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白牌手機

探索深圳山寨機大本營崛起堂奧

3 月中旬,從香港轉搭 7 人座轎車前往深圳皇崗,再轉計程車到位於崗廈的下塌旅店,短暫安頓好行李,簡裝出門,搭地鐵到華強北路,前往那大名鼎鼎的山寨大本營朝聖。 華強北路的各式電子商城,一如大陸南方常見的產業聚落給人的印象,以華強北路入口的賽格廣場為例,10 層樓建築,從各式零件到成品銷售,每家平均 2 坪不到的店面,保守估計裡頭大概擠了近 600 家廠家,更遑論類似的大樓,在當地有 10 來棟。走一趟,組裝一支手機、MP3、GPS、Netbook 的所有各式零件,可一次買足。 一如年前到廣州白雲皮件城,從各式皮包的零配件、布料、成品銷售,包羅萬象,商城一旁環繞著數以百計的縫紉廠,方便您買好材料下單,有需求的業者只要跑一趟,方圓 2 公里內可以滿足你所有需求。 而華強北路不同於傳統服飾、皮件、配件等產業之處,僅在於其將歸納為「高科技」的電子領域,包括 MP3、GPS 到今日的 Netbook 等產品,以同樣的經營模式營運銷售。 只有你想不到的 沒有你買不到的 快速彈性、one stop shopping 和極具競爭力的產品價格,是山寨名號響震兩岸三地,在大陸把國際品牌業者殺得體無完膚的主要原因。還有人這樣形容,「華強北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買不到的。」在這約 1.5 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每天湧進約 13 萬個工作從業人員,近 30 萬 ~ 50 萬個買家,年近人民幣 250 億元的交易在此地完成! 阿牧 註 》想看讓人目瞪口呆的現場盛況,請見:大陸深圳黑手機現場直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蔡明介︰今日山寨 可能明日主流

山寨手機成為大陸市場獨有現象,改變了大陸手機產業遊戲規則,對於有些大陸網友說聯發科是山寨機之父,有人問我,對此稱號是否感到不悅? 我倒覺得,山寨這個名詞,是修辭學的問題。初步看山寨這種名詞,你會覺得負面,但它真正所代表的精神,就是破壞性創新,這種現象的最早描述,是 20 世紀前半期最重要的創新學派奧地利經濟學家熊彼得所稱的「創造性毀滅的過程」,「透過新產品、新市場、新產業組織,不斷地破壞舊結構,創造新結構」,這是一個很正面的經濟學力量。 只能說當時發明山寨的人的修辭學不夠好,但我想半天,也想不出更好的名詞,既然這樣,你不能打敗它,就加入它! 通訊是人類生活中最重要的功能,尤其是對一些大陸、印度和其他新興國家人民而言,有弭平數位落差的貢獻,因此我認為,山寨這個名詞有點 under value,把山寨的價值打了折扣(discount)。 從產業經濟的競爭來講,山寨手機改變手機產業的結構,完全合乎創新理論;就產業現象來看,山寨手機的崛起,突顯手機產業是一個動態的競爭,一線大廠不可能高枕無憂,二線廠商也不是沒有能力去挑戰一線大廠,聯發科協助這些二線廠商,加速產品開發流程。這種從低階產生的破壞性創新,對於既有業者產生很大的壓力。 對應台灣產業發展現況,台灣低階科技製造業已沒什麼生存空間,不往前走,就會被淘汰,如果台灣只是殺價競爭,競爭力只會往下走,必須要做價值差異化的競爭;大陸有一個獨特的環境,容許破壞式創新的發生,在這市場可容許企業嘗試創新。 因此我認為,用山寨來形容大陸手機業對全球產業的影響力,是太過於簡化了。今日山寨,可能成為明日主流,在大陸有些比較有企圖心的手機業者站穩大陸市場,考量到長期成長性,會開始想在國際市場經營,並在新興市場尋找機會。 比方說,阿拉伯國家的商人可以直接從杜拜,來到位於深圳的華強北路手機賣場挑手機,再批發賣到中東。他們都認為由大陸製造的手機,是一個品質夠好、價格夠便宜的國家品牌手機。所以,我很不同意有些媒體常常把山寨機與品質低劣劃上等號的說法。 有人問我,山寨手機成為大陸獨有現象,下一個能套用山寨手機模式的產品為何?我想這就是科技產業最大的挑戰。 你在手機產業可以套用的商業模式,在別的產品不見得能夠套用,現在有很多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等,甚至是山寨春晚,但這些產品是否會像山寨手機一樣暢銷?這點我倒沒有仔細去想。因為每個產業的環境不一樣,而且不同產品線的成功條件也不一樣。 山寨電視、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所處的環境,和山寨手機不一樣,就如同我所說的邊界條件(Boundary condition)。至於什麼是其他山寨產品重要的因素?什麼是不重要因素?我沒時間去管那些,其他人要去做,就給它們去做,我就當成觀眾在看吧!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口述,經濟日報記者曹正芬採訪整理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有關山寨手機的兩種聲音

