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指標

女生對男生有興趣的 5 大指標

BY 鄭匡宇, GQ Taiwan 之前曾寫過一篇女生對男生沒興趣的七大指標,獲得許多讀者們的迴響,他們終於知道以前女生的那些行為與態度真正代表的意思,也試著去面對自己不夠有魅力的現實,然後找尋方法加以改進,邁向魅力型男之路。在知道女生對自己沒有興趣,不要再做無意義的付出,或者讓自己的真心和熱情變成一種對對方的『負擔』和『騷擾』之後,你還應該知道的,是女生對男生有興趣的五大指標,並且把握機會,不讓緣分輕易地溜走,爭取到屬於自己的愛情。一般說來,女生對男生有興趣的指標是: 一、在彼此互不認識的場合,頻頻對你微笑點頭,甚至主動過來跟你說話 通常當女生主動對你微笑時,就是一個很明顯的興趣指標,代表你去和對方說話沒有什麼問題,對方也很高興認識你。不過必須特別提醒的是,很多男生『習慣性地』喜歡過度解讀女生的表情和意思,人家明明沒有對他笑,他就是覺得對方是在對他笑,人家明明沒有看他,他老覺得女生就是往他那兒看,還頻頻跟他對上眼。兄弟,你一直往人家那裡看,她當然覺得奇怪,也『只好』往你那裡看,這不叫對你有意思好嗎?你要是覺得很好奇,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對你有意思,直接過去和她搭訕不就得了嗎?你這問題拿來問我還不如去問那位女孩呢! 還要提醒的就是,對方主動過來跟你說話,的確表示對方也願意認識你,不過這願意認識你的背後,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想向你推銷產品』或者『計劃給你來個仙人跳』!你應該做的,是從跟她的對話和互動中來觀察她是個怎樣的人,反正在公平、公正、公開的場合多接觸多了解之後,自然就能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要認識你、跟你做朋友。自作多情地把所有對你示好的人都當成是對自己有興趣不恰當,先入為主地把所有主動來認識你的人都當成是壞人也同樣不正確。靠著時間和自己的判斷來與陌生人接觸,日久見人心才是明智之舉。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從論文發表談國際化

文 / 郭位.香港 由於大學以發表論文做為個人研究成果的重要指標,台港的大學因而格外重視論文發表的數目以及被引用的次數。台灣在國際化起歩之初,採用量化指標,以召眾信,便於管理。就好像早期的武俠小說作者,有以一字一行的典故取巧以增加版稅收入,而今論文發表走火入魔,一稿多投、評審造假、改變數據翻版再投、朋黨彼此掛名互引論文、甚至電腦模擬製造虛假論文、未經同意盲目添加共同作者等五花八門,都是論文數量化之後所導致的弊病,各地皆然,兩岸明顯突出,事出有因。 我擔任可靠度旗艦期刊 IEEE Transactions on Reliability 的總編輯屆 14 年,有感送審各專業期刋的文章成倍增長,然而炒冷飯的獨多。在編輯處理過的來稿中,看到不少是將他人的論文稍加更新,充當成果,甚至無視那些被更新藍本的文章到底有無價值。對於推導出些不痛不癢、無足輕重,甚至極其無聊的結論,作者似乎毫不在意,我自閉門造車,哪管學術的冬夏與春秋。 舉例來說,曾經有研究行為工程的,設計實驗,如獲至寶地證明雨中跑得快的人較不易淋濕,發表在學術刊物上。這不是廢話嗎!其實,這樣的論文不少,有些還獲報章大幅報導。與此同時,有鼓吹英語授課者,卻無實證英語授課是否增進學習的效果。英語授課的目的,到底是藉專業課目學習英文,或者是想藉英文以求取專業知識,甚至只不過想在國際化的藉口下趕時髦?諸如此類值得探討的題目,觸目皆是,為何沒有人願意花精力研究?社會裏,具有學、碩、博士學位的人很多,更有人沾沾自喜擁有多個博士學位,然而就事論事、肯做深度研究的卻與如此眾多的學位不成比例。 文以載道,內容遠較語言技巧重要。編輯 IEEE Transactions on Reliability,嚴格奉行這一原則。有創見的來稿,即使英文不佳,可為之修改潤色;反之,若是來稿英文道地而內容貧乏,一定退回。想想愛因斯坦發表的論文,數量並不過百,至於品管大師田口玄一(Genichi Taguchi) 發表的那些震撼性論文,甚至當年在許多圖書舘裏都找不著。有價值的論文,只要具有真知灼見,遲早會產生漣漪。 有說研究本土相關的題目,難被國際雜誌接受,其實不然;台灣就有研究本土鳥類、魚類、考古的文章發表在重量級的國際期刋上。在目前只求速成的氣氛裏,創一家之言的題目,雖受國際重視,卻少有研究;炒冷飯的論題,輕鬆方便,反而有人費心筆耕。 數量多少容易算計,品質高低則需要專家評定。凡事以數量為準而缺少或避開專業的判斷,正顯示出社會上彼此的不信任。如此圖方便以求近利的現象,並不限於專業論文的發表。聳人聽聞的故事,報章樂於誇大報導,有深度的文章,反而不受重視。遇到困難或質疑,若非誇誇其談,就想草率處理。斷章取義,而今盛行,不讓前人。 此外,社會上常不經實證,炒作議題,成就了代工文化。代工有其價值,不必全面抹殺。不過台灣現已被塑造成一個多樣性的代工社會,始於製造業,及於政界,正悄悄深入人心,而影響了教育界及其他行業。這種崇尚懶人包小確幸的普遍現象,值得研究! 所以,應該先變民風、士風、還是仕風?難道我們離國際標準果真有些距離? [adsense]

Posted in Life,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