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土地

房地產的夢幻列車

在營建業逗留了一陣子,認識了一些朋友,聽聞了一些故事。也大概是因為如此,每次聽到「房地產是火車頭產業」的說法,總是不禁微笑。 要我說的話,我會說房地產是個「皇家產業」,專門製造皇室貴族的特許證明。如果你有錢到可以蓋大樓的話,一定要進場玩玩看,保證上癮。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Aesop’s Fable, a new Taiwanese variation on

兔子月薪 5 千,打算用 20 萬建一個窩。 狼不允許,說私自建就是違章建築,只允許向王八買。 王八是搞房地產的,先用 20 萬賄賂狼取得開發權,再用 50 萬元向狼買這塊地,投資 10 萬元把兔子窩蓋好,向兔子要價 200 萬元。 兔子拿不出這麼多錢於是向狐狸借200萬元,連本帶利 300 萬,20 年還清,兔子全家 20 年給狐狸打工。 狼、狐狸、王八都掙了錢,只有兔子虧,連孩子也不敢生了。 兔子越來越少,狼覺得這樣下去大家沒肉吃,於是調控。 狼顯得非常重視兔窩價格太貴的問題,研究部署了遏制兔窩價格過快上漲的政策措施。最後認定兔窩價格賣得太高的原因是因為有的兔子買了兔窩後自己不住而進行倒賣所致。 於是狼規定:兔子買了兔窩 5 年內賣了的,要向狼交納營業稅。 結果兔窩價格沒降下來,狼卻發了大財。 狼又對狐狸說:只借錢給首先交了更多錢的兔子,並提高高利貸的利息,多買兔子窩的不借,全交現錢。 這樣狐狸在兔子的購窩過程中也發了財。 王八藉著兔窩價格上漲的行情,以更高的價格向狼買地,並轉嫁到兔窩價格上,再加價後賣給兔子。 看到狼辛苦地為自己操勞,兔子很感謝狼,但還是發現兔窩價格越來越貴。 狼說:這事挺複雜,還真不太好辦,不過兔子們放心,我們將繼續調控,可以向已經有兔窩的兔子徵收兔窩稅┉     看見這故事的轉述一下,因為有些兔子還不明白。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The Village Armed Youth 農村武裝青年 @ 清華大學 水木咖啡

七年前的春風四月天,一個來自台灣花東的青年莫名地因背井離鄉之愁,及深感現代社會中自己和多數人一樣的無能,而生老者之嘆。七年後,同樣輕風拂人的季節,這位在都市中生活許久早已失去年輕之心和鄉土情懷的台灣人,躲在芬芳校園中的咖啡店一角,卻無意間遇上一團執著為台灣土地發聲的青年,以音樂為武裝,始終堅持搖滾樂與社會實踐的可能性,觸動了這位壯年男人的心。 望水是他們獻唱的第一首歌。 濁水溪出代誌,更讓在台中大雅出生的我,頗有感觸。 第二段影片可看到現場有不少學生特意前來聆聽,這個年紀也應該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希望阿達的某些話語能夠在這些「讀了很多冊」的學子心中萌芽。另外也看到有少數長輩到場,我想其實大家心中多少都有些愛惜台灣這塊土地的情懷吧。 尊重版權,我放的都是非完整影片,若您也有受到感動,可以去買他們的 CD 當作支持。請洽 農村武裝青年 「感動」,即使是彼得杜拉克也強調從人心深處的感動,是管理學要成功實踐的重要一環。我從事電子業以製造出讓人類生活便利而感動的產品為榮,但這在現今凡事追求績效的工業社會自是主流也再必然不過。但是基層和弱勢人民的心聲,隨著台灣的農田與綠地一起漸漸縮小消失,也唯有這些能以音樂當感動人心武器的人願意幫他們發聲(就如同文學家村上春樹也會永遠為雞蛋仗筆直言),更加令我感動。 延伸閱讀:綠能周系列(3):綠色進步音樂──農民、勞工、土地,用歌聲改造新台灣 The Village Armed Youth (農村武裝青年) singing at Shuimu Cafe, National Tsing Hua University on 14 April 2012. Check more about The Village Armed Youth in Songs of Heartland.

Posted in Life, Music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