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國際

聯發科 WiMAX 晶片上市

台灣最大 IC 設計業者聯發科首款 WiMAX 802.16e 晶片最近開始小量出貨給國外營運商,搶攻開發中國家市場,打破目前由英特爾、富士通獨霸全球 WiMAX 晶片市場局面,WiMAX 可望成為聯發科下一個殺手級應用。 聯發科是「M 台灣」WiMAX 加速計畫唯一的晶片廠商,掌握關鍵晶片設計能力,在國內 WiMAX 產業發展扮演技術關鍵的角色,隨著產品開始交貨,台灣 WiMAX 供應鏈全員到位,預估今年台灣 WiMAX 產值可望突破 100 億元,較去年增五成。 聯發科目前手機晶片出貨以 2G 和 2.5G 為主,第三代行動通訊(3G)晶片 TD-SCDMA 已量產,WCDMA 晶片下半年交貨,正與高通洽談授權,屬於 4G 世代的 WiMAX 晶片開始商品化,顯示在通訊市場逐漸從追隨者轉為領先者。 聯發科初期鎖定用戶端(CPE)WiMAX 電腦網卡市場,未來將導入手機應用。WiMAX 被視為第四代行動通訊(4G)最重要的標準之一,WiMAX 晶片對聯發科今年營收貢獻有限,但因以開發中國家、非都會區為腹地,取代有線寬頻上線應用,市場潛力大。 WiMAX 晶片組供應商現全是外商的天下,聯發科一向以「最低成本做出最好的晶片」,不但打破外商獨大的局面,更被國際電信及設備大廠視為是 WiMAX 降價一大助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

兩國相爭,不斬來使

晚上跟朋友聊到他看到德朵夫人寫的〈怎麼了〉跟老 P 寫的〈國觴〉,頗有一番討論。 我這人是政治冷感(所以沒辦法像兩位一樣,因為政治事件至深夜不成眠,如此憂國憂民的胸襟真是少見),相信大家也很少在這邊看到些我給塗上藍色或綠色的格子,即使罵綠的(還是罵白的…?),罵藍的(這回可真的指名道姓了…),都見格過。我不討厭顏色,但討厭骯髒,討厭不好,討厭不直,一支賤嘴有時候是令人討厭。 針對上述兩篇文章,我是覺得,人不在台灣,光是隔海看新聞,難免有點不夠理解。文中都有種意思傳遞出,把警察當成戒嚴打手,視上街只是想表達意見的平凡百姓為暴民而拳腳相向。我說,電視新聞雖然各台各有說法,但是鏡頭拍得清清楚楚,總不會看不到那個點吧。 我想我能體會那些警察的心情。他們被要求要保護「來使」;就像我也會被長官要求去 do something。有人要來搗亂傷人,那警察只能盡責執行公權力;有阻礙出現而可能讓事情無法完成,那我只好去 push and JUST DO ITTM。我相信沒有人願意當打手或是暴民,事情明明就可以不需要使用暴力來達到目標,試問怎樣才算是夠民主或是夠愛台灣?你我又有足夠智慧或是能力,光憑一場使用暴力的街頭抗爭,就可以幫助可憐的台灣提升一點點的地位,或是改善國際視聽和處境嗎?又或者這樣的一場鬧劇就可以讓你將之冠上愛台灣的名目而用來當成政府專制思維的最佳見證嗎? 蠻替兩位覺得可惜的,因為不知道有多少會逞意氣的潛在讀者,因此而否定掉兩位令人喜愛與欽佩的攝影功力與成果,否定掉兩位的嘔心瀝血之作,但至少,今晚已經少一位了。當然啦,我不會因為立場相左就因此排斥美麗照片或優良讀物,說我鄉愿也好,但我就是不想因為這樣的政治思維讓我損失了欣賞美景照片,與攝影技巧學習的機會,完全不值得。 至於這次陳雲林先生的到訪,政府搞些什麼降落在「國際」機場、馬總統「接見」等等一些表面功夫,在我看來也是為了面子和國人輿論問題(但至少有心做過了,是吧?)。那要怎樣做比較好呢?就拿我最喜愛的三國故事中,魯肅勸周瑜的一句話:「兩國相爭,不斬來使。」(其實事件發生以來也好多人這樣講了,就說我愛拾人牙慧吧…)如果大家真有把我們當成國家的高度來面對人家,就該拿出身為個國家的人的氣度來接待人家,不是嗎?不是從小就學過「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了嗎?既然別人是否把你當作國家是件客觀上無法輕易影響的事情,何不先反求諸己(若「行有不得」時),從己身做起呢?讓來訪的客人感受不到一點尊重,不是古意的台灣人的表現。 好啦,鬼扯這麼多政治狗屁,還不就是想要多博些瀏覽人數,引些小白或是憤青(野草莓)過來!?趕緊回去老實工作拼經濟比較實在,至少比起在那邊閒閒沒事上街抗議打架的人要強太多了。(搞野草苺學運的學生都強過你們,因為他們是學生,有本錢搞活動…) 天佑台灣,我愛台妹。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觀天下》賭老美相挺 喬治亞摃龜?

