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蔡明介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5G 別再落後半年

蔡英文昨參訪竹科,IC 設計龍頭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向她建言,指出台灣 4G 已經落後韓國日本,未來 5G 開通後,希望至少不要再落後先進國家半年,要扳回一城。

Posted in 3GPP, Technology, Wireless | Tagged , , , , , , , , , | 1 Comment

大陸不讓聯發科賣晶片,它還能生存嗎?

李力游評勁敵 砲火四射 過去,聯發科內部給展訊起了個綽號「彩虹」,意指燦爛過後很快就會消逝,根本沒把它放在眼裡。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蔡明介親上火線督軍 200 天 聯發科高層大換血

4 月 29 日,聯發科在對手展訊坐大之後,第一次交出第一季財務季報成績單。聯發科營收較去年同期下滑 39%;第一季毛利由去年同期 185 億 4000 萬元,掉到 91 億 8000 萬元,營業凈利較去年同期下滑 70%,唯一的好消息是,總經理謝清江表示,公司毛利率將趨穩,打破連 6 季下滑局面。消息一齣,瑞信、大和等外資紛紛上調聯發科目標價。 但聯發科的挑戰,其實才剛開始。這 200 天中,蔡明介面臨的是人才和市場兩大挑戰。從季報來看,蔡明介經歷了一場苦戰。 考驗連連!流失三大將,市場被瓜分 從去年 10 月 18 日,聯發科原手機事業部負責人、第二事業群總經理徐至強離職。 去年底,因為產品決策失誤和競爭對手展訊崛起,蔡明介不得不親自 “回陣督軍”,和對手展開苦戰。 培養了 5、6 年的人才,在這場激戰中紛紛流失。今年初,原先負責聯發科最重要山寨機事業,無線通訊事業一部總經理袁帝文傳出倦勤,現轉任總經理特助。負責大陸市場的大將,中國分公司總經理林彥璋,4 月底也以身體欠佳為由離職。 包括徐至強在內,200 天聯發科換了三個總經理,再加上去年底離職的財務長喻銘鐸,和人力資源處處長陳家忠,聯發科在人才上罕見的出現大幅異動。聯發科中國區總經理呂向正證實了這些異動消息。 聯發科留才的競爭力也面臨挑戰,去年聯發科員工平均分紅為 300 萬元,今年,隨著獲利下降,聯發科每名員工可分到的紅利,只剩 72 萬元。 在市場上,聯發科也面臨強烈挑戰。 “聯發科獨霸手機晶片市場的時代,恐怕不會再出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冷眼集/請問馬總統,WiMAX 下一步?

英特爾(Intel)決定打散全球 WiMAX 辦公室,對台灣投資計畫是否生變? 今早該消息已在台灣電子科技界引起討論,英特爾淡出 WiMAX 的動作引起不少跟隨的台灣電子科技企業大怒,此時已投入研發、金錢的廠商最想知道的其實不是 Intel 的解釋,而是總統馬英九的回應。 2004 年,英特爾在台北的科技論壇上大大宣揚未來網路技術將迎接 WiMAX 時代,強調使用者只要在車上控制家裡冷氣、電冰箱、電鍋,在回家路上,家裡的冷氣開了、讓冰箱的魚退冰了、電鍋的飯煮了…… 如此便利網路世界令不少人對無線網路充滿期待。但想達到如此的生活便利,經過幾年科技業的變遷,其他的通訊標準技術也起來,未來 4G 時代不見得是 WiMAX 當主流,而台灣不少龍頭企業卻都投入 WiMAX 的規格研發,原因無他,因為政府力推。 不論那時還是此時,相信投入資源發展 WiMAX 的科技大老們,包括蔡明介、大同集團林蔚山、東元集團黃茂雄、全球一動的董事長何薇玲,都想問政府,WiMAX 的接下來呢?     聯合晚報╱記者 楊曉芳╱特稿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黃小琥 + 陳漢典/郭子乾 + 五月天

公司不允許採訪,我也不打算當啥部落客公民記者。 只知道連我這「老咖」都被 trigger 到很 high … 只能說,太屌啦!讚到一個不行!     2010/1/30 黃小琥 陳漢典/郭子乾 五月天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聯發科贏的基石 人才

