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東華

本人第一次伺候皇帝坐車

今天不曉得是好天還是壞天。早上一次跳電,電腦雖然沒關掉,但是 OPNET 跑了 10 hours 的心血全都毀了。我又離口試更遠了一些的樣子。 :~~~ 心情很差,但卻又也還不錯,是種寧靜吧。但也透露著無趣,極想要儘早自由的感覺… 期末了,等口試的人等著,而我則是趕著寫論文。下午跟小應游完泳後,準備一起去吃晚餐。因為小應腳踏車被金龍借走,而我的小迅也被金龍給借去。(都借去趴妹妹,可惡的傢伙…)所以游泳時是我開車,吃晚飯因為歷史系的學妹找我們一起去吃,小應開車。 就在過了仰山小橋,正要轉彎,歷史系學妹就在前面時,悲慘的事情發生了。小應的車正在過彎時,突然「度….」一長聲,車就熄火了。然後,車就這樣,再也發動不起來囉!我跟小應只好下車,就在人潮洶湧,準備搬家的宿舍區裡頭,開始推起車。而且,只有我一個人推車喔,小應在前面控制方向盤。實在是… 呵呵,實在是很難忘,又覺得自己很爆笑。好像在演志村大爆笑,竟然一前一後推起車來。這是我第一次單獨推車。而那三位歷史學妹則在一旁笑著我們… -_-~ 好不容易要上外環道了,還要閃車,實在有夠給他驚險。還不能推太大力,因為太快還要煞車,呵呵,想不透我怎會有這種氣力。最後小應還上車控制,哇勒,更重了,我在後面推得要死要活。尤其要轉彎進車棚,阻力更大,實在費力。感覺自己好像在伺候車裡頭的皇帝,幫忙推著車,不過我卻不會生氣。只是一直覺得很爆笑,呵呵,實在是糗斃了。我真想躲起來。 好不容易吃到飯了,昨天打籃球,今天游完泳還加上推車。我運動量過度了… 呼,要休息一下… 這一餐怎麼吃得這麼辛苦… :p 晚上又下起雨,說是颱風要來了,端午也要到了。我卻快樂於,今晚應該會涼爽些吧… [adsense]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Today is my day

Today is my day? 🙂 今天下午我未來的老闆之一來東華演講。演講前我從所長手中領過一張獎狀與獎金,心中有無比的喜悅。從學期初的期待到現在,幾乎都忘記這件事情了。真希望我未來的老闆知道,至少他們收了一個還算肯用功的混學生。 傍晚游完泳回來,又去了湖畔餐廳吃飯。(在游泳池與小應聊了好多金龍與花師妹妹的八卦,好快樂~ :p)在拿完菜要給老闆娘算錢時,遇到所長,所長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恭喜恭喜,我一時沒會意過來,還「啊?」一聲,所長就提醒我是恭喜我上學期第一名拿書卷獎啊。 我連忙跟所長鞠躬打禮說謝謝,才轉過身,就看到老闆娘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盯著我,還似笑非笑,哇勒,金龍平時愛跟她啦勒,連我有時也頂上一兩句,結果老闆娘現在非常不能接受的樣子看著我,哈,我正要出嘴,老闆娘就說,好,用功的學生,給妳嘉獎!不加妳錢,五十塊!哇勒,給我莊孝維,哪次我來吃不是算五十塊啊?我不管笑臉臭臉妳都給我算五十塊錢ㄋㄟ~ 不過我承認我食量是大了些。 :p 付了錢要去盛飯,我還是故意回了一句:「喔,看不起人啦,我難道不能考第一名嗎?」 😀 「以後不來這裡吃飯了啦,枉費我們這麼熟了。」(因為我媽假日跟我來學校也都一起來湖畔吃飯) 老闆娘連忙解釋,反正場面很好笑就對了啦。 :Q 後來不知誰洩漏機密說我有領獎學金,老闆娘竟然要我拿出來請客。 :p 可惡,我就繼續吐巢老闆娘,竟然看不起人,所長恭喜完我,她竟然還連問了我好幾次:「你真的第一名啊?」真是吐血~ 我當然見機不可失,猛力吐巢回去~ 我實在搞不懂老闆娘在想什麼? -_-~ 後來去裝湯,她又喜滋滋地靠過來,開始說要幫我介紹女朋友,還屈指算起來,說我是研二,嗯,大二的剛剛好,要中文系的還是英美系的啊?啊啊啊,經濟系的會精打細算,經濟系好了,害得我至為尷尬,因為還有一些學生在旁邊,實在是…. -_-~ 每次跟老闆娘扯上關係,總是沒好下場。 不過我還是要學 copyman 一句話,聽到老闆娘那些話與態度,知道從此之後她將對我另眼相看,我只有一個感想:Song ~ [adsense]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三校聯合舞展

