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編程

東北有個活雷鋒,新竹有個活哪吒

回到家已經快半夜 12 點了。 Such a crazy Friday night. 編程難免會有蟲,哪吒欲焚雨偏逢,若問今夜何所願,盡殺惡蟲方解愁。 上面這首七言絕句,是我記下今晚在實驗室裡頭的心情寫照,也可以說是最近這一陣子的心得感受吧。 夏敬渠所撰之《野叟曝言》裡頭說:除惡務盡;活哪吒說:殺蟲必絕。 — 啥?你問活哪吒是誰?靠… 就是我啦…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