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科技業

In Taiwan, Lamenting a Lost Lead

TAIPEI, Taiwan — Jonney Shih, the chairman of Asustek Computer, has epitomized the Taiwanese electronics engineer for a generation: a slender figure in rumpled, baggy trousers, he once helped Intel solve heat problems in its Pentium 4 microprocessors. So 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雙星隕落了一顆

扛著近兩千億的虧損,台塑集團旗下的南科和華亞科日昨退出標準型DRAM市場,也正式宣告台灣DRAM產業夢碎。我國的「兩兆雙星」計畫,已隕落了一顆星,而另一顆星的面板業前景亦甚堪憂。 「兩兆雙星」由興而衰,是整體資訊產業的一面鏡子。DRAM業者在政府政策鼓勵下,雄心勃勃地擴張,從二○○一到二○○六年便實現了產值破兆的目標;但也因產能過剩,次年即陷入嚴重的虧損危機。六年來,五大廠共虧損了五千億元,被稱為「第一慘業」。 除了一味追求產能的擴張,投入龐大資金卻無法建立自主核心技術,每年必須付出可觀的技術權利金,都是台灣DRAM產業難以茁壯的主因。四年前危機發生時,經濟部原有意成立「台灣創新記憶體公司」,整合國內四廠與日本的爾必達合作,共同迎戰韓國強敵三星。然而,立院強烈反對國發基金投入資金,再加上其他因素干擾,終而破局。這些廠難逃被各個擊破的命運,其實早已註定。 DRAM產業夢碎,有人歸咎當初扁政府好大喜功引發業者盲目跟進,有人怪罪馬政府匯率政策僵硬導致產業失去競爭力;無論如何,這說明市場競爭之現實殘酷,政府或業者都沒有天真的餘地。資訊產業變幻詭譎,產品生命周期短促,就連蘋果、Nokia 這類大廠都因稍一失神就栽跟頭,那些消失在科技消費浪潮中的星星又怎堪盡數? 因此,經過一番寒徹骨,台灣DRAM廠走回代工路線,並試圖從「利基型」產品中開拓新路,也許未嘗不是好事。歷史無法重來,否則,不知這些大廠會不會懊悔當初沒接受整併的安排?     【聯合報╱黑白集】

Posted in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台灣科技業薪資 被中國追上了!

中國經濟迅猛成長,台灣卻因股票分紅費用化與金融海嘯襲擊,科技產業薪資水平已被中國一線城市迎頭趕上。外商紛紛悄然把研發中心移回台灣,值此薪資交會點,台商如何把握住最有競爭力的關鍵人才?如何確保競爭力呢? 談起薪事,三十多歲的和碩產品經理阿樂(化名)就有滿腹苦水。他在二○○七年加入和碩(當初還屬於華碩的製造部門),該年科技業景氣大好。那一年他的月薪約三萬八千元,看似不高,但年薪可實領十四個月,加上林林總總的季獎金、年終獎金,以及幾張股票分紅,他領到了人生第一次百萬年薪──約一○四萬元。 眼看傳說中科技新貴動輒兩、三百萬元的超高年薪,已是唾手可得。孰知○八年,員工股票分紅費用化正式開始實施,擁有國外名校碩士的阿樂儘管表現良好,屢獲升遷,但失去股票光環加持的年薪從此增加有限。他估計,和碩現在進來的資淺產品經理,比起五年前他進來那年,實拿的年薪少了二、三十萬元。 而且,人比人氣死人。去年,他有兩個同事被挖角到北京聯想。雖然同事對新工作的細節保密到家,但從他們毫不猶豫的攜家帶眷遷到北京,甚至租了傳說月租兩萬元人民幣的高級公寓的舉動來看,待遇顯然遠比台灣優厚,「我估計至少年薪三百萬元以上」,阿樂判斷。也就是說,是他們台灣薪水的三倍以上。 本刊記者拿這個例子向中國北京的獵人頭公司主管詢問,她毫不猶豫地表示,現在中國最缺的就是具國際經驗的產品經理。「在聯想,年資十年、有國際經驗的資深產品經理,平均年薪是五十萬人民幣(約二五○萬台幣)。」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韓國贏我們 不是只靠政府

