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社會

Disillusioned office workers – China’s losers | 屌絲 ─ 中國社會幻滅的上班族

Amid spreading prosperity, a generation of self-styled also-rans emerges ZHU GUANG, a 25-year-old product tester, projects casual cool in his red Adidas jacket and canvas shoes. He sports the shadowy wisps of a moustache and goatee, as if he ha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請問,功利有什麼不對?

有一天我和二姊正在討論現代人凡事都以功利為出發點,每件事都講求有沒有用?能達到什麼效益?如何能擊敗對手?我語帶批判,站在一旁的經濟學家大姊理直氣壯的反問了我一句話:「請問,功利有什麼不對?」 我一時語塞。一直以來,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姊弟倆是無法對話的。我們來自同一個強調「工作第一」和「生產至上」的窮困家庭,脫離窮困力爭上游是我們家共同的目標,唯一的方法就是讀書至上,考試至上,工作至上,連休息、睡覺都帶著罪惡感,更別說吃喝玩樂了。凡是聯考不會考的科目,包括音樂、美術、工藝,甚至體育,爸爸會搶著替我們完成相關的功課,為此我還常常和爸爸抗議,因為我很喜歡自己畫圖和做工藝,也喜歡音樂。 有美術、文學天份的大姊說她小學畢業那一年,就已經看清楚自己的家庭不能給她多餘的資源和支持,她決定放棄對美術、文學的愛好,埋頭苦讀教科書,拼每一次大小考試的分數,她從不會分心去關心身邊其他事物。她明知道自己數理最弱,還是去讀了需要大量數理知識的台大經濟系,然後出國深造,繼續攻讀她並不喜歡的經濟,因為「經濟系」聽起來「很有用」。她將這個「經濟系最有用」的觀念徹底貫徹到下一代,兩個孩子也都讀了經濟系。從公務體系退休後的大姊,生活藉由畫國畫、寫書法、上英國文學作品賞析來打發。她很滿意這樣的人生,該有的都有了,人生很圓滿,請問,功利有什麼不對?大姊的口氣似乎有點生氣,對我這個愛唱反調的弟弟感到不解。 是的,在這樣一個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社會,功利的觀念和行動是無所不在的,對我而言更是不陌生。從事電影工作時,我的筆記本上寫的都是每一部電影在每一家戲院的每一場的觀眾人數,那是我用來說服老闆投資下一部電影的根據。對我而言,人只有兩種,「會」走進電影院的觀眾和「不會」走進電影院的觀眾。從事電視工作時就更功利了,人也只有兩種,「有」購買能力的人和「沒有」購買能力的人。電視節目只要做給「有」購買能力的人看,因為電視節目是為廣告客戶做的。這些功利的理由我都懂,但是我更明白電影和電視存在的價值和目的,當然不止這些數字而已。一但違反了某些核心價值,我就會立刻遞出辭呈。 在一場關於台灣電影未來發展的演講會上,一個來自高科技製造業的投資者列了一個表格,表格上將幾位老中青三代導演分了等級,票房一億元以上的,票房五千萬元以上的,還有票房一千萬元以上的。不管這些導演是先來後到,或是拍了多少部電影或是擅長拍那一類電影,對習慣加工製造的經營者而言,生產後的利潤才是重點,導演只是協助生產的工具罷了。人,只是生產用的工具,利潤,才是最後目的。輪到我上台演講時,我只是淡淡的反駁說,那些被列在同一個等級的導演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導演,而且電影不只是製造業,它比製造業複雜多了,它涵蓋了各項藝術,能反映社會心理和集體情緒。 就是因為長期在這樣充滿了競爭和功利的行業中工作,我才更加明白「過度功利」的危險。它將使人徹底成為「可用」或是「不可用」的工具,人與人的關係只存在一種行為,那就是交易,買賣過後,用過即丟!人也將失去做為工具和生產之外的所有可能性;每件事物也都會自動轉化成在市場機制中的精準數字,每件事物也都將失去了做為商品數字以外的任何價值和意義。 功利的基本原則只有利己,沒有利他的可能,這就是功利所造成的社會最大的危機,功利的極至,只有埋葬社會的正義和公平,只有視道德和倫理如糞土。 一個不懂得利他的社會,就不會有人與人之間真誠的相互扶持和關懷,也不會有那麼多自動自發的善行和義舉,更不會有那麼多非營利組織和各種社會運動的誕生。公民社會的形成是靠著公民自身的自覺和利他的思想,藉著大家關懷公共議題,關心整體社會的未來發展,社會才有可能會更進化和進步。 所以,你問我功利有什麼不對,對於個人,我無話可說,那只是個人的選擇。但是當整個社會、家庭、學校、企業都瀰漫著功利思想時,它將使我們的社會失去更多更珍貴更核心的價值,也失去了成為一個更進步的社會的可能,如此而已。     小野 / 台灣作家、電影人,曾任華視總經理。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大前研一新書《低智商社會》 批判日本社會集體亂象

