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市場

房租房價為何分道揚鑣

房租 ■ 房租是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的重要查價項目,權數高達 19%,當房租上漲時,通膨率將隨之上揚,近年台灣房租並沒有隨房價狂漲而升高,這是國內物價穩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房價 ■ 房價通常指的是當期房屋交易的價格,為讓房市資訊透明化,營建署每季會把各區各類房屋(公寓、透天厝、電梯大廈等)的平均買賣契約價格放在資料庫裡供民眾查詢。 國內房價近期以來大漲,而房價大漲理當帶動房租上揚才是,但事實上國內房租近期以來幾乎停滯不動,若是與八年前價格相比,房租反而呈現下跌的走勢。 以台北市為例,近三年台北市房屋每坪單價大漲 42%,套房漲幅更達 82%,但同期間台北市房租只略漲 1.1%,若把時間拉長一些,台北市的房租比十年前還低。 而這只是台北市的情況嗎?恐怕不是,新北市這些年房價也有兩位數漲幅,但是觀察國內整體房租的漲幅,這三年來竟然漲不到1%。 房租漲幅 3 年不到 1% 很明顯,房屋買賣是一個市場,房屋出租是另一個市場,若從成本訂價的角度來看,房價高漲使得租屋成本大幅提高,房東自然想調升房租,但租屋市場的價格(房租)並非由供給一方片面主導,而是由供需兩造共同決定的,近十年房租停滯下跌是什麼原因? 是房東仁慈嗎?應該不是,亞當斯密說:「我們能夠享受到豐盛的晚餐,並非是釀酒師及麵包師傅的仁慈,而是由於他們關切自身的利益。」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其實原因很簡單,近十年國內房租停滯下跌,反映的正是租屋市場供過於求,除此之外,我們實在找不出別的理由。 國內房屋買賣市場如此狂熱,租屋市場卻如此冷清,說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今天許多在市場買屋者並非為了居住,而是為了保值或者是賺取差價。於是本期房屋買賣市場強大的需求,在下期全都轉成了租屋市場龐大的供給,如此一來,房價狂漲、房租下跌,房價與房租分道揚鑣,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這樣看來,政府這兩年來所採取的增加房屋供給策略,始終難以抑制房價狂漲也就不難理解了,因為台灣真正的住屋需求並沒有驟升,升高的只是預期心理,政府採取增加供給的策略無異是抱薪救火,房價如何跌得下來? 回顧民國 77 ~ 80 年房價狂漲的年代,當房價看漲的預期心理出現時,也曾使得房價大漲逾倍,不同於今天的是,那幾年國內房租也漲了近 2 成、台北市更漲逾 3 成,何以這兩個年代的房價同樣狂漲而房租卻冷熱有別? 增加供給 房價也難降 顯然,70 年代後期房市狂漲的年代,民眾購屋多數仍為了自住,因此所購之屋最終轉到租屋市場的數量不高,房租自然同步上揚。 隨近二十年住宅自有率提高(由 77% 升至 88%),如今房市的狂熱泰半來自投資需求而非自住,是以今日售屋市場的狂熱需求,轉眼即成明日租屋市場的超額供給,如此國內房價豈能不漲?房租焉能不跌? 國內房價、房租近年走勢如此歧異,其間所透露訊息非常值得決策當局認真研析,國內房屋供給真的不足嗎?還要再採取增加供給政策嗎?這些迷思也許可以從房價、房租的南轅北轍走勢當中找到答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Analyst: Infineon exits cell IC market just in time