IC 設計龍頭聯發科(2454)打破「股王」魔咒,晉級股王、被別人擠下股王,長達 7 年,一直是股王爭霸戰中的要角,第二季毛利率高達近 60% 的聯發科,為了了解股王聯發科長久贏的策略,我們採訪團隊特別前往新竹科學園區,做獨家與深入採訪。 專找高材生 起碼要前三名 IC 設計就是靠人腦,人才就是聯發科最重要的贏的「基石」。董事長蔡明介、總經理謝清江開宗明義就說,「一家公司要成功,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最好的員工。」財務長喻銘鐸說,不止是老闆這樣想,聯發科的員工為了找到最好的新員工,更自願從員工分工中,拿出部份資金,吸引新員工。 負責 HR 的財務長喻銘鐸表示,對優秀的人才來說,「最重的是能做到世界 Number 1,打敗歐美,挑戰世界第一」。能到這樣公司讓他們覺得很有挑戰」這就是聯發科吸引人才的企業願景。 如何選才? 外界一直以台、清、交、成電機系第一名才能進聯發科,不是第一名也要前三名。喻銘鐸笑著說,「第一名只有一個,幾個第一名加起來也不夠,但承認,這四所大學確實是聯發科員工主流。」 單憑優秀、第一名 還不夠 喻銘鐸強調,「我們永遠知道到那裡找到人才」,所以聯發科不用公開招募,而用「學長、學弟妹制」,多由公司的員工學弟妹,讓公司像一個大的校園。但是,想進聯發科單憑優秀、第一名沒有用,更要有「團隊的合作能力」,而且,不是口頭上說說而已,而是要通過聯發科嚴格的個性性向測驗,證明這名人才是具有「team work」的能力。 「我們的 package」(指待遇與週邊福利)比較好」(外傳簽約金就是 1000 – 2000 萬元),我們對員工生涯規劃發展更有計劃。「例如,新舊產品交替,我們將舊產品的員工,調去支援新產品線,混血後成為新血液循環發展,藉此保留好的人才。事實上,成功的人才,都是能經由不同產品線做轉換,擴大技術能力。」喻銘鐸解釋。 選、育、用、留 為員工量身訂做 採訪團隊在前往會議室的過程中,經過長廊,目瞥眼看見偌大的體育館、健身房、按摩室、游泳池,都是免費的,「因為,員工一天工作可能長達 10 – 12 個小時以上」喻銘鐸說明,「我們希望照顧員工的健康,可以到在工作中間,到下面來運動舒筋活血。除此之外,並為員工每人每年都做醫療院所 VIP 級的全套健康檢查。」 另外,並為員工家屬開設社團、安親班等,喻銘鐸解釋,員工最大的壓力來源有二,一是公司的工作,二是來自家庭。「我們要扮演員工與員工家屬的橋樑」。讓公司的員工沒有後顧之憂,努力工作,做出世界第一的產品。 每一家公司都會說人才是公司最大的資產,聯發科更認為人才就是聯發科成功的重要基石,喻銘鐸強調,聯發科在人才的「選育用留」上,每一個環節上都用了很多的心思,不是說了很多,而是做了很多,為員工「量身訂做」。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聯發科晶片 把王建宙移動了