山寨手機有多紅?恐怕不只是氾濫的媒體報導而已。曾幾何時,與大陸媒體記者初次見面聊天時的話題,幾乎都環繞在山寨手機,他們好奇的想瞭解聯發科究竟是什麼樣的公司,也好奇台灣究竟有沒有人在使用山寨手機,似乎想為獨特的山寨文化,理出個更完整的頭緒。 身為台灣的媒體記者,我只能靜靜聆聽他們的意見,希望先從他們的評論中,判斷他們對山寨機究竟是褒是貶。那是種很詭異的氣氛,因為立場往往相當兩極,一種是極力將山寨機污名化,而聯發科就是始作俑者,不僅把整個手機市場搞得天翻地覆,也讓大陸手機品牌廠商全部虧損(除了華為及中興以外)。 說著說著,這位老兄還會從口袋中拿出改版的 iPhone,以不屑的口氣說:我們都是使用這種高檔貨,山寨機那種玩意,只有低檔、沒有水平的民眾才會買。 這位老兄連忙補話說,大家都說山寨機很創新,他們哪兒創新了?說起來他們只改了 3 個地方,1 個是外殼、1 個是鍵盤、1 個是喇叭,其他都是拿一樣的公板,根本沒能力改什麼功能。 在熱烈的討論期間,也會有另一種聲音為山寨機平反。他們說,山寨機沒什麼不好的,要怪只能怪大陸國產品牌自個兒不爭氣,有些人民就是買不起原廠貨,山寨機功能挺齊全的,價格又低,現在品質也行,當然有它的市場了。 他繼續說,聯發科這個公司挺厲害的,能做出那些外商作不出來的公板,也讓山寨機養活了一堆廠商,還賣到印度、巴基斯坦、中東跟非洲等地,對出口事業也有一些貢獻嘛! 看到兩種聲音針鋒相對,原來山寨機在大陸各有支持者及反對者,他們問我對山寨機有何看法,我只能回答說,那是大陸相當獨特的文化,因為台灣市場沒有這種風氣,聯發科也是在特殊時空環境下,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間。 儘管山寨手機的銷售熱潮已經銷褪不少,但打開大陸的電視購物頻道,還是到處可見他們的蹤影,可以看出山寨手機持續轉型,並以不同的面貌出現,現在主流的規格都是手寫觸控螢幕、雙卡雙待、藍牙及 MP3/MP4,相機鏡頭則在 130 萬 ~ 200 萬素間,功能在中階以上,但訂價只要人民幣 699 ~ 799 元,雖然有些手機只能「堪用」半年,但還是有不少人趨之若鶩。 在聯發科推出 3G 及智慧型手機平台後,山寨手機自然也會朝向此一方向發展,但在國際大廠反制、相關單位不時打壓、電信生態變化的情況下,能否延續過去的成功經驗,仍有待觀察。但可以確定的是,山寨手機還是會持續成為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電子時報 沈勤譽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 Tagged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

