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研究

從論文發表談國際化

文 / 郭位.香港 由於大學以發表論文做為個人研究成果的重要指標,台港的大學因而格外重視論文發表的數目以及被引用的次數。台灣在國際化起歩之初,採用量化指標,以召眾信,便於管理。就好像早期的武俠小說作者,有以一字一行的典故取巧以增加版稅收入,而今論文發表走火入魔,一稿多投、評審造假、改變數據翻版再投、朋黨彼此掛名互引論文、甚至電腦模擬製造虛假論文、未經同意盲目添加共同作者等五花八門,都是論文數量化之後所導致的弊病,各地皆然,兩岸明顯突出,事出有因。 我擔任可靠度旗艦期刊 IEEE Transactions on Reliability 的總編輯屆 14 年,有感送審各專業期刋的文章成倍增長,然而炒冷飯的獨多。在編輯處理過的來稿中,看到不少是將他人的論文稍加更新,充當成果,甚至無視那些被更新藍本的文章到底有無價值。對於推導出些不痛不癢、無足輕重,甚至極其無聊的結論,作者似乎毫不在意,我自閉門造車,哪管學術的冬夏與春秋。 舉例來說,曾經有研究行為工程的,設計實驗,如獲至寶地證明雨中跑得快的人較不易淋濕,發表在學術刊物上。這不是廢話嗎!其實,這樣的論文不少,有些還獲報章大幅報導。與此同時,有鼓吹英語授課者,卻無實證英語授課是否增進學習的效果。英語授課的目的,到底是藉專業課目學習英文,或者是想藉英文以求取專業知識,甚至只不過想在國際化的藉口下趕時髦?諸如此類值得探討的題目,觸目皆是,為何沒有人願意花精力研究?社會裏,具有學、碩、博士學位的人很多,更有人沾沾自喜擁有多個博士學位,然而就事論事、肯做深度研究的卻與如此眾多的學位不成比例。 文以載道,內容遠較語言技巧重要。編輯 IEEE Transactions on Reliability,嚴格奉行這一原則。有創見的來稿,即使英文不佳,可為之修改潤色;反之,若是來稿英文道地而內容貧乏,一定退回。想想愛因斯坦發表的論文,數量並不過百,至於品管大師田口玄一(Genichi Taguchi) 發表的那些震撼性論文,甚至當年在許多圖書舘裏都找不著。有價值的論文,只要具有真知灼見,遲早會產生漣漪。 有說研究本土相關的題目,難被國際雜誌接受,其實不然;台灣就有研究本土鳥類、魚類、考古的文章發表在重量級的國際期刋上。在目前只求速成的氣氛裏,創一家之言的題目,雖受國際重視,卻少有研究;炒冷飯的論題,輕鬆方便,反而有人費心筆耕。 數量多少容易算計,品質高低則需要專家評定。凡事以數量為準而缺少或避開專業的判斷,正顯示出社會上彼此的不信任。如此圖方便以求近利的現象,並不限於專業論文的發表。聳人聽聞的故事,報章樂於誇大報導,有深度的文章,反而不受重視。遇到困難或質疑,若非誇誇其談,就想草率處理。斷章取義,而今盛行,不讓前人。 此外,社會上常不經實證,炒作議題,成就了代工文化。代工有其價值,不必全面抹殺。不過台灣現已被塑造成一個多樣性的代工社會,始於製造業,及於政界,正悄悄深入人心,而影響了教育界及其他行業。這種崇尚懶人包小確幸的普遍現象,值得研究! 所以,應該先變民風、士風、還是仕風?難道我們離國際標準果真有些距離?

Posted in Life,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Heart failure research to find cure using zebrafish

The British Heart Foundation is to begin a major new research programme to find a cure for heart failure, a condition affecting 750,000 UK people. This disease of the heart muscle, often caused by a heart attack, is one o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僥倖逃過裁員 身心狀況變差

Surviving a layoff can hurt too Stress, fear and guilt take their toll on employees left to grapple with the aftermath of workforce losses. 據統計,去年美國有兩百五十萬人丟掉工作,而預估今年至少還有兩百萬人會遭裁員。而美國《洛杉磯時報》報導,失業者慘兮兮,但僥倖保住飯碗的員工也沒多好過。 根據 2003 年一項針對裁員倖存員工身心健康狀況的研究,沒丟掉工作的員工因角色模糊及工作負擔加重,會喝更多酒並陷入沮喪。調查也發現,職場倖存員工的健康通常會變差,樣態包括飲食改變、抽更多菸、背頸痛、病假越來越多,工傷事故也隨之增多。 組織心理學家藍迪(Frank Landy)說:「裁員對公司及員工來說,在情緒及實務上都有不良影響」。糟糕的是,這種影響是長期的。 美國「行為科學研究所」發表的上述研究報告發現,在裁員風暴中倖存的人,心理陰影至少持續六年,而如果是連續經過數波裁員,那種陰影更會加沈重。 藍迪進一步說:「雇主只要裁員一次,就會讓員工對他喪失基本信心,這就像談戀愛一樣,一旦信任被斲喪,就很難恢復」。 加州 Indymac Bank 主管華格納深刻體驗了他的銀行經金融海嘯洗禮後的裁員潮,而雖然工作保住了,但如今他一早必須喝掉三罐低糖可樂,才能克服因超時工作引起的疲憊與背痛,而如今工作量是以前四個人的量,過去兩年也從未休假。華格納更形容,處在裁員環境的感覺是「好像在等另一隻鞋子掉下來。」 美國「全國生涯發展協會」理事長霍萍(Judith Hoppin)在汽車業重鎮密西根州研究裁員倖存員工狀況近廿年,她說:「大家必須養成『這是暫時的』這種正向態度來面對問題,如果成天聽壞消息,就真的會自己打敗自己。」 霍萍表示,倖存員工最好的作法是多運動,攝取充足營養維持健康,並與管理階層保持溝通,了解公司的優先要務為何。「你該正視的是『我怎樣在公司存活下去?在這種不景氣下,我如何能幫公司永續經營?』」 霍萍認為,雇主也須體認到,幫助裁員後留下的員工,也符合公司最大的利益,如果員工成天緊張兮兮、無精打采或擔驚受怕,就沒有生產力;因此,公司首先要做到發生什麼事要與員工開誠布公,譬如為何裁員,有無配套措施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