《人民日報》報導,日本著名趨勢專家、經濟戰略家大前研一近日出版新書《低智商社會》,將泡沫經濟破滅後日本社會的種種問題歸因於「集體智商衰退」,引起各界的廣泛討論。 大前研一認為,日本進入「低智商社會」的主要表徵是: 一,「集體不思考」。大前舉例說,電視節目裡如果說「納豆對減肥有幫助」,第二天超市裡的納豆就會被搶購一空。 大前還對電視節目的無聊低俗持批判態度,擔心由此引發「白癡化」。對於電子遊戲導致孩子的學習成績下降,他也認為是「集體不思考」的惡果;「集體不思考」帶來的後果是喪失慾望和上進心。 大前說,10 年前年輕男子就業後還有一個目標是買一輛車,因為他們從小就盼望能夠開車跟女孩子約會。但現在年輕人似乎連這點興趣都沒有了,只要有個手機就夠了,蛻變成了「拿手機的猴子」。 二,是「集體不學習」。大前批評現在的日本人不怎麼讀書,他接受採訪和演講後常被問到的,不是國家該何去何從,而是「怎樣變成強者」,「怎樣賺到錢」之類的膚淺問題。電車上雖有人在看書,其實大部分看的是漫畫,閒時多數人則看棒球。大前認為「集體不學習」造就了日本一億人「經濟文盲」。 上世紀 80 年代日本形成經濟泡沫,日本企業紛紛去美國大規模收購企業資產,許多日本人則在澳洲等國家購買房產。泡沫經濟破滅後,日本社會似乎也一蹶不振,大前擔心這樣下去日本人可能真的要變成「笨蛋」了。 三是「集體不負責」。這主要是指政治。大前認為,將來人們謀生主要靠三種「神器」:英語、金融和 IT(訊息技術)。但日本的政客只懂得另外三種「神器」:地盤、看板和皮包;滿腦子是選舉、權力、人脈和任人唯親,導致政界的集體素質下降,面對經濟和社會危機一竅不通,一籌莫展,遇到困難就辭職不幹,全世界都對日本首相的頻繁替換感到驚訝。 大前認為政治是社會的一個縮影,看看現在的日本社會,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落跑」的首相。 大前認為,在「低智商社會」裡,「掛羊頭賣狗肉」的強勢者、外國投資家、投資基金等都是最大的受益者,因為「傻子」太多。所以,大前呼籲日本人學習和提高素質。 與其說這本書是大前研一對日本社會無情的「當頭棒喝」,不如說這是一個知識分子日本人危機意識的提醒與刺激。曾創造經濟奇蹟的日本國民當然不是「低智商」,但未來要想走出經濟低迷的困境,顯然需要更多的努力。 大前羅列出的種種現象,未必為日本社會所獨有。急功近利、膚淺浮躁、缺乏思考的社會現象似乎已成為現代社會的一種「流行病」。從這個角度看,大前的「當頭棒喝」,的確是值得思考的一個問題。     記者 朱錦華/綜合報導

Posted in Life,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宅神」朱學恆:照社會給的規則玩你就輸定了!

