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花蓮

太魯閣沙卡噹步道的全套足療

Brain 偕準夫人來訪花蓮,身為東道主的我當然要為同事安排既知性、休閒放鬆又具療效的行程~ 毫無疑問地,太魯閣國家公園當然是最佳去處。 首先呢,先去踩步道,享受國家公園的森林浴。   之後呢,找個好地方下沙卡噹溪裡踩水,然後給苦花仔魚吃腳皮,酥麻癢癢,通腳舒暢啊!最天然又免費的腳療程!   高山鯝魚,又名苦花魚,學名台灣鏟頷魚,俗稱苦花、苦偎、齊頭、齊頭威,泰雅族原住民叫牠蒂烈娜。分佈於全省各山地溪流,多棲於海拔三百到一千餘公尺的水域,主要以矽藻、蜉蝣的幼蟲或石蠶為食。 魚體銀白色,背部蒼黑色。幼魚各鰭淡紅色,雄魚金黃色,雌魚各鰭深紅色,吻向前略突,口下位成橫裂狀,有一對不明顯的短鬚,下頷前緣薄而平直,有一層如鑿般的角質鞘。背鰭有未分叉鰭條三枚、分叉鰭條八枚、臀鰭未分叉鰭條三枚、分叉鰭條五枚;側線鱗片數目約在 41 ~ 45 枚之間。通常一年生魚體約 10 ~ 12 公分,其後越長越慢,五年魚可生長至三十公分左右,而根據文獻記載,苦花最大可達六十公分。苦花僅見於水溫低於二十度的河川上游,對水質要求頗高。 後面我們再去拼白楊步道,走到因坍塌而被禁止進入的水濂洞為止。美麗的白楊瀑布令人心曠神怡。   下次還要再來玩~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老闆還不死心…..

今早三通索命追魂 call,害我以為是老闆要在出差前與我討論口試的地點與時間,結果一路超車兼飆車,衝到了學校卻被嚇一跳。 原來老闆不死心,跟我重提 offer,希望我留下來唸博士班,可以先安插一個有薪水的職位給我。他希望我再好好考慮一下。唉,要跟我老闆的人心臟真的要很強,不然隨時會被嚇到。舒姐也跟我聊了一下。舒姐說老闆一出國就會想很多事情,所以說他們都很怕老闆出國,這次老闆又有留我下來的念頭也是因為出國,他想到了一些事情,還是希望我留下來幫忙。 原本我以為已經 make my mind 的了,現在又要重新思考一次。不過變數又更多了,唉… 不過我想我的決定還是不會變的吧。事情就是這麼巧,昨晚睡覺前才與媽聊到去留問題呢。 能不能就先讓我口試… >_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本人第一次伺候皇帝坐車

今天不曉得是好天還是壞天。早上一次跳電,電腦雖然沒關掉,但是 OPNET 跑了 10 hours 的心血全都毀了。我又離口試更遠了一些的樣子。 :~~~ 心情很差,但卻又也還不錯,是種寧靜吧。但也透露著無趣,極想要儘早自由的感覺… 期末了,等口試的人等著,而我則是趕著寫論文。下午跟小應游完泳後,準備一起去吃晚餐。因為小應腳踏車被金龍借走,而我的小迅也被金龍給借去。(都借去趴妹妹,可惡的傢伙…)所以游泳時是我開車,吃晚飯因為歷史系的學妹找我們一起去吃,小應開車。 就在過了仰山小橋,正要轉彎,歷史系學妹就在前面時,悲慘的事情發生了。小應的車正在過彎時,突然「度….」一長聲,車就熄火了。然後,車就這樣,再也發動不起來囉!我跟小應只好下車,就在人潮洶湧,準備搬家的宿舍區裡頭,開始推起車。而且,只有我一個人推車喔,小應在前面控制方向盤。實在是… 呵呵,實在是很難忘,又覺得自己很爆笑。好像在演志村大爆笑,竟然一前一後推起車來。這是我第一次單獨推車。而那三位歷史學妹則在一旁笑著我們… -_-~ 好不容易要上外環道了,還要閃車,實在有夠給他驚險。還不能推太大力,因為太快還要煞車,呵呵,想不透我怎會有這種氣力。最後小應還上車控制,哇勒,更重了,我在後面推得要死要活。尤其要轉彎進車棚,阻力更大,實在費力。感覺自己好像在伺候車裡頭的皇帝,幫忙推著車,不過我卻不會生氣。只是一直覺得很爆笑,呵呵,實在是糗斃了。我真想躲起來。 好不容易吃到飯了,昨天打籃球,今天游完泳還加上推車。我運動量過度了… 呼,要休息一下… 這一餐怎麼吃得這麼辛苦… :p 晚上又下起雨,說是颱風要來了,端午也要到了。我卻快樂於,今晚應該會涼爽些吧… [adsense]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Today is my day

