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作家

村上春樹 我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

以色列政府空襲迦薩,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的日本知名小說家村上春樹受到國內外壓力,猶疑是否該出席頒獎,結局是,他去了,並掀起了比小說更為震動世人的餘波。 現年六十歲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被《時代雜誌》喻為當代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日本作家。 村上春樹三度問鼎諾貝爾文學獎,被媒體形容為繼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之後,「離諾貝爾文學獎最近的日本人」。他包括《挪威的森林》在內的多部長篇小說作品,陸續被翻譯成四十多國語言,全球銷售超過兩千萬冊,近年陸續獲得捷克「卡夫卡文學獎」、愛爾蘭「法蘭克.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等多項國際文學獎項肯定。 今年二月初,村上春樹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該獎項每兩年頒發一次,表彰對人類自由、社會公平、政治民主具貢獻的作家。歷屆得獎者包括西蒙波娃、羅素、米蘭昆德拉等。 諷刺的是,頒發獎項的以色列政府,近來空襲迦薩,備受國際和平團體批評。日本輿論因此要求村上春樹為避免被認為支持以色列近來的軍事行動,應拒領該獎項,否則將抵制其作品。 但二月十五日,村上春樹在國內外壓力下,仍選擇赴耶路撒冷出席頒獎典禮。他更出人意料地,在以色列總統佩雷斯面前,公開批判以色列的軍事行動,同時一吐作為文學創作者,希望透過描寫微不足道的個人,對抗既有權力和體制的深層意義。 村上春樹於耶路撒冷的英語演講辭「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道出個人應有的道德勇氣、與對體制霸權的深刻反省,隨即被國際媒體競相轉載,更超越文壇,在國際政治、人權組織間引起廣大迴響。以下是村上春樹演講辭全文翻譯。

Posted in Life, World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王文華 ─ 自由心證

我很喜歡「自由心證」這四個字,因為它代表著對個人無比的尊重和信任。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朱學恆:作家賺了錢幹什麼?

□ 古力斯 我素來對那些靠寫作賺大錢的人沒有什麼好感,在我看來,他們和那些在街頭巷尾做生意的小販沒什麼區別,都是為了賺錢,只是手藝不同而已。而且我對他們有意見的原因是:本來靠自己碼字賺錢,並且沒有什麼不好,但請在數錢的同時,千萬不要作出一副憂國救民的嘴臉和姿態。 但這一次是個例外。我的想法被徹底改變:我由衷敬佩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靠翻譯《魔戒》等奇幻文學作品賺了三千多萬台幣,然後他沒有花這筆錢,設立了一個個人藝術基金會,全部用了發展奇幻文學和將麻省理工學院等國外一流大學的課程翻譯成中文,在網絡上公開,供中國人免費使用。 朱學恆癡迷電動。因為癡迷電動,他又跟著癡迷上奇幻小說。來自西方的此類小說多數沒有中文版本,從大學開始時,他就有了項零花錢的來源 ── 翻譯奇幻小說,既能賺錢又很享受,樂在其中,為此甚至耽誤了學業。 6 年前,朱學恆有了個新想法,翻譯西方奇幻小說的巨著《魔戒三部曲》。一說起《魔戒》,朱學恆兩眼就閃爍著光芒。在他看來,這是西方一切奇幻小說的源頭,是萬流歸宗的 “宗”。在此之前,台灣其實已經有一個版本,但賣得很糟糕。 朱學恆帶著此前他翻譯過的 20 本書跑到出版社,和出版社達成了一個協議:他重新翻譯《魔戒三部曲》,賣到一萬本才抽版稅。 9 個月之後,《魔戒》開始首賣,時間竟然安排到凌晨 12 點。時值台灣冬夜,夜晚溫度只有七八度。朱學恆為自己捏了把汗 ── 如果首賣戰績不佳,台灣各書店就會立刻把它撤到不顯眼的地方,這將直接影響到以後的銷售。 結果,這套中文版《魔戒》非常成功,在台灣銷售高達 80 萬冊,成為暢銷大熱門。他拿到了 3600 萬的版稅。 朱學恆年輕時也和大家一樣,想要賺大錢。他曾許下願望,40 歲之前要賺夠 1000 萬,至少也要讓自己值 1000 萬。翻譯完《魔戒》之後,第一筆收入是 2000 萬新台幣支票,那時他才 27 歲。「突然間,我發現自己並沒有在一夜之間成長,或者說有所變化。顯然我要追求的不能用金錢來衡量。我認為自己的錢是跟社會借來的,既然如此,我應該把它還回去。我也想過要買跑車,但那只是我一個人高興。如果我舉辦一個大活動,也許是博覽會,也許是書展,那可能會有幾萬人一起高興。所以我捐了 2000 多萬新台幣給基金會。我希望能建立起一個比較完整的奇幻文學的脈絡,甚至鼓勵他們去嘗試寫奇幻文學。」 3 年前,朱學恆很偶然地得知了 MIT 在網上開放大學課程讓全球共享的事。在網頁上,他找到麻省理工學院裡最讓他摸不著頭腦的電磁課程,上面的實驗演示得竟然如此清楚明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Net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