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創新

硅谷歸來(上、下)

文 | 王利傑 硅谷歸來(上) 從做 PreAngel 以來,每年我都會抽空去美國一兩次,主要是在硅谷 (灣區) 一帶見見當地的朋友,他們主要有 VC、創業者、斯坦福和伯克利的學生創業組織負責人、無線科技領域的各種組織機構負責人等,我一直試圖逐步了解這個全世界高科技上市公司最密集的地帶,究竟有著怎樣的特別之處,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學習借鑒的,讓我們回到 “鄉下” 也可以顯得與眾不同;同時,也想知道,我們這些 “鄉巴佬”,有沒有機會在這個全世界最聰明的人密集的地區,找到自己的立足點,未來也能投資幾個像 Google、Facebook 那樣的偉大公司? 來的越多,感觸就越深,雖然還只是皮毛,硅谷帶給我的感觸已經非常深了,在此與各位分享: 1、You Only Live Once – 你只活一次 我的 PreAngel 美國投資合伙人叫 Boyd,是個土生土長的舊金山人,他說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告訴我,最近灣區流行 YOLO 這個說法,全意是 You Only Live Once,字面意思很簡單,可寓意深刻。如果我們從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那天開始就足夠重視這個短語,可能我們每個人都會有不一樣的今天。今天的大部分中國經濟支柱人群,其實某種程度上都是在為別人而活著,為了父母,為了子女,為了朋友。有些時候,看似你自己選擇了你的生活,其實不然,你活在別人為你塑造的形像裡,如果你今天對你的生活狀態不滿意,八成是你沒有為自己而活!其實把你自己活好,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因為每個人都是唯一的,都具備不同的能力和喜好,如果全社會都遵從自己的內心而活,我們每個崗位一樣都會有人做,而且做得更好! 這句話雖然近期流行,但卻是灣區一個常見意識形態的總結提煉,也就是說,很多美國名校的孩子們早就這麼做了,至少比我們國內的孩子們更早意識到 “為自己而活” 的道理。而整個社會也對這種意識形態給與支持,比如在中國最不能被父母理解的輟學創業,比如放棄高薪背包窮游,比如與一個跟自己完全 “不門當戶對” 的人結婚,比如我在一個破公寓做一個 “苦逼” 的藝術家,還有那麼多女生選擇做單親媽媽…… 當一個人選擇為了自己而活的時候,T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In Taiwan, Lamenting a Lost Lead

TAIPEI, Taiwan — Jonney Shih, the chairman of Asustek Computer, has epitomized the Taiwanese electronics engineer for a generation: a slender figure in rumpled, baggy trousers, he once helped Intel solve heat problems in its Pentium 4 microprocessors. So 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山寨的負面形象能否扭轉?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日前在外資所舉辦的投資論壇中,登高一呼喊出「今日山寨、明日主流」的口號後,已不斷被濫用及污名化的山寨一詞,又瞬間陷入一波新的口水戰而難以自拔。而當大家主觀地把山寨機與抄襲、仿冒等負面詞語相連的過程中,卻在同一時間忽略了市場機制,也漠視了消費者的感受。說穿了,山寨機只是讓科技可以更快的讓更多人享受。這也不是好不好的問題,反而比較像是供需問題。 不管是黑貓、白貓,只要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這句話一直不斷套用在各種經濟活動上。Top Sales 會說,不管是新產品、舊產品,只要能賣出去的就是好產品。蔡明介先前面對 2009 年第 1 季的急單效應時,也曾詼諧地表示,不管是急單、短單,只要能給我單,就是好單的經典詞句。所以,我們也可試著從消費者的角度來出發,不管是山寨、還是品牌,只要是我花錢買的,就是好手機。 面對外界不斷以負面議題及想法,來攻擊聯發科目前在大陸山寨手機市場的獨霸地位。聯發科其實內部一直有在討論,要如何來闡釋山寨機所帶來的經濟現象及市場活動,並努力導正市場過多的負面及刻板印象。我們最常聽到聯發科的說法是,用山寨來形容大陸手機產業,是太過於簡化大陸手機產業對於全球產業的影響力,就字典裡對山寨這二個字的定義而言,山寨指的是一群草莽英雄,用山寨機來稱呼這些在合法商業交易下無自有品牌的手機,這樣的修辭太過草率。 而 聯發科也曾從產業經濟的競爭結構來敘述,山寨機這種破壞性創新的商業模式,改變了手機產業的結構,完全合乎創新理論。這種創新的商業模式還被其他產業如 Notebook 等應用。由於大陸手機業者雖然在製造的領域裡沒有基礎,但在通路經營、消費性市場掌握、外觀與機構設計、語言版本開發、功能開發及快速反應市場等,都是很有競爭力的,這些都需要花時間去培養的,大陸培養出來的手機團隊,撘上了資本市場的運作能力,在新興市場產生很大的影響力。 「透過新產品、新市場、新產業組織,不斷地破壞舊結構,創造新結構」,是很正面的經濟學力量。這個創新的商業模式滿足了客戶的潛在需求,並提供一種人人可以消費的起的手機,這手機還兼具了該有盡有的功能性與流行造型。 由於手機不僅成為今日通訊不可獲缺的工具,甚至還是生財與緊急救難的關鍵配備,因這種創新而產生在合法商業交易下無自有品牌的手機,彌平了貧富不均所造成的生活甚至是生命品質的懸殊,進而提升及豐富大眾的生活。 雖然你還是可以攻擊聯發科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的角色及角度。不過,聯發科透過提供大陸手機業者完整的解決方案,協助他們加速產品的開發流程,以快速反應市場需求的成功商業模型,也是鐵一般的事實,更何況這事實已化身為 1 年逾新台幣千億元的商業規模。     電子時報 趙凱期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大陸消費者對山寨機評價持續提高 諾基亞展開供應鏈肅清動作

