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生活

請問,功利有什麼不對?

有一天我和二姊正在討論現代人凡事都以功利為出發點,每件事都講求有沒有用?能達到什麼效益?如何能擊敗對手?我語帶批判,站在一旁的經濟學家大姊理直氣壯的反問了我一句話:「請問,功利有什麼不對?」 我一時語塞。一直以來,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姊弟倆是無法對話的。我們來自同一個強調「工作第一」和「生產至上」的窮困家庭,脫離窮困力爭上游是我們家共同的目標,唯一的方法就是讀書至上,考試至上,工作至上,連休息、睡覺都帶著罪惡感,更別說吃喝玩樂了。凡是聯考不會考的科目,包括音樂、美術、工藝,甚至體育,爸爸會搶著替我們完成相關的功課,為此我還常常和爸爸抗議,因為我很喜歡自己畫圖和做工藝,也喜歡音樂。 有美術、文學天份的大姊說她小學畢業那一年,就已經看清楚自己的家庭不能給她多餘的資源和支持,她決定放棄對美術、文學的愛好,埋頭苦讀教科書,拼每一次大小考試的分數,她從不會分心去關心身邊其他事物。她明知道自己數理最弱,還是去讀了需要大量數理知識的台大經濟系,然後出國深造,繼續攻讀她並不喜歡的經濟,因為「經濟系」聽起來「很有用」。她將這個「經濟系最有用」的觀念徹底貫徹到下一代,兩個孩子也都讀了經濟系。從公務體系退休後的大姊,生活藉由畫國畫、寫書法、上英國文學作品賞析來打發。她很滿意這樣的人生,該有的都有了,人生很圓滿,請問,功利有什麼不對?大姊的口氣似乎有點生氣,對我這個愛唱反調的弟弟感到不解。 是的,在這樣一個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社會,功利的觀念和行動是無所不在的,對我而言更是不陌生。從事電影工作時,我的筆記本上寫的都是每一部電影在每一家戲院的每一場的觀眾人數,那是我用來說服老闆投資下一部電影的根據。對我而言,人只有兩種,「會」走進電影院的觀眾和「不會」走進電影院的觀眾。從事電視工作時就更功利了,人也只有兩種,「有」購買能力的人和「沒有」購買能力的人。電視節目只要做給「有」購買能力的人看,因為電視節目是為廣告客戶做的。這些功利的理由我都懂,但是我更明白電影和電視存在的價值和目的,當然不止這些數字而已。一但違反了某些核心價值,我就會立刻遞出辭呈。 在一場關於台灣電影未來發展的演講會上,一個來自高科技製造業的投資者列了一個表格,表格上將幾位老中青三代導演分了等級,票房一億元以上的,票房五千萬元以上的,還有票房一千萬元以上的。不管這些導演是先來後到,或是拍了多少部電影或是擅長拍那一類電影,對習慣加工製造的經營者而言,生產後的利潤才是重點,導演只是協助生產的工具罷了。人,只是生產用的工具,利潤,才是最後目的。輪到我上台演講時,我只是淡淡的反駁說,那些被列在同一個等級的導演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導演,而且電影不只是製造業,它比製造業複雜多了,它涵蓋了各項藝術,能反映社會心理和集體情緒。 就是因為長期在這樣充滿了競爭和功利的行業中工作,我才更加明白「過度功利」的危險。它將使人徹底成為「可用」或是「不可用」的工具,人與人的關係只存在一種行為,那就是交易,買賣過後,用過即丟!人也將失去做為工具和生產之外的所有可能性;每件事物也都會自動轉化成在市場機制中的精準數字,每件事物也都將失去了做為商品數字以外的任何價值和意義。 功利的基本原則只有利己,沒有利他的可能,這就是功利所造成的社會最大的危機,功利的極至,只有埋葬社會的正義和公平,只有視道德和倫理如糞土。 一個不懂得利他的社會,就不會有人與人之間真誠的相互扶持和關懷,也不會有那麼多自動自發的善行和義舉,更不會有那麼多非營利組織和各種社會運動的誕生。公民社會的形成是靠著公民自身的自覺和利他的思想,藉著大家關懷公共議題,關心整體社會的未來發展,社會才有可能會更進化和進步。 所以,你問我功利有什麼不對,對於個人,我無話可說,那只是個人的選擇。但是當整個社會、家庭、學校、企業都瀰漫著功利思想時,它將使我們的社會失去更多更珍貴更核心的價值,也失去了成為一個更進步的社會的可能,如此而已。     小野 / 台灣作家、電影人,曾任華視總經理。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朱敬一:從不相信生涯規劃

