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作者

《航海王》作者尾田榮一郎的不敗祕技

熱血、友情、勝利,俠氣才是王道 《航海王》這部描述熱血青年的漫畫,在日本有木村拓哉等巨星粉絲加持,在台灣也有九把刀等重量級的愛好者,日本累計銷售量已超過二億冊。年僅三十六歲的作者尾田榮一郎,憑藉出版品和授權等收入,年薪估計達到三十億日圓以上,創下日本漫畫界紀錄。 日本最暢銷的漫畫是哪一本?不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哆啦A夢》或《名偵探柯南》,而是《航海王》(亦翻成《海賊王》)。 《航海王》一九九七年開始在《週刊少年 Jump》連載,今年發行的漫畫單行本已經到第六十三集,初版發行量高達三九○萬冊,已經第七次刷新日本漫畫史上初版發行量的紀錄。十四年來在日本累計發行量逾二億四千萬冊,並在日本以外的三十餘國翻譯發行,一至六十三集在台灣累計銷量也突破一千萬冊(不含畫集及公式導讀)。 這本風靡日本海內外的漫畫集,創造出高銷售量,已令人瞠目結舌,但作者尾田榮一郎說:「故事大概才進行到一半。」也就意味,《航海王》在日本漫畫界將可能繼續刷新紀錄。 《航海王》大賣,讓尾田成為億萬富翁。《日經娛樂》月刊指出,尾田從二○一○年一月到現在,總共賣出五四八六萬冊漫畫,一本定價四○○日圓,因此一年半的營業收入達到二一九億日圓左右,換言之,他一個人就創造出相當一家企業一年的營業額。除此之外,另有周邊商品、授權費用等各種收入。 知名藝人粉絲加乘 熱血扶弱故事打動人心 日本媒體曾經計算尾田的年薪,以一○年來說,推估達到三十一億日圓。其中包括刊登在雜誌上的稿費約四千八百萬日圓、單行本的版稅約十三億五千萬日圓、電影和卡通播映收入約一千六百萬日圓、海外收入估計二億日圓、卡通人物使用費一年最多十五億日圓左右,合計超過三十一億日圓。日本東北地區發生三一一大地震時,網路傳出他捐出十五億日圓,雖然後來證明是謠傳,但也足以證明年僅三十六歲的他,給人財力雄厚的印象。 尾田榮一郎創作的《航海王》是個虛擬故事,描述戴著草帽、身著背心的魯夫,身體像橡膠一樣可以任意拉長,他立志成為海賊王,和幾位夥伴一起朝著「偉大的航道」,去尋找傳說中的「一個大祕寶(One Piece)」。但這群海盜的故事,究竟為什麼能讓這麼多人買單? 有日本蛙王之稱的奧運金牌選手北島康介參加集訓時,不忘帶著《航海王》漫畫,他曾經表示,失去動力的時候讀《航海王》就可以放鬆心情、冷靜下來,它已經變成生活的一部分。韓國知名男性偶像團體「東方神起」則把這本漫畫當作學日文的教材。 木村拓哉、小栗旬、美夢成真等日本知名藝人,也都公開表示是《航海王》的愛好者。木村拓哉在「《航海王》猜謎比賽」的節目單元中,兩次獲得第一,足以顯示他對這本漫畫的熟悉度。 木村在十月號《Men’s Non-no》雜誌中,非常難得地與他崇拜的這位國民漫畫家尾田榮一郎對談。他說透過這本漫畫,讓他和許多素昧平生的人意外打開話匣子,北海道機場職員貼心地送木村漫畫中人物喬巴的北海道限定版手機吊飾,這些互動都是以往沒有的。對這樣的回響,尾田說:「漫畫家最重要的角色就是讓人與人連結起來。」尾田也特別感謝木村:「因為你說喜歡《航海王》,所以大家也開始喜歡《航海王》,尤其女性讀者增加很多。」 《航海王》在台灣委由東立出版社發行,該公司企畫專員吳姿鴈分析這套漫畫暢銷的原因是,「《航海王》在集英社出版的《週刊少年 Jump》連載,這本雜誌上連載的漫畫有九五%都包含少年王道漫畫的三元素──熱血、友情、勝利,而《航海王》把這些元素發揮得淋漓盡致,許多人看完以後覺得熱血沸騰、熱淚盈眶。」吳姿鴈指出:「儘管漫畫中的情節好像很八股,例如朋友共同完成某個使命,但是這些都是人性中最動人的元素,所以百看不厭。」 知名作家九把刀也是《航海王》的愛好者。