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歌劇

後現代英雄男高音

「各位親愛的朋友,現在我要獻唱的是義大利拿坡里民謠 ─ 我的太陽,‘O Sole Mio …… 我瘦了沒有?唱完請大家看看我究竟瘦了沒有?」台下頓時爆起如雷的掌聲與笑聲! 腦部手術意外使中音變高音 當了二十多年的軍官,身材壯碩、英勇機警的許文龍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在人生的下半場走入男高音演唱生涯。 學生時代就是樂隊的小喇叭手,練就了相當不錯的肺活量;十八歲時參加歌唱比賽,師大音樂系張清郎教授評定許文龍的歌聲渾厚雄壯,音色與音量和共鳴,是參賽選手中最優秀的,並邀請他加入張教授所創立的「田原合唱團」開啟了歌唱歷程。 沒想到許文龍在三十歲一次重大的中風,經過醫師開腦之後聲音竟然「出人頭地」成了男高音。 「我的病是出血性的中風,手術過程很危險,開刀後卻因腦壓太高而必須將頭蓋骨取下來,等腦壓穩定才又將頭蓋骨裝回!」許文龍邊說邊指著頭上兩個殘留的洞繼續說,「直到現在價值二萬多元的三根頭骨鋼釘仍然固定著頭蓋骨呢!」 開刀過後的後遺症很大,頭上的兩個洞,隱約可看到腦膜,不過許文龍的共鳴點卻因著開腦而拉高,音高可以唱到 high C,從男中音變成男高音,這可真是意外的收穫,也是上帝的憐憫與恩典。意外收穫的背後卻是讓人值得警惕的故事。 踏入保家衛國行列 少年時代的許文龍就特別喜歡到圓山的忠烈祠參觀,目的不是去看三軍儀隊的英姿,而是要瞻仰先烈英勇的事蹟,希望將來也向他們看齊,做個成仁取義保家衛國的軍人。 果然許文龍後來進了軍校,成為軍官。「國家、責任、榮譽」一直是許文龍自我要求的目標,他曾是憲兵五項戰技第一名,手榴彈擲遠一擲可以丟七十公尺遠,在當憲兵期間更因查緝績刑案績效優異,屢獲憲令部表揚,真可說是功在國家戰績彪炳。 腦部手術使許文龍成為男高音。 國軍嚴格的訓練使許文龍成為陽剛的鐵漢,內在的他卻是深蘊著豐沛的柔情,專情的他在二十餘歲的時候,認識了初戀的女友。當時的女友住在靠近桃園尚屬偏僻的山邊小站「山佳」,假日倆人約會之後,送女友回家後往往已經沒有班車可以回部隊,許文龍竟然可以慢跑四個多小時沿著山路繞省道回去,等到上床睡覺已是半夜三更以後了,經常如此也不以為苦,可見他用情之深。 後來女友情感不專,對許文龍造成很大的打擊,忍痛割捨這份愛情。為了排解失戀的痛楚,他更加投入軍務工作,爭取最好的工作績效,連續三次拿到全國第一名,成為模範的優秀的軍官。假日一到許文龍便借酒澆愁卻更愁,人家乾杯,他卻乾「瓶」,每喝必醉到不知身處何方。就在身心俱疲之下,竟然在人生的巔峰期 ─ 三十歲,中風了! 兩場疾病改變人生觀 中風痊癒之後的許文龍人生觀因此改變,原本意氣風發的許文龍一下子不能適應反應遲緩的許文龍,原本智商 150 一切表現極為優異的許文龍,變成智商降到 90,曾數度癲癇發作行動不便,還曾被不解內情的長官責罵為「廢物」。 許文龍不再是許文龍,當時的許文龍心情曾經低盪到極點,連簡單的文書作業都做不來,不服輸的他向神禱告,祈求上帝幫助他克服一切困難。手術後半個多月,他就立刻回到工作崗位,一方面拚命復健,另一方面更加勤奮工作,所幸身體狀況日益康復,工作績效也恢復到已往的水準,中風出院不到二個月他仍然獲得民國八十一年「春安工作刑案個人及團體績效第一名」。 曾經失去健康使他更珍惜身體,不再像過去超時工作、只求績效,他也領悟到不能總是自己拿第一,也要把榮耀分享給同仁,所以許文龍更重視團隊合作。 軍官退役後的許文龍為保持體能,在未充分熱身下不當的強烈運動竟然兩度引發主動脈剝離心肌梗塞,「哪種疼痛幾乎令人劇痛窒息,生死只是一線間!」 領悟了生存的可貴,現在許文龍更加珍惜健康,也更願意從事宣揚真愛生命教育的公益活動,經常到醫院、學校、養老院、教養院不問酬勞四處義演,鼓勵大家愛惜生命不要自殺,因為他是一個殘缺的人,卻仍然用歌聲鼓勵灰心喪志者,真愛自己的生命。 以歌聲賑災撫慰人心 「我常到醫院尤其是三總義唱,我可是三總的模範病人,好幾次我的命都是在那裡撿回來的!我希望藉著我的演唱鼓勵其他病人,同時也表達我的感恩!」 曾經向名聲樂家吳文修與任蓉教授學習聲樂,讓許文龍的歌唱境界更加提昇,「我的歌聲不需要麥克風,沒有樂器的伴奏也沒關係,隨時隨地唱起山歌小調、唱起歌劇民謠總能獲得憂愁災民的共鳴」 許文龍每次都懷著「今天唱完不知明天還能不能唱」的心情,深入偏遠的災區如埔里、尖石鄉及台東花蓮等地獻唱,那裡設備簡陋,別的樂手須要音響、麥克風,他只要帶著天然的樂器就可以引吭高歌,在沒電力的地方反而成了他最能表現歌喉慰藉災民心靈的優勢。 「有的人唱歌會臉紅脖子粗,我也是!所不同的是臉紅是因著高血壓,至於脖子粗是因為我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十九吋的脖圍,聲帶也比別人寬許多。我的音量很大,面對二、三千人聽眾的場地,不用麥克風,像國家音樂廳、國父紀念館,後排的人依然可以聽得清清楚楚。」 有人說上帝用力親吻了帕華洛蒂的喉嚨,因此他的歌聲能夠風靡全世界,那麼上帝一定也小小親了許文龍的喉嚨一下,讓很多人因為他的付出而感動。 現在的許文龍配合劉俠之友會經常從事公益演唱,更加愛護自己的身體,還經常和留德的鋼琴家的另一半配搭演出。 同時生活更加單純,每天清早五點許文龍就會牽著米格魯混種狗到台大溜狗背譜二小時,再來是練唱一小時,「有一次,當我在家練唱時,竟然有一位小提琴老師從樓上縋下一個綁著紙條的重物給我,我心想不妙,大概是吵到鄰居了,結果這張紙條竟然不是要我閉上嘴巴,而是要點歌劇杜蘭朵公主中的『公主徹夜未眠』,哇!我真是很高興,原來隔鄰有知音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Music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好兄弟 看脫衣秀 聽杜蘭朵