SAN JOSE, Calif. – Intel Corp. plans to purchase Infineon Technologies AG‘s Wireless Solutions Business (WLS) for $1.4 billion in cash with the deal expected to close in the first quarter of 2011. This is yet another deal in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晨星搶聯發科生意

聯發科手機晶片組新對手晨星、凌陽電通出列。聯發科去年推出 EDGE 晶片組以來,在中國市場更所向無敵,不過以量制價的策略,卻讓晨星異軍突起,據了解,晨星近期以低價進軍中國 GPRS 晶片組頗有斬獲。另外,凌陽電通 3G 手機晶片組則比聯發科早超過半年量產,目前也積極進軍中國市場。 聯發科為了降低以往每年必上演一至兩次的出貨量暴跌戲碼所帶來的衝擊,今年以來一直積極控制晶片組供應量,也讓今年聯發科在五一之前的出貨量不僅沒有如往常一般地減少,反而還穩定成長。 聯發科以供應量控管價格、甚至維持業績在一定水準之上的方式固然非常成功,不過供應量長期不足,也帶給新進業者絕佳的市場空窗。 晨星是最近幾個月,吃下聯發科市場最明顯的競爭對手。晨星早在 2006 年下半年就買下位於法國的手機晶片設計團隊,並號稱將在 2007 年就推出產品,不過隨著中國手機產業對完整解決方案與公板的偏好度越來越高,晨星直到今年初才推出 GPRS 晶片組正式進軍中國。 雖然產品晚了近兩年才問世,但也因為聯發科以量制價的模式,帶給晨星很好的機會,加上晨星以低價搶攻市場,晨星的 GPRS 晶片組一出就受到中國客戶歡迎。尤其晨星號稱今年下半年就將推出 EDGE 版本的晶片組與公板,對聯發科現有生意的衝擊可能會更大。 另外一匹黑馬,就是凌陽子公司凌陽電通。凌陽電通的 3G 晶片組在最近完成開發,時間上比聯發科 3G 晶片組早了半年,加上中國開放 3G 執照以來,中國市場目前對低價的 3G 手機需求孔急,凌陽電通可說佔盡天時地利,也有機會成為聯發科在 3G 晶片組上的競爭對手。 雖然凌陽電通在 3G 晶片組擁有時間優勢,價格上也比聯發科有彈性,但國內手機業者透露,凌陽電通的公板必須因應通訊協定軟體供應商的不同定義,而一改再改,恐怕不能即時反映市場變化,是凌陽電通能否在中國手機晶片組市場,爬上與聯發科平起平坐地位的最大隱憂。     工商時報 記者 吳筱雯/台北報導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無法逃離市場 只好加入市場 正視投資 不漠視投機

很多人認為,「股市是投機市場」,基本上有市場就有投機行為。純為消費而進行的交易,或許投機色彩不彰顯,如同我們買 1 斤豬肉,我們除了吃掉它,應該不會再轉售給另一個人;但是要投機也行,就是豬肉價格漲得離譜時拒吃,等到便宜時再補,但這似乎不符合健康與食的文化。 肉販可不一定如此。同部位同重量的豬肉,1 小時前與 1 小時後的賣價,可能會因今天是否要早點收攤回家,或因為買方是年輕貌美的小姐,而用不同價格賣給不同的消費者。愈是上游的豬肉大盤商,投機的動機直覺上愈難看得到。每 1 斤的肉差個幾角錢,就差到幾萬、幾十萬的獲利,因為交易量可能是幾百噸豬肉。 水果與稻米價格也是如此。我們常看到電視新聞報導,以香蕉為例,產地價 1 斤不到 1 元,為何到了消費市場,1 斤要賣 10 多元?不瞭解香蕉產銷結構,我們認定中間商在剝削。有沒有剝銷農民?有沒有剝削消費者?雖然我們都期待農委會給個公道,但我們似乎永遠都得不到答案。因為這裡面沒有公開透明的市場機制,而且我們有大賣場更低的價格可以選擇。無論如何,從最初的產地,到最終的消費,價格會差到好幾倍,一定有什麼事不對。