建自己的人生,幾番嘗試後,他投入維護健康概念的養生蔬菜事業,在人生的下半場,他賺進比台積電更高的年薪收入,贏回自己想要的人生。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程式與香雞排

當程式員很可憐,在台灣當程式員尤其可憐。薪資低、工作量大、地位不高、技術又容易被淘汰。難怪有人半開玩笑地告訴我,他以後不寫程式要改行去賣香雞排。 照理說,軟體開發是很專業的領域,越是專業的領域,越是處於金字塔的尖端,應該薪資很不錯才是,但不知怎地,台灣的程式員就是從來未獲重視。我們不要表面上的重視,我們要薪資上的重視。據我所知,大陸程式員的薪資水平,比起我們台灣高出許多(從國民所得、物價、房價來比較),美國程式員的薪資更是高得讓我猛嚥口水。 想想看,如果你在台北市租一間會漏水的小公寓,月租兩萬元(管理費和水電另計)。莫名其妙的多元入學方案實施之後,小孩壓力更大,要補習的東西更多。如果你有兩個小孩,每個月的補習費共要花上五千元。小孩要學費、生活費,又是另一個五千元。(乾脆含淚將小孩送人扶養。) 長得不怎麼好看的老婆就只會天天敷 SKII 面膜,因為她妄想 SKII 獨特的 Pitera 成分可以讓她的皮膚水水嫩嫩的,就和鄭秀文一樣。明明身材不好,卻又特別喜歡買 DKNY 昂貴的流行服裝。 光是這些支出加上你自己的支出,就已經超過五萬元了。你認為軟體公司會花五萬元請一個程式員嗎?在台灣,程式員要有五萬元以上的收入,恐怕要另有兼職才行。 於是你到歐萊禮兼職翻譯書,拼了老命把下班後的時間和假日的時間都拿來翻譯書,結果超過半年才翻譯完一本,還好歐萊禮仁慈不扣你延遲交稿的違約金。但這半年來身體變差了,微薄的稿酬光是拿來扣掉白蘭氏雞精和補藥的支出,平均一個月也只多了約一萬元的收入,但總算因此達到收支平衡。 但這倒也不算真正的收支平衡,意外的收入支出也是有的:統一發票中獎收入平均一個月進帳 200 元,但偶而被倒會,加上有某個不長進的親戚時常來伸手要錢,你每個月還得多支出 5,000 元。婚喪喜慶的禮金支出、平常還要繳這個稅和那個稅、這個費和那個費的… 每每讓你心疼地暗暗叫苦。 台灣的軟體公司一向不肯好好地花錢雇用優秀的程式員,還奢談什麼知識經濟。在寫程式與賣香雞排之間作抉擇,如果我要留在台灣,我可能會選擇賣香雞排,如果我要出國謀生(美國、新加坡…),我會選擇寫程式。畢竟,要寫程式,就要到一個尊重程式員專業能力的地方。寫程式的薪資不高,就沒辦法吸收好的人才,至少我就不打算在台灣寫程式寫太久。興趣當然重要,但付不出帳單光靠興趣撐著,你認為能撐多久?賣香雞排稱不上是知識經濟,但只要不炸得太難吃,至少收入比寫程式好。 所以我覺得,到夜市賣香雞排的提議還真是可以考慮考慮,畢竟在台灣當程式員,一家大小在除夕夜如同賣火柴的小女孩一般餓死凍死的機會很高。賣香雞排,雖然辛苦,但看著香雞排老闆們眉開眼笑的,荷包滿滿的,還可以趁著傍晚開市前,開著賓士轎車帶著全家出遊呢。 台北市饒河街夜市的攤販告訴我,攤位租金一個月一萬元出頭,我估算了一下,如果我平均一天擺攤 6 小時,賣了香雞排 300 個,每個淨賺 13 元,一個月淨賺 117,000 元,扣掉攤位租金 15,000,可以收入約十萬新台幣(免稅),實在比程式員普遍的月薪 30,000 ~ 40,000(未稅)好太多了。而且香雞排的炸法不會每年推出新版本。 在台灣的軟體公司內部,有許多非科班出身的程式員,他們的薪資低廉,通常又很努力。軟體公司就算聘到了這種便宜又努力的程式員,也不要太高興,因為這樣的程式員,通常都只是把目前的公司當一個學習的過渡階段,等到學得差不多,拍拍屁股就走人了,才沒打算一輩子接受這樣的低薪。但可悲的是,大部分的公司都沒有良好的程式員生涯規劃制度,反正大家互相利用。所以這些程式員很可能在做計畫的過程中,學不到東西又磨得身心俱疲。 所以,何苦來哉!不如我們通通去賣香雞排吧!但是你們只能到通化街夜市和士林夜市賣,不可以到我屬意的饒河街夜市和我搶生意(我打聽過,饒河街的攤位租金是三者中最便宜的)。我的攤位名稱要取做什麼?… 嗯!就叫做「Java 雞排」好了,以紀念我曾有過的 Jav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Programming,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