很多人說,韓國以大財閥為主的企業模式,使韓國政府不斷協助廠商,從挹注資源協助研發、到刻意壓低匯率以利韓廠出口,似乎韓國廠商今日成就都是「靠政府幫助」。不過,科技業者指出,韓國廠商贏過台灣,絕對不是只靠政府而已;台灣業者的問題在「代工久了,奴性太重,永遠都在追隨。」 韓國廠商和台廠的恩怨情仇,近幾年愈演愈烈。早在二○○八年,三星從台積電挖走了多名核心開發人員,二○一○年,在歐美反托拉斯案中,三星以轉做汙點證人,讓台廠友達和奇美電被課重罰,還要經理人在美被關。 此外,每次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匯率波動時,韓元匯率總是一馬當先的大貶特貶,市場解讀是韓國政府刻意壓低匯率、協助企業出口;國內科技業大老就曾多次公開「指教央行,要求央行效法韓國的低匯率政策。」不過,市場專家直言,其實三星會贏我們,不是只靠政府而已。 不少網友發現,三星真的挺厲害的,在韓國,舉凡冰箱、電鍋、冷氣機、除溼機都是三星,可以說「什麼死人骨頭(台語)」都是三星的,雖說三星是用整個國家的資源,跟其他競爭對手玩,不過,他們的確有長處。 集邦科技內容事業部副處長林昌明說,台灣政府在品牌上沒有著手,在國外很少看見台灣品牌。但一般人卻很難想像,像突尼西亞、古巴等非洲及中南美洲國家,到處都有三星和LG的廣告看板,台廠商就很難做到這樣。 他強調,這顯示韓國人很會做生意,且在全球都有深耕品牌。韓國人在海外每一區域都有當地的辦公室,三星光是一個地區做市場研究的人數就有一、兩百人。不管是品牌或面板,重視的都是產品推銷,這點我們顯然比韓國不足。所以,「人家贏我們不是只有靠政府。」 他感嘆:「我們一直是打帶跑、游擊戰沒有長期策略。人家是侵略式的行銷布局,我們代工久了,奴性太重,永遠都在追隨。」 面板調研機構 WitsView 研究經理劉陳宏也表示,台灣真正喪失機會是在前兩、三年,當時三星品牌一直成長,台灣幫人家代工,自有品牌衝不上來,錯失壯大機會。 劉陳宏說,一直以來台廠有個盲點,高階經理人多半都是工程師,但面板不只考慮高階技術,還要能有市場的配合。 此外,政府在該扮演好角色時未能扮演好,也是重要因素之一。例如:友達和奇美合併是最好,不過現階段時機也過,讓奇美和友達現在合併,互補性也不高了。再如二○○九年,DRAM遇到危機,政府沒在那時趁勢讓國內廠商合併,真的喪失機會,導致現在兵敗如山倒,製程落後韓廠兩個世代,以往台廠擅長的PC DRAM市占也已經不到一成。現在,政府要支持合併已經慢了。 就這樣,廠商的策略選擇、加上幾個關鍵時間點企業與政府未能做出正確的抉擇,終讓台廠在短短二、三年內,就面臨被邊緣化的危機。     中國時報【王宗彤╱台北報導】

Posted in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貴為張董這個高度 也是要看風向講話

唉… 雖然知道他老人家可能是好心在為科技人喉舌,可是… 我對他的崇敬大打折扣…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1 Comment

晨星 確定回台上市

未上市最高價 IC 設計股晨星半導體決定返台第一上市。晨星董事長梁公偉表示,經過多方考量後,決定「落葉歸根」以「第一上市」回台掛牌。他強調,由於今年全球電視市場呈現強勁的復甦,晨星不僅在監視器領域持續領先,且電視市占率進一步擴大,再加上手機正「蓄勢待發」,今年業績將會大幅度走揚。 法人預估,今年在不包括手機的貢獻下,晨星全年度營收將可輕鬆超過 200 億元,梁公偉也在股東會後證實,晨星目前單月營業額已超過 20 億元,且持續創新高當中。 梁公偉表示,評比過國內外股票市場的「本益比」以及相關花費後,董事會最後決定在開曼註冊的晨星將「落葉歸根」以「第一上市」回台掛牌。據了解,晨星「回台上市案」目前已積極進行中,除了已向交易所送件申請外,上市承銷券商也確定為群益證券,預計最慢明年第三季就可以順利在台掛牌。 此外,晨星的股東陣容也增強不少,晨星除了在今年 4、5 月期間以每股 200 元,釋股給兩大法人機構高盛證券及華崴創投共 3,000 張股票外,梁公偉昨日也強調,上市之前晨星將會再引進新股東。 晨星目前是全球最大監視器及類比電視控制 IC 廠,梁公偉表示,去年遇到金融海嘯,晨星在營運上也遇到挫折,雖然營收較上一年度成長 20%,但因營業費用增加,獲利絕對值比上一年度下滑 16%,這是晨星成立 8 年來第一次發生獲利下滑的情況。 不過梁公偉強調,從今年初開始,市場出現明顯復甦的跡象,尤其在電視市場,目前看來仍然延續先前 V 型反轉的看法,整個產業不僅會走出谷底,且將會維持健康的成長。 梁公偉說,今年全球電視市場將呈現強勁復甦,加上在電視控制 IC 的市占率進一步擴大,且監視器 IC 全球市占率維持領先,手機這一塊已經準備很久了,由於手機晶片的市場夠大,有機會存在多個晶片供應商,晨星手機晶片目前正「蓄勢待發」,今年公司營運將會有大幅度的回升。 此外,晨星昨日召開股東會,除了 97 年將配發 2 元股票股利以及 0.2 元的現金股利,根據去年財報顯示,晨星去年營收約新台幣 150 億元,稅後淨利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挖角蔚為風尚 挖與被挖 都有話說