但是對大部分消費者來說,我們不瞭解香蕉市場整個結構與供需,而且每次買賣金額有限,就算被坑,也不痛不癢,無需花太多時間關心,而我們的行為與消費金額較小,也會使我們對水果通路施加較小,或是毫無壓力,可能的剝銷行為才得以繼續存在。 市場不同質但很類似 工業產品,因為是量產,尤其是標準化產品,交易與價格就比較透明。電子業從業人員可能知道,愈是標準化,愈是產能大的產品,毛利能達到 10% 就可偷笑,但必須以月產百萬台為基準,否則無法存活。DRAM 是代表性的商品,不但標準化程度高,又有交易市場報價,祗要供給大於需求,就算製造商想私下抬高報價,可能都很困難。但如果供給明顯不足,像 2006 ~ 2007 年的太陽能晶片,電池組製造商被迫向矽晶片製造廠簽下不平等的長期供貨合約。 至於股票市場,2009 年 3 ~ 6 月間指數急行軍,3 個月內漲近 2,500 點,很多人稍為遲疑一下,就買不下手,眼睜睜看著股價大漲。2008 年 9 月到 10 月底,未能當機立斷賣股票,2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Money,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市場!市場!市場!無所不在 想要致富 投入市場 不想破財 小心參與

「Show Me The Money」雖是一句粗俗的話,卻深得人心。沒有錢,免談;錢,不管是那一種,這在任何交易上,都不可或缺。 4、 5 年級的人,對於瑞典樂團 ABBA 的名曲「Money、Money、 Money」,相當熟悉,因為內容頗得人心,尤其符合當前處境:「我無日無夜工作,為了要付帳單,很可憐吧;即使如此,錢好像永遠不夠用,太糟了。夢中,我有個計畫,如果我是有錢人,就不必再工作,可以成天鬼混,開個舞會」 已經很有錢的人,是否還要繼續沒日沒夜地工作?或想要變得更有錢,而繼續工作?或因為喜歡工作,或因更高的理想,而繼續工作?那是有錢人才擁有的、美妙的自由與選擇。 除非想得很開,很有哲學家或宗教家的精神,否則對於不怎麼有錢,甚至捉襟見肘的人,依據 8/2 法則,我們屬於 80% 的這一群,錢,一直都像鬼一樣,糾纒著我們。想要有錢?傳統上,要靠儲蓄;接著還是要靠儲蓄累積下來的成果,進行理財、由財生財,才是擺脫糾纒之道。 理財,就必須進入某種市場。什麼是市場?廣義且簡單地說,就是拿甲物換乙物;反之亦然;錢出現以後,就變成錢換資產(物質);或是拿資產(或物質)換錢;或者以甲錢換乙錢。這就是交易,交易的地方或虛擬空間,就叫做市場。 何處有市場? 現今我們可以稱做市場或擬似市場的,到處都是。傳統菜市場,雜貨店,到大賣場,是有形市場;網拍是無形市場;企業採購與下單也是市場;股票與債券交易有市場,銀行存提款也是市場(存進提出當時,利息水準不同之前與之後,同時間各銀行的利率水準也不同),土地與房屋有市場;石油有市場,食品與大宗物資有市場,連性交易也有市場。市場無所不在,祗要透過有價資產進行所有權交換,不管交換的是東西、服務或無形資產,就有市場價格,成交價就是市場行情。 市場為何重要?沒有市場,就沒有交易;沒有交易,就沒有辦法看出資產的價值。以大陸為例,如果 100% 堅持共產制,土地是的國有的,不能交易;如果土地不能交易,祗能出租,那麼 1 年的租金是多少?或許是土地價值的 1/50,嚴格講根本不容許有租金。但如果可以交易,整個土地的價格能充分反映出來,出售者可拿到足額的錢,用以消費,或者進行下一輪轉售或開發成更具價值的房地產商品,或轉到另一個市場,進行其他交易。如果沒有市場,沒有交易,資產的價值無從顯現,成為僵化資產。僵化資產過於龐大,肯定對經濟發展不利,落後國家無法推動工業化,很大成分與此有關(見秘魯經濟學家 Hernando de Soto《資本的秘密(The Mystery of Capital)》)。 同樣地,假設我們手中有 50 張台積電股票,而台積電宣布從今天起,股票永遠停止交易,我們昨天擁有等值 275 萬元的資產,很可能就完全不值錢了(或必須打很大的折扣才能變現),損失可謂慘重。