* 朱學恆/口述 紀淑芳/整理 社會經濟結構發展到一定程度,許多人大嘆翻身無望,六年級生的「宅神」朱學恆甚至語出驚人說:「我們恐怕只有訴諸革命才有辦法改變……。」現況當真這麼糟糕?年輕人如何搏翻身? 當年因為翻譯《魔戒》,「六年四班」的朱學恆在他二十七、八歲時,賺進了三千七百萬元的版稅。他把版稅拿出來,成立了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推廣他熱愛的奇幻文學,並投身麻省理工學院開放課程的中譯計畫,推動知識推廣及分享。多年來,他自己貼錢租用大型投影設備巡迴高中、大學演講,又因為他經常在網路發表文章替宅男發聲,而被網友封為「宅神」。 這位從小沉迷電動、大學念了五年的年輕人,選擇「離經叛道」,卻連續榮獲總統文化獎青年創意獎、中央大學傑出校友,還曾經登上《紐約時報》,成為三十歲世代的「成功代表」、「意見領袖」。儘管今年六月之前,這位「公益宅男」還差一點付不出房租,他仍堅信「我很難死的」。 朱學恆怎麼看現代人的貧窮感焦慮症?不同世代的機會與挑戰,又是什麼?以下是他的口述紀要: 現在的社會就像一個大的流沙陷阱,你照著它給你的規則玩,它就把你愈拖愈深,然後你就輸定了。 傳統的觀念告訴你要趕快買房子定下來,當你買了之後,你就變成屋奴,不僅財產貧窮,連心靈上的自由都失去了,你不敢跟老闆互罵,因為怕被開除,你不敢出來創業,因為不知道可以撐多久,即使你先前薪水很高,隨便來一個無薪假,你就覺得世界末日了。買了一間房子之後,等於是把所有自由都交出去了,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四年級生演《浴血任務》: 郭台銘不讓下一個郭台銘出現! 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如果真的想通的話,就是租房子啊,在大家心靈跟財產都陷入貧窮的狀態下,「自由」是你最後可以選擇的堡壘。 我先前寫了一篇文章叫〈民國一百年:黑暗時代〉,準備要採訪一系列年輕人,探討即將邁入四十歲的六年級生,到底是不是接班了?但你仔細想想,如果要找六年級生裡的代表人物,除了演藝圈跟企業家第二代之外,還有誰? 如果今天像我這樣一個離經叛道的人,變成意見領袖,表示這個社會背叛了當初遵照傳統價值的那一群人,那些比我更努力、讀名校、投身他們覺得有前途企業的那些人,統統都消失了。換句話說,當年他們進入社會時被承諾的未來及可能性,並沒有發生。 早我四屆的學長進科學園區的時候,覺得一定會賺大錢,肝都燒壞了也OK;現在的狀況是,你進竹科想賺大錢,得要確保一整年都能爆肝,尾牙抽獎時,人一定要在現場,否則可能什麼都沒有了。六年級生處於不上不下的階段,要往上爬,得上面的人同意,要帶下面的人,得下面的人肯配合,結果什麼都做不到,卡在中間,導致的結果是,六年級生的機會就是比較少。 你說要靠跨界聯姻來改變社會地位嗎?不可能啊,你看過去五到十年內,有沒有十分之一的貴族是跟非貴族結婚?你說現在的六年級生有沒有可能出現下一個郭台銘呢?答案是已經不會,也不可能了,因為假設你是一家新創公司,做的產業跟郭董有點連結,他的四百個法務大軍,會控告你這邊侵權、那邊侵權,再不然就把你財產假扣押,讓你沒法出貨,是郭台銘不讓下一個郭台銘出現。 台灣現在的狀況跟電影《浴血任務》一樣,我們看到一堆老肌肉重新出來演動作電影,就像某雜誌封面標題寫著「張忠謀的第三春」,他如果有第三春,那年輕人就不會有第一春了嘛。幾乎所有台灣上得了檯面的大企業,除了施振榮、許文龍之外,全部接班失敗,這多驚人!你說年輕人能不能改變貧窮或不能接班的命運?是可以啊,但是這些老頭都回來演《浴血任務》,不讓你出頭啊!     本文節錄自 第 354 期 財訊雙週刊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知識分子

西洋著名的心理學家榮格說: 「在我的經驗裡,除了說謊成癖者外,最忘恩負義,最難應付的病人,就是知識份子。」     ── 摘自 Paul Johnson 寫的「所謂的知識分子」(Intellectuals)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