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競爭力

超低階晶片市場 聯發科獨大

去年以來金融海嘯席捲全球,手機晶片市場也出現劇烈的變化,由於德儀(TI)可能完全退出 2G 及 2.5G 市場,而原本在超低階晶片市場率先推出單晶片的英飛凌,也因為公司財務狀況不佳考慮在超低階市場收攤,現在業界已傳出緊接在英飛凌之後推出 2.5G 單晶片的聯發科,未來有機會一統超低階手機晶片市場。 目前手機品牌正規軍,諾基亞的超低階手機主要採用德儀及英飛凌的解決方案,中階機種主要採用博通、ST NXP 的晶片,摩托羅拉超低階採用德儀平台,索愛超低階機種主要採用博通及德儀平台,韓系廠 LG 以及三星則採用多平台。 不過在 3G 的部分,除了索愛採用 ST Ericsson(原先的 EMP 平台)外,包括諾基亞、摩托、三星、LG 目前在 3G 部分都仍是採用高通的解決方案。 在 3G 晶片市場,目前仍是由高通取得優勢,其他業者仍在後面追趕,不過在 2G 及 2.5G 市場,由於市場趨近於成熟,加上利潤空間越來越小,近期業界陸續傳出 ST NXP、德儀、英飛凌、博通等都因為認為超低階晶片幾乎無利可圖,想要退出超低階市場。 過去英飛凌因為搶先在 2.5G 推出單晶片解決方案,一度在中國市場取得與聯發科匹敵的架式,不過聯發科 2.5G 推出單晶片解決方案已經順利推出,價格、效果都比英飛凌具優勢,聯發科憑藉山寨機成功的銷售模式,在中國市場站穩腳步後,目前包括伏得風(Vodafone)等也都採用聯發科解決方案,搶攻新興市場的低價機種。 業界認為,雖然所謂的正規軍中僅有 LG 正式將聯發科晶片導入設計,且下半年也將正式推出 L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探索深圳山寨機大本營崛起堂奧

3 月中旬,從香港轉搭 7 人座轎車前往深圳皇崗,再轉計程車到位於崗廈的下塌旅店,短暫安頓好行李,簡裝出門,搭地鐵到華強北路,前往那大名鼎鼎的山寨大本營朝聖。 華強北路的各式電子商城,一如大陸南方常見的產業聚落給人的印象,以華強北路入口的賽格廣場為例,10 層樓建築,從各式零件到成品銷售,每家平均 2 坪不到的店面,保守估計裡頭大概擠了近 600 家廠家,更遑論類似的大樓,在當地有 10 來棟。走一趟,組裝一支手機、MP3、GPS、Netbook 的所有各式零件,可一次買足。 一如年前到廣州白雲皮件城,從各式皮包的零配件、布料、成品銷售,包羅萬象,商城一旁環繞著數以百計的縫紉廠,方便您買好材料下單,有需求的業者只要跑一趟,方圓 2 公里內可以滿足你所有需求。 而華強北路不同於傳統服飾、皮件、配件等產業之處,僅在於其將歸納為「高科技」的電子領域,包括 MP3、GPS 到今日的 Netbook 等產品,以同樣的經營模式營運銷售。 只有你想不到的 沒有你買不到的 快速彈性、one stop shopping 和極具競爭力的產品價格,是山寨名號響震兩岸三地,在大陸把國際品牌業者殺得體無完膚的主要原因。還有人這樣形容,「華強北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買不到的。」在這約 1.5 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每天湧進約 13 萬個工作從業人員,近 30 萬 ~ 50 萬個買家,年近人民幣 250 億元的交易在此地完成! 阿牧 註 》想看讓人目瞪口呆的現場盛況,請見:大陸深圳黑手機現場直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名家觀點》景氣寒冬之策略思維

