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大學

從論文發表談國際化

文 / 郭位.香港 由於大學以發表論文做為個人研究成果的重要指標,台港的大學因而格外重視論文發表的數目以及被引用的次數。台灣在國際化起歩之初,採用量化指標,以召眾信,便於管理。就好像早期的武俠小說作者,有以一字一行的典故取巧以增加版稅收入,而今論文發表走火入魔,一稿多投、評審造假、改變數據翻版再投、朋黨彼此掛名互引論文、甚至電腦模擬製造虛假論文、未經同意盲目添加共同作者等五花八門,都是論文數量化之後所導致的弊病,各地皆然,兩岸明顯突出,事出有因。 我擔任可靠度旗艦期刊 IEEE Transactions on Reliability 的總編輯屆 14 年,有感送審各專業期刋的文章成倍增長,然而炒冷飯的獨多。在編輯處理過的來稿中,看到不少是將他人的論文稍加更新,充當成果,甚至無視那些被更新藍本的文章到底有無價值。對於推導出些不痛不癢、無足輕重,甚至極其無聊的結論,作者似乎毫不在意,我自閉門造車,哪管學術的冬夏與春秋。 舉例來說,曾經有研究行為工程的,設計實驗,如獲至寶地證明雨中跑得快的人較不易淋濕,發表在學術刊物上。這不是廢話嗎!其實,這樣的論文不少,有些還獲報章大幅報導。與此同時,有鼓吹英語授課者,卻無實證英語授課是否增進學習的效果。英語授課的目的,到底是藉專業課目學習英文,或者是想藉英文以求取專業知識,甚至只不過想在國際化的藉口下趕時髦?諸如此類值得探討的題目,觸目皆是,為何沒有人願意花精力研究?社會裏,具有學、碩、博士學位的人很多,更有人沾沾自喜擁有多個博士學位,然而就事論事、肯做深度研究的卻與如此眾多的學位不成比例。 文以載道,內容遠較語言技巧重要。編輯 IEEE Transactions on Reliability,嚴格奉行這一原則。有創見的來稿,即使英文不佳,可為之修改潤色;反之,若是來稿英文道地而內容貧乏,一定退回。想想愛因斯坦發表的論文,數量並不過百,至於品管大師田口玄一(Genichi Taguchi) 發表的那些震撼性論文,甚至當年在許多圖書舘裏都找不著。有價值的論文,只要具有真知灼見,遲早會產生漣漪。 有說研究本土相關的題目,難被國際雜誌接受,其實不然;台灣就有研究本土鳥類、魚類、考古的文章發表在重量級的國際期刋上。在目前只求速成的氣氛裏,創一家之言的題目,雖受國際重視,卻少有研究;炒冷飯的論題,輕鬆方便,反而有人費心筆耕。 數量多少容易算計,品質高低則需要專家評定。凡事以數量為準而缺少或避開專業的判斷,正顯示出社會上彼此的不信任。如此圖方便以求近利的現象,並不限於專業論文的發表。聳人聽聞的故事,報章樂於誇大報導,有深度的文章,反而不受重視。遇到困難或質疑,若非誇誇其談,就想草率處理。斷章取義,而今盛行,不讓前人。 此外,社會上常不經實證,炒作議題,成就了代工文化。代工有其價值,不必全面抹殺。不過台灣現已被塑造成一個多樣性的代工社會,始於製造業,及於政界,正悄悄深入人心,而影響了教育界及其他行業。這種崇尚懶人包小確幸的普遍現象,值得研究! 所以,應該先變民風、士風、還是仕風?難道我們離國際標準果真有些距離?