行政院國科會主委朱敬一今天說,他從不相信生涯規劃,教育是培養面對問題的能力,「變數太多了,生涯無法規劃。」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今天召開「人才培育與發展」專案報告及質詢。中國國民黨籍立委陳學聖問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朱敬一,是否想過女兒會當麵包師傅,當初有沒有幫忙做生涯規劃。 朱敬一先是微微嘆息,接著說他從來不相信生涯規劃,未來的變數太多了,產業、工作職缺都不是現在能預期的,因此無法在接受教育時就規劃。 朱敬一強調,他相信教育是培養面對問題的能力,不覺得孩子念了博士又去當麵包師傅,是錯誤的示範,只要想清楚就好。 陳學聖又問,如果人生重新來過,會讓女兒走不同的路嗎?朱敬一巧妙地回答,「人生不會重新來過。」 教育部長蔣偉寧表示,適性輔導是十二年國教的重要內涵,「我那個年代都是自己摸索,或許有人從來沒規劃過生涯,也都活得好好的,現在有更多教育資源可以利用,可以好好幫助孩子。」 蔣偉寧認為,十二年國教的適性輔導,不會是請學生到輔導室坐個 2、3 分鐘應付了事,透過系統討論、深入分析,讓家長、教師一同協助孩子瞭解自己的興趣、志向,而不是一味地聽從長輩的指示。 蔣偉寧也說,他相信做越多準備,就越不怕未來的變動,「不是能者多勞,而是多勞者能。」未來在適性輔導時,也會傳遞一個觀念,每個人都是 individual(獨特的),尊重不同的人生觀,適時給予建議。     中央社記者╱陳至中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2nd Anniversary

看到大夥一同舉起左手秀出的叉叉記號,標示著永遠的夥伴。這是從看到香吉士離開海上餐廳之後,第二次流下眼淚。                                 ─ 記於兩週年之夜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打 12 次 RACH

今天收到一封部門下午茶通知信但標題寫著「打 12 次 RACH」,心裡想說那就看看 SIB5 給的設定跟 AICH 的結果啊,登入 DinBenDon 才知道是「茶十二叡曲」。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肯定是一種職業病啊!!! — 翡翠白毫綠茶、魚池紅茶、炭燒烏龍茶、台灣四季青茶、凍頂烏龍綠茶、烏龍青茶、錫蘭伯爵紅茶、潽爾菊花茶、麥茶、冬瓜茶、龍眼蜜茶、仙草甘茶。精選天然無添加人工香精的這十二種基本茶葉,精心手調變化出 120 種的飲品。就像由十二個音符幻化出來的一首歌曲,舞動在您口中的旋律。為了用茶飲來 Reach (感動) 您的心,於是茶十二叡曲 (Tea 12 Reach) 誕生了,杯杯現泡現調,從 ”心” 出發,用 ”心” 經營。 「叡曲」在漢典中指的是皇帝所做的詩歌。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1 Comment

薪水不能讓人賣命

專業(profession)這個字來自拉丁文的 professus,有「公開確認」之意。在古代,一般人是沒有機會受教育的,只有貴族和僧侶等少數人可以,因此這些掌握知識的人有誠實明智運用這些知識的義務。因為被人仰賴、信任,所以社會對他們的要求比別人高,要求他們秉著良心、誠實的運用他們的專業知識去幫助他人,醫師、法官、會計師執業之前要先宣誓。 因為現在社會一切用錢去衡量,使人誤以為金錢是一切,其實事實並非如此。九一一時,世界貿易中心裡的人驚惶失措地衝下樓逃命,但在同時,消防人員卻揹著設備往上爬去救援。難道他們不知道上去的危險?為什麼還去?驅使他們上去的力量是責任和榮譽,不是金錢。光是薪水不足以讓人冒生命危險。 歷史一再告訴我們,真正使社會運作的是榮譽感、責任心、自我期許和成就感,近來許多實驗的結果也顯示金錢並非行為的唯一動力。有一個實驗是請學生儘快地用滑鼠把電腦螢幕上的圓圈拖曳到一個正方形裡,每拖曳一個圓圈,第一組給五毛錢;第二組給五分;第三組沒給錢,是動之以情,請求幫忙做這個實驗。結果第一組在五分鐘之內拖曳了一五九個;第二組一○一個;第三組卻拖曳了一六八個。也就是說,無報酬的請求幫忙效果可以和給錢的一樣好。錢並沒有像我們想像的有那麼大的動力,反而錢少了,效果不好(如第二組的成績)。 另一個實驗是請學生把一組字重新排列成一個有意義的句子,第一組人的字重組成「冷天」等中性的句子;第二組的字組成「高薪」等跟金錢有關的句子。然後要他們做一個很難的拼圖,拼不出來時可以請求幫忙。結果「高薪」組堅持了五分半鐘才求援,而中性組三分鐘就求助了。在做完正要離開時,有人(另一實驗者假扮的)不小心打翻一盒粉筆,金錢組的人視若無睹,沒有幫忙撿。所以金錢固然使人自立自強,卻也使人不願幫助別人,人一想到金錢就變得自私自利了。許多實驗顯示加薪不足以提升員工的向心力,警察、軍人和消防員不會為薪水而死,必須有更高的社會待遇,讓他們覺得他們的任務比薪水更有價值才行。這個價值就是社會對他們的尊敬。金錢其實是最昂貴的激勵人心方式,它遠不及榮譽感有效。 多年前有部日本電影《金色夜叉》,講一個人追求金錢,最後死於金錢之手。要防止醫生開不必要之刀,必須提升他們對自己專業的使命感和榮譽感。二百年前渥華斯(William Wordsworth)說「生活要簡單,志向要高遠」,二百年後,它仍是不破的箴言。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Adoro