2008 年是鉅變的一年,不論是美國次級房貸引發的金融海嘯,以及隨後衍生的全球經濟衰退,其速度之快、範圍之廣及損害之深,都是近半世紀所僅見。 台灣在此波景氣寒冬之際,正逢政黨輪替、兩岸關係解凍及經濟轉型之際,不論是政府、企業或人民,都要有洞燭機先的策略思維,才能轉化此一短期危機,成為長期發展之契機。 在景氣低迷之際,最重要的策略思維是回歸基本面,即重建「實」及「信任」的文化。此波金融風暴主因之一,係投資者奢望獲得不合理的高報酬,誘使金融機構設計高槓桿的商品所造成,究其根源,乃是人性的貪婪及脫離基本價值。因此在不景氣時,首要建立的思維是 Back to Basics,也就是「實」及「信任」的文化。 國家社會的長期發展,最重要的基礎在「教育」與「體制」,以我國現況來說,世界經濟論壇(WEF)發布之「2008 到 2009 全球競爭力報告」,我國於今年滑落至第 17 名,落在新加坡(第 5 名)、香港(第 11 名)及韓國(第 13 名)之後。 在評比的 12 個分類指標中,我國的體制及金融市場成熟度,分別落居第 40 及第 58,名次降低最多的分類指標為健康及初等教育(第六降至第 20)及高等教育及訓練(第四降至第 13)。顯見體制及教育是我國競爭力下降的根本原因。政府在面對不景氣之際,除了短中期之振興經濟方案以外,也需大開大闔的在教育及體制上,深入研究當前瓶頸,並參考國際先進國家之經驗作法,大格局的作長期的規劃與投資。 第二點是以興利建構長期競爭力。回顧歷史經驗,企業面對不景氣,如果只是緊縮支出,並無法確保能安然度過難關。永續經營的典範企業,能敏銳地觀察環境的改變,例如:精準掌握市場的未來演變、客戶的需求改變與競爭者的動向等,以興利的思維,分析企業的利基與機會、擬定策略、主動出擊。並視景氣變化情形,即時修正策略,讓企業在不景氣時,不僅能嚴謹控管風險,更能在景氣變動中,抓住契機,以興利的思維,作有策略的變革與投資,以建構長期競爭力。 第三點是用創新專注於核心價值。「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企業在不景氣之際,不僅要立即因應環境變化,調整營運模式,將企業的資源做最有效的運用。更要有創新之思維,不論在組織文化、營運模式、人才晉用或成本管理等方面,都要突破傳統框架,以創新之思維專注於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並落實執行,以創造比競爭者更卓越(Be distinctive)的企業價值與優勢。 最後一點是在不景氣時,更要肯定人員之價值。人才是組織發展最重要的基礎,一般企業,面對不景氣的動作是裁員、減薪或是無薪假,此一作法,在短期內雖可以降低成本,但長期而言,將減損員工與公司間的互信與認同感。永續經營的企業,在不景氣時會肯定員工的貢獻,讓優秀的人員有安全感,以避免人才流失。同時強化權責(Accountability)及績效評估,建立同仁的責任心及組織的競爭力,並確保企業的獎酬與人才培育制度能吸引優秀之關鍵人才,為下一波的景氣復甦做好人才儲備。 景氣循環是經濟社會必然的現象,雖然每一波景氣循環的現象、波動及周期並不規則,但它像節氣一般,冬去春來,終將復甦。寒冬必然是冷酷的,難免會有企業或個人因熬不過酷寒而出局。然而也因此讓重視基本價值、有興利及創新思維,並重視員工貢獻的卓越企業,能在景氣寒冬中掌握契機,為景氣復甦作好勝出的布局。     經濟日報/薛明玲(資誠會計師事務所所長)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請政府不要把人民當傻瓜

又到了歲末年終的時刻,政府各部門亦開始回顧過去 1 年的政績,並且展望 2009 年的目標。因此年終記者會近期紛紛熱鬧登場。不過筆者近來參加兩場記者會,對於政府官員當著全國媒體的面前掩蓋事實真相,只發布正面但卻又是片面的訊息,感到十分憂慮。 第 1 個案例有關台灣科技政策的領航者國科會。國科會官員日前找來全國媒體,宣布幾項 2009 年開始政府要執行的重大科技計畫,亦提供部分數字說明過去台灣科技水準在全球的競爭力情況。其中,有關美國核准台灣的專利數量,高居全球第 5 名,僅落後美、日、德、南韓 4 國。 台廠對政府官員經常頌揚台灣科技實力居全球前幾大應該不陌生。政府經常引用的評比像是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的「世界競爭力年報」說台灣專利生產力全球排名第 1、科學建設世界競爭力排名全球第 4。還有世界經濟論壇(WEF)也公布全球經濟競爭力報告,台灣在產業聚落發展項目為全球第 1、獲專利率為全球第 3 等。此外,前不久預測台灣 2009 年經濟成長率為負 2.5% 的英國 EIU(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他們評台灣的創新力是全球排名第 6,在亞洲則居第 2。 看起來,台灣好像很了不起,尤其是在專利生產力、科學建設世界競爭力、產業聚落發展度等指標上皆有很豐碩的成果,似乎也相當程度反應政府的政績做得不錯。然而,為什麼台廠在和國際大廠交涉訂單與價格,或者爭取更多利益時仍不太有討價還價的 Bargain power?甚至經常發生遭人掐脖子的情況?台灣不是在科技與專利評比上位居要津嗎? 隱惡揚善 未如實提供數據 就拿國科會提供給記者的有關美國核准台灣的專利數量統計表來看,台灣的確在專利數量上位居全球第 5,比荷蘭、英國、法國、加拿大、義大利還強。以台灣的人口數而言,這樣的專利數量排名確實很驚人。但國科會可能忘了對記者公布另 1 項指標,那就是專利被國際引用的平均數字(Average Number o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蔡明介:維持競爭力 管理很重要

問:你的「競爭力的探索」著作最近全新改版,距離上次出書有六年時間了,期間半導體產業有什麼樣的變化? 答:這五、六年最大的改變,就是不少整合元件製造廠(IDM)在轉型或解體,例如德儀(TI)不再投入最先進的技術,摩托羅拉把飛思卡爾分出來,飛利浦把恩智浦(NXP)分出來。 產業大方向沒有改變,但技術變得更複雜,投資金額更高,這代表產業更成熟。十幾年前,美國、台灣隨時有十幾個人出來就可以成立一家 IC 設計公司,過個幾年就上市,這樣的機會愈來愈少。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2008 是 “中國芯” 生死年 抱團成就 10 億美元公司

自 2000 到 2006 年,中國 IC 設計產業每年增長率都在 67% ~ 70%,根據我們對核心企業的反覆調查和了解,我們今年的增長率下降到了 14%,包括幾家海外上市企業在內的第一梯隊領跑企業都已經感到非常吃力,現在還不敢說明年是否能夠到 14%。未來 3 ~ 5 年,壓力會越來越大。 12 月 14 日,在北京舉行的 2007 年 “中國芯” 技術與發展大會暨第二屆 “中國芯” 頒獎典禮上,中國半導體協會設計分會理事長王芹生表示。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