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洪蘭

薪水不能讓人賣命

專業(profession)這個字來自拉丁文的 professus,有「公開確認」之意。在古代,一般人是沒有機會受教育的,只有貴族和僧侶等少數人可以,因此這些掌握知識的人有誠實明智運用這些知識的義務。因為被人仰賴、信任,所以社會對他們的要求比別人高,要求他們秉著良心、誠實的運用他們的專業知識去幫助他人,醫師、法官、會計師執業之前要先宣誓。 因為現在社會一切用錢去衡量,使人誤以為金錢是一切,其實事實並非如此。九一一時,世界貿易中心裡的人驚惶失措地衝下樓逃命,但在同時,消防人員卻揹著設備往上爬去救援。難道他們不知道上去的危險?為什麼還去?驅使他們上去的力量是責任和榮譽,不是金錢。光是薪水不足以讓人冒生命危險。 歷史一再告訴我們,真正使社會運作的是榮譽感、責任心、自我期許和成就感,近來許多實驗的結果也顯示金錢並非行為的唯一動力。有一個實驗是請學生儘快地用滑鼠把電腦螢幕上的圓圈拖曳到一個正方形裡,每拖曳一個圓圈,第一組給五毛錢;第二組給五分;第三組沒給錢,是動之以情,請求幫忙做這個實驗。結果第一組在五分鐘之內拖曳了一五九個;第二組一○一個;第三組卻拖曳了一六八個。也就是說,無報酬的請求幫忙效果可以和給錢的一樣好。錢並沒有像我們想像的有那麼大的動力,反而錢少了,效果不好(如第二組的成績)。 另一個實驗是請學生把一組字重新排列成一個有意義的句子,第一組人的字重組成「冷天」等中性的句子;第二組的字組成「高薪」等跟金錢有關的句子。然後要他們做一個很難的拼圖,拼不出來時可以請求幫忙。結果「高薪」組堅持了五分半鐘才求援,而中性組三分鐘就求助了。在做完正要離開時,有人(另一實驗者假扮的)不小心打翻一盒粉筆,金錢組的人視若無睹,沒有幫忙撿。所以金錢固然使人自立自強,卻也使人不願幫助別人,人一想到金錢就變得自私自利了。許多實驗顯示加薪不足以提升員工的向心力,警察、軍人和消防員不會為薪水而死,必須有更高的社會待遇,讓他們覺得他們的任務比薪水更有價值才行。這個價值就是社會對他們的尊敬。金錢其實是最昂貴的激勵人心方式,它遠不及榮譽感有效。 多年前有部日本電影《金色夜叉》,講一個人追求金錢,最後死於金錢之手。要防止醫生開不必要之刀,必須提升他們對自己專業的使命感和榮譽感。二百年前渥華斯(William Wordsworth)說「生活要簡單,志向要高遠」,二百年後,它仍是不破的箴言。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洪蘭:大事往往來自小事