白牌手機 勢力難擋

中國大陸有高達 14 億的人口,龐大內需商機吸引各國垂涎,近幾年大陸經濟成長相當快速,惟貧富差距卻日益嚴重,也因此衍生出獨樹一格的「白牌」商機。 白牌產品是大陸特有的市場生態,對經濟成長貢獻亦有一定程度,大陸官方雖再次放話掃蕩白牌,但環伺目前國際經濟情勢與白牌文化早已根深蒂固,想要徹底根除,恐非易事。業界普遍認為,大陸官方欲掃蕩白牌,恐怕仍是「雷聲大、雨點小」、「喊喊口號」罷了。 大陸加上白牌手機市場後一年規模大概在 1.5 億支左右。其中品牌手機約占 65%,白牌手機也有 35%,白牌手機數量達到 5,000 萬支以上。白牌手機從製造、設計、通路銷售自成一格,而且是非常有效率的運作。只要國際大廠一推出新款手機,大陸馬上有十種以上模具可以選擇。 大陸手機設計公司業務相當蓬勃發展,各地方白牌手機業者看準機型,找到如聯發科等手機晶片的解決方案,委外代工製造,產品就很快就到市場銷售,就能大賺一票。 據了解,目前大陸手機設計公司主要採取三種盈利模式,一是出售設計方案,收取設計費;二是按手機出貨量抽成;三是採取代工方式,向品牌廠商或營運商銷售手機成品或半成品。 由於大陸手機設計公司的主要客戶是大陸手機廠商,因此隨大陸品牌廠商的沒落,手機設計轉向與台灣 IC 晶片與零組件合作,讓白牌手機在大陸大行其道,成為一個龐大的產業,是大陸獨有的商業模式。     經濟日報/記者 周志恆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壓抑山寨手機 聯發科:不受影響

中國官方已對當地 200 多款手機核發標識號(IMEI)藉以壓抑山寨手機現象。聯發科(2454)昨(21)日表示,山寨手機暫中國大陸整體手機市場比重不高,抑制山寨手機現象有助市場更健康,且實際影響仍要視終端需求而定。 中國官方核發 200 多款手機國際移動識別碼,希望抑制山寨手機現象,市場擔心聯發科手機晶片恐受衝擊。聯發科指出,公司手機晶片出貨均為合法廠商,但無法知悉廠商手機是否有送檢,且山寨手機暫中國整體手機市場比重不高,影響有限。 聯發科認為,公司手機晶片出貨品牌廠商或山寨手機均有,但客戶是否將手機送檢取得 IMEI,公司無法主導。 聯發科強調,手機晶片均出貨合法客戶,市場終端需求才是主要觀察重點,若客戶端因販售山寨手機未送檢而不具備 IMEI 碼影響銷售,會有其他客戶取而代之。     工商時報 呂俊儀/台北報導

Posted in Wireless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科技產品的攤販化 山寨機現象 平台經濟學與產業發展的省思