大陸山寨機風潮越演越烈,不僅包括已經漂白經營品牌的泛山寨廠出貨量,2009 年已可達 2 億支以上水準,大陸消費者也越來越被教育成山寨機是具有時尚與創意的本地創新商品,日前大陸網路調查結果甚至顯示,超過70% 受訪者不反對山寨機的存在,36% 支持山寨機、42% 不太在乎要買品牌還是山寨機,並有 32% 指出身邊朋友買過山寨機,顯示已經在市場上開創出新天地的山寨機,已經具有高度威脅國際品牌的影響力。 2009 年大陸市場純山寨機銷售量將與諾基亞相當 另外,根據 DIGITIMES 研究顯示,連同已經漂白的品牌商,大陸手機業者 2009 年出貨量將達 2.57 億支,其中,不計品牌的純山寨佔了 64%,亦即將達 1.64 億支規模,約是諾基亞(Nokia)全年手機銷售量的 40%、第 2 名三星的 75%。 而以大陸市場來看,這些螞蟻雄兵組成的山寨機出貨量,可望達到與在大陸也居冠軍地位的諾基亞相當水準。如果再將前面大陸消費者已有 3 分之 1 對山寨機保持正面評價納進來探討,國際品牌大廠已經不能對山寨機等閒視之。 被模仿的品牌投訴無門 事實上,早些年不論是國際或大陸當地品牌對大陸山寨機廠商早有祭出法律手段,但後來都不了了之,主因便是難以掌握這些山寨機廠商動向,當然,大陸官方的默許也是關鍵之一。 因此,即使近來傳出蘋果(Apple)可能將對打著 iPhone 名號熱賣的 HiPhone 機採取法律行動,但恐怕無法有太大的效用。 諾基亞已經展開要求供應鏈廠商選邊站動作 不過,最受大陸山寨機廠商模仿的諾基亞從 200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探索深圳山寨機大本營崛起堂奧