Posted in Life,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那一年,我們一起待的家族

今天到遠企吃 jebi 的喜酒,心情非常好,非常高興開心。不只是因為同學兼家族學伴 jebi 愛情長跑 10+ 年終於修成正果,還託他的福,看到好多許久未見面的同學,室友建宏(我跟 jebi 及同學一干人等出團吃他喜酒請見金山鴨肉之健健美婚宴篇,包準同學你們看了笑開懷)、蘇勇、OSKAR 吳董、大老闆、大瑞、家祥和義雄等人,我們這年齡早超過吃喜酒高峰了,該結的早都兒女成群啦,還沒結的大概也沒在急,託百年好合之福,又有機會讓大家碰面敘舊,那種開班會的感覺令我非常懷念以及開心。 另外一個最高興的是我們 Schottky 家族終於又辦家聚了! 事隔 10 多年,當年的春風少年兄,現在個個多已成家立業,學長還當大學教授了,真是歲月匆匆不待人。在回新竹的高鐵上,心裡頭一直有個聲音,那是 Mr.Children くるみ 的旋律… 又是個久違的感動莫名… 把以前家聚的照片找出來,細細回味一番,大夥兒臉上的稚氣跟青春展露無遺。 再看看今天喜酒上的合照(我太高興且忙於跟同學聊天,壓根忘了要跟大家拍照,謝謝士誠提供照片),雖然我胖了,但是,哈哈,照片中我與士誠的位置還是巧合地一樣耶!果然是蘭友會的一對好學長學弟。 只能說時短情長,不夠時間再多聊聊,大家也不能像以前一樣無牽無掛的,奢侈地浪擲光陰,只好相約下次見,這該會是誰的婚宴呢…?嘿嘿… 最後就祝 jebi 新婚愉快!百年好合,然後早生貴子喔!恭喜恭喜! 還請電機系學長姐、同學以及學弟妹們或是朋友們看到這篇老人懷舊記事,如果開心的話按個讚,並且一定要幫忙我們家族,找回家銘學長。 尋人啟事:找尋 85 級李家銘學長(不是以前排球系隊,娶我們班笨笨的家銘學長喔,是另外一個也是蘭友會的家銘學長!)(哈哈,這麼繞舌,希望大家能懂~)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科技人才競賽 台灣輸在起跑點

對台灣科技教育及科技產業發展影響最為深遠的「全國科學技術會議」已在 2009 年 1 月順利召開。由於該會議的結論將成為台灣科技政策制訂的重要參考,也是從現在起到 2012 年政府擬定科技發展目標的依據。DIGITIMES 有鑑於 1999 年「科學技術基本法」公布後,每 4 年舉辦 1 次的「全國科學技術會議」產學研界皆熱烈提出台灣當前最迫切的科技發展危機。故以系列報導的方式,全面揭露本屆「全國科學技術會議」所討論的議題,並深度探討台灣正面臨哪些挑戰。 2008 年上半正值國際油價大幅飆漲,這對 99% 能源需仰賴進口的台灣來說,是極為沈重的負擔。5 月 20 日新政府上台後不得不以突擊的方式掀開油價凍漲的壓力鍋,引起社會上兩極的觀感。劉兆玄 2008 年首次以行政院長的身分在立法院作「施政方針」報告時,特別提到對台灣來說,天然資源是台灣所沒有的;人才是台灣所惟有的,因此未來政府的施政,將緊扣這 2 項現實,提出必要的方案。其中如何強化台灣的人才水準,更是攸關台灣經濟發展與社會福利的重要指標。 根據一般的見解,要提升台灣的人才水準,作法包括強化教育資源的投入、引進外國優秀人才、提供在職者更多的進修管道、獎勵學子出國留學等方案。其中,為了解決台灣面臨的高階人才缺口,政府每年皆編列預算,派官員赴日本、矽谷、波士頓、紐約、芝加哥等地「攬才」。然而,國際人才來到台灣的誘因不足,包括台灣薪資水準不具競爭力、子女教育無法和外國銜接等等,都大幅削弱台灣海外攬才的成效。政府甚至不對已經來台的國際人才作效益追蹤評估,以致每年的海外攬才團均流於形式。 延攬海外人才應更為聚焦 台灣到底應不應該加入國際搶人才的行列?事實上,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就指出,台灣其實不用搶國際的人才。張忠謀在 2008 年 5 月馬英九總統上台後的 1 次公開演講中提到,台灣要吸引他國人才本來就不容易,政府應該重視教育,全力培養本國人才。張忠謀指出,在全球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土地、資本在國與國之間具有較高的流動性,但是人才的流動卻相對不易,因此提振台灣人才的素質為政府當務之急,教育改革需重新起步。張忠謀在演講中強調,台灣只要能建立完善的教育制度,多方培養人才,人才自能源源不絕產生,成為知識經濟發展的堅強後盾。 2009 年的全國科學技術會議上,針對政府海外攬才也提出許多批評與建議。首先有學者指出,台灣對「人才」的界定及定位一直不夠明確。換言之,什麼樣的人,夠資格稱為人才?其實沒有一定的標準。而且政府掌握到的國際人才網絡,過度偏向華人社群。一開始就侷限人才延攬的範圍,畫地自限的政策執行,如何能爭取到第 1 流人才到台灣投入研發或教學? 此外,政府延攬國外科技與產業人才,普遍缺乏前瞻性的人力資源發展規畫。再加上政府對國外科技與產業人才來台工作的審查機制也是「防弊」重於「興利」。其中尤以延攬大陸科技與產業人才來台的防衛措施最多。根據台灣的相關法令,兩岸科技人才交流,不可以進行實質性科技研發合作。而政府亦有視大陸科技人才為次等延攬對象的差別待遇,歡迎的程度不若美國和日本來的人才。而對大陸科技與產業人才來台後,可能造成台灣就業市場衝擊,也沒有客觀的預評估數據,極易成為政治操作的議題。更值得注意的現象是,據官方掌握到的資料,台灣西進的人才已由生產部門擴大至研發部門,而台灣現行法令對於大陸人士來台工作仍有諸多限制,導致兩岸科技與產業人才呈現淨流出的現象。為台灣的創新研發和知識經濟發展埋下隱憂。 雖然新加坡、香港等政府對海外優秀人才提供相當大的誘因,但是台灣有學者認為,人才有一定的地域黏著性,不會輕易遷離母國。大多數人才的特性正如張忠謀的觀察,無法像金融中心以稅制等誘因就能把國際資金吸引過來。因此新加坡和香港除了攬才,其實也極重視本地人才的自我培育。學者認為提高台灣人才素質雖然應該從教改著手,但對外的人才延攬也不應放棄努力,只是作法上應該要更明確、更聚焦在我們需要的專業人才,而不是隨便找在國外的工作,其實是做和台積電等電子廠差不多的製程、技術相關碩博士人才回國。政府應該分析台灣未來具比較利益的科技領域,再決定科技人才的規畫應用。例如知識服務業、結合資訊與生技、科技與法律、科技與管理等跨領域人才,就是台灣無法因應科技匯流的環境變遷現況所欠缺的人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中大為什麼走不出去?