先前市場傳出,EMS 業者為了進軍 NB 代工市場,而積極向廣達等系統業者展開挖角的動作,甚至引發廣達董事長林百里為此勃然大怒。雖然,事件當事人對此都不表示意見,但是,業者其實都相當清楚,挖角這件事情,在台灣科技產業裡,根本就是一件不能說的秘密,即便是大家都知道這樣的事情,每天在每家公司裡都有可能上演。其實,在各種產業裡,企業間水平或垂直的挖角戲碼,藉由同事、同學介紹;長官、部屬牽線,甚至透過聘用獵人頭公司進行目標的鎖定與遊說,天天都在公司檯面下熱烈的交流著。 不過,為了要維持表面和諧的工作環境,一般都會選擇好聚好散,以免日後再相見時的尷尬場景。除非,是整個挖角的過程太過粗糙或是規模太龐大,像是把對手的整個業務團隊挖走,或是直接挖走整批技術核心人員,才會讓被挖角的公司無法接受。 對於被挖角的人而言,被鎖定為挖角目標,不啻於是對於自己目前工作上的一種肯定,但會不會接受挖角的條件,則又是另外一個問題。 常見到的挖角的條件,不外乎是更好的待遇、職位以及更好的發展機會,但是最近聽聞的例子卻是因為原本公司對於該團隊的計畫,由熱轉冷,團隊成員雖然焦急,卻得不到上層的回應;因此,經由介紹直接整個團隊轉投到其他業者的麾下繼續進行相關產品的研究。個人的志向、抱負是否得以發揮,似乎已經比金錢酬勞或職位高低,更能吸引這些人才。要譴責這些為了志向而被挖角跳槽的員工,似乎也說不過去。 而對於祭出挖角手段的業者而言,在產業環境競爭激烈的情況下,技術、市場瞬息萬變,如果從頭培養自己的團隊與人才,少則也需要花費 1 ~ 2 個季度的時間,對於講求效率的電子產業而言,難免緩不濟急;所以,為了要即時搶進市場取得機先或是儘早確立市場中的地位,找人帶槍投靠,則是快又有效的方式。 但是,如何安撫這些來自各方的人才,也是這些業者最大的問題,如果是挖來單一團隊成立新部門,問題可能比較簡單一些;要不然,從不同業者間尋覓而來的人才之間,以及與既有公司員工之間,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與職場角力戰,精彩程度絕對不亞於目前台灣 8 點檔的連續劇。 而且,今天他會跳槽過來,不代表他明天不會跳去別的地方,被挖角者的忠誠度,與不穩定性,以及挖人者人恆挖之的道理,也多少將會影響雙方工作上的合作誠意與默契。這些也都是採挖角策略補強實力的業者,所必須要承擔問題的一部分。 挖角,其實不見得是一件壞事,也從來沒有規定過誰可以挖角,誰不可以挖角。而被挖角的人,代表的是在目前位置上表現突出,才會有被挖角的機會;至於被挖角的公司,也可以趁機檢視一下,之所以留不住人才,是工作環境的問題?升遷管道的不順暢?亦或是勞務的不均衡?還是,想趁機可以進行新人才引進的換血工程,讓公司能維持一定程度的彈性與優勢? 然而,對擅長透過以挖角的方式,在短時間內建立產品或產業競爭優勢的公司而言,在挖角進行的同時,千萬不要忘了,相關人才的基礎培育,才是公司長久經營競爭力的不二法門,單靠挖角來增添一時的實力,將來難免會有本末倒置的問題發生。     電子時報 杜念魯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李家同:你會設計放大器嗎?