3 月中旬,從香港轉搭 7 人座轎車前往深圳皇崗,再轉計程車到位於崗廈的下塌旅店,短暫安頓好行李,簡裝出門,搭地鐵到華強北路,前往那大名鼎鼎的山寨大本營朝聖。 華強北路的各式電子商城,一如大陸南方常見的產業聚落給人的印象,以華強北路入口的賽格廣場為例,10 層樓建築,從各式零件到成品銷售,每家平均 2 坪不到的店面,保守估計裡頭大概擠了近 600 家廠家,更遑論類似的大樓,在當地有 10 來棟。走一趟,組裝一支手機、MP3、GPS、Netbook 的所有各式零件,可一次買足。 一如年前到廣州白雲皮件城,從各式皮包的零配件、布料、成品銷售,包羅萬象,商城一旁環繞著數以百計的縫紉廠,方便您買好材料下單,有需求的業者只要跑一趟,方圓 2 公里內可以滿足你所有需求。 而華強北路不同於傳統服飾、皮件、配件等產業之處,僅在於其將歸納為「高科技」的電子領域,包括 MP3、GPS 到今日的 Netbook 等產品,以同樣的經營模式營運銷售。 只有你想不到的 沒有你買不到的 快速彈性、one stop shopping 和極具競爭力的產品價格,是山寨名號響震兩岸三地,在大陸把國際品牌業者殺得體無完膚的主要原因。還有人這樣形容,「華強北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買不到的。」在這約 1.5 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每天湧進約 13 萬個工作從業人員,近 30 萬 ~ 50 萬個買家,年近人民幣 250 億元的交易在此地完成! 阿牧 註 》想看讓人目瞪口呆的現場盛況,請見:大陸深圳黑手機現場直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蔡明介:今日山寨、明日主流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 17 日參加證交所與美林證券所舉辦科技論壇時,花了近 20 分鐘為山寨手機正名,他以「今日山寨、明日主流」來形容大陸山寨 3C 產品生命力,並強調山寨機內含不少創新因子。 聯發科身為大陸山寨機最大晶片供應商,蔡明介 17 日頻為大陸山寨機發聲,他認為,山寨機的真實定義,是以合法為基礎,以更有創新、創意的附加價值,來加諸在終端產品身上,並可切割以品牌為主的主流市場,以及非品牌為主的山寨市場區隔性。針對目前打著山寨名號產品滿天飛情形,蔡明介希望大家要有一些分辨能力,以免被特定人士、特定產品所誤導,而直覺認為山寨一詞是代表不好的意思。 蔡明介大聲疾呼大陸山寨手機的正當性、合法性及前瞻性,不僅為聯發科目前最大生意來源積極發聲,亦試圖抗拒外界不斷以非法、抄襲、低階等舊框架,強加在山寨手機身上的刻板印象,同時亦試圖釐清大陸政府三不五時宣告要打擊盜版、非法、抄襲產品,並尊重智財權動作,其實與聯發科的客戶及生意都沒有太多關連性。 事實上,蔡明介此舉與大陸日前出現成立山寨協會聲浪不謀而合,大陸山寨協會同樣強調自己本身的合法性及正當性,並認為自身產品是存在創新及創意價值,並試圖把山寨機及直接抄襲品牌廠的山賊機界線,劃分得更清楚。 倡議成立山寨協會的業者認為,為體現山寨的創新精神和精品意識,應設置 3 條准入門檻,首先是在大陸境內,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登記管理條例」所規定設立的內資公司;其次是產品沒有假冒偽劣紀錄;再者是產品沒有商標、專利、版權等知識產權侵權行為。     電子時報 趙凱期     See also: 蔡明介︰今日山寨 可能明日主流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 Comments

建設性的不滿 Constructive Discontent

管理大師彼得.聖吉(Peter Senge)曾說:「要培養企業的開放氣氛,關鍵就在讓大家放棄追求共識。儘管共識很重要,但是如果能把少數的歧見、衝突都攤開,集體的智慧才可能大於個人的智慧。」 對組織來說,建設性的不滿有 6 項功能: 突顯問題,透過對話,確認問題的癥結; 刺激創新,促使新的構想萌芽; 激勵挑戰與投入,讓成員覺得讓工作更有意義,覺得自己的想法是有實質貢獻的; 節省管理時間,避免暗中的批評與流言,減少紛爭; 增加彼此信任感,說真話,不做表面功夫; 增進參與感,透過意見交流有助於找出合作模式,使個人需求與組織需求一致。 號稱全世界管理最完善的本田汽車,把建設性的不滿發揮到極致,不斷要求員工質疑公司的各種構想與決策。本田的格言是:「任何公司內部必然有雜音,領導人必須融合所有雜音成為和諧的曲調,公司也不能太和諧,必須亂中有序,才不致削弱企業的競爭力。」     摘錄自大師輕鬆讀 No.185

Posted in Life,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蔡明介︰今日山寨 可能明日主流