山寨機!科技產品攤販化! 在台灣以聯發科為首的產業鏈支持下,山寨機在大陸掀起熱潮,只要擁有人民幣數 10 萬,都有機會從中賺取短期利潤,不過如果山寨現象出口到全球,那還有誰願意研發更先進的手機技術呢? 雖然在台灣並不流行,但是大陸的山寨機現象,已是彼岸的顯學之一。以大陸市場為主的行銷與生產,在大陸現階段的特別條件下,展開一種深具大陸特色的社會經濟行為學。用台灣人較易瞭解的說法,這種現象叫做科技產品攤販化,背後代表的技術平台經濟學,與可能對消費性電子產品產業發展的影響,具有不少啟發與省思之處。 查一下 Google,有關山寨機的資料,高達 142 萬筆,熱門程度可想而知。電子時報於 11 月 11 日做了深度而全面的報導,更加深了關注電子業發展者的注意力。即使山寨機的市場在降溫中,但山寨機的熱度及引起的大陸現象,絕對具備研究(在大陸有市場利益關係的廠商)與思考的價值(想在大陸經營當地市場的品牌廠商)。 山寨機的熱潮,一般將主要的貢獻者或推動者歸於台灣:聯發科提供的核心技術產品,晶片與完整的運用功能(Turn-Key);同時,台灣電子業在大陸投資,建立了完整的產業供應鏈。沒有模具、機殼、機板、面板等相關零組件的全面配合,山寨機也不太容易快速竄起。 萬事俱備的市場結構 還有已建構好的通路,到大陸城市裡隨便逛逛,很容易體會到賣手機的商店,比銀行還多。山寨機以往叫做白牌手機,也就是以仿製名牌手機為主要手段。白牌進化到山寨,除了價格低廉沒改變外,山寨機不僅在外觀設計多樣化,價位多元化,與推出上市快速化,都不再是往日白牌可比擬。而白牌手機以及相關的仿製品如盗版光牒等,以往所建立的密集市場通路,更讓山寨機得以迅速發揮快、狠、準的特色。 山寨機的特殊點包括:1、因為不需開發技術與不向政府提出申請,設計與推出的時間,較國際大廠快上一半,僅需 3 ~ 6 個月時間;2、除了省掉專利費用,也省下稅捐、服務及牌照等必要成本,價格約為品牌廠商的一半到 3 分之 1;3、依據消費者需求,有很多價格上不同檔次的產品,產品多元化吸引不同族群;4、價格低到「扔了也不可惜」;5、進出這個市場的門檻不高,估計祗要有人民幣數 10 萬到數百萬,即可推出一款產品,而且,產品不用賣太久,也不能賣太久,儘早賣光儘早獲利,再推新品。 這些特點加起來,很像台灣迄今在夜市都還普遍到不行的攤販,數以 10 萬計的攤販,有的賣成衣,有的賣玩具,有的賣盗版品,但產品必須都是緊追流行的款式,否則就有成為庫存的風險。手機相當程度上是科技產品,但山寨機的現象,稱之為科技產品攤販化應不為過。 像成衣玩具棄之無憾 不管在高檔店面賣,或在夜市中賣,祗要有業務,就是商業;提供商品的大小盤就是通路;提供商品的就是產業。唯一不同於成衣等商品的,就是提供產品的生產平台,亦即手機中的晶片。 大陸華為公司 2 位經理人調查山寨機市場後,做了 1 份「山寨機的藍海策略」研究報告,或許對為數千家的山寨機供應商來說,獲取數百萬乃至數千萬人民幣的策略,叫做藍海策略,動作快、腦筋轉得快的,可以從其中累積一定的財富實力,但長年在其中撈錢,可能不是辦法;基本上,這些藍海很快就變成紅海,甚至一不小心,庫存去化不當,就成為血海。 換句話說,攤販與盤商都有小利可賺,但最大的受益者肯定是平台提供者。用個人電腦產業的術語說,就是 Wintel(微軟+英特爾),兩者迄今在個人電腦產業仍然迄立不搖,這才是藍海策略。山寨機的平台,當然就是聯發科;然而,山寨機畢竟不是個人電腦。 如果不談道德層面,聯發科是非常成功與精明的開發商,畢竟,能將某一項科技產品的核心技術統一,變成各家所需,又祗有自己才能提供,成為獨大局面,不僅需要技術,也需要極高的商業策略。多年來,台灣電子業強調開發技術平台的重要性,甚至還要說服政府,提供必要的財務支援;然而,山寨機的現象顯示,平台還是靠業者自己發展最快也最實惠。 是機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

聯發科未推新渠道策略 嚴控山寨機為誤傳

一周以來,有傳言稱聯發科新規將嚴控山寨機市場,也有傳言稱聯發科新規旨在應對庫存危機,事實上聯發科並未推出任何新的渠道策略。而此次偶然事件竟導致業界風聲鶴唳。實表明全球金融風暴影響已深化,手機市場信心開始受到波及。 空穴來風 2008 年 11 月的第一個周末,遠在中國台北聯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部的聯發科首席財務官兼新聞發言人喻銘鐸,接到了多家媒體的採訪邀請,要求其就聯發科新推出的渠道 ‘one by one’ 代理商管理策略作出回應。 消息稱,聯發科將祭出一套有別於過去的交易機制,一改之前對下遊代理商限制極少的作法,未來下遊代理商僅能夠採取一對一的交易模式,客戶向代理商下多少訂單,聯發科便給代理商多少芯片,且代理商必須將貨直接交給客戶,不允許再轉賣。 業界人士分析,這意味著聯發科的代理商將很快沒有多餘庫存,而是有一筆買賣才能進到一批貨,此策略如果實施的話,表明聯發科已決定轉變角色,要從 2008 年第四季度開始整頓市場,並與此前的「山寨機之父」形象劃清界限,山寨機市場勢必將受到一定影響。 但眾多手機業分析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聯發科絕不可能放棄山寨機市場。據介紹,目前聯發科芯片在山寨機市場上佔有的份額在一半以上,可以說山寨機與聯發科的利益息息相關,聯發科嚴控山寨機欠缺理由。同時,如果這一策略得以實施的話,極有可能形成價格雙軌制的「黑市」,聯發科芯片將存在兩個價格,一個是計劃價,一個是市場價,市場價將高於計劃價,這增加了山寨機的成本,也有可能滋生權力尋租黑洞,對聯發科本身並無任何益處。 「剛剛在媒體上得知這一消息,還沒有接到供貨商的相關說法。」11 月 11 日,深圳某小手機廠商市場部經理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而當日,聯發科官方對外口徑一致,「此消息(指 “one by one”)並非聯發科官方發布消息,因此不便做出過多評價。」 聯發科合作伙伴的一位中層管理者表示,這個消息的出處和內容都非常奇怪。就為何聯發科不對消息的真假性做出證實,該人士表示聯發科恐引發更多猜測。 對於此消息,半導體行業分析師孫昌旭認為,聯發科斷絕向手機終端廠商供貨真實意圖是為了防範可能到來的庫存高峰。 「本公司今年對代理商的庫存及預測數字管理更為審慎,以降低市場庫存風險,但是媒體所言整頓有些過度描述,畢竟代理商的經營模式和供應鏈相當複雜,我們會善盡建議及協助之責,而非改變合作模式」,聯發科的表示則相當含糊。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此消息是聯發科維護形象的公關策略,整個事件在撲朔迷離之中。 回應 11 月 12 日,聯發科官方首次就傳聞「渠道 ‘one by one’ 代理商管理策略」作出正面回應,聯發科首席財務官兼新聞發言人喻銘鐸在接受《通信產業報》記者獨家採訪時表示,此次傳言中所稱的,聯發科將採取渠道緊縮策略以控制「山寨機」市場或應對庫存危機,是一種「誤讀」或誇大。喻銘鐸說:「此次事件其實非常單純。」 據喻銘鐸介紹,聯發科手機部門負責人徐至強日前曾前往深圳拜訪合作伙伴,與客戶及代理商進行溝通。在一個非正式場合下,徐至強曾善意提醒客戶,希望合作伙伴加強渠道管理,因為金融危機襲來,各種不確定因素較多,如果不謹慎對待渠道問題,很可能會出現庫存積壓問題。事實上,在 2006 年 6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聯發科不再扮演山寨機推手 限制代理商交易機制 大刀闊斧整頓市場秩序