Und wenn ein Lied – Adoro 今天 Jane 推薦她最近很迷的一個德國美聲團體 Adoro,由五位美男子組成,還很興奮地說她觀賞起來簡直是「視覺」與音樂的饗宴…(我的地位又再度下降… )說也要給我滋潤一下精神生活…。你知道的,美聲唱腔讓人聽起來就是很舒服,加上歌詞非常有意境,果然頗有療效。(人帥真好… T_T) 這邊有個很懂德文的作家有翻譯上面 MV 歌曲 Und wenn ein Lied(若一首歌)的歌詞,請見:若一首歌。我也在這邊推薦給大家欣賞聆聽。

Posted in Life, Music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知識分子

西洋著名的心理學家榮格說: 「在我的經驗裡,除了說謊成癖者外,最忘恩負義,最難應付的病人,就是知識份子。」     ── 摘自 Paul Johnson 寫的「所謂的知識分子」(Intellectuals)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謝謝妳

謝謝今天在學府路口等紅綠燈時,提醒我背包沒拉好的女生。 我竟然渾然不知而一路衝回竹東都快到家了,幸好裡頭沒擺啥重要東西。 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僥倖逃過裁員 身心狀況變差

Surviving a layoff can hurt too Stress, fear and guilt take their toll on employees left to grapple with the aftermath of workforce losses. 據統計,去年美國有兩百五十萬人丟掉工作,而預估今年至少還有兩百萬人會遭裁員。而美國《洛杉磯時報》報導,失業者慘兮兮,但僥倖保住飯碗的員工也沒多好過。 根據 2003 年一項針對裁員倖存員工身心健康狀況的研究,沒丟掉工作的員工因角色模糊及工作負擔加重,會喝更多酒並陷入沮喪。調查也發現,職場倖存員工的健康通常會變差,樣態包括飲食改變、抽更多菸、背頸痛、病假越來越多,工傷事故也隨之增多。 組織心理學家藍迪(Frank Landy)說:「裁員對公司及員工來說,在情緒及實務上都有不良影響」。糟糕的是,這種影響是長期的。 美國「行為科學研究所」發表的上述研究報告發現,在裁員風暴中倖存的人,心理陰影至少持續六年,而如果是連續經過數波裁員,那種陰影更會加沈重。 藍迪進一步說:「雇主只要裁員一次,就會讓員工對他喪失基本信心,這就像談戀愛一樣,一旦信任被斲喪,就很難恢復」。 加州 Indymac Bank 主管華格納深刻體驗了他的銀行經金融海嘯洗禮後的裁員潮,而雖然工作保住了,但如今他一早必須喝掉三罐低糖可樂,才能克服因超時工作引起的疲憊與背痛,而如今工作量是以前四個人的量,過去兩年也從未休假。華格納更形容,處在裁員環境的感覺是「好像在等另一隻鞋子掉下來。」 美國「全國生涯發展協會」理事長霍萍(Judith Hoppin)在汽車業重鎮密西根州研究裁員倖存員工狀況近廿年,她說:「大家必須養成『這是暫時的』這種正向態度來面對問題,如果成天聽壞消息,就真的會自己打敗自己。」 霍萍表示,倖存員工最好的作法是多運動,攝取充足營養維持健康,並與管理階層保持溝通,了解公司的優先要務為何。「你該正視的是『我怎樣在公司存活下去?在這種不景氣下,我如何能幫公司永續經營?』」 霍萍認為,雇主也須體認到,幫助裁員後留下的員工,也符合公司最大的利益,如果員工成天緊張兮兮、無精打采或擔驚受怕,就沒有生產力;因此,公司首先要做到發生什麼事要與員工開誠布公,譬如為何裁員,有無配套措施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媽,孩兒不孝~

今晚 10 點多,桌上電話突然響起,正在整理 daily report,想說填完這格資料再接,不過時間也晚了,先聽聽是不是有新任務比較保險。 一拿起話筒:「喂~ 你好。」 媽:「耶,牧台喔?」 「喔!對啊,是我啊,怎麼了?」 媽:「終於接電話了,嘻嘻,我打這電話好幾次都沒有人接,想說你是不是已經沒有在工作了… blah blah…」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