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傳奇

告別「日本第一」傳奇 大國墜落 高素質人民 縱容出最無能政客與政府

台大外文系畢業的梁旅珠,過去十幾年來因為喜愛日本,經常拎著行囊到日本觀光旅行,每年幾乎 1/4 的時間在日本度過。最後甚至在東京購屋置產,有了一個定居住所。並有二本著作《我和我的那些日本朋友們》、《日本夢幻名宿:溫泉、美食、建築的美好旅行》,描述在日本的見聞與感想。 大學畢業後梁旅珠曾主持台灣第一個國際旅遊電視節目「世界真奇妙」(後改名為「繞著地球跑」),後來成為台北市忠孝東路上知名百貨公司明曜百貨創辦人媳婦。而明曜百貨正是日本平價服飾優衣庫(UNIQLO)在台灣的旗艦店。因此她與優衣庫社長柳井正有多次深談機會,了解日本企業領導人對日本未來的憂心忡忡。 在《遠見》雜誌策劃日本 311 地震一周年之際,特邀梁旅珠撰寫她的日本印象,許多獨家的個人長期觀察,讓人對日本的現況有更深了解。 2011 年秋天的京都,意外的不像往年那般擁擠雜沓,有些觀光點甚至像淡季一樣冷清。走在年年排名第一的「紅葉名所」東福寺,難得看到通天橋上依舊擠滿了賞楓人潮,但耳邊只有遊客互喚拍照和保全指揮路線的聲音,卻聽不到過往楓葉季不絕於耳的讚嘆聲:「綺麗ね~~ 紅葉!」 少了日本女人那誇張上揚的軟調詠歎歌頌讚美,去年京都的楓葉季就這麼黯然落幕了。11 月底,向來是京都紅葉的高峰期;每年秋冬之際為期兩週的觀光大拜拜,讓和台北差不多大小的京都湧進驚人的觀光潮。但暖秋冷鋒遲遲不來,讓該帶進人潮加錢潮的楓葉無法轉紅,竟逕自在枝頭上焦枯了。 該冷不冷的殘秋熱烘烘,但日本近 20 年最強冷鋒卻在今年 1 月底 2 月初報到(最低溫零下 42 度),帶來六年以來最大雪量。全國各地因豪雪發生多起交通事故,連名古屋也下大雪,數百台汽車就在路上拋錨,造成交通大打結。 日本全境除了沖繩之外幾乎都在下雪,不少人在剷雪時摔死或被屋頂掉落的積雪擊斃;秋田的玉川溫泉有三人在山中祕湯旅館的岩盤浴帳棚內,被山坡滑落的積雪活活壓死。 日本的社會和經濟現況,就像這一波寒流一樣冷颼颼。持續低迷 20 年的景氣眼看又將會有第三個十年,而日本也被迫面對中國正式超越,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事實。 30 年前在東京一碗拉麵要價 650 日圓,但就在這一兩年,低價連鎖餐廳已經相繼為荷包日薄的上班族,推出了一份 290 日圓的牛丼或拉麵。更慘的是,去年 3 月的東北震災和海嘯帶來了前所未有、更不知從何解決的核災,徹底震碎了日本人民對國家的信任和民族自信心。 2011 年 3 月的東北地震後,我曾於 6 月到東京一趟。使館區和洋人最愛的六本木到麻布十番一帶,以往夜間和週末時滿滿都是洋面孔和外國口音,當時卻全部消失了。一家熟識的 TEMPUR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山寨機傳奇

走入山寨機發源地之一的深圳遠望數碼商城,萬頭鑽動,一點都看不出經濟不景氣,而一層樓數十個攤位裡,擺放最多的就是仿 iPhone 手機!攤位上的老闆熱心攬客之餘,一聽到自台灣來的客人就十分殷勤招待,而且一開口就說:「聯發科是你們那很大的電子公司吧?」「謝謝聯發科給我飯吃!」 親切招待的是年約三十出頭的老闆,他解釋,近年來深圳的數個山寨機主要商場常常能看到台灣客人,由於一買就是 3、4 台,出手闊綽,因此很受歡迎。但最重要的是,只要一提到山寨機,就一定會想到台灣的聯發科,因為沒有聯發科就沒有今天的山寨機,更別提山寨文化養活了超過 20 萬的深圳就業人員,已及其背後的百萬個深圳家庭,也因此,時至今日,這些靠山寨機過活的業者,尊稱聯發科為「山寨機之父」。 中國手機產業一度沒指望 老闆回憶,山寨機前身是「黑手機」。大約在 2000 年時,中國的手機市場是國際品牌諾基亞、MOTO 的天下,當時中國最有名的就是 TCL 的鑽石機,國際品牌動輒 3,000 多人民幣,一般人買不起,國產的 TCL 雖然外觀佳但反應慢、又容易當機,且因當時存在牌照制度,售價也不低。 黑手機就在這樣的夾縫中應運而生了!最初是仿照三星的翻蓋機,擁有 MP3、彩色螢幕、可折疊等特色、售價是真機的一半,只可惜多採用韓國小公司的晶片解決方案,系統不穩、故障率高,外加生命週期短,因此當時黑手機與大陸國產品牌手機一般差,中國手機產業的發展似乎走入死胡同裡,幾乎沒有指望的,直到聯發科出現。 蔡明介瘋狂 造就山寨機之父 老闆說,「當時大家都覺得聯發科的蔡老板瘋了,但看在我們這些山寨業眼裡,老蔡其實走了一條很天才的路,他把很多晶片整合在一個晶片裡,然後加入軟體整併成一個系統,就是俗稱的公板,買家不必有任何技術層次,只需要把買來的公板外面加上機殼然後鎖緊,放上電池就可以賣了,而且在 2006 年的時候,這樣的公板一個只買 300 多人民幣,成本低、也沒有入門障礙。」 爾後,聯發科的整合晶片越來越進步,就像堆積木一樣,聯發科提供核心基座,山寨廠負責主板、附加功能、外觀等設計,以及組裝工作,加上聯發科出貨量超大,系統故障率也就越來越低,一台新款手機只需 50 ~ 60 天就可以做出來。而聯想和長虹,以及金立跟天語產出的手機很像,就是因為他們都源自聯發科,但其實聯發科系統的手機很好認,多數都是螢幕下方有一排四個功能鍵,黑底白色圖示。 也因此,幾乎中國所有的手機廠都是聯發科的客戶,除了夏新之外,所以去年夏新更因此打出「與眾不同」的廣告。以中國去年 2 億台山寨機出貨量估算,聯發科的占有率至少 75 ~ 85%,而在中國去年整體手機市場中,聯發科的市占率也高達 42.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Team Hoyt

偉大的父親,跑步場上一個令人感動的傳奇。

Posted in Life, Sport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2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