好兄弟也聽「公主徹夜未眠」?中元節當天,台大商圈附近的普度晚會演了一段「戶外歌劇」,不但轟動現場,現場影片也在網路暴紅,網友紛紛打探是哪位法師或康樂隊歌手練出美聲,結果發現演唱者是民間歌唱家許文龍。 最妙的是,這場普渡集義大利歌劇和電音脫衣舞於一場,讓好兄弟可以各取所需,顯示台灣辦桌文化的多元。 「我唱過很多場普渡活動了!」許文龍受訪時,聽到網友以為在普渡晚會上唱普契尼歌劇「杜蘭朵公主」中著名的詠歎調「公主徹夜未眠」,是為了祭拜好兄弟,笑得差點噴出口中可樂。 他說,其實當晚他還唱了「‘O Sole Mio」(我的太陽)、威爾第歌劇「弄臣」中的「善變的女人」等曲。 在網路流傳的影音檔中,場地就像民間一般辦桌的棚子,掛著「慶贊中元普渡聯合晚會」的布條,一位穿 POLO 衫的中年大叔,高歌普契尼歌劇「杜蘭朵公主」中著名詠歎調「公主徹夜未眠」,聲音渾厚、音域寬廣,引來了眾多路人圍觀,還把他和前陣子在英國歌唱選秀上,唱同曲的人氣業務員相比。 記錄該實況影音的網友 moononwall,在部落格寫下在普渡驚聞義大利歌劇的心情:「台大附近果然是地靈人傑,連中元普渡都如此國際化!」還註解「失眠杜蘭朵,聽完就成佛」。該文被轉貼到台大批踢踢 BBS 站後,引來大批網友討論。 引起這場騷動的許文龍笑說,普渡晚會只是法會後的民眾聚會,什麼活動都有,他因為是大安區大學里里民,應里長之邀「回饋里民」,自備交響樂團伴唱帶演唱,「我前面那位唱卡拉 OK 的小姐,還唱一件脫一件,脫到剩一件比基尼!」 四十七歲的許文龍,從國中起就是合唱團團員,後來雖念軍校當了軍官,仍難忘情歌唱,四年前退休後開始去上聲樂家吳文修、任蓉的課,之後不但應劉俠之友會、伊甸基金會等邀請,四處舉辦公益演唱,也在國家音樂廳唱過六場,包括和任蓉二重唱,月底還要在社教館舉辦獨唱會。 他說,他這兩、三年應邀唱過數百場活動,也包括不少普渡會,前天還在楊梅法王寺普渡法會後的藝術表演中獻唱,現場的仁波切也愛得不得了。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 這個人叫許文龍,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我還以為奇美老闆也會唱歌劇。

Posted in Joke,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倫敦看音樂劇 Les Misérables

上次來英國,太匆忙加上另有工作,沒有好好規劃行程,更糟的是後來竟然還弄丟護照,整個遊興遊程都大亂。 這次又到了英國,再進了倫敦,我告訴自己,如果還不看場歌劇,那只能說是愧對自己也愧對家國與整個中華民族……。

Posted in Life, Travel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