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矽谷歸來

硅谷歸來(上、下)

文 | 王利傑 硅谷歸來(上) 從做 PreAngel 以來,每年我都會抽空去美國一兩次,主要是在硅谷 (灣區) 一帶見見當地的朋友,他們主要有 VC、創業者、斯坦福和伯克利的學生創業組織負責人、無線科技領域的各種組織機構負責人等,我一直試圖逐步了解這個全世界高科技上市公司最密集的地帶,究竟有著怎樣的特別之處,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學習借鑒的,讓我們回到 “鄉下” 也可以顯得與眾不同;同時,也想知道,我們這些 “鄉巴佬”,有沒有機會在這個全世界最聰明的人密集的地區,找到自己的立足點,未來也能投資幾個像 Google、Facebook 那樣的偉大公司? 來的越多,感觸就越深,雖然還只是皮毛,硅谷帶給我的感觸已經非常深了,在此與各位分享: 1、You Only Live Once – 你只活一次 我的 PreAngel 美國投資合伙人叫 Boyd,是個土生土長的舊金山人,他說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告訴我,最近灣區流行 YOLO 這個說法,全意是 You Only Live Once,字面意思很簡單,可寓意深刻。如果我們從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那天開始就足夠重視這個短語,可能我們每個人都會有不一樣的今天。今天的大部分中國經濟支柱人群,其實某種程度上都是在為別人而活著,為了父母,為了子女,為了朋友。有些時候,看似你自己選擇了你的生活,其實不然,你活在別人為你塑造的形像裡,如果你今天對你的生活狀態不滿意,八成是你沒有為自己而活!其實把你自己活好,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因為每個人都是唯一的,都具備不同的能力和喜好,如果全社會都遵從自己的內心而活,我們每個崗位一樣都會有人做,而且做得更好! 這句話雖然近期流行,但卻是灣區一個常見意識形態的總結提煉,也就是說,很多美國名校的孩子們早就這麼做了,至少比我們國內的孩子們更早意識到 “為自己而活” 的道理。而整個社會也對這種意識形態給與支持,比如在中國最不能被父母理解的輟學創業,比如放棄高薪背包窮游,比如與一個跟自己完全 “不門當戶對” 的人結婚,比如我在一個破公寓做一個 “苦逼” 的藝術家,還有那麼多女生選擇做單親媽媽…… 當一個人選擇為了自己而活的時候,T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