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市場

聯發科 把山寨進化成 3G

市場昨(24)日傳出聯發科將與全球手機晶片龍頭高通(Qaulcomm)簽訂 WCDMA 專利授權合約,趕上中國聯通 4 月即將啟動的 WCDMA 終端招標。聯發科主管昨天表示,到目前為止,雙方尚未簽約;聯發科 WCDMA 手機晶片預計下半年出貨,在產品正式出貨前,應可完成簽約。 聯發科一旦與高通簽約,將支付高通權利金,可能侵蝕毛利率,但有助聯發科打開中國大陸 3G 市場,把大陸山寨機帶向全新 3G 時代,並打入全球一線品牌廠及營運商。 對於外界擔心專利金恐會侵蝕毛利率一事,聯發科則強調,一切都還在與高通接觸中,會找到最好的方案。 聯發科被稱為大陸山寨機之父,稱霸大陸中低階手機晶片市場。 高階 3G 手機晶片則由外商包括高通、意法等寡占。因此,聯發科今年先是藉與美商微軟合作,打入平價智慧型手機市場,接著計畫在第二季與高通簽訂授權合約,將大陸山寨機一舉帶到 3G 時代;聯發科客戶群也將從大陸白牌市場,升級到一線品牌及運營商,一網打盡中、高階手機晶片市場。 法人認為,高通目前是全球最大 3G 手機晶片供應商,對高通而言,授權聯發科雖可能分食自家 WCDMA 晶片市場,但卻可向聯發科收取龐大授權金,無論如何都是贏家。市場估計,聯發科可能按每顆售價支付 5% 到 10% 授權金,但未獲聯發科證實。 除了聯發科,威盛旗下手機晶片事業 VIA Telecom,也向高通取得授權,主打低階 CDMA 手機市場,但威盛副總裁蔣建平日前曾炮轟高通收取的權利金太高,將不利產業競爭;日前也有幾家大陸 CDMA 手機廠商聯合公開抗議高通收的權利金太高。 大陸今年初確定發放 3G 執照,將由三家電信公司中國移動、中國電信與中國聯通,分別經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蔡明介︰今日山寨 可能明日主流

山寨手機成為大陸市場獨有現象,改變了大陸手機產業遊戲規則,對於有些大陸網友說聯發科是山寨機之父,有人問我,對此稱號是否感到不悅? 我倒覺得,山寨這個名詞,是修辭學的問題。初步看山寨這種名詞,你會覺得負面,但它真正所代表的精神,就是破壞性創新,這種現象的最早描述,是 20 世紀前半期最重要的創新學派奧地利經濟學家熊彼得所稱的「創造性毀滅的過程」,「透過新產品、新市場、新產業組織,不斷地破壞舊結構,創造新結構」,這是一個很正面的經濟學力量。 只能說當時發明山寨的人的修辭學不夠好,但我想半天,也想不出更好的名詞,既然這樣,你不能打敗它,就加入它! 通訊是人類生活中最重要的功能,尤其是對一些大陸、印度和其他新興國家人民而言,有弭平數位落差的貢獻,因此我認為,山寨這個名詞有點 under value,把山寨的價值打了折扣(discount)。 從產業經濟的競爭來講,山寨手機改變手機產業的結構,完全合乎創新理論;就產業現象來看,山寨手機的崛起,突顯手機產業是一個動態的競爭,一線大廠不可能高枕無憂,二線廠商也不是沒有能力去挑戰一線大廠,聯發科協助這些二線廠商,加速產品開發流程。這種從低階產生的破壞性創新,對於既有業者產生很大的壓力。 對應台灣產業發展現況,台灣低階科技製造業已沒什麼生存空間,不往前走,就會被淘汰,如果台灣只是殺價競爭,競爭力只會往下走,必須要做價值差異化的競爭;大陸有一個獨特的環境,容許破壞式創新的發生,在這市場可容許企業嘗試創新。 因此我認為,用山寨來形容大陸手機業對全球產業的影響力,是太過於簡化了。今日山寨,可能成為明日主流,在大陸有些比較有企圖心的手機業者站穩大陸市場,考量到長期成長性,會開始想在國際市場經營,並在新興市場尋找機會。 比方說,阿拉伯國家的商人可以直接從杜拜,來到位於深圳的華強北路手機賣場挑手機,再批發賣到中東。他們都認為由大陸製造的手機,是一個品質夠好、價格夠便宜的國家品牌手機。所以,我很不同意有些媒體常常把山寨機與品質低劣劃上等號的說法。 有人問我,山寨手機成為大陸獨有現象,下一個能套用山寨手機模式的產品為何?我想這就是科技產業最大的挑戰。 你在手機產業可以套用的商業模式,在別的產品不見得能夠套用,現在有很多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等,甚至是山寨春晚,但這些產品是否會像山寨手機一樣暢銷?這點我倒沒有仔細去想。因為每個產業的環境不一樣,而且不同產品線的成功條件也不一樣。 山寨電視、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所處的環境,和山寨手機不一樣,就如同我所說的邊界條件(Boundary condition)。至於什麼是其他山寨產品重要的因素?什麼是不重要因素?我沒時間去管那些,其他人要去做,就給它們去做,我就當成觀眾在看吧!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口述,經濟日報記者曹正芬採訪整理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大陸手機晶片今年首次衰退 跌破人民幣千億元 聯發科仍坐擁第一