聯發科過去被認為是大陸山寨手機最主要推手,近期聯發科決定扭轉山寨機亂象,自 2009 年第 4 季起大刀闊斧重新整頓市場秩序,祭出一套有別於過去的交易機制,一改過去對下游代理商限制極少的作法,未來下游代理商僅能夠採 one by one 交易模式,亦即客戶向代理商下多少訂單,聯發科便給代理商多少晶片,且代理商必須將貨直接交給客戶,不容許再轉賣,預期新機制推出後,對於聯發科銷售量恐將造成影響。聯發科對此表示,希望與通路商合作,讓出貨有比較好的管控,以免造成存貨或預估不準。 聯發科過去總是與大陸白牌手機劃上等號,實際上,近年來聯發科得以在手機晶片市場迅速竄出,並成為全球前 10 大 IC 設計公司之一,大陸白牌手機貢獻確實不少,不過,對於聯發科而言,隨著營運規模逐步邁向全球 IC 設計大廠,希望能夠逐步擺脫外界一直認定其為大陸山寨機主要推手,因此,近期開始大刀闊斧對其大陸銷售策略做出重大轉變。 IC 通路商表示,過去聯發科對於代理商控管機制較為寬鬆,通常代理商向聯發科買進貨源後,若其下游客戶端沒有辦法全吃下,代理商會彈性將多出貨源予以轉賣,正因為這樣機制,使得「黑市」交易蓬勃發展,甚至打亂聯發科晶片市場價格,當黑市交易價格較高時,代理商會想盡辦法將多出貨源轉賣到黑市,一旦景氣反轉、黑市價格急轉直下,代理商可能以較市場行情更低價格轉賣至黑市,這都將破壞整體市場秩序。 為此聯發科自第 4 季起針對大陸交易機制展開調整,其提出一套解決方案,對於代理商推出 one by one 銷售方式,當代理商的客戶向代理商下單後,代理商僅能向聯發科要求出貨同等數量的晶片,且代理商必須將貨源直接交給客戶,不容許再將剩餘貨源轉賣給其他客戶。 儘管聯發科短時間內可能會因為實施此一措施,使得原本得以多賣到黑市的貨源,無法再繼續順利轉賣,進一步影響到聯發科業績,不過,就長期來看,這樣做法對於聯發科絕對有正面助益,藉由減少黑市交易,未來市場秩序可望愈趨穩定。     電子時報 吳宗翰/台北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9 月營收 聯發科攀高峰