如果這就是我們全部的可動用資產,接著我們可能沒錢繳房貸,沒錢可繳孩子的學費,日子會很慘,不是嗎?看出市場的重要性嗎? 喜與憂的蹺蹺板 為何要參與市場?因為今天用 55 元買進的台積電股票,預期有一天會漲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Money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兩岸手機廠商大合作 TD-SCDMA 較有機會

大陸全面進入 3G 時代,可望加速兩岸手機廠商的合作關係。兩岸手機廠商普遍認為,兩岸在產業鏈的不同環節具有很高互補性,如能結合大陸市場與兩岸手機廠商的創新研發與國際經驗,有機會一起打拼國際市場,但短期內恐怕僅在 TD-SCDMA 領域較有合作空間。 3 日在兩岸通訊產業合作展望的座談會上,兩岸手機廠商對雙方進一步合作都抱有很高期許。華寶總經理陳招成表示,大陸山寨手機展現的創新與速度,加上台灣手機廠商在 ODM 的紮根、零組件供應鏈、國際經驗的優勢,兩岸廠商如果攜手,很有機會爭取大陸及國際市場的龐大商機。 中國通信企業協會副會長郝為民強調,台灣在 IC 設計、終端設備及 PC 領域向來很強,與大陸產業有很強的互補性,兩岸廠商應該要加強合作;以大唐在 TD-SCDMA 領域來說,已經與台灣業者有非常多合作,包括晶片方面與聯發科合作、手機廠商與宏達電/多普達及英華達合作,筆記型電腦(NB)與宏碁與明基合作,製造方面則與鴻海/富士康合作。 佳世達技術長蘇淑津也認為,大陸 3G 市場開放延遲多年,反倒讓兩岸手機廠商有機會迎頭趕上,搭上這一波熱潮,事實上,目前 2G 晶片已有聯發科及展訊,CDMA 3G 晶片也有威睿,TD-SCDMA 晶片更有聯發科、天碁、聯芯及展訊等供應商,展現相當完整的戰力。 儘管兩岸手機廠商展現不錯的合作氣氛,但部分台灣手機廠商認為,兩岸業者除了在大陸自有 3G 標準 TD-SCDMA 較有合作空間外,在 2G 與 3G 市場頂多只有晶片業者銷售給手機廠商的客戶關係,而在大陸甚至國際市場上,兩岸手機品牌與代工廠商也各有不少競爭關係,要一起槍口對外恐怕並非易事。     電子時報 沈勤譽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3G!一場遊戲一場夢?

創意與北京創毅視訊驚傳呆帳爭議,不僅為台商前進大陸在收款方面再次提供一次教訓,也警惕意味十足地彰顯了進軍大陸 3G 市場大餅,像是一條難以掌握的地頭蛇,玩蛇不成反被蛇狠咬一口。 當大陸刺激內需市場成為全球經濟不景氣下的中流砥柱時,3G 與家電下鄉再度成為科技台商眼中的肥肉,從上游半導體晶片業供應商到下游系統業者無不寄望能夠搭上這班順風車,不過當台商汲汲營營於大陸市場時,雖可抱持樂觀希望,但卻莫忘謹慎行事。 畢竟大陸市場瞬息萬變,台系業者要打入當地供應鏈需借重當地勢力借力使力,但大陸 IC 通路商良莠不齊,台商受騙上當的歷史教訓歷歷在目,而這次創意與大陸最大的行動晶片業者北京創毅視訊爆發呆帳爭議,更是提供給同業一個狠狠的教訓,在大陸做生意沒有甚麼是完全可確保的。 事實上,尤其在 3G 市場已經傷兵無數,包括倒閉的晶片業者凱明,以及大陸最大的手機通訊業者展訊投資 3G 也至今沒有回收,大陸業者不斷呼籲、響應大陸官方投資 3G,3 大行動系統服務業者也積極在各城市架設基地台,正因為這是大陸自有標準,是由上到下的政策,業者不得不遵行,過去投資也已經沒有回頭路,再怎麼樣也得硬著頭皮堅持下去。持續投資或許還有機會,現在喊卡就代表失敗,但是,能堅持到最後的玩家卻是相對有限。 3G 確實是大陸刺激內需長期必走的方向,但是就連大陸業者都堅持得艱苦,台系業者更應該謹慎避開地雷。大陸 3G 市場不見得會是泡沫,但是過高的期望,太少的小心,卻可能使台商前進大陸 3G 的美夢變惡夢。     