受到山寨機產業整合與企業倒閉風潮影響,大陸半導體協會認為,2009 年大陸手機產量將呈現衰退 15.8%,同時也間接影響 2009 年大陸手機晶片銷售將首次呈現衰退達 6.2%,並跌破人民幣 1,000 億元。大陸半導體協會認為,山寨機手機晶片首要供應商仍是聯發科,儘管聯發科些微受到衝擊,不過,聯發科與展訊等台系晶片供應商轉進 3G 自有規格 TD-SCDMA 晶片,將可望在未來 2 ~ 3 年內快速成長。 根據中國半導體協會預測,2009 年大陸手機產量約 7.28 億支,成長率約僅 5.1%,成長大幅放緩,其中,主流仍是以 2G 手機為主,約佔 8 成手機比重,3G 手機佔整體手機產量比重仍低。就品牌來看,山寨機已經於 2008 年達 1.5 億支,超過大陸國內自有品牌手機數量。 受到終端手機市場成長趨緩影響,手機晶片市場也進入成長平緩期,2008 年手機晶片市場規模僅人民幣 1,052 億元,成長率約 1.8%。手機晶片類型中基頻晶片 2008 年僅成長 2.7%,最主要的供應商分別是聯發科、德州儀器(TI)與 ST-NXP;而成長率較高的晶片類型,則以應用處理器(ASSP)的 15.4%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聯發科攜手聯芯 搶攻大陸 3G 市場

中國半導體年會 25 日隆重開幕,台灣 IC 設計業者聯發科這次高調與會,聯發科大陸首席代表廖慶豐表示,2009 年大陸工信部正式發放 3G 牌照,大陸正式進入 3G 時代,他也表示將持續投資大陸市場,目前經濟衰敗並不可畏;而另一焦點人物新任華虹 NEC 執行長邱慈雲也臨時親現會場,邱慈雲表示,未來華虹 NEC 在金融海嘯下將持續「知難而進」朝專業「晶圓代工」發展。 廖慶豐表示 1998 年之後進入網際網路的高潮,所謂的 3 網融合包括語音、數據、影音 3 合 1 的時代來臨,到了 2009 年工信部正式發放 3G 牌照進入 3G 時代,未來他說 3G 是「3 機合 1」包括 PC、TV 與手機 3 種裝置合 1。廖慶豐緊接著中國半導體協會理事長俞忠鈺之後發言,作為業界的第 1 個演講代表,同時也是半導體年會的業界贊助商可見主辦單位對其相當禮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聯發科不再扮演山寨機推手 限制代理商交易機制 大刀闊斧整頓市場秩序