喬治亞共和國三軍總兵力不到 25,000 人,膽敢貿然出兵南奧塞梯亞挑戰為南奧撐腰的俄國百萬大軍,打的算盤就是趁俄國來不及反應,速戰速決造成占領南奧事實,若戰事失利就向美國求救。沒想到南奧獨派武力不是省油的燈,擋住喬治亞首波攻勢,俄國又在第一時間大軍馳援南奧,美國則只是口頭上要求俄國自制,還強調不會派兵干預,讓喬治亞滿盤皆輸,只能求和。 WIKIPEDIA: 2008 South Ossetia war 喬治亞這次出兵南奧會失控至此,最大的失策就是以為有美國可以依靠。在美國眼中,喬治亞確實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中最堅強的盟友。但在俄羅斯重轟喬治亞之際,參加京奧開幕典禮的美國總統布希與俄羅斯總理普亭卻有說有笑,此一畫面,應可讓喬治亞看清美國的俄羅斯政策。 美國與喬治亞再交好,仍抵不過俄國的必要性。美國在伊朗等重大問題上太需要俄國,不可能為喬治亞強出頭。 美國國務院官員強調,美國軍事干預的機會微乎其微,美國甚至說,北約和國際社會也不會介入。 美國這次擺明了放手不管,連俄國空襲駐有美國軍事顧問的喬治亞機場,美國也隱忍不發。依目前的情勢看來,俄國顯然要好好教訓喬治亞,打一場前蘇聯解體後最能重振國威的勝仗,向美國和西方世界宣示俄國在當地的影響力。 喬治亞錯估美國的支持,捲進這場不可能贏的戰爭,讓國內生靈塗炭,未來就算能停戰,也勢必會飽嚐外交恥辱,被迫訂定城下之盟,接受俄國提出的條件。而且,經此一役,俄國勢力進一步深入南奧,南奧脫離喬治亞的態勢將更加確立,另一個鬧獨立的地區阿布哈茲可能也就此擺脫喬治亞。     聯合報╱國際中心/王麗娟

Posted in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好兄弟 看脫衣秀 聽杜蘭朵

好兄弟也聽「公主徹夜未眠」?中元節當天,台大商圈附近的普度晚會演了一段「戶外歌劇」,不但轟動現場,現場影片也在網路暴紅,網友紛紛打探是哪位法師或康樂隊歌手練出美聲,結果發現演唱者是民間歌唱家許文龍。 最妙的是,這場普渡集義大利歌劇和電音脫衣舞於一場,讓好兄弟可以各取所需,顯示台灣辦桌文化的多元。 「我唱過很多場普渡活動了!」許文龍受訪時,聽到網友以為在普渡晚會上唱普契尼歌劇「杜蘭朵公主」中著名的詠歎調「公主徹夜未眠」,是為了祭拜好兄弟,笑得差點噴出口中可樂。 他說,其實當晚他還唱了「‘O Sole Mio」(我的太陽)、威爾第歌劇「弄臣」中的「善變的女人」等曲。 在網路流傳的影音檔中,場地就像民間一般辦桌的棚子,掛著「慶贊中元普渡聯合晚會」的布條,一位穿 POLO 衫的中年大叔,高歌普契尼歌劇「杜蘭朵公主」中著名詠歎調「公主徹夜未眠」,聲音渾厚、音域寬廣,引來了眾多路人圍觀,還把他和前陣子在英國歌唱選秀上,唱同曲的人氣業務員相比。 記錄該實況影音的網友 moononwall,在部落格寫下在普渡驚聞義大利歌劇的心情:「台大附近果然是地靈人傑,連中元普渡都如此國際化!」還註解「失眠杜蘭朵,聽完就成佛」。該文被轉貼到台大批踢踢 BBS 站後,引來大批網友討論。 引起這場騷動的許文龍笑說,普渡晚會只是法會後的民眾聚會,什麼活動都有,他因為是大安區大學里里民,應里長之邀「回饋里民」,自備交響樂團伴唱帶演唱,「我前面那位唱卡拉 OK 的小姐,還唱一件脫一件,脫到剩一件比基尼!」 四十七歲的許文龍,從國中起就是合唱團團員,後來雖念軍校當了軍官,仍難忘情歌唱,四年前退休後開始去上聲樂家吳文修、任蓉的課,之後不但應劉俠之友會、伊甸基金會等邀請,四處舉辦公益演唱,也在國家音樂廳唱過六場,包括和任蓉二重唱,月底還要在社教館舉辦獨唱會。 他說,他這兩、三年應邀唱過數百場活動,也包括不少普渡會,前天還在楊梅法王寺普渡法會後的藝術表演中獻唱,現場的仁波切也愛得不得了。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 這個人叫許文龍,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我還以為奇美老闆也會唱歌劇。

Posted in Joke,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