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民進黨

Former Taiwan president detained

Taiwan’s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has been detained in connection with corruption claims. Mr Chen spent much of Tuesday being questioned by prosecutors in Taipei, before being led away in handcuffs. He is accused of money laundering and illegally us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兩國相爭,不斬來使

晚上跟朋友聊到他看到德朵夫人寫的〈怎麼了〉跟老 P 寫的〈國觴〉,頗有一番討論。 我這人是政治冷感(所以沒辦法像兩位一樣,因為政治事件至深夜不成眠,如此憂國憂民的胸襟真是少見),相信大家也很少在這邊看到些我給塗上藍色或綠色的格子,即使罵綠的(還是罵白的…?),罵藍的(這回可真的指名道姓了…),都見格過。我不討厭顏色,但討厭骯髒,討厭不好,討厭不直,一支賤嘴有時候是令人討厭。 針對上述兩篇文章,我是覺得,人不在台灣,光是隔海看新聞,難免有點不夠理解。文中都有種意思傳遞出,把警察當成戒嚴打手,視上街只是想表達意見的平凡百姓為暴民而拳腳相向。我說,電視新聞雖然各台各有說法,但是鏡頭拍得清清楚楚,總不會看不到那個點吧。 我想我能體會那些警察的心情。他們被要求要保護「來使」;就像我也會被長官要求去 do something。有人要來搗亂傷人,那警察只能盡責執行公權力;有阻礙出現而可能讓事情無法完成,那我只好去 push and JUST DO ITTM。我相信沒有人願意當打手或是暴民,事情明明就可以不需要使用暴力來達到目標,試問怎樣才算是夠民主或是夠愛台灣?你我又有足夠智慧或是能力,光憑一場使用暴力的街頭抗爭,就可以幫助可憐的台灣提升一點點的地位,或是改善國際視聽和處境嗎?又或者這樣的一場鬧劇就可以讓你將之冠上愛台灣的名目而用來當成政府專制思維的最佳見證嗎? 蠻替兩位覺得可惜的,因為不知道有多少會逞意氣的潛在讀者,因此而否定掉兩位令人喜愛與欽佩的攝影功力與成果,否定掉兩位的嘔心瀝血之作,但至少,今晚已經少一位了。當然啦,我不會因為立場相左就因此排斥美麗照片或優良讀物,說我鄉愿也好,但我就是不想因為這樣的政治思維讓我損失了欣賞美景照片,與攝影技巧學習的機會,完全不值得。 至於這次陳雲林先生的到訪,政府搞些什麼降落在「國際」機場、馬總統「接見」等等一些表面功夫,在我看來也是為了面子和國人輿論問題(但至少有心做過了,是吧?)。那要怎樣做比較好呢?就拿我最喜愛的三國故事中,魯肅勸周瑜的一句話:「兩國相爭,不斬來使。」(其實事件發生以來也好多人這樣講了,就說我愛拾人牙慧吧…)如果大家真有把我們當成國家的高度來面對人家,就該拿出身為個國家的人的氣度來接待人家,不是嗎?不是從小就學過「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了嗎?既然別人是否把你當作國家是件客觀上無法輕易影響的事情,何不先反求諸己(若「行有不得」時),從己身做起呢?讓來訪的客人感受不到一點尊重,不是古意的台灣人的表現。 好啦,鬼扯這麼多政治狗屁,還不就是想要多博些瀏覽人數,引些小白或是憤青(野草莓)過來!?趕緊回去老實工作拼經濟比較實在,至少比起在那邊閒閒沒事上街抗議打架的人要強太多了。(搞野草苺學運的學生都強過你們,因為他們是學生,有本錢搞活動…) 天佑台灣,我愛台妹。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走了謀財的,來了個害命的。

無法再找到更貼切的形容了…。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老沈落馬!輸的是國民黨!

