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清華大學

等了 7 年一場空 清大宜蘭校區「不玩了」

清華大學宜蘭園區基地範圍示意圖。(圖/翻攝自宜蘭縣政府網站) 清華大學原本要在宜蘭市南方郊區設立宜蘭分部,現在傳出校方因缺乏後續資金來源,6 日已在環保署環評專案審查會議中,宣布無限期停工,也因此後續相關開發事宜,可能移交給縣府或宜蘭大學。 占地 27 公頃的清大宜蘭園區,自 2000 年起開始進行籌辦,2007 年 12 月風光動工,縣府不只補助學校 3 億元整地,與該區沾上邊的道路還命名為清華路、清華一路等,如今名字改了、地也整完了,但校方卻突然「不玩了」。 清大主祕李敏透過《中國時報》解釋,由於後續綜合大樓等地上物開發經費遲遲沒有著落,校方經數個月的考慮後,決定向環保署提出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申請無限期停工。他強調,如果有其他學校或單位願意接手,學校也樂意釋出土地管理權。 等了 7 年換來一場空,不過宜蘭大學則非常樂意接著開發。「宜蘭的事就是宜大的事!」該校校長趙涵捷說道,宜大校區僅 13 公頃,此舉不僅可解決校地不足問題,再加上學校距離該區也僅 5 分鐘車程,有信心行政人員能夠兩地兼顧,期盼順利通過教育部審查。 至於縣府方面,副縣長吳澤成昨日表示,宜大接手是早已協調的共識,宜蘭縣政府將協助對方的開發,只是該區還是會留 0.9 公頃給清大當作創新育成中心,甚至未來還將推動「大學城」的觀念,屆時不一定只有 1 家進駐。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The Village Armed Youth 農村武裝青年 @ 清華大學 水木咖啡

七年前的春風四月天,一個來自台灣花東的青年莫名地因背井離鄉之愁,及深感現代社會中自己和多數人一樣的無能,而生老者之嘆。七年後,同樣輕風拂人的季節,這位在都市中生活許久早已失去年輕之心和鄉土情懷的台灣人,躲在芬芳校園中的咖啡店一角,卻無意間遇上一團執著為台灣土地發聲的青年,以音樂為武裝,始終堅持搖滾樂與社會實踐的可能性,觸動了這位壯年男人的心。 望水是他們獻唱的第一首歌。 濁水溪出代誌,更讓在台中大雅出生的我,頗有感觸。 第二段影片可看到現場有不少學生特意前來聆聽,這個年紀也應該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希望阿達的某些話語能夠在這些「讀了很多冊」的學子心中萌芽。另外也看到有少數長輩到場,我想其實大家心中多少都有些愛惜台灣這塊土地的情懷吧。 尊重版權,我放的都是非完整影片,若您也有受到感動,可以去買他們的 CD 當作支持。請洽 農村武裝青年 「感動」,即使是彼得杜拉克也強調從人心深處的感動,是管理學要成功實踐的重要一環。我從事電子業以製造出讓人類生活便利而感動的產品為榮,但這在現今凡事追求績效的工業社會自是主流也再必然不過。但是基層和弱勢人民的心聲,隨著台灣的農田與綠地一起漸漸縮小消失,也唯有這些能以音樂當感動人心武器的人願意幫他們發聲(就如同文學家村上春樹也會永遠為雞蛋仗筆直言),更加令我感動。 延伸閱讀:綠能周系列(3):綠色進步音樂──農民、勞工、土地,用歌聲改造新台灣 The Village Armed Youth (農村武裝青年) singing at Shuimu Cafe, National Tsing Hua University on 14 April 2012. Check more about The Village Armed Youth in Songs of Heartland.

Posted in Life, Music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型男一枚

最近幾次去清大毀容院……喔,不是,是清大理容院(學生理髮廳)……都有非常出人意表的「驚喜」。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