「國立中央大學」這六個字,在學生的心目中,到底是驕傲的代稱,抑是還有其它?中大擁有許多其他學校所無法超越的優點是無庸置疑的,中大校園環境優美,許多偶像劇的拍攝都曾到中大來取景。中大的研究成果卓越,且在國內也屬名聲響亮的國立大學。但每年有許多的同學進入中大,每年也有許多的同學對中大提出質疑:身為國立大學學生的我們,競爭力到底在哪裡? 中大化? ─ 在中大久了就會被同化?   相信你一定也曾有過這樣一段日子,剛進入中央大學這樣一個大家庭,對中大也有諸多抱怨,交通不便、校園周圍不夠熱鬧、中大的名氣不如台清交成般響亮,對高中同學提起你讀中央大學,他也許還反問你一句:「在哪?」。甚至有人把「國立中央大學」和「中央警察大學」混為一談。不過當生活在中央一段日子之後,漸漸的習慣了這邊的生活步調,對於外界對中央的評價似乎也不是這麼的重要了,對中大這個環境的抱怨漸漸少了,即所謂的「中大化」。 「中大化」此一名詞是由目前擔任通識中心民主與法治兼任副教授的張壯熙老師所提出,觀察中央學生從大一新生到畢業四年的心理變化。中大有著環境良好的校園,亦屬國內優秀的國立大學之一,但也因此中大的同學容易安於現在所處的這個環境。再加上,身為中大學生其實並不容易感受到所謂的「社會壓力」。張壯熙老師坦言,中央就國內的大學排名來說其實是處於一個「高不成低不就」的地位。在中大讀書的同學並不會強烈的感受到社會對自己的強烈期望,漸漸的便對自己鬆懈,且較不會想積極爭取表現的機會。不知不覺四年已過,便已經習慣了自己所處的中大這個環境。 物理四賴同學表示,中央學生多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在中央養老,不管是社團還是課業。他形容「大家都在這孤島上不知要幹麻,冷風吹一吹一下就把剛上大學那種熱血想闖出什麼名堂的衝勁澆滅了。」是否真的是因為環境致使人的心態漸趨保守?大家所展現的疲態造就今日的中央?再者,中大學生不懂得充分利用校內資源,有同學以作家龍應台在中央的演講為例,到場聽講人數官方統計數字為四百人,而龍應台在清大的演講則吸引了一千五百人的參與。校內所舉辦各項諸如此類的學術活動,同學參與的意願往往不高。中大的同學們對於自己課外不相干的事,就沒有那個意願去接觸它或是吸收它,學生無心發掘,擁有再多的資源也是枉然。 此外,位於中壢雙連坡上的中大校園附近並不熱鬧,相對的與外面的人接觸的機會也就少了,生活在這樣一個封閉的環境,沒有什麼外界的刺激,漸漸的變得不知如何與人交往。不知什麼是適當的穿著打扮,張壯熙老師以隨處可見穿著拖鞋、睡衣在校園裡走動的同學為例,同學似乎忘了「學校」應該是一個求學的地方,應注意自身穿著整齊。在中央這樣一個封閉的環境下,與人接觸的機會少了,漸漸的不知道何時該說什麼話,不知道如何表現自己。因此,別人便不會發現你的優點,自己的知識以及能力便不會被別人所認同,社會漸漸的不了解中大,漸漸的淡忘中大,對中大也就沒有了期待。張壯熙老師表示,必須與人交往才會有衝擊與刺激,當社會期待中大,同學便會有壓力,如此一來相對的也會進步。 推銷中大 ─ 有賴大家共同的努力。 張壯熙老師強調,「中大化」就是一個循環,同學都看的到這個現象,卻不會「動手」去改變,同學對於可以提升中大形象的公眾活動參與度不高。