一葉知秋,從這次立法院行使監察院監察委員、正副院長同意權投票的過程紛紛擾擾,到結果孤鳥中箭落馬,表面上看來沈富雄痛失副院長寶座似乎有點失落,馬總統被狠狠重打了一巴掌,威信掃地、臉上無光;立法院也給府方下了個馬威,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也為於提名前沒受到應有尊重,委員名單中沒有照他的意願,反將了馬英九一軍,扳回一成,出了一口怨氣;但我們可以很篤定認為:『國民黨完蛋了,國內政治版圖將重新位移,民意如流水會湧來湧去,接下去的選舉它將輸到脫褲。』,因為這個黨仍舊脫離不了人民痛恨的『權力分贓』與『權力鬥爭』惡習。 這次沈富雄與另外三位監察委員候選人的落選後,立法院長王金平與那些國民黨立委,再加上部份政論節目名嘴都將落選原因歸罪於:『馬總統沒有打電話給各立委請託』,這根本是顛倒是非在胡扯及得了便宜還賣乖,總統與立委『獨立自主』行使他們提名權及同意權,這是憲法所賦予權利,立委要不要對總統名人選投下同意票,是立委要依據自我良知、不分黨派去對被提名人做審核與投下一票,該上的讓他上該刷的便刷,跟總統有無電話拜託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總統更不宜去直接影響立委同意權,難道如果被提名人有瑕疵時,立委諸公們也要因總統一通電話而違背良知嗎?難道總統沒打電話關心,只要非我族類,不管好壞一律格殺勿論嗎?身為立法院長王金平既然連這種話也說的出口,真的是缺乏民主素養與可悲,更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之所以會發生這次脫軌鬧劇,真正原因是王金平為了展現自己勢力(他的人馬何德何能得票高達 90 幾票,比人稱聖人王建煊高出許多),來同馬分庭對抗與那些牛鬼蛇神的各派系立委分不到糖果所做出的下馬威、挾怨報復吧。 出身親民黨的邱毅說:『沈富雄在 2004 年總統大選時的四個可能說的模稜兩可,是我反對的理由』,以在當時還身為民進黨籍立委的他,敢出來講那些話而不是選擇一概否認與躲避來袒護陳水扁,且也未對自己的黨造成傷害,算是一位有道德良知與勇氣的政治人物,要嚴格來講有錯,只是他沒把話講的更白,讓所有人都聽得懂,害連宋與總統大位擦身而過,連宋派系想報一箭之仇,也鑄成孤鳥中箭落馬主因。 但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整個國民黨竟然被邱毅一人給挾持了,堂堂黨主席吳伯雄竟然會連主席也不要幹了,願墮落到要去與問政風格頗有爭議的邱毅同進退,而不去體查民意,支持自己黨的總統,鞏固國家領導中心,個人好惡可以高於黨國,這算是哪門道理,身為政壇沙場老將的伯公,是不是人老智昏了,還是因他答應老宋託孤的承諾無法兌現,賭氣所做的反應,這格局也未免太小了吧,權位可以私相授受嗎?馬英九如果依照吳宋當初約定,提名劉文雄、馮定國,權力可以拿來做利益交換,那人民選他跟阿扁舊政府有什麼兩樣。 馬英九登上大位後懂得謙卑與順應民意,一心一意想當全民總統,自己家人妻兄、姐姐、太太該辭的辭該退的退,不貪戀金錢職位,以免落人話柄,而跟他胼手胝足打天下的幕僚金浦聰、羅智強、蘇俊賓、蔡詩萍等更不寄望封官授爵,揮一揮衣袖,瀟灑各歸本位,甚至自廢武功的提名賴幸媛當陸委會主委,與提名當初挺扁的張俊彥當考試院長,無非是想獲得一個最大公約數,避免國家社會長期兩極對立,促進國內政治和諧,當個全民總統,而這次台鹽董事長派任人選上也回歸專業,完全跳脫政治考量,不像舊政府時代國營事業是民意代表落選的避風港,結果一些被人民唾棄的民意代表官愈作愈大,可謂用心良苦,無私無我,而當馬英九不吝嗇對黨外釋出『權位』時,那些已經淪為在野黨八年,對『權位』也饑渴了八年的豺狼虎豹、牛鬼蛇神(連、宋、王、吳四大公及立委們)對好不容易才爭到的大肥肉竟然看的到吃不到,無不咬牙切齒,嗜血成性的這些豺狼虎豹,當分不到羹時便會回過頭來咬他們的主人,拉起絆馬繩,玩起『權力鬥爭』。 2008 年的立法委員與總統選舉,國民黨之所以會大獲全勝,並非人民認為國民黨好或信任國民黨,而是阿扁 8 年的腐敗及對馬英九人格特質的溫和敦厚及清廉不沾鍋有所期待,希望的有一個不同作為的總統與執政黨,而馬英九也似乎體認到這點,施政上不敢整碗捧去,以謙卑態度在行使總統權力,雖然運氣不好碰到國際原物料飛漲、通貨膨漲下,在調漲油物料時產生民怨與民調不高這是可以意料到的,而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也看出在馬英九剛上任時該黨一昧地的唱反調與唱衰,結果民進黨的民調社會認同度不升反降。也聰明地轉變態度,呼籲民進黨委員要改變問政態度,不要無病呻吟,為反對而反對,蔡英文實在高竿有反省能力。 當馬英九與民進黨都在求新求變往好的方向前進時,身為國民黨中央諸公與立委們,看是要當春江水暖那隻『鴨』,早早體察社會主流民意,全力支持自己黨的府院施政,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專心拼經濟,還是要當七月半的那隻『鴨』,不知死活,繼續爭權奪利,勾心鬥角,個人派系利益大於黨國,如是後者那人民將會再次用選票來宰殺、制裁國民黨,再次讓它淪為在野黨。     網友阿部拉發表於中時聊聊吧。(全文照轉,但更正不少錯別字 :-P)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