Today is my day? 🙂 今天下午我未來的老闆之一來東華演講。演講前我從所長手中領過一張獎狀與獎金,心中有無比的喜悅。從學期初的期待到現在,幾乎都忘記這件事情了。真希望我未來的老闆知道,至少他們收了一個還算肯用功的混學生。 傍晚游完泳回來,又去了湖畔餐廳吃飯。(在游泳池與小應聊了好多金龍與花師妹妹的八卦,好快樂~ :p)在拿完菜要給老闆娘算錢時,遇到所長,所長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恭喜恭喜,我一時沒會意過來,還「啊?」一聲,所長就提醒我是恭喜我上學期第一名拿書卷獎啊。 我連忙跟所長鞠躬打禮說謝謝,才轉過身,就看到老闆娘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盯著我,還似笑非笑,哇勒,金龍平時愛跟她啦勒,連我有時也頂上一兩句,結果老闆娘現在非常不能接受的樣子看著我,哈,我正要出嘴,老闆娘就說,好,用功的學生,給妳嘉獎!不加妳錢,五十塊!哇勒,給我莊孝維,哪次我來吃不是算五十塊啊?我不管笑臉臭臉妳都給我算五十塊錢ㄋㄟ~ 不過我承認我食量是大了些。 :p 付了錢要去盛飯,我還是故意回了一句:「喔,看不起人啦,我難道不能考第一名嗎?」 😀 「以後不來這裡吃飯了啦,枉費我們這麼熟了。」(因為我媽假日跟我來學校也都一起來湖畔吃飯) 老闆娘連忙解釋,反正場面很好笑就對了啦。 :Q 後來不知誰洩漏機密說我有領獎學金,老闆娘竟然要我拿出來請客。 :p 可惡,我就繼續吐巢老闆娘,竟然看不起人,所長恭喜完我,她竟然還連問了我好幾次:「你真的第一名啊?」真是吐血~ 我當然見機不可失,猛力吐巢回去~ 我實在搞不懂老闆娘在想什麼? -_-~ 後來去裝湯,她又喜滋滋地靠過來,開始說要幫我介紹女朋友,還屈指算起來,說我是研二,嗯,大二的剛剛好,要中文系的還是英美系的啊?啊啊啊,經濟系的會精打細算,經濟系好了,害得我至為尷尬,因為還有一些學生在旁邊,實在是…. -_-~ 每次跟老闆娘扯上關係,總是沒好下場。 不過我還是要學 copyman 一句話,聽到老闆娘那些話與態度,知道從此之後她將對我另眼相看,我只有一個感想:Song ~ [adsense]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畢業前最後力作

為什麼要叫今天是「畢業前最後力作」呢?繼續看下去你就知道。

Posted in Life, Network, Technology, Wireless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又是一趟拓展視野之旅

會場冠蓋雲集,除了來自 MIT 的諸位有名教授與時代基金會董事之外。林百里先生在我旁邊講手機,我竟然還是後來看到他胸前名牌才想起。還有帶著隨從的施崇棠先生。台下發問的人還有來自 tsmc 的工程師。 「活氧計劃」中的語音系統尤其令人激賞。Dr. Victor Zue 現場以越洋電話來 demo,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也洞見未來生活的願景。甚至連國內的台達電子公司都已經有相同的系統實作,而且可以辨識中文語音。 此行收穫豐富:跟孝勇吃冰聊畢業後的事情(跟我吃冰到一半羅技電子就打來要找他去面談,據孝勇表示,自從他又把 104 的履歷打開後,就三不五時接到廠商電話)。跟婉彗吃晚餐聊出國求學的趣事(先到 Stanford 唸語言學校,再到 Rutgers 唸 MBA)。在重慶南路書局回程路上偶遇一名今年即將就讀台大電機所的女孩。另外也認識一名交大電子碩一的女孩,最後還在研討會會場巧遇清華博士班許慈芳學姊。而此次慕名而來的各校學生,皆為精英,最後一場討論會,令我嘆為觀止,許多學生,特別是台大的(沒想到不少女孩子都是唸工科的),極具自信,英文流利,善於表達意見與分析事理。又一次自嘆弗如啊… 時代基金會每次活動,都有給予學生的免費名額,一般身分者欲參加還需繳付數目不小的費用呢,所以該基金會鼓勵我們多與他們聯繫。而基金會亦不斷地在招募義工,希望有熱忱,英文能力較佳者(不佳者願意服務的話,絕對能將英文能力大幅提昇)報名,會有許多機會參加大活動,與接待外國來賓喔。 ^_^   若看到我日記有興趣的人,就跟我聯絡吧。唉,想到自己即將脫離學生身分,如今想想,還真有點遺憾與捨不得。 又回到了花蓮,繼續專注在我的論文上吧。 [adsense]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游泳生涯又展開