聯發科(2454)受惠大陸白牌手機市場 9 月持續熱絡,根據聯發科調高後第三季合併營收季成長率 22% 到 25% 估算,9 月合併營收應可落在高標準的 96 億元以上,創今年單月新高,直逼歷史新高紀錄。不過法人表示,隨第四季步入淡季,聯發科單季營收將較上季下滑一成左右。 第三季雖為 IC 設計公司傳統淡季,但今年全球總經環境不佳,多家 IC 設計公司旺季不旺;聯發科第三季手機晶片銷售較預期佳,將第三季營收季成長率從 8% 到 10% 一舉提高到 22% 到 25%,單季合併營收逾 272 億元,創單季合併營收歷史新高,表現相對突出。 聯發科 8 月合併營收 94.54 億元,月成長率約一成,分析師估計,聯發科 9 月下半月出貨持續熱絡,9 月營收落在公司第三季營收季成長率 25% 高標的機會頗大,應有 96 億元的水準。 聯發科雖表示,無法評論第四季接單情形,將於 10 月底法說會揭露第四季營運表現。不過,分析師認為,大陸手機終端市場需求波動較大,加上十一長假拉貨告一段落,十一長假銷售將牽動聯發科第四季營運表現。此外,國內另一家極具競爭力的 IC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晨星低價挑戰聯發科 白牌手機晶片起風波 基頻晶片價差 30% 可能拉低廠商毛利

雄霸多年大陸手機晶片市場的聯發科終於碰到對手了,台灣另一家明星級 IC 設計公司晨星半導體已正式推出手機基頻晶片(Baseband)予大陸客戶,並承諾多媒體晶片也將在近期搭配推出,由於晨星喊出與聯發科價差近 30% 的挖角價格策略,產業界多預估,原本手機晶片解決方案就賣得很不便宜的聯發科,有可能真正面臨到價格壓力,並對公司後續毛利率表現有所損害。 對此,聯發科發言系統表示,確實知悉晨星旗下的手機晶片解決方案已正式問世,但基於不評論競爭對手的原則,無法發表任何看法。晨星半導體發言系統則不願意對此市場消息發表評論。產業界人士指出,晨星手機晶片產品線目前仍以基頻晶片為主,多媒體晶片則可望在近期推出,但在短期沒有射頻晶片(RF)的搭配下,要馬上與聯發科一較長短並不容易。 大陸白牌手機業者也指出,短期之內,晨星半導體所提供的手機晶片解決方案,大概會以取代展訊(Spreadtrum)、德儀(TI)及英飛凌(Infineon)等其他晶片供應商市佔率的目標為優先。原因很簡單,比起聯發科從基頻、射頻、電源管理、多媒體功能等晶片,以及相關軟體、韌體及模組解決方案等一條鞭的作法來看,晨星目前僅有基頻晶片,及預告將推出多媒體晶片的解決方案,還是嫩了一些。 大陸手機代工廠進一步透露,目前晨星基頻晶片的晶粒面積其實還是比聯發科大上一些,加上其餘相關晶片尚需向其他晶片供應商採購,因此,客戶若決定採用晨星手機晶片的解決方案,整個手機模組的成本比起很不便宜的聯發科來說,其實還是貴了許多,這也是現階段晨星所推出的基頻晶片報價,仍一口氣與聯發科單顆基頻晶片價差近 30% 的主因。 面對晨星手機晶片解決方案正式揮軍大陸白牌手機市場的動作,產業界人土多表示,這肯定會進一步加劇目前當地手機晶片市場的競爭情形,聯發科的獨大地位雖然在短期之內不容易撼動,但要像以前這麼樣好過,晶片平均毛利率可以動輒享受高達 50% 以上的情形,也可能變成過去式,畢竟在大陸市場對於價格彈性超敏感的地區,只要晶片堪用又有價差,勢必會有人挺而走險。 也因為晨星半導體手機晶片解決方案正式進軍大陸白牌手機市場,加上旗下的 GPS 晶片也於俄羅斯市場取得壓倒性的市佔率勝利,配合 TV 控制晶片與聯發科分別霸佔 32 吋上下的 TV 市場後,這場大 M(聯發科:Mediatek)及小 M(晨星半導體:Mstar)的戰爭,將在 2008 年底、2009 年初,正式進入短兵交接的階段,誰勝誰負,將是台灣 IC 設計產業 2009 年的最大盛事。     電子時報 趙凱期/台北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