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消費

無法逃離市場 只好加入市場 正視投資 不漠視投機

很多人認為,「股市是投機市場」,基本上有市場就有投機行為。純為消費而進行的交易,或許投機色彩不彰顯,如同我們買 1 斤豬肉,我們除了吃掉它,應該不會再轉售給另一個人;但是要投機也行,就是豬肉價格漲得離譜時拒吃,等到便宜時再補,但這似乎不符合健康與食的文化。 肉販可不一定如此。同部位同重量的豬肉,1 小時前與 1 小時後的賣價,可能會因今天是否要早點收攤回家,或因為買方是年輕貌美的小姐,而用不同價格賣給不同的消費者。愈是上游的豬肉大盤商,投機的動機直覺上愈難看得到。每 1 斤的肉差個幾角錢,就差到幾萬、幾十萬的獲利,因為交易量可能是幾百噸豬肉。 水果與稻米價格也是如此。我們常看到電視新聞報導,以香蕉為例,產地價 1 斤不到 1 元,為何到了消費市場,1 斤要賣 10 多元?不瞭解香蕉產銷結構,我們認定中間商在剝削。有沒有剝銷農民?有沒有剝削消費者?雖然我們都期待農委會給個公道,但我們似乎永遠都得不到答案。因為這裡面沒有公開透明的市場機制,而且我們有大賣場更低的價格可以選擇。無論如何,從最初的產地,到最終的消費,價格會差到好幾倍,一定有什麼事不對。但是對大部分消費者來說,我們不瞭解香蕉市場整個結構與供需,而且每次買賣金額有限,就算被坑,也不痛不癢,無需花太多時間關心,而我們的行為與消費金額較小,也會使我們對水果通路施加較小,或是毫無壓力,可能的剝銷行為才得以繼續存在。 市場不同質但很類似 工業產品,因為是量產,尤其是標準化產品,交易與價格就比較透明。電子業從業人員可能知道,愈是標準化,愈是產能大的產品,毛利能達到 10% 就可偷笑,但必須以月產百萬台為基準,否則無法存活。DRAM 是代表性的商品,不但標準化程度高,又有交易市場報價,祗要供給大於需求,就算製造商想私下抬高報價,可能都很困難。但如果供給明顯不足,像 2006 ~ 2007 年的太陽能晶片,電池組製造商被迫向矽晶片製造廠簽下不平等的長期供貨合約。 至於股票市場,2009 年 3 ~ 6 月間指數急行軍,3 個月內漲近 2,500 點,很多人稍為遲疑一下,就買不下手,眼睜睜看著股價大漲。2008 年 9 月到 10 月底,未能當機立斷賣股票,2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Money,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