下午被老闆要求去聽校長候選人發表政見。其實是要去護航的,不過講得真是不錯,我也沒做到什麼事情。倒是決定繼續開始游泳了。 好久沒游,筋都拉不開,下水游個一百公尺就氣喘吁吁囉。唉,果然是欠操。游個七百公尺就起來了。還要去幫計中明天要在職專班口試的大哥補習抱佛腳。 現在正在跑論文的模擬,希望一切順利。呼,還要騰時間出來想參加研討會的英文發問題,挺麻煩的。 [adsense]

Posted in Life, Sport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三校聯合舞展

今天東華、花師與慈濟三校聯合舞展。也是我第一次進入東華新落成的演藝廳參加活動。終於,東華又更像所大學了,雖比起中大的大禮堂小,但還是有同樣地味道。 第一支舞,東華開場,天啊,慘不忍睹,跟我當年在中大參加北區大專聯合舞展看到的,實在是相差十萬八千里。我只有一個感覺,想走人。要不是金龍想追的花師妹妹要演出,我真的想馬上走。我第一次有這樣,看到女生穿很少在表演,不但不高興,反而覺得很糟的感覺。那是一種群體的協調性,接連幾場都差不多,肢體動作不夠有力(花師熱舞社的男生就還好一點)就算了,協調性與配合度都不夠,我不曉得他們對這次表演的重視度到底有多少,好像沒練幾次就來表演了。連主持人(花師廣播社)都放炮連連,舞名叫做 Get Down,音樂也整場唱 Get Down,他偏偏要講成 Get Dance,我還 Call Me Dance 勒,專門搞笑的,我跟小應都笑翻掉。就我一個觀眾的角度來看,東部的舞蹈風氣與表現,都相差西部非常非常多。幸好金龍要追的女生(名叫玉鳳,大家有沒有覺得他們倆名字絕配啊? ^_^ )是跳民族舞蹈,這種傳統舞蹈,反而成為這次舞展的優秀舞蹈。呵呵,真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今天一整天,都還陷在大和拜金女的劇情中,一直在為結束的感動,而沉吟低迴不已。以致於今天一整天都不知道在幹什麼。中午吃飯還跟金龍講些怪怪的話。中場休息,媽媽打電話來,說要用車,要我提早回家,嗯,有點捨不得,要是以前,可能就會跟我媽吵起來了,奇怪,我也沒講啥,也沒啥不高興就說好,就提早離開了。 要走之前,只剩小應一人幫金龍拿著要送的花,不知怎麼地,我又把中午的話,再講了一次。我很認真、很語重心長地,懷著祝福之意,請小應幫我跟金龍說:「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把握,這花,一定要送出去!」語畢,我就走了… 只是莫名的想要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能把握自己的幸福。天天聽著 MISIA 的 Everything 這條歌,這樣的內心深處感觸,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 唉… 那我呢? [adsense]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大和拜金女完結篇

雖然感動來得有點突然,我卻還是為之動容而熱淚盈眶。 歐介終於不再逃避,找回對於數學的自信,也找到自己的幸福。而櫻子最後也知道了,原來那樣用金錢也買不到,獨一無二的寶物,就是自己的幸福。而劇中每個人的真誠與和善,也讓我深深感動。那完美的結局,又讓我再一次完完全全地陷入,久久感動不已。 還有,歐介對於數學的熱愛與投入,讓我也有所啟發,學術的領域,是該好好投入心力去研究的,這樣也才會有所成果與肯定。 這也是我的第一篇網路日記(寫於自己用 CGI 架設的 diary 留言板 / tackynote 中文化 by 天真的驚直),是個紀念。我也還是要向自己與大家說:「一定要幸福喔!」。 \(^_^)/ [adsense]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父親節快樂

「爸,父親節快樂。」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