我們總認為自己的力量太小,成不了氣候,但人的影響就像骨牌一樣,一人影響一人,最後就能在社會中造成改變。 將麻省理工學院課程翻譯上網,讓所有想學習的人都可以學的朱學恆,有一次對我說,「別人質問我『你不過是個大學生,有什麼資格去翻譯麻省理工學院的課程?』我回答,『你不服氣你也來翻,但是不要你不做也不准別人做。』」 他覺得有多少能力就去做多少事,努力做,果然被他做到了。他的話讓我很感動,「為者常成,行者常至」。夢,再怎麼美好都還是夢,但是一開始行動,它就有機會變成事實。 我父親常說一件事如果做與不做的後果都是百分之五十,那麼就要去做,因為一動就立刻改變原來一半/一半的 dead lock(死結),與其楚囚相泣,坐以待斃,不如動手改變現況,說不定可以扭轉乾坤。 父親積極主動,不喜歡袖手旁觀、說風涼話的人,所以也養成我們動手做的習慣,也培養出紀律,他常說,「改進從你自身做起,你做到了才去要求別人。」又說人世間的事愈是有意義的,愈不能立竿見影,所以只要是對的事就去做不必管它的效果,孔子說,「莫以善小而不為。」如果是為了善果才去做善事,在境界上就低了。 細想起來父親是對的,一個行為只要是跟人有關,都會產生連鎖反應,對別人造成影響。 目前朱學恆已有二千名志工在做翻譯,上網瀏覽的次數已是全球排名第二,僅次於波士頓,許多英文不好的孩子過去望「洋」興嘆,現在可以一窺世界第一流學府教學的內容。 莫以善小而不為 我們總認為自己力量太小,成不了氣候,所以常是心動而沒有行動。其實很多的大事來自小事。 有一年,南投縣信義鄉久美部落的孩子要下山跟平地孩子城鄉交流,久美校長要求孩子要做到十件事才可以下山:每天存十塊錢;讀十本書;寫十張大字;跟父母下田十個小時;社區服務十小時……,孩子因為渴望下山,所以都努力達到校長標準,不知不覺養成了讀書寫字及儲蓄的習慣。 後來平地國小要上山去交流,山地的父母都很緊張,覺得自己的家不夠好。校長說:窮沒有關係,但要乾淨。所以那一週學生的家課是洗被單,晒棉被,打掃房間,清水溝,使社區煥然一新。 清乾淨後,就有人開始種花,現在久美社區乾淨又美麗。一個校長就使得這個學校的孩子和社區不一樣,她的心動和行動讓我們看到了改變。 最近貪污弊案鋪天蓋地而來,過去所有的價值觀在一夕之間被破壞,小巿民鬱卒到極點,連教授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族群都有人發出不甘願繳稅,不願血汗錢被政府貪掉的聲音。 對的,就盡力去做 政治與經濟本是共生的連體嬰,政治不清明,經濟就不振,老百姓就民不聊生了。 在這價值混亂的時代,我們特別要讓孩子知道凡事不要急功近利,只要是對的事,盡力去做,一定會有效果,這效果若在自己這一代看不見,你的子代,孫代一定可以看得見。 如果沒有這個信念,現在實在很難打起精神活下去,而頹廢正是滅亡的開始。 人的腦是個很奇怪的東西,當他認為是對的時候,再大的痛苦都可以忍受,再大的犧牲,包括賠上性命,也會去做,基本教義派的恐怖份子就是一例。這個原因是人天生有追求內在心靈與外面世界一致性的需求。 失憶症的病人在被問到他過去的一些事時,會編造故事來掩蓋他的遺忘。為什麼一個轉眼就不記得剛剛發生什麼事的人,會在乎他現在的失面子,要去編謊話來讓自己有台階下呢? 從這裡,我們看到人有知道自己是誰,希望自己有用的需求。這是筆桿子比槍桿子重要的原因,因為槍桿子造成的改變,像爐上的雪塊,融化掉就無影無蹤。筆桿子造成的改變像燒不盡的野草,春風吹又生。 當人被鼓舞,被激勵,覺得自己有用時,他會像骨牌反應一樣:他影響他旁邊的人,他旁邊的人又影響他旁邊的人,最後在社會中造成改變。 在過去,中國人移民到海外謀生,但是他鄉非故鄉,辛苦積累的錢財會在排華政策之下一夕之間化為烏有。因此很多人,如國父孫中山先生,看到只有讓自己的國家強盛起來才是根本的辦法。 現在台灣也是一樣。台商到處去做生意,倍受艱辛,在人屋簷下怎能不低頭?惟一方式是讓自己國家強起來,當錢多到淹腳目時,不論叫什麼名字,人家都會自動上門來做生意。 要讓國家強起來需要所有人的參與改變現狀,「關懷莫過國家事,袖手難為壁上觀」,只要你不袖手旁觀,大家同心協力。改變是可以看得見的,請你讓改變看得見。     作者為陽明大學教授 / 天下雜誌 348 期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