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培養

科技人才競賽 台灣輸在起跑點

對台灣科技教育及科技產業發展影響最為深遠的「全國科學技術會議」已在 2009 年 1 月順利召開。由於該會議的結論將成為台灣科技政策制訂的重要參考,也是從現在起到 2012 年政府擬定科技發展目標的依據。DIGITIMES 有鑑於 1999 年「科學技術基本法」公布後,每 4 年舉辦 1 次的「全國科學技術會議」產學研界皆熱烈提出台灣當前最迫切的科技發展危機。故以系列報導的方式,全面揭露本屆「全國科學技術會議」所討論的議題,並深度探討台灣正面臨哪些挑戰。 2008 年上半正值國際油價大幅飆漲,這對 99% 能源需仰賴進口的台灣來說,是極為沈重的負擔。5 月 20 日新政府上台後不得不以突擊的方式掀開油價凍漲的壓力鍋,引起社會上兩極的觀感。劉兆玄 2008 年首次以行政院長的身分在立法院作「施政方針」報告時,特別提到對台灣來說,天然資源是台灣所沒有的;人才是台灣所惟有的,因此未來政府的施政,將緊扣這 2 項現實,提出必要的方案。其中如何強化台灣的人才水準,更是攸關台灣經濟發展與社會福利的重要指標。 根據一般的見解,要提升台灣的人才水準,作法包括強化教育資源的投入、引進外國優秀人才、提供在職者更多的進修管道、獎勵學子出國留學等方案。其中,為了解決台灣面臨的高階人才缺口,政府每年皆編列預算,派官員赴日本、矽谷、波士頓、紐約、芝加哥等地「攬才」。然而,國際人才來到台灣的誘因不足,包括台灣薪資水準不具競爭力、子女教育無法和外國銜接等等,都大幅削弱台灣海外攬才的成效。政府甚至不對已經來台的國際人才作效益追蹤評估,以致每年的海外攬才團均流於形式。 延攬海外人才應更為聚焦 台灣到底應不應該加入國際搶人才的行列?事實上,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就指出,台灣其實不用搶國際的人才。張忠謀在 2008 年 5 月馬英九總統上台後的 1 次公開演講中提到,台灣要吸引他國人才本來就不容易,政府應該重視教育,全力培養本國人才。張忠謀指出,在全球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土地、資本在國與國之間具有較高的流動性,但是人才的流動卻相對不易,因此提振台灣人才的素質為政府當務之急,教育改革需重新起步。張忠謀在演講中強調,台灣只要能建立完善的教育制度,多方培養人才,人才自能源源不絕產生,成為知識經濟發展的堅強後盾。 2009 年的全國科學技術會議上,針對政府海外攬才也提出許多批評與建議。首先有學者指出,台灣對「人才」的界定及定位一直不夠明確。換言之,什麼樣的人,夠資格稱為人才?其實沒有一定的標準。而且政府掌握到的國際人才網絡,過度偏向華人社群。一開始就侷限人才延攬的範圍,畫地自限的政策執行,如何能爭取到第 1 流人才到台灣投入研發或教學? 此外,政府延攬國外科技與產業人才,普遍缺乏前瞻性的人力資源發展規畫。再加上政府對國外科技與產業人才來台工作的審查機制也是「防弊」重於「興利」。其中尤以延攬大陸科技與產業人才來台的防衛措施最多。根據台灣的相關法令,兩岸科技人才交流,不可以進行實質性科技研發合作。而政府亦有視大陸科技人才為次等延攬對象的差別待遇,歡迎的程度不若美國和日本來的人才。而對大陸科技與產業人才來台後,可能造成台灣就業市場衝擊,也沒有客觀的預評估數據,極易成為政治操作的議題。更值得注意的現象是,據官方掌握到的資料,台灣西進的人才已由生產部門擴大至研發部門,而台灣現行法令對於大陸人士來台工作仍有諸多限制,導致兩岸科技與產業人才呈現淨流出的現象。為台灣的創新研發和知識經濟發展埋下隱憂。 雖然新加坡、香港等政府對海外優秀人才提供相當大的誘因,但是台灣有學者認為,人才有一定的地域黏著性,不會輕易遷離母國。大多數人才的特性正如張忠謀的觀察,無法像金融中心以稅制等誘因就能把國際資金吸引過來。因此新加坡和香港除了攬才,其實也極重視本地人才的自我培育。學者認為提高台灣人才素質雖然應該從教改著手,但對外的人才延攬也不應放棄努力,只是作法上應該要更明確、更聚焦在我們需要的專業人才,而不是隨便找在國外的工作,其實是做和台積電等電子廠差不多的製程、技術相關碩博士人才回國。政府應該分析台灣未來具比較利益的科技領域,再決定科技人才的規畫應用。例如知識服務業、結合資訊與生技、科技與法律、科技與管理等跨領域人才,就是台灣無法因應科技匯流的環境變遷現況所欠缺的人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