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思維

名家觀點》景氣寒冬之策略思維

2008 年是鉅變的一年,不論是美國次級房貸引發的金融海嘯,以及隨後衍生的全球經濟衰退,其速度之快、範圍之廣及損害之深,都是近半世紀所僅見。 台灣在此波景氣寒冬之際,正逢政黨輪替、兩岸關係解凍及經濟轉型之際,不論是政府、企業或人民,都要有洞燭機先的策略思維,才能轉化此一短期危機,成為長期發展之契機。 在景氣低迷之際,最重要的策略思維是回歸基本面,即重建「實」及「信任」的文化。此波金融風暴主因之一,係投資者奢望獲得不合理的高報酬,誘使金融機構設計高槓桿的商品所造成,究其根源,乃是人性的貪婪及脫離基本價值。因此在不景氣時,首要建立的思維是 Back to Basics,也就是「實」及「信任」的文化。 國家社會的長期發展,最重要的基礎在「教育」與「體制」,以我國現況來說,世界經濟論壇(WEF)發布之「2008 到 2009 全球競爭力報告」,我國於今年滑落至第 17 名,落在新加坡(第 5 名)、香港(第 11 名)及韓國(第 13 名)之後。 在評比的 12 個分類指標中,我國的體制及金融市場成熟度,分別落居第 40 及第 58,名次降低最多的分類指標為健康及初等教育(第六降至第 20)及高等教育及訓練(第四降至第 13)。顯見體制及教育是我國競爭力下降的根本原因。政府在面對不景氣之際,除了短中期之振興經濟方案以外,也需大開大闔的在教育及體制上,深入研究當前瓶頸,並參考國際先進國家之經驗作法,大格局的作長期的規劃與投資。 第二點是以興利建構長期競爭力。回顧歷史經驗,企業面對不景氣,如果只是緊縮支出,並無法確保能安然度過難關。永續經營的典範企業,能敏銳地觀察環境的改變,例如:精準掌握市場的未來演變、客戶的需求改變與競爭者的動向等,以興利的思維,分析企業的利基與機會、擬定策略、主動出擊。並視景氣變化情形,即時修正策略,讓企業在不景氣時,不僅能嚴謹控管風險,更能在景氣變動中,抓住契機,以興利的思維,作有策略的變革與投資,以建構長期競爭力。 第三點是用創新專注於核心價值。「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企業在不景氣之際,不僅要立即因應環境變化,調整營運模式,將企業的資源做最有效的運用。更要有創新之思維,不論在組織文化、營運模式、人才晉用或成本管理等方面,都要突破傳統框架,以創新之思維專注於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並落實執行,以創造比競爭者更卓越(Be distinctive)的企業價值與優勢。 最後一點是在不景氣時,更要肯定人員之價值。人才是組織發展最重要的基礎,一般企業,面對不景氣的動作是裁員、減薪或是無薪假,此一作法,在短期內雖可以降低成本,但長期而言,將減損員工與公司間的互信與認同感。永續經營的企業,在不景氣時會肯定員工的貢獻,讓優秀的人員有安全感,以避免人才流失。同時強化權責(Accountability)及績效評估,建立同仁的責任心及組織的競爭力,並確保企業的獎酬與人才培育制度能吸引優秀之關鍵人才,為下一波的景氣復甦做好人才儲備。 景氣循環是經濟社會必然的現象,雖然每一波景氣循環的現象、波動及周期並不規則,但它像節氣一般,冬去春來,終將復甦。寒冬必然是冷酷的,難免會有企業或個人因熬不過酷寒而出局。然而也因此讓重視基本價值、有興利及創新思維,並重視員工貢獻的卓越企業,能在景氣寒冬中掌握契機,為景氣復甦作好勝出的布局。     經濟日報/薛明玲(資誠會計師事務所所長)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兩國相爭,不斬來使

晚上跟朋友聊到他看到德朵夫人寫的〈怎麼了〉跟老 P 寫的〈國觴〉,頗有一番討論。 我這人是政治冷感(所以沒辦法像兩位一樣,因為政治事件至深夜不成眠,如此憂國憂民的胸襟真是少見),相信大家也很少在這邊看到些我給塗上藍色或綠色的格子,即使罵綠的(還是罵白的…?),罵藍的(這回可真的指名道姓了…),都見格過。我不討厭顏色,但討厭骯髒,討厭不好,討厭不直,一支賤嘴有時候是令人討厭。 針對上述兩篇文章,我是覺得,人不在台灣,光是隔海看新聞,難免有點不夠理解。文中都有種意思傳遞出,把警察當成戒嚴打手,視上街只是想表達意見的平凡百姓為暴民而拳腳相向。我說,電視新聞雖然各台各有說法,但是鏡頭拍得清清楚楚,總不會看不到那個點吧。 我想我能體會那些警察的心情。他們被要求要保護「來使」;就像我也會被長官要求去 do something。有人要來搗亂傷人,那警察只能盡責執行公權力;有阻礙出現而可能讓事情無法完成,那我只好去 push and JUST DO ITTM。我相信沒有人願意當打手或是暴民,事情明明就可以不需要使用暴力來達到目標,試問怎樣才算是夠民主或是夠愛台灣?你我又有足夠智慧或是能力,光憑一場使用暴力的街頭抗爭,就可以幫助可憐的台灣提升一點點的地位,或是改善國際視聽和處境嗎?又或者這樣的一場鬧劇就可以讓你將之冠上愛台灣的名目而用來當成政府專制思維的最佳見證嗎? 蠻替兩位覺得可惜的,因為不知道有多少會逞意氣的潛在讀者,因此而否定掉兩位令人喜愛與欽佩的攝影功力與成果,否定掉兩位的嘔心瀝血之作,但至少,今晚已經少一位了。當然啦,我不會因為立場相左就因此排斥美麗照片或優良讀物,說我鄉愿也好,但我就是不想因為這樣的政治思維讓我損失了欣賞美景照片,與攝影技巧學習的機會,完全不值得。 至於這次陳雲林先生的到訪,政府搞些什麼降落在「國際」機場、馬總統「接見」等等一些表面功夫,在我看來也是為了面子和國人輿論問題(但至少有心做過了,是吧?)。那要怎樣做比較好呢?就拿我最喜愛的三國故事中,魯肅勸周瑜的一句話:「兩國相爭,不斬來使。」(其實事件發生以來也好多人這樣講了,就說我愛拾人牙慧吧…)如果大家真有把我們當成國家的高度來面對人家,就該拿出身為個國家的人的氣度來接待人家,不是嗎?不是從小就學過「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了嗎?既然別人是否把你當作國家是件客觀上無法輕易影響的事情,何不先反求諸己(若「行有不得」時),從己身做起呢?讓來訪的客人感受不到一點尊重,不是古意的台灣人的表現。 好啦,鬼扯這麼多政治狗屁,還不就是想要多博些瀏覽人數,引些小白或是憤青(野草莓)過來!?趕緊回去老實工作拼經濟比較實在,至少比起在那邊閒閒沒事上街抗議打架的人要強太多了。(搞野草苺學運的學生都強過你們,因為他們是學生,有本錢搞活動…) 天佑台灣,我愛台妹。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