儘管在自己的電影後製階段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他受新北市教育單位之託,為中學生的品德聯絡簿撰文,選擇以「海賊王教你的事」為題,提醒同學們遇到校園霸凌,應該勇敢為正義挺身而出,對弱者伸出援手,他說:「海賊王很熱血。但海賊王之所以熱血,不是向你炫耀擁有力量的人很厲害。而是告訴你,願意將力量貢獻給弱者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 此外,相對日本愈來愈多男生是不太具有攻擊力或野性的草食男,尾田接受《AERA》雜誌採訪時指出,「魯夫是快成為稀有動物的肉食男。」這應該也是《航海王》受歡迎的原因之一。為了解救自己的夥伴,明知沒有勝算,仍毫不猶豫地和敵人正面衝突,這種豪情讓男女都會對他深具好感。 首次海外授權 台灣市場引爆商機 《航海王》主題樂園今年七月起,還首度在台灣登場,這也是《航海王》第一次對海外授權。 九族文化村企畫部經理黃瑞奇說,會想到用《航海王》,其實是十八歲兒子給他的建議。經過評估後,他發現《航海王》真的有很多粉絲,集客力很強,因此開始與日方交涉。「因為是海外第一次,日本方面非常謹慎,從開始接觸到遊樂園完成,就花了兩年的時間。」 至於《航海王》帶來的經濟效益,黃瑞奇指出:「暑假期間到九族文化村的遊客為三十多萬人次,和去年差不多,但是從今年第二季搭乘纜車的人數減少一半,而九族文化村來客不減的情況看來,《航海王》至少帶動十多萬的人潮。」 全家便利商店也看準《航海王》的人氣,多次舉辦相關活動,同樣吸引了大批《航海王》迷的目光。集點換「航海王時光奇機」活動期間,整體業績成長一成以上。 根據《週刊文春》的報導,尾田的老家開設算盤教室。受到愛畫油畫父親的耳濡目染,他從小就愛畫畫,每次畫哆啦A夢或假面超人等卡通人物,都會博得讚賞。 他四歲的時候聽到「漫畫家」這個名詞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畫畫也是一種工作?一邊玩還可以拿到錢!」於是展開了他的漫畫家之夢。 大約從國中二年級的時候,尾田開始認真畫漫畫,並且把目標鎖定「為 Jump 畫海賊的漫畫」,蒐集許多相關的點子。 就九州東海大學附屬第二高中時,用「月火水木金土」的筆名投稿短篇漫畫《WANTED》到《週刊少年 Jump》入選手塚賞。就讀東海大學工學部建築系一年後休學,擔任甲斐谷忍等三位漫畫家的助手,一九九七年《航海王》開始連載,從此這部漫畫也成為日本國民漫畫的代名詞。 不殘忍血腥 戰鬥結束必有歡樂 尾田為自己訂下一些規矩,例如漫畫中不談情說愛、沒有殘忍血腥的畫面、同伴不會死,也不會殺敵人。每次戰鬥結束,一定和夥伴及當地居民舉辦晚宴,他擔心自己人或勁敵被殺,就無法描繪晚宴的歡樂氣氛。 尾田認為「人死不能重來」,起死回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既然如此,一開始就不要賜死。尾田不靠死來催淚,而是靠感動,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完成一項任務,一樣會流下感動的眼淚,而且他也會一邊流淚一邊畫,完全融入劇情中。 對於畫畫,尾田也有他的堅持。例如動物、煙、雲、海等「活的、會動的東西」都要自己畫,而且遇到回憶的情節,不會使用以前畫的內容,而是全部重新畫過,由此可以看出魔羯座求好心切的嚴謹態度。 二○○四年,尾田和原本從事模特兒工作並曾在舞台劇「航海王」中飾演過娜美的稻葉千秋結婚,育有一女。他很注重隱私,因為擔心私生活受到打擾,多次接受專訪時,都不曾以正面示人,即使看到他的側面、背面,以及他的書桌、手稿,但就是看不到正面!這讓《航海王》的粉絲可以更專注在他的作品上,這本老少咸宜的海賊漫畫,也會繼續熱血下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NE PIEC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朱學恆:作家賺了錢幹什麼?