聯發科過去被認為是大陸山寨手機最主要推手,近期聯發科決定扭轉山寨機亂象,自 2009 年第 4 季起大刀闊斧重新整頓市場秩序,祭出一套有別於過去的交易機制,一改過去對下游代理商限制極少的作法,未來下游代理商僅能夠採 one by one 交易模式,亦即客戶向代理商下多少訂單,聯發科便給代理商多少晶片,且代理商必須將貨直接交給客戶,不容許再轉賣,預期新機制推出後,對於聯發科銷售量恐將造成影響。聯發科對此表示,希望與通路商合作,讓出貨有比較好的管控,以免造成存貨或預估不準。 聯發科過去總是與大陸白牌手機劃上等號,實際上,近年來聯發科得以在手機晶片市場迅速竄出,並成為全球前 10 大 IC 設計公司之一,大陸白牌手機貢獻確實不少,不過,對於聯發科而言,隨著營運規模逐步邁向全球 IC 設計大廠,希望能夠逐步擺脫外界一直認定其為大陸山寨機主要推手,因此,近期開始大刀闊斧對其大陸銷售策略做出重大轉變。 IC 通路商表示,過去聯發科對於代理商控管機制較為寬鬆,通常代理商向聯發科買進貨源後,若其下游客戶端沒有辦法全吃下,代理商會彈性將多出貨源予以轉賣,正因為這樣機制,使得「黑市」交易蓬勃發展,甚至打亂聯發科晶片市場價格,當黑市交易價格較高時,代理商會想盡辦法將多出貨源轉賣到黑市,一旦景氣反轉、黑市價格急轉直下,代理商可能以較市場行情更低價格轉賣至黑市,這都將破壞整體市場秩序。 為此聯發科自第 4 季起針對大陸交易機制展開調整,其提出一套解決方案,對於代理商推出 one by one 銷售方式,當代理商的客戶向代理商下單後,代理商僅能向聯發科要求出貨同等數量的晶片,且代理商必須將貨源直接交給客戶,不容許再將剩餘貨源轉賣給其他客戶。 儘管聯發科短時間內可能會因為實施此一措施,使得原本得以多賣到黑市的貨源,無法再繼續順利轉賣,進一步影響到聯發科業績,不過,就長期來看,這樣做法對於聯發科絕對有正面助益,藉由減少黑市交易,未來市場秩序可望愈趨穩定。     電子時報 吳宗翰/台北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產業瞭望 - 紓困?政府請不要幫倒忙

新政策的美意如果缺乏全盤的考量,並且輔以適當的配套措施與重視細節的執行過程,再怎麼立意良善的作法,也會出現人心大亂、害人不淺的幫倒忙現象。行政院日前通過的協助資金週轉困難企業,可向債權銀行申請展延 6 個月政策,可說是最明顯的例證。 政府有鑑於國際金融風暴波及台灣,亟思振興股市等短期方案。目的一方面是要穩定投資信心,另一方面則是挽救新政府上台 4 個月以來低迷的支持度。在行政院提出的各項因應經濟動盪的解決方案中,有一項作法是受理企業申請紓困,由政府出面情商各銀行,避免針對有週轉不靈的公司雨天收傘。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輕鬆的說,新政府推出的企業紓困案與過去相比,新措施條件更為寬鬆,也更加方便。企業只要透過申請,原則上都可獲得債權銀行給予半年的還款展期。 紓困美意 反造成市場流言 這項政府眼中是幫助企業度過難關的政策,正式上路才兩三天,就引爆股市流言。根據 9 月 26 日行政院設立「政府協助企業經營資金專案小組」的規畫 ,中大型企業如有短期資金週轉困難,可向債權銀行申請展延 6 個月,但業者必須向有關單位提出申請。而在新政策實施後馬上接到 3 家規模不小的業者提出申請,恰巧有困難需紓困的全數為電子資訊業!雖然有關單位官員嚴守秘密,拒絕透露需紓困的電子業名單,卻也因此各種流言四射,許多電子業均遭流彈波及,紛紛出面澄清該公司絕無向政府申請紓困。然而野火燎原的謠言已造成許多廠商的困擾與不便。 現在的國際金融情勢以及台灣電子業的低迷景氣,幾乎已到了草木皆兵的緊繃狀態。再加上股市市值大幅縮水,市場上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引發劇烈的投資信心動盪,甚至成為推倒台灣電子業倒閉潮的第 1 張骨牌。行政院的有關企業紓困政策邀集了財政部、經濟部、中央銀行、經建會及金管會的首長討論,按理說,有這麼多部會首長和專家共同的決策,應該十分週嚴,不致於在開放申請登記後出現各種意想不到的亂象。 好意執行不良 不如袖手旁觀 偏偏問題就出在紓困政策在執行面十分粗糙。企業要向相關單位提出申請,雖承辦單位保密,但申請者的家數居然曝光,間接證明確有其事,因而引起市場恐慌與猜測。至於究竟哪些公司資金週轉上有困難,銀行界恐怕早已掌握。根據金融機構的風險控管原則,如有企業發生財務週轉困難,一定是毫不猶豫立刻抽銀根,以免呆帳擴大。尤其中大型企業通常不只有向 1 家金融機構借錢,各家債權銀行一定會盡可能要保全債權,以避免沒搶到而產生呆帳損失。所以當營收規模幾 10 億元的電子業發生週轉困難,各銀行在現今金融情勢險峻的超大豪雨情況下一定搶著收傘,沒有第 2 條路可走。 根據前金管會副主委、現為銀行公會理事長的張秀蓮表示,銀行公會是用「協調」的方式,希望會員機構針對營運及繳息正常的企業,如果有財務週轉的需要,可依企業申請同意展延 6 個月。換言之,需紓困的企業在進入與債權銀行協商程序後,協調是否成功,仍需視債權銀行的評估而定,政府無法強制,也不應干預。否則企業倒了、銀行吃下鉅額呆帳,難不成政府要用納稅人的錢來收爛攤子?所以政府根本無力協助廠商紓困,只是精神鼓勵而已。 台灣的海運鉅子、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日前表示,全球經濟恐怕還要再壞 3 年,至少要到 2012 年才會好轉。至於對新政府的期待,年過 80 的張榮發忍不住抱怨說「政府不找我們麻煩就非常感激了,不要以為他們會幫忙。」當下台灣以外銷為主的電子業已遭逢極大的挑戰,如果張榮發的預言與對政府的評語為真,電子業可能還要再苦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大陸驚見 NAND Flash 黑心空包彈 大批已封裝顆粒卻沒晶片 三星成最大受害者

