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商業

無法逃離市場 只好加入市場 正視投資 不漠視投機

很多人認為,「股市是投機市場」,基本上有市場就有投機行為。純為消費而進行的交易,或許投機色彩不彰顯,如同我們買 1 斤豬肉,我們除了吃掉它,應該不會再轉售給另一個人;但是要投機也行,就是豬肉價格漲得離譜時拒吃,等到便宜時再補,但這似乎不符合健康與食的文化。 肉販可不一定如此。同部位同重量的豬肉,1 小時前與 1 小時後的賣價,可能會因今天是否要早點收攤回家,或因為買方是年輕貌美的小姐,而用不同價格賣給不同的消費者。愈是上游的豬肉大盤商,投機的動機直覺上愈難看得到。每 1 斤的肉差個幾角錢,就差到幾萬、幾十萬的獲利,因為交易量可能是幾百噸豬肉。 水果與稻米價格也是如此。我們常看到電視新聞報導,以香蕉為例,產地價 1 斤不到 1 元,為何到了消費市場,1 斤要賣 10 多元?不瞭解香蕉產銷結構,我們認定中間商在剝削。有沒有剝銷農民?有沒有剝削消費者?雖然我們都期待農委會給個公道,但我們似乎永遠都得不到答案。因為這裡面沒有公開透明的市場機制,而且我們有大賣場更低的價格可以選擇。無論如何,從最初的產地,到最終的消費,價格會差到好幾倍,一定有什麼事不對。但是對大部分消費者來說,我們不瞭解香蕉市場整個結構與供需,而且每次買賣金額有限,就算被坑,也不痛不癢,無需花太多時間關心,而我們的行為與消費金額較小,也會使我們對水果通路施加較小,或是毫無壓力,可能的剝銷行為才得以繼續存在。 市場不同質但很類似 工業產品,因為是量產,尤其是標準化產品,交易與價格就比較透明。電子業從業人員可能知道,愈是標準化,愈是產能大的產品,毛利能達到 10% 就可偷笑,但必須以月產百萬台為基準,否則無法存活。DRAM 是代表性的商品,不但標準化程度高,又有交易市場報價,祗要供給大於需求,就算製造商想私下抬高報價,可能都很困難。但如果供給明顯不足,像 2006 ~ 2007 年的太陽能晶片,電池組製造商被迫向矽晶片製造廠簽下不平等的長期供貨合約。 至於股票市場,2009 年 3 ~ 6 月間指數急行軍,3 個月內漲近 2,500 點,很多人稍為遲疑一下,就買不下手,眼睜睜看著股價大漲。2008 年 9 月到 10 月底,未能當機立斷賣股票,2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Money,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市場!市場!市場!無所不在 想要致富 投入市場 不想破財 小心參與

