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仿冒

注意了!有 “ 東映 ” 字限定景品大艾斯一樣可能是仿貨,拍了足夠多的真仿對比照片。

因為這幾天看到討論艾斯的仿貨問題嚴重,自己已經有一個真品艾斯了。 也對這款很有愛,加上精品基本不會再版,所以便想再弄一個來收藏,特別問了一個老交易的商家,確定其貨背後是有東映的,於是便又買了一個。 今天收到貨後,第一時間看了下貓貼,確實背後有東映,但感覺盒子的印刷質量比之前買的差了一些。於是便打開了盒子… 現在完全能確定,這批貓貼背後一樣有 “東映” 字樣的貨同樣也可能是仿貨。 對此商家,我是相當信任的。商家說這批貨是直接從日本進的。讓我退貨後他也一樣很無辜。哎,只想到最近這款公仔,真的是太混亂! 話不多說了,照片為主,給大家上上課,因為需要退換,內包就不拆了。 盒子頂部對比,完全可能看出真貨盒子上面的地圖細節比假貨盒子要清楚的多。這個不對照也不容易發現。 盒子反面對比,真貨盒子的字體要銳利許多,仿貨盒子字跡與圖像都要朦朧和模糊(這個不對比還不容易發現)。並且整體偏褐色。 盒子反面字體更細節的對比照片 盒子底部的區別就更大了,字體顏色完全不一樣。我建議大家可以根據這個來做直接辨別。 仿貨盒子打開後裡面的狀況,很散亂,並且有一股很重的塑料味。 作為對照,給之前拍的正貨盒子打開後裡面的狀況,簡潔太多了,塑料泡泡膜包的很緊實。 打開泡泡膜後,可以發現正品包裝很簡練,乾淨。 正品艾斯各部件在透明薄膜裡的擺放位置。 仿貨的擺放位置,大家可以看出實際上正品和仿品在擺放位置上是一樣的,以後同樣也不能再以這一點來辨認是真或者仿品! 接下來艾斯公仔的各實物對比 身體正面。 身體反面。 最大的區別,正品身體剛拿出來手腕指針上是有包裝膜纏繞著的。而仿貨是沒有的,還一點仿貨左手(有指針的手)顏色嚴重深,當然這可能也是個體差異。 頭部。 匕首。最明顯的是差腰間的銀色鏈條。 項鏈飾品,這部件正貨艾斯,和仿艾斯,細節差距是巨大的。 大家慢慢品味吧。哎,最近的限定大艾斯還暫時先不入為妙。     — 資料來源:注意了!!有“东映”字限定景品大艾斯一样可能是仿货,拍了足够多的真仿对比照片。

Posted in ONE PIECE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

大陸消費者對山寨機評價持續提高 諾基亞展開供應鏈肅清動作

大陸山寨機風潮越演越烈,不僅包括已經漂白經營品牌的泛山寨廠出貨量,2009 年已可達 2 億支以上水準,大陸消費者也越來越被教育成山寨機是具有時尚與創意的本地創新商品,日前大陸網路調查結果甚至顯示,超過70% 受訪者不反對山寨機的存在,36% 支持山寨機、42% 不太在乎要買品牌還是山寨機,並有 32% 指出身邊朋友買過山寨機,顯示已經在市場上開創出新天地的山寨機,已經具有高度威脅國際品牌的影響力。 2009 年大陸市場純山寨機銷售量將與諾基亞相當 另外,根據 DIGITIMES 研究顯示,連同已經漂白的品牌商,大陸手機業者 2009 年出貨量將達 2.57 億支,其中,不計品牌的純山寨佔了 64%,亦即將達 1.64 億支規模,約是諾基亞(Nokia)全年手機銷售量的 40%、第 2 名三星的 75%。 而以大陸市場來看,這些螞蟻雄兵組成的山寨機出貨量,可望達到與在大陸也居冠軍地位的諾基亞相當水準。如果再將前面大陸消費者已有 3 分之 1 對山寨機保持正面評價納進來探討,國際品牌大廠已經不能對山寨機等閒視之。 被模仿的品牌投訴無門 事實上,早些年不論是國際或大陸當地品牌對大陸山寨機廠商早有祭出法律手段,但後來都不了了之,主因便是難以掌握這些山寨機廠商動向,當然,大陸官方的默許也是關鍵之一。 因此,即使近來傳出蘋果(Apple)可能將對打著 iPhone 名號熱賣的 HiPhone 機採取法律行動,但恐怕無法有太大的效用。 諾基亞已經展開要求供應鏈廠商選邊站動作 不過,最受大陸山寨機廠商模仿的諾基亞從 200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蔡明介︰今日山寨 可能明日主流

山寨手機成為大陸市場獨有現象,改變了大陸手機產業遊戲規則,對於有些大陸網友說聯發科是山寨機之父,有人問我,對此稱號是否感到不悅? 我倒覺得,山寨這個名詞,是修辭學的問題。初步看山寨這種名詞,你會覺得負面,但它真正所代表的精神,就是破壞性創新,這種現象的最早描述,是 20 世紀前半期最重要的創新學派奧地利經濟學家熊彼得所稱的「創