Fake NAND flash spreading China, undermining market While the global memory chip market is experiencing a slump currently, a large quantity of fake NAND flash is showing up in the China market with the bulk available as Samsung-branded chips, accord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央行敲警鐘 房地產市場不妙

歷經 3 年半的籌備期,我國首份金融穩定報告昨日正式出爐。值得注意的是,此一央行最新公佈的「96 年金融穩定報告」,對台灣不動產市場發展看法相當保守,認為在買賣交易市況逐漸降溫、銀行房貸承做標準趨嚴等因素影響下,「市場下滑壓力漸增」。 央行在報告中,以三項指標衡量不動產市場,其中地價指數部份,自 92 年的 99.62 持續上揚,96 年已走高到 107.25;住宅不動產放款/放款總額比重,也由 95 年的 29.14% 升至 30.14%,商業不動產放款/放款總額比,也由 10.74% 升高至 11.34%。 就融資成本,96 年 5 大銀行承做房貸利率緩步走升,12 個月份平均為 2.62%,97 年 3 月份,又續升至 2.76%。雖然 96 年底,金融機構承做購置不動產放款的逾放比為 1.54%,較上年底下降,信用品質仍佳,只是,這些數據能否持續維持亮麗,央行感到懷疑,雖然不動產市場價格持續上揚,房屋租金緩步走升,但買賣交易市況,卻逐漸降溫,景氣走緩,空屋數攀升,銀行房貸承做標準也開始趨嚴等因素,「將使市場下滑壓力漸增」。 更令央行擔心的是,因不動產市場景氣開始走緩,加上過去幾年,銀行承做的高貸放成數房貸寬限期,陸續屆期,借款人還款壓力提高,「可能對未來不動產放款的信用品質,有不利影響。」 也就是說,約 2 ~ 3 年前,銀行為了搶客戶,動輒將房貸成數拉到 90% 乃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MTK 的煩惱 v.s. 展訊的尷尬