對於所有電機系的同學而言,放大器都是入門的把戲,不是什麼非常特別的東西。 大多數電機系三年級的同學,就已經學過放大器了。放大器的歷史也非常之長,恐怕已經有一百年歷史了。很多電子線路裡都有放大器,因此放大器是一種基本技術。我們多半不太喜歡研究老而基本的技術,總認為這些基本技術是很容易可以做出來的,只肯研究新的尖端技術。 可是,如果我們去看那些歐美半導體大廠,如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和義法半導體公司,他們都將放大器列為重要的產品,兩家公司現在仍然不斷地推出各種新型的放大器。普通性能的放大器當然誰都會設計,但如果要有一個頻寬很大的放大器,設計就極為困難了。這些歐美大廠之所以是大廠,是因為他們擁有優良的基本技術,遺憾的是:國人常常鄙視這種基本的技術,而不能欣賞推出有優良性能放大器的困難性。 產品想精進 基本功夫要深厚 放大器無所不在,很多線路內部都有放大器,如果我們不會設計有特別性能的放大器,我們也就很難設計出有特殊性能的線路出來。放大器技術乃是基本技術,歐美大廠之所以能生產各種非常有價值的產品。就因為他們有深厚的基本功夫,有了深厚的基本功夫,這些大廠才能生產精彩的產品。 反觀我國,可以說很不在意基本功夫的。無論在機械、電機和化工,我們都不願意將基本功夫練好。以機械為例,我們並沒有在機械設計上下苦功,這和我們國家的大官想法有關,他們很難想像機械設計的重要性。他們成天和有學問的海外學人來往,這些有學問的海外學人只對最新的研究有興趣,他們不知道我們國情和先進國家不同,我們的基本功夫不夠好。既使有極好的創意,我們也無法實現我們的創意的。 扎根不容易 基本技術很重要 我們的科技業者一定要知道,基本技術的重要性;如果我們成天注意非常高深的學問,而不注意是否有很好的基本技術,我們的研究都是紙上談兵而已。大家都知道核心技術的重要性,但任何核心技術都是建築在基本技術之上。以製造汽車為例,必須懂得引擎、傳動、底盤、點火系統等等。這些技術都不是新的所謂尖端科技,在我們國家,也不是政府十分重視的技術。可是,如果不能擁有優良的基本技術,我們是不可能設計出性能優良的汽車的。 我們大家都應該隨時隨地告訴自己:核心技術建築在基本技術之上,沒有基本技術,休想有核心技術;而基本技術絕非容易的技術,優良的基本技術往往難如登天,發展出高級的基本技術,不僅重要,也是十分值得驕傲的事。(本文作者為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聯合報/李家同