今天東華、花師與慈濟三校聯合舞展。也是我第一次進入東華新落成的演藝廳參加活動。終於,東華又更像所大學了,雖比起中大的大禮堂小,但還是有同樣地味道。 第一支舞,東華開場,天啊,慘不忍睹,跟我當年在中大參加北區大專聯合舞展看到的,實在是相差十萬八千里。我只有一個感覺,想走人。要不是金龍想追的花師妹妹要演出,我真的想馬上走。我第一次有這樣,看到女生穿很少在表演,不但不高興,反而覺得很糟的感覺。那是一種群體的協調性,接連幾場都差不多,肢體動作不夠有力(花師熱舞社的男生就還好一點)就算了,協調性與配合度都不夠,我不曉得他們對這次表演的重視度到底有多少,好像沒練幾次就來表演了。連主持人(花師廣播社)都放炮連連,舞名叫做 Get Down,音樂也整場唱 Get Down,他偏偏要講成 Get Dance,我還 Call Me Dance 勒,專門搞笑的,我跟小應都笑翻掉。就我一個觀眾的角度來看,東部的舞蹈風氣與表現,都相差西部非常非常多。幸好金龍要追的女生(名叫玉鳳,大家有沒有覺得他們倆名字絕配啊? ^_^ )是跳民族舞蹈,這種傳統舞蹈,反而成為這次舞展的優秀舞蹈。呵呵,真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今天一整天,都還陷在大和拜金女的劇情中,一直在為結束的感動,而沉吟低迴不已。以致於今天一整天都不知道在幹什麼。中午吃飯還跟金龍講些怪怪的話。中場休息,媽媽打電話來,說要用車,要我提早回家,嗯,有點捨不得,要是以前,可能就會跟我媽吵起來了,奇怪,我也沒講啥,也沒啥不高興就說好,就提早離開了。 要走之前,只剩小應一人幫金龍拿著要送的花,不知怎麼地,我又把中午的話,再講了一次。我很認真、很語重心長地,懷著祝福之意,請小應幫我跟金龍說:「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把握,這花,一定要送出去!」語畢,我就走了… 只是莫名的想要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能把握自己的幸福。天天聽著 MISIA 的 Everything 這條歌,這樣的內心深處感觸,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 唉… 那我呢? [adsense]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大和拜金女完結篇

雖然感動來得有點突然,我卻還是為之動容而熱淚盈眶。 歐介終於不再逃避,找回對於數學的自信,也找到自己的幸福。而櫻子最後也知道了,原來那樣用金錢也買不到,獨一無二的寶物,就是自己的幸福。而劇中每個人的真誠與和善,也讓我深深感動。那完美的結局,又讓我再一次完完全全地陷入,久久感動不已。 還有,歐介對於數學的熱愛與投入,讓我也有所啟發,學術的領域,是該好好投入心力去研究的,這樣也才會有所成果與肯定。 這也是我的第一篇網路日記(寫於自己用 CGI 架設的 diary 留言板 / tackynote 中文化 by 天真的驚直),是個紀念。我也還是要向自己與大家說:「一定要幸福喔!」。 \(^_^)/ [adsense]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