他舉他過去曾擔任課外組長期間,即感覺到中央的社團活動較不喜歡向外發展。中大學生不願走出校外發揮影響力,卻只會抱怨中大不被重視、不被接受。中大學生普遍對公眾事務沒有參與感,他認為中大學生都是很有能力且聰明的,但往往自信心不足,在尚未投入之前就先否定自己。他鼓勵同學參與活動,讓校園變的有色彩、繽紛,要讓中大變成令人心生嚮往的大學。多與外界往來,不要因為過度的閒散安逸於是變成井蛙觀天。 現任副校長蔣偉寧先生表示,中大其實是個很優秀的學校,但他也坦言中大的發展成果確實與社會大眾的印象不同。中大在對外宣傳自己的方面,的確是較不積極,不管是社會大眾還是業界,對中大的了解確實是不深。他認為,若要發展中大,要從兩個層面來看,一是基本面,必須中大本身是個優秀的學校,才值得推銷。雖然說中大的學生在聯考入學成績上,並不是頂尖,但資質普遍來說都不錯。蔣偉寧先生還提及中大學生有一個優點就是「可塑性高」,老師應製造良 好的互動去引導學生,激發學生的潛能,並輔導學生參與各種活動。讓中大不只擁有優秀的老師,更有優秀的學生,相對的,中大便是一所優秀的且值得推銷的學校了。 另外,推銷中大就技術面來說,應是把好的研究成果透過媒體讓社會大眾知道,建立起中大良好的形象。並應有系統的安排學生參與競賽,讓社會大眾知道中大的學生是很優秀的。與業界合作,透過「教育人才」與「技術轉移」,提供業界所需要的人才與研究,同時也讓業界更了解中大。最後,也可透過校友的成就,讓各行各業都知道,中大畢業的校友都是很優秀的,並透過校友鼓動大家的熱情。蔣偉寧先生強調,推銷中大最重要的還是靠學生還有老師的熱情,積極參與任何有關推銷中大的活動。雖然,推銷中大為學校積極從事之目標,不過,其實學生才是推銷中大的主力。 培養專業才能 提升競爭力 副校長蔣偉寧先生認為,優秀的大學生除了應具備專業的能力外,尚須具備良好的分析能力、通識與人文的素養、語文與電腦資訊的應用能力、團隊合作的精神以及創意。他認為中大的學生,專業能力是絕對足夠的,也有優秀的分析能力,但其他幾項來說,就明顯的不足。學校規劃了完整且豐富的正規課程,奠定競爭基礎,也積極的推動通識教育,並於 85 學年度成立「通識教育中心」,納入正式組織。其範圍主要為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科技課程等三大類,期許學生能有較寬廣的人生觀與學習經驗。並設有語言中心、電子計算機中心、ERP 中心,致力於建立靈活、良好、先進的學習環境。他也鼓勵同學多參與社團活動,以學習如何與人相處,培養團隊合作的經驗。培養專業才能,提升競爭力。 中大秉持著校訓「誠樸」的精神,用相對較少的資源,產生非常優秀的成果,中大不應只是平凡,而是一所優秀的國立大學。蔣偉寧先生認為,中大應是屬於「台、清、交、成、中」這樣的一個優秀的地位,我們應有絕對的自信,可與國內優秀的國立大學並列,同學不應妄自菲薄。     記者楊敏孜、陳書榕報導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型男一枚

最近幾次去清大毀容院……喔,不是,是清大理容院(學生理髮廳)……都有非常出人意表的「驚喜」。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