「Show Me The Money」雖是一句粗俗的話,卻深得人心。沒有錢,免談;錢,不管是那一種,這在任何交易上,都不可或缺。 4、 5 年級的人,對於瑞典樂團 ABBA 的名曲「Money、Money、 Money」,相當熟悉,因為內容頗得人心,尤其符合當前處境:「我無日無夜工作,為了要付帳單,很可憐吧;即使如此,錢好像永遠不夠用,太糟了。夢中,我有個計畫,如果我是有錢人,就不必再工作,可以成天鬼混,開個舞會」 已經很有錢的人,是否還要繼續沒日沒夜地工作?或想要變得更有錢,而繼續工作?或因為喜歡工作,或因更高的理想,而繼續工作?那是有錢人才擁有的、美妙的自由與選擇。 除非想得很開,很有哲學家或宗教家的精神,否則對於不怎麼有錢,甚至捉襟見肘的人,依據 8/2 法則,我們屬於 80% 的這一群,錢,一直都像鬼一樣,糾纒著我們。想要有錢?傳統上,要靠儲蓄;接著還是要靠儲蓄累積下來的成果,進行理財、由財生財,才是擺脫糾纒之道。 理財,就必須進入某種市場。什麼是市場?廣義且簡單地說,就是拿甲物換乙物;反之亦然;錢出現以後,就變成錢換資產(物質);或是拿資產(或物質)換錢;或者以甲錢換乙錢。這就是交易,交易的地方或虛擬空間,就叫做市場。 何處有市場? 現今我們可以稱做市場或擬似市場的,到處都是。傳統菜市場,雜貨店,到大賣場,是有形市場;網拍是無形市場;企業採購與下單也是市場;股票與債券交易有市場,銀行存提款也是市場(存進提出當時,利息水準不同之前與之後,同時間各銀行的利率水準也不同),土地與房屋有市場;石油有市場,食品與大宗物資有市場,連性交易也有市場。市場無所不在,祗要透過有價資產進行所有權交換,不管交換的是東西、服務或無形資產,就有市場價格,成交價就是市場行情。 市場為何重要?沒有市場,就沒有交易;沒有交易,就沒有辦法看出資產的價值。以大陸為例,如果 100% 堅持共產制,土地是的國有的,不能交易;如果土地不能交易,祗能出租,那麼 1 年的租金是多少?或許是土地價值的 1/50,嚴格講根本不容許有租金。但如果可以交易,整個土地的價格能充分反映出來,出售者可拿到足額的錢,用以消費,或者進行下一輪轉售或開發成更具價值的房地產商品,或轉到另一個市場,進行其他交易。如果沒有市場,沒有交易,資產的價值無從顯現,成為僵化資產。僵化資產過於龐大,肯定對經濟發展不利,落後國家無法推動工業化,很大成分與此有關(見秘魯經濟學家 Hernando de Soto《資本的秘密(The Mystery of Capital)》)。 同樣地,假設我們手中有 50 張台積電股票,而台積電宣布從今天起,股票永遠停止交易,我們昨天擁有等值 275 萬元的資產,很可能就完全不值錢了(或必須打很大的折扣才能變現),損失可謂慘重。如果這就是我們全部的可動用資產,接著我們可能沒錢繳房貸,沒錢可繳孩子的學費,日子會很慘,不是嗎?看出市場的重要性嗎? 喜與憂的蹺蹺板 為何要參與市場?因為今天用 55 元買進的台積電股票,預期有一天會漲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Money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學術界玩不過商業效率 OLPC 何時出貨不重要了

OLPC(One Laptop Per Child)何時出現在新興市場兒童的手上,已開始變得沒那麼重要了!即使 11 月會正式出貨,風頭也早就被華碩的 Eee PC 給搶盡,主導性被商業利益掛帥的品牌大廠搶去,許多新興市場的政府目光逐漸移轉,OLPC 還沒起步起,就先當頭挨了一棒。 麻省理工學院(MIT)是最先提倡的低價 PC 概念,但當初的美意卻導向商業考量,眾多經營筆記型電腦(NB)品牌的好手也磨刀霍霍準備進場,懷抱著一個兒童一部電腦美意的 MIT 教授們,是否現在才開始覺得產業還是披羊皮的土狼,發現全球新興市場的訂單,可能沒那麼好拿。 雖然華碩 Eee PC 的質疑聲浪也不曾停止,但華碩率先將消費市場的餅吃了下來,更順便透露標案市場的訂單拿到了百萬台,使最先喊進標案市場的 OLPC 陣營頓時心頭被扎一針,陪同 OLPC 一路走來的處理器廠超微(AMD)也開始心急,再度四處宣揚 OLPC 的好,深怕站錯山頭,毀了看似能幫助營運成長的計畫。 事實上,OLPC 出現在世人眼前比華碩的 Eee PC 還要早,但為何新興市場的訂單遲延至今未出貨,除了軟體程式還未完成,OLPC 推廣的成效似乎不如預期順利。而頻頻出問題導至出貨不順的 OLPC,還沒開場氣勢就變弱,看得出 MIT 小組也沒有品牌行銷的氣勢,研發沒有完全主導的實力,即使未來推廣至新興市場,後端支援服務也是市場質疑的重點。 如今,華碩反而搶先投入低價 PC,美其名號也要進駐新興市場幫助更多兒童,現在新興市場的選擇性多了,各新興政府的口味也變了,尤其 OLPC 在研發資源較顯薄弱,產品升級週期也慢吞吞,主導 OLPC 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mputer,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