MTK 的煩惱 從來沒有哪一類電子產品的技術方案讓公眾如此熟悉,但是山寨機與 MTK 做到了。越來越多的公眾認識了所謂的山寨機與黑手機,認識了 MTK,甚至還有不少人能叫得上來 622x 這樣的數字。MTK 也獲封了「黑手機之父」這樣的雅號。作為晶片供應商,MTK 可能並不希望普通公眾對他如此多關注,但這絲毫阻擋不了媒體與公眾議論的熱情。隨著央視對深圳山寨機市場的深度曝光,又一輪關於 MTK 和山寨機的新聞評論撲面襲來。令 MTK 煩惱的是,越來越多的人已經在山寨機、黑手機與 MTK 之間建立了必然聯想。隨著媒體的宣傳和品牌廠商的鼓噪,山寨機質量的低劣、無保障的售後、亂吸費的內置 SP 逐漸被暴露出來。手機各有不同,核心只有一個,那就是 MTK。這就難怪公眾一提到山寨機,就想到 MTK。不過 MTK 並不承認自己是深圳「山寨手機」的罪魁禍首,因為 MTK 僅僅是一家手機晶片生產商。聯發科技中國區總經理喻銘鐸表示,公司與大陸「山寨手機」廠家並沒有直接聯繫,更不要說管控深圳「山寨手機」的經營行為。這話說的沒錯,就好像一塊板磚賣出去後,你無法控制是拿去蓋房子還是用來拍人。 在包括深圳「山寨手機」在內的國產手機中,MTK 手機晶片的佔有率高達 75%。2007 年 MTK 手機晶片出貨量高達 1.5 億片,全球市場佔有率近 14%,僅次於德州儀器及高通。然而由於山寨手機的政策風險和市場消費群體的不確定性,MTK 的手機晶片出貨也受到了較大影響。由於今年物價上漲和自然災害的原因,深圳「山寨手機」5 月的出貨量與去年同期相比驟降 40% ~ 50%,並直接減緩了 MTK 收入的增速。而近日深圳展開的對「山寨手機」的新一輪大嚴打,無疑讓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縱橫集 - 飄洋過海找人才 有捨才有得!

很多人都有自助旅行的經驗,手裡拿著一本旅遊指南,就獨自在異國的城市中轉悠著,想找一家好吃又有特色的餐廳,就按著旅遊書的記載依圖索驥找上門去,運氣好的,果然碰上好吃又大碗的餐廳,當然對這本旅遊書讚不絕口,覺得真的是太好用了,反之,七拐八繞地找到了餐廳,發現燈光不美、氣氛不佳也就算了,食物更是難吃到家,這時真想一把將旅遊書丟在地上踩兩腳出氣。 事實上,在人生地不熟的海外地區,單憑旅遊書就想找到好吃的餐廳,是得靠點運氣的,如果不幸敗興而歸,頂多就是摸摸鼻子回旅館吃碗泡麵就算了。 但同樣的狀況,對於許多想要前進海外市場、開拓國際市場業務的產品公司而言,在剛開始設立海外據點、尋找主管當地市場的負責人時,因為在當地市場幾乎是舉目無親,大多也只能靠著像是獵人頭公司(Head hunter)管道提供符合我們要求的履歷。而獵人頭公司每次送來就是厚厚一大疊,每份履歷看起來都很體面。這時,對初來乍到的產品公司而言,其實是就像是拿著旅遊書在路上亂晃的遊客一樣,搞不清在這些光鮮亮麗的履歷背後,到底哪個才是真正想要找的人。所以,就有人會開玩笑說:「反正『好運的中時鐘,歹運的中龍眼』(台語),乾脆射飛鏢決定可能還比較快,就賭運氣好了!」這當然是句玩笑話,但卻也是許多台灣產品公司的心聲。 事實上,許多台灣公司過去在台灣本土都已有相當豐富的找人經驗,也擁有相當優秀的團隊,所以,很多老闆們或許會想:「找人很難嗎?不會吧!我眼睛一瞄就知道這個人可不可以用!」在生於斯、長於斯的本土市場中要找到第一把的好手,對許多公司都不是難事,因為,身處在相同行業中,大概都能找到可以參考的對象,打聽出這個人過去的背景出身、行事風格,只要公司能確定自己的需求,要找到最適合的人,大概都不會太難。 但是在海外市場呢?在距離台灣飛行時間 24 小時以外的巴西?12 小時的俄羅斯?甚至是 3 小時的日本呢?在前進海外市場尋找適合人才的過程中,因為語言、文化的差異,時間、距離的阻隔,舉目無親的惶恐,都會讓台灣產品公司的「找人」能力,從自信滿滿的 100 分,變成全憑運氣的 0 分。

Posted in Work,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