□ 古力斯 我素來對那些靠寫作賺大錢的人沒有什麼好感,在我看來,他們和那些在街頭巷尾做生意的小販沒什麼區別,都是為了賺錢,只是手藝不同而已。而且我對他們有意見的原因是:本來靠自己碼字賺錢,並且沒有什麼不好,但請在數錢的同時,千萬不要作出一副憂國救民的嘴臉和姿態。 但這一次是個例外。我的想法被徹底改變:我由衷敬佩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靠翻譯《魔戒》等奇幻文學作品賺了三千多萬台幣,然後他沒有花這筆錢,設立了一個個人藝術基金會,全部用了發展奇幻文學和將麻省理工學院等國外一流大學的課程翻譯成中文,在網絡上公開,供中國人免費使用。 朱學恆癡迷電動。因為癡迷電動,他又跟著癡迷上奇幻小說。來自西方的此類小說多數沒有中文版本,從大學開始時,他就有了項零花錢的來源 ── 翻譯奇幻小說,既能賺錢又很享受,樂在其中,為此甚至耽誤了學業。 6 年前,朱學恆有了個新想法,翻譯西方奇幻小說的巨著《魔戒三部曲》。一說起《魔戒》,朱學恆兩眼就閃爍著光芒。在他看來,這是西方一切奇幻小說的源頭,是萬流歸宗的 “宗”。在此之前,台灣其實已經有一個版本,但賣得很糟糕。 朱學恆帶著此前他翻譯過的 20 本書跑到出版社,和出版社達成了一個協議:他重新翻譯《魔戒三部曲》,賣到一萬本才抽版稅。 9 個月之後,《魔戒》開始首賣,時間竟然安排到凌晨 12 點。時值台灣冬夜,夜晚溫度只有七八度。朱學恆為自己捏了把汗 ── 如果首賣戰績不佳,台灣各書店就會立刻把它撤到不顯眼的地方,這將直接影響到以後的銷售。 結果,這套中文版《魔戒》非常成功,在台灣銷售高達 80 萬冊,成為暢銷大熱門。他拿到了 3600 萬的版稅。 朱學恆年輕時也和大家一樣,想要賺大錢。他曾許下願望,40 歲之前要賺夠 1000 萬,至少也要讓自己值 1000 萬。翻譯完《魔戒》之後,第一筆收入是 2000 萬新台幣支票,那時他才 27 歲。「突然間,我發現自己並沒有在一夜之間成長,或者說有所變化。顯然我要追求的不能用金錢來衡量。我認為自己的錢是跟社會借來的,既然如此,我應該把它還回去。我也想過要買跑車,但那只是我一個人高興。如果我舉辦一個大活動,也許是博覽會,也許是書展,那可能會有幾萬人一起高興。所以我捐了 2000 多萬新台幣給基金會。我希望能建立起一個比較完整的奇幻文學的脈絡,甚至鼓勵他們去嘗試寫奇幻文學。」 3 年前,朱學恆很偶然地得知了 MIT 在網上開放大學課程讓全球共享的事。在網頁上,他找到麻省理工學院裡最讓他摸不著頭腦的電磁課程,上面的實驗演示得竟然如此清楚明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Net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