山寨手機成為大陸市場獨有現象,改變了大陸手機產業遊戲規則,對於有些大陸網友說聯發科是山寨機之父,有人問我,對此稱號是否感到不悅? 我倒覺得,山寨這個名詞,是修辭學的問題。初步看山寨這種名詞,你會覺得負面,但它真正所代表的精神,就是破壞性創新,這種現象的最早描述,是 20 世紀前半期最重要的創新學派奧地利經濟學家熊彼得所稱的「創造性毀滅的過程」,「透過新產品、新市場、新產業組織,不斷地破壞舊結構,創造新結構」,這是一個很正面的經濟學力量。 只能說當時發明山寨的人的修辭學不夠好,但我想半天,也想不出更好的名詞,既然這樣,你不能打敗它,就加入它! 通訊是人類生活中最重要的功能,尤其是對一些大陸、印度和其他新興國家人民而言,有弭平數位落差的貢獻,因此我認為,山寨這個名詞有點 under value,把山寨的價值打了折扣(discount)。 從產業經濟的競爭來講,山寨手機改變手機產業的結構,完全合乎創新理論;就產業現象來看,山寨手機的崛起,突顯手機產業是一個動態的競爭,一線大廠不可能高枕無憂,二線廠商也不是沒有能力去挑戰一線大廠,聯發科協助這些二線廠商,加速產品開發流程。這種從低階產生的破壞性創新,對於既有業者產生很大的壓力。 對應台灣產業發展現況,台灣低階科技製造業已沒什麼生存空間,不往前走,就會被淘汰,如果台灣只是殺價競爭,競爭力只會往下走,必須要做價值差異化的競爭;大陸有一個獨特的環境,容許破壞式創新的發生,在這市場可容許企業嘗試創新。 因此我認為,用山寨來形容大陸手機業對全球產業的影響力,是太過於簡化了。今日山寨,可能成為明日主流,在大陸有些比較有企圖心的手機業者站穩大陸市場,考量到長期成長性,會開始想在國際市場經營,並在新興市場尋找機會。 比方說,阿拉伯國家的商人可以直接從杜拜,來到位於深圳的華強北路手機賣場挑手機,再批發賣到中東。他們都認為由大陸製造的手機,是一個品質夠好、價格夠便宜的國家品牌手機。所以,我很不同意有些媒體常常把山寨機與品質低劣劃上等號的說法。 有人問我,山寨手機成為大陸獨有現象,下一個能套用山寨手機模式的產品為何?我想這就是科技產業最大的挑戰。 你在手機產業可以套用的商業模式,在別的產品不見得能夠套用,現在有很多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等,甚至是山寨春晚,但這些產品是否會像山寨手機一樣暢銷?這點我倒沒有仔細去想。因為每個產業的環境不一樣,而且不同產品線的成功條件也不一樣。 山寨電視、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所處的環境,和山寨手機不一樣,就如同我所說的邊界條件(Boundary condition)。至於什麼是其他山寨產品重要的因素?什麼是不重要因素?我沒時間去管那些,其他人要去做,就給它們去做,我就當成觀眾在看吧!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口述,經濟日報記者曹正芬採訪整理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大陸產業》不收山賊,山寨業者要結盟

「山寨」這個詞在當前的中國大陸爆紅,各式各樣以山寨冠名的產品、創作更是多不勝數,以致於有大陸業者居然提議要成立山寨協會,用以鼓勵和保護本土中小企業的創新和生存,結果立刻引來正反意見支持者的爭論。 雖然是山寨協會,但卻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進的。倡議成立該協會的人士宣稱,為體現山寨的創新精神和精品意識,將設置 3 條准入門檻:一、在中國境內,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登記管理條例」所規定設立的內資公司;二、產品沒有假冒偽劣紀錄;三、產品沒有商標、專利、版權等知識產權侵權行為。 成立山寨協會聽來似乎顯得荒誕,甚至是「無厘頭」,但從山寨手機、山寨面板、山寨 MP3、山寨數位相機等科技產品開始,到如今的山寨明星、山寨影視劇,甚至山寨春晚,似乎一夜之間,山寨現象已經席捲大陸民眾生活的各層面。依此觀之,成立山寨協會似乎也是「水到渠成」。 「新聞晨報」報導,前陣子在中國醫藥行業的一個新聞網站上,出現一份關於成立中國山寨協會的倡議書,落款人是一家叫瀋陽飛龍藥業有限公司的企業。該倡議書稱,近年來山寨產品迅速躥紅,成為市場主力軍,但因缺乏管理和自律,加之出身草根,價格低廉,便被醜化成假冒偽劣的代名詞。為求自救,倡議廣大優秀的山寨企業組建山寨協會,重塑形象。 結果消息一經發佈,便在網上廣為流傳。不少網友齊聲為大陸的山寨品牌鳴冤叫屈,表示山寨是中國特定經濟社會下的產物,山寨企業有自己的草根創新精神,山寨產品物美價廉。     工商時報 李書良/綜合報導