電子時報 宋丁儀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山寨的負面形象能否扭轉?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日前在外資所舉辦的投資論壇中,登高一呼喊出「今日山寨、明日主流」的口號後,已不斷被濫用及污名化的山寨一詞,又瞬間陷入一波新的口水戰而難以自拔。而當大家主觀地把山寨機與抄襲、仿冒等負面詞語相連的過程中,卻在同一時間忽略了市場機制,也漠視了消費者的感受。說穿了,山寨機只是讓科技可以更快的讓更多人享受。這也不是好不好的問題,反而比較像是供需問題。 不管是黑貓、白貓,只要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這句話一直不斷套用在各種經濟活動上。Top Sales 會說,不管是新產品、舊產品,只要能賣出去的就是好產品。蔡明介先前面對 2009 年第 1 季的急單效應時,也曾詼諧地表示,不管是急單、短單,只要能給我單,就是好單的經典詞句。所以,我們也可試著從消費者的角度來出發,不管是山寨、還是品牌,只要是我花錢買的,就是好手機。 面對外界不斷以負面議題及想法,來攻擊聯發科目前在大陸山寨手機市場的獨霸地位。聯發科其實內部一直有在討論,要如何來闡釋山寨機所帶來的經濟現象及市場活動,並努力導正市場過多的負面及刻板印象。我們最常聽到聯發科的說法是,用山寨來形容大陸手機產業,是太過於簡化大陸手機產業對於全球產業的影響力,就字典裡對山寨這二個字的定義而言,山寨指的是一群草莽英雄,用山寨機來稱呼這些在合法商業交易下無自有品牌的手機,這樣的修辭太過草率。 而 聯發科也曾從產業經濟的競爭結構來敘述,山寨機這種破壞性創新的商業模式,改變了手機產業的結構,完全合乎創新理論。這種創新的商業模式還被其他產業如 Notebook 等應用。由於大陸手機業者雖然在製造的領域裡沒有基礎,但在通路經營、消費性市場掌握、外觀與機構設計、語言版本開發、功能開發及快速反應市場等,都是很有競爭力的,這些都需要花時間去培養的,大陸培養出來的手機團隊,撘上了資本市場的運作能力,在新興市場產生很大的影響力。 「透過新產品、新市場、新產業組織,不斷地破壞舊結構,創造新結構」,是很正面的經濟學力量。這個創新的商業模式滿足了客戶的潛在需求,並提供一種人人可以消費的起的手機,這手機還兼具了該有盡有的功能性與流行造型。 由於手機不僅成為今日通訊不可獲缺的工具,甚至還是生財與緊急救難的關鍵配備,因這種創新而產生在合法商業交易下無自有品牌的手機,彌平了貧富不均所造成的生活甚至是生命品質的懸殊,進而提升及豐富大眾的生活。 雖然你還是可以攻擊聯發科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的角色及角度。不過,聯發科透過提供大陸手機業者完整的解決方案,協助他們加速產品的開發流程,以快速反應市場需求的成功商業模型,也是鐵一般的事實,更何況這事實已化身為 1 年逾新台幣千億元的商業規模。     電子時報 趙凱期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大陸消費者對山寨機評價持續提高 諾基亞展開供應鏈肅清動作