中國移動總裁王建宙為期 9 天的來台訪問行程,輪番與台灣高科技大老見面談合作,包括宏達電王雪紅、中華電信呂學錦、金仁寶許勝雄、宏碁王振堂及聯發科蔡明介,科技界如此盛大歡迎王建宙,著眼的正是未來 TD-SCDMA 規格(中國移動是 3G 通訊規格 TD-SCDMA 的主導者,目前全球 3G 的規格一共有三種 — 包括 WCDMA、CDMA2000 及 TD-SCDMA 三種規格),放眼全球的機會,王建宙特別重視聯發科,王建宙說:「我們對他(聯發科)寄予高期待」。 魅力吸引中移動 3G 合作 王建宙指出,「現在 3G 終端缺短是目前瓶頸,終端中更重要的是晶片,聯發科在晶片設計上很有特色,因此,聯發科在我們的 3G 發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晶片已將手機製造商要解決的問題都做進去了,製造商拿了晶片很快能將手機做出來,目前發生的問題,大部分是晶片問題,非手機本身問題,我們對他寄予高期待,2G 時代開發了很多,不能說是最先進,但是最適合市場、廠商歡迎的晶片,也希望聯發科在 TD 3G 手機方面發揮效果,只有晶片價格下去了,手機價格才會下去。」王建宙說。 王建宙對聯發科的期待,凸顯出中國電信業放眼全球的企圖心,而聯發科已被選為最佳戰友。打開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聯發科的技術已全面扭轉了中國手機製造產業,聯發科晶片組更將改變全球手機業生態。 7 月 29 日,聯發科以 477 元打敗宏達電登上股王,第三度登上股王,亦是台股唯一檔橫跨長達 7 年三任股王寶座。 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山寨的負面形象能否扭轉?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日前在外資所舉辦的投資論壇中,登高一呼喊出「今日山寨、明日主流」的口號後,已不斷被濫用及污名化的山寨一詞,又瞬間陷入一波新的口水戰而難以自拔。而當大家主觀地把山寨機與抄襲、仿冒等負面詞語相連的過程中,卻在同一時間忽略了市場機制,也漠視了消費者的感受。說穿了,山寨機只是讓科技可以更快的讓更多人享受。這也不是好不好的問題,反而比較像是供需問題。 不管是黑貓、白貓,只要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這句話一直不斷套用在各種經濟活動上。Top Sales 會說,不管是新產品、舊產品,只要能賣出去的就是好產品。蔡明介先前面對 2009 年第 1 季的急單效應時,也曾詼諧地表示,不管是急單、短單,只要能給我單,就是好單的經典詞句。所以,我們也可試著從消費者的角度來出發,不管是山寨、還是品牌,只要是我花錢買的,就是好手機。 面對外界不斷以負面議題及想法,來攻擊聯發科目前在大陸山寨手機市場的獨霸地位。聯發科其實內部一直有在討論,要如何來闡釋山寨機所帶來的經濟現象及市場活動,並努力導正市場過多的負面及刻板印象。我們最常聽到聯發科的說法是,用山寨來形容大陸手機產業,是太過於簡化大陸手機產業對於全球產業的影響力,就字典裡對山寨這二個字的定義而言,山寨指的是一群草莽英雄,用山寨機來稱呼這些在合法商業交易下無自有品牌的手機,這樣的修辭太過草率。 而 聯發科也曾從產業經濟的競爭結構來敘述,山寨機這種破壞性創新的商業模式,改變了手機產業的結構,完全合乎創新理論。這種創新的商業模式還被其他產業如 Notebook 等應用。由於大陸手機業者雖然在製造的領域裡沒有基礎,但在通路經營、消費性市場掌握、外觀與機構設計、語言版本開發、功能開發及快速反應市場等,都是很有競爭力的,這些都需要花時間去培養的,大陸培養出來的手機團隊,撘上了資本市場的運作能力,在新興市場產生很大的影響力。 「透過新產品、新市場、新產業組織,不斷地破壞舊結構,創造新結構」,是很正面的經濟學力量。這個創新的商業模式滿足了客戶的潛在需求,並提供一種人人可以消費的起的手機,這手機還兼具了該有盡有的功能性與流行造型。 由於手機不僅成為今日通訊不可獲缺的工具,甚至還是生財與緊急救難的關鍵配備,因這種創新而產生在合法商業交易下無自有品牌的手機,彌平了貧富不均所造成的生活甚至是生命品質的懸殊,進而提升及豐富大眾的生活。 雖然你還是可以攻擊聯發科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的角色及角度。不過,聯發科透過提供大陸手機業者完整的解決方案,協助他們加速產品的開發流程,以快速反應市場需求的成功商業模型,也是鐵一般的事實,更何況這事實已化身為 1 年逾新台幣千億元的商業規模。     電子時報 趙凱期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IC 設計教父蔡明介 耕耘山寨挖到王牌