Posted in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蔡明介︰今日山寨 可能明日主流

山寨手機成為大陸市場獨有現象,改變了大陸手機產業遊戲規則,對於有些大陸網友說聯發科是山寨機之父,有人問我,對此稱號是否感到不悅? 我倒覺得,山寨這個名詞,是修辭學的問題。初步看山寨這種名詞,你會覺得負面,但它真正所代表的精神,就是破壞性創新,這種現象的最早描述,是 20 世紀前半期最重要的創新學派奧地利經濟學家熊彼得所稱的「創造性毀滅的過程」,「透過新產品、新市場、新產業組織,不斷地破壞舊結構,創造新結構」,這是一個很正面的經濟學力量。 只能說當時發明山寨的人的修辭學不夠好,但我想半天,也想不出更好的名詞,既然這樣,你不能打敗它,就加入它! 通訊是人類生活中最重要的功能,尤其是對一些大陸、印度和其他新興國家人民而言,有弭平數位落差的貢獻,因此我認為,山寨這個名詞有點 under value,把山寨的價值打了折扣(discount)。 從產業經濟的競爭來講,山寨手機改變手機產業的結構,完全合乎創新理論;就產業現象來看,山寨手機的崛起,突顯手機產業是一個動態的競爭,一線大廠不可能高枕無憂,二線廠商也不是沒有能力去挑戰一線大廠,聯發科協助這些二線廠商,加速產品開發流程。這種從低階產生的破壞性創新,對於既有業者產生很大的壓力。 對應台灣產業發展現況,台灣低階科技製造業已沒什麼生存空間,不往前走,就會被淘汰,如果台灣只是殺價競爭,競爭力只會往下走,必須要做價值差異化的競爭;大陸有一個獨特的環境,容許破壞式創新的發生,在這市場可容許企業嘗試創新。 因此我認為,用山寨來形容大陸手機業對全球產業的影響力,是太過於簡化了。今日山寨,可能成為明日主流,在大陸有些比較有企圖心的手機業者站穩大陸市場,考量到長期成長性,會開始想在國際市場經營,並在新興市場尋找機會。 比方說,阿拉伯國家的商人可以直接從杜拜,來到位於深圳的華強北路手機賣場挑手機,再批發賣到中東。他們都認為由大陸製造的手機,是一個品質夠好、價格夠便宜的國家品牌手機。所以,我很不同意有些媒體常常把山寨機與品質低劣劃上等號的說法。 有人問我,山寨手機成為大陸獨有現象,下一個能套用山寨手機模式的產品為何?我想這就是科技產業最大的挑戰。 你在手機產業可以套用的商業模式,在別的產品不見得能夠套用,現在有很多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等,甚至是山寨春晚,但這些產品是否會像山寨手機一樣暢銷?這點我倒沒有仔細去想。因為每個產業的環境不一樣,而且不同產品線的成功條件也不一樣。 山寨電視、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所處的環境,和山寨手機不一樣,就如同我所說的邊界條件(Boundary condition)。至於什麼是其他山寨產品重要的因素?什麼是不重要因素?我沒時間去管那些,其他人要去做,就給它們去做,我就當成觀眾在看吧!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口述,經濟日報記者曹正芬採訪整理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敗給不景氣》華冠關廠 華寶裁員

經濟不景氣開始席捲手機代工業。華冠通訊將關閉鶯歌廠,產能全數移轉大陸吳江廠,恐有 100 多人失業;華寶通訊本周也進行人事精簡,預估手機產業這波人事調整,影響超過 200 人,業界並傳出,其他手機代工廠 3 月可能跟進裁員。 國內科技業,尤其是半導體和面板,去年第四季開始陸續放無薪假、高階主管減薪、裁員或淘汰年度績效不佳員工等精簡人力及成本措施,手機代工業去年第三季還逆勢加薪,未有大幅度調整人力動作,卻在今年過年後調整策略,以度過景氣寒冬。 除了華寶和華冠之外,華碩董事長施崇棠日前表示,該公司手機部門目前約 800 多人,也會進一步精簡人力;宏達電智慧型手機業務雖繼續成長,但也傳出人事凍結,執行長周永明指出「今年找人會更謹慎」;目前大力招兵買馬的只有宏碁,為積極進軍智慧型手機作準備。 隨著國內代工廠主要客戶摩托羅拉、索尼愛立信業績並無起色,其他智慧型手機客戶惠普、Palm 等的訂單又未達到經濟規模,業界近期傳出,其他手機代工廠,3 月可能會掀起第二波的人事精簡潮。 華冠表示,台灣手機廠多已外移,原保留鶯歌廠是為了生產智慧型手機,但由於成本過高,已決定全數外移吳江,年前已通知約 100 位間接人員,其他還有 100 多人會在 3、4 月受到影響,均已向主管機關報備。 據了解,華冠先前和倚天達成代工協議,因此保留鶯歌廠產能,但倚天出售給宏碁後雙方進入磨合階段,遲遲未能生產出貨,華冠鶯歌廠一個月開銷約 1,500 萬元左右,移到吳江廠後每個月約可節省 1,000 萬元,不得已才決定關閉鶯歌廠。 華寶本周也開始進行人事調整,影響人數約 40 人,占現有員工人數約 2%,華寶主管解釋,主要是針對過去兩年考績底部、不適任的同仁進行汰弱動作,沒有在去年底就調整,是因為需要花時間面談和篩選、確認真的不適任才解雇。 華寶員工去年集體至少加薪 12%,但第四季景氣急轉直下,經理級以上主管也調整加薪幅度,不到原本的一半,形同變相減薪,並縮減不少福利,今年元月底、本周陸續通知,將去年考績底部的同仁解職。 華寶昨天股價下跌 0.6 元,以 21.2 元收盤,成交量 3,020 張;華冠則下跌 0.31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