大陸山寨機風潮越演越烈,不僅包括已經漂白經營品牌的泛山寨廠出貨量,2009 年已可達 2 億支以上水準,大陸消費者也越來越被教育成山寨機是具有時尚與創意的本地創新商品,日前大陸網路調查結果甚至顯示,超過70% 受訪者不反對山寨機的存在,36% 支持山寨機、42% 不太在乎要買品牌還是山寨機,並有 32% 指出身邊朋友買過山寨機,顯示已經在市場上開創出新天地的山寨機,已經具有高度威脅國際品牌的影響力。 2009 年大陸市場純山寨機銷售量將與諾基亞相當 另外,根據 DIGITIMES 研究顯示,連同已經漂白的品牌商,大陸手機業者 2009 年出貨量將達 2.57 億支,其中,不計品牌的純山寨佔了 64%,亦即將達 1.64 億支規模,約是諾基亞(Nokia)全年手機銷售量的 40%、第 2 名三星的 75%。 而以大陸市場來看,這些螞蟻雄兵組成的山寨機出貨量,可望達到與在大陸也居冠軍地位的諾基亞相當水準。如果再將前面大陸消費者已有 3 分之 1 對山寨機保持正面評價納進來探討,國際品牌大廠已經不能對山寨機等閒視之。 被模仿的品牌投訴無門 事實上,早些年不論是國際或大陸當地品牌對大陸山寨機廠商早有祭出法律手段,但後來都不了了之,主因便是難以掌握這些山寨機廠商動向,當然,大陸官方的默許也是關鍵之一。 因此,即使近來傳出蘋果(Apple)可能將對打著 iPhone 名號熱賣的 HiPhone 機採取法律行動,但恐怕無法有太大的效用。 諾基亞已經展開要求供應鏈廠商選邊站動作 不過,最受大陸山寨機廠商模仿的諾基亞從 200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山寨機傳奇

走入山寨機發源地之一的深圳遠望數碼商城,萬頭鑽動,一點都看不出經濟不景氣,而一層樓數十個攤位裡,擺放最多的就是仿 iPhone 手機!攤位上的老闆熱心攬客之餘,一聽到自台灣來的客人就十分殷勤招待,而且一開口就說:「聯發科是你們那很大的電子公司吧?」「謝謝聯發科給我飯吃!」 親切招待的是年約三十出頭的老闆,他解釋,近年來深圳的數個山寨機主要商場常常能看到台灣客人,由於一買就是 3、4 台,出手闊綽,因此很受歡迎。但最重要的是,只要一提到山寨機,就一定會想到台灣的聯發科,因為沒有聯發科就沒有今天的山寨機,更別提山寨文化養活了超過 20 萬的深圳就業人員,已及其背後的百萬個深圳家庭,也因此,時至今日,這些靠山寨機過活的業者,尊稱聯發科為「山寨機之父」。 中國手機產業一度沒指望 老闆回憶,山寨機前身是「黑手機」。大約在 2000 年時,中國的手機市場是國際品牌諾基亞、MOTO 的天下,當時中國最有名的就是 TCL 的鑽石機,國際品牌動輒 3,000 多人民幣,一般人買不起,國產的 TCL 雖然外觀佳但反應慢、又容易當機,且因當時存在牌照制度,售價也不低。 黑手機就在這樣的夾縫中應運而生了!最初是仿照三星的翻蓋機,擁有 MP3、彩色螢幕、可折疊等特色、售價是真機的一半,只可惜多採用韓國小公司的晶片解決方案,系統不穩、故障率高,外加生命週期短,因此當時黑手機與大陸國產品牌手機一般差,中國手機產業的發展似乎走入死胡同裡,幾乎沒有指望的,直到聯發科出現。 蔡明介瘋狂 造就山寨機之父 老闆說,「當時大家都覺得聯發科的蔡老板瘋了,但看在我們這些山寨業眼裡,老蔡其實走了一條很天才的路,他把很多晶片整合在一個晶片裡,然後加入軟體整併成一個系統,就是俗稱的公板,買家不必有任何技術層次,只需要把買來的公板外面加上機殼然後鎖緊,放上電池就可以賣了,而且在 2006 年的時候,這樣的公板一個只買 300 多人民幣,成本低、也沒有入門障礙。」 爾後,聯發科的整合晶片越來越進步,就像堆積木一樣,聯發科提供核心基座,山寨廠負責主板、附加功能、外觀等設計,以及組裝工作,加上聯發科出貨量超大,系統故障率也就越來越低,一台新款手機只需 50 ~ 60 天就可以做出來。而聯想和長虹,以及金立跟天語產出的手機很像,就是因為他們都源自聯發科,但其實聯發科系統的手機很好認,多數都是螢幕下方有一排四個功能鍵,黑底白色圖示。 也因此,幾乎中國所有的手機廠都是聯發科的客戶,除了夏新之外,所以去年夏新更因此打出「與眾不同」的廣告。以中國去年 2 億台山寨機出貨量估算,聯發科的占有率至少 75 ~ 85%,而在中國去年整體手機市場中,聯發科的市占率也高達 42.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