「今日的山寨,明日的主流」IC 設計教父蔡明介今年 3 月 17 日的一席話,正式把聯發科「山寨王」的名號搬上檯面。蔡明介也因為聯發科成為中國山寨機晶片龍頭,在全球半導體界的地位再升一級。 摸黑打樁 隱登主流 聯發科從光儲存晶片跨入手機晶片市場,產品推出不到一年,即迅速攻下大片中國大陸的市占,並在兩年內打敗國際大廠德州儀器,關鍵便在於聯發科從鄉村包圍城市的市場策略成功,這裡所謂的「鄉村」指的正是中國大陸黑手機、山寨機市場,這雖是公開的秘密,但投資聯發科的投資人說,寧願聯發科默默的賺,不要公開,以免惹事。 的確,過去這公開的秘密是聯發科最忌諱的,畢竟被說成黑手機晶片供應商、山寨機晶片龍頭,不免會影響國際形象,即使在業界也擔心形象負面。但中國特有的山寨文化因愈來愈有創意,且在經濟不景氣下迅速崛起,甚至發展成中國的經濟新勢力,這股勢力也讓山寨機得以在中國大陸被正名,且相關供應商願意開口暢談。 山寨扶正 擺脫污名 黑手機、山寨機一開始被國際視為仿冒品,但山寨機為了在市場可合法銷售,組裝廠商會加一些新的設計,例如山寨版的 iPhone,就多了觸控筆可手寫辨識簡體字,新設計的加入,賣的人和買的人都理直氣壯說這不是仿冒,而當生意越做越好,買的人層級越來越高,山寨機變成流行、另類時尚,銷售和供應零組件廠商也不擔心被污名化。 山寨機得以扶正後,國際資金也願意投資相關企業公司,山寨果然成為主流,聯發科的股價也在本月 6 日重返 400 元價位。 開路功臣 引爆跟風 聯發科成山寨文化的最佳代表,外資投資聯發科態度也轉積極,成功經驗也給因山寨機而受惠的台灣科技業帶來正面價值,長年與英特爾在中央處理器競爭的威盛,就因英特爾降低供應低功耗中處理器給山寨筆電,訂單有增無減,也成了山寨受惠者,國際投資人的評價也轉為正面,前天威盛更被 MSCI 列入成份股,產業價值獲提升,蔡明介也成了山寨商機的開路功臣。     聯合晚報 記者楊曉芳/台北報導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山寨機傳奇

走入山寨機發源地之一的深圳遠望數碼商城,萬頭鑽動,一點都看不出經濟不景氣,而一層樓數十個攤位裡,擺放最多的就是仿 iPhone 手機!攤位上的老闆熱心攬客之餘,一聽到自台灣來的客人就十分殷勤招待,而且一開口就說:「聯發科是你們那很大的電子公司吧?」「謝謝聯發科給我飯吃!」 親切招待的是年約三十出頭的老闆,他解釋,近年來深圳的數個山寨機主要商場常常能看到台灣客人,由於一買就是 3、4 台,出手闊綽,因此很受歡迎。但最重要的是,只要一提到山寨機,就一定會想到台灣的聯發科,因為沒有聯發科就沒有今天的山寨機,更別提山寨文化養活了超過 20 萬的深圳就業人員,已及其背後的百萬個深圳家庭,也因此,時至今日,這些靠山寨機過活的業者,尊稱聯發科為「山寨機之父」。 中國手機產業一度沒指望 老闆回憶,山寨機前身是「黑手機」。大約在 2000 年時,中國的手機市場是國際品牌諾基亞、MOTO 的天下,當時中國最有名的就是 TCL 的鑽石機,國際品牌動輒 3,000 多人民幣,一般人買不起,國產的 TCL 雖然外觀佳但反應慢、又容易當機,且因當時存在牌照制度,售價也不低。 黑手機就在這樣的夾縫中應運而生了!最初是仿照三星的翻蓋機,擁有 MP3、彩色螢幕、可折疊等特色、售價是真機的一半,只可惜多採用韓國小公司的晶片解決方案,系統不穩、故障率高,外加生命週期短,因此當時黑手機與大陸國產品牌手機一般差,中國手機產業的發展似乎走入死胡同裡,幾乎沒有指望的,直到聯發科出現。 蔡明介瘋狂 造就山寨機之父 老闆說,「當時大家都覺得聯發科的蔡老板瘋了,但看在我們這些山寨業眼裡,老蔡其實走了一條很天才的路,他把很多晶片整合在一個晶片裡,然後加入軟體整併成一個系統,就是俗稱的公板,買家不必有任何技術層次,只需要把買來的公板外面加上機殼然後鎖緊,放上電池就可以賣了,而且在 2006 年的時候,這樣的公板一個只買 300 多人民幣,成本低、也沒有入門障礙。」 爾後,聯發科的整合晶片越來越進步,就像堆積木一樣,聯發科提供核心基座,山寨廠負責主板、附加功能、外觀等設計,以及組裝工作,加上聯發科出貨量超大,系統故障率也就越來越低,一台新款手機只需 50 ~ 60 天就可以做出來。而聯想和長虹,以及金立跟天語產出的手機很像,就是因為他們都源自聯發科,但其實聯發科系統的手機很好認,多數都是螢幕下方有一排四個功能鍵,黑底白色圖示。 也因此,幾乎中國所有的手機廠都是聯發科的客戶,除了夏新之外,所以去年夏新更因此打出「與眾不同」的廣告。以中國去年 2 億台山寨機出貨量估算,聯發科的占有率至少 75 ~ 85%,而在中國去年整體手機市場中,聯發科的市占率也高達 42.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