Posted in Life, Technology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名家觀點》景氣寒冬之策略思維

2008 年是鉅變的一年,不論是美國次級房貸引發的金融海嘯,以及隨後衍生的全球經濟衰退,其速度之快、範圍之廣及損害之深,都是近半世紀所僅見。 台灣在此波景氣寒冬之際,正逢政黨輪替、兩岸關係解凍及經濟轉型之際,不論是政府、企業或人民,都要有洞燭機先的策略思維,才能轉化此一短期危機,成為長期發展之契機。 在景氣低迷之際,最重要的策略思維是回歸基本面,即重建「實」及「信任」的文化。此波金融風暴主因之一,係投資者奢望獲得不合理的高報酬,誘使金融機構設計高槓桿的商品所造成,究其根源,乃是人性的貪婪及脫離基本價值。因此在不景氣時,首要建立的思維是 Back to Basics,也就是「實」及「信任」的文化。 國家社會的長期發展,最重要的基礎在「教育」與「體制」,以我國現況來說,世界經濟論壇(WEF)發布之「2008 到 2009 全球競爭力報告」,我國於今年滑落至第 17 名,落在新加坡(第 5 名)、香港(第 11 名)及韓國(第 13 名)之後。 在評比的 12 個分類指標中,我國的體制及金融市場成熟度,分別落居第 40 及第 58,名次降低最多的分類指標為健康及初等教育(第六降至第 20)及高等教育及訓練(第四降至第 13)。顯見體制及教育是我國競爭力下降的根本原因。政府在面對不景氣之際,除了短中期之振興經濟方案以外,也需大開大闔的在教育及體制上,深入研究當前瓶頸,並參考國際先進國家之經驗作法,大格局的作長期的規劃與投資。 第二點是以興利建構長期競爭力。回顧歷史經驗,企業面對不景氣,如果只是緊縮支出,並無法確保能安然度過難關。永續經營的典範企業,能敏銳地觀察環境的改變,例如:精準掌握市場的未來演變、客戶的需求改變與競爭者的動向等,以興利的思維,分析企業的利基與機會、擬定策略、主動出擊。並視景氣變化情形,即時修正策略,讓企業在不景氣時,不僅能嚴謹控管風險,更能在景氣變動中,抓住契機,以興利的思維,作有策略的變革與投資,以建構長期競爭力。 第三點是用創新專注於核心價值。「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企業在不景氣之際,不僅要立即因應環境變化,調整營運模式,將企業的資源做最有效的運用。更要有創新之思維,不論在組織文化、營運模式、人才晉用或成本管理等方面,都要突破傳統框架,以創新之思維專注於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並落實執行,以創造比競爭者更卓越(Be distinctive)的企業價值與優勢。 最後一點是在不景氣時,更要肯定人員之價值。人才是組織發展最重要的基礎,一般企業,面對不景氣的動作是裁員、減薪或是無薪假,此一作法,在短期內雖可以降低成本,但長期而言,將減損員工與公司間的互信與認同感。永續經營的企業,在不景氣時會肯定員工的貢獻,讓優秀的人員有安全感,以避免人才流失。同時強化權責(Accountability)及績效評估,建立同仁的責任心及組織的競爭力,並確保企業的獎酬與人才培育制度能吸引優秀之關鍵人才,為下一波的景氣復甦做好人才儲備。 景氣循環是經濟社會必然的現象,雖然每一波景氣循環的現象、波動及周期並不規則,但它像節氣一般,冬去春來,終將復甦。寒冬必然是冷酷的,難免會有企業或個人因熬不過酷寒而出局。然而也因此讓重視基本價值、有興利及創新思維,並重視員工貢獻的卓越企業,能在景氣寒冬中掌握契機,為景氣復甦作好勝出的布局。     經濟日報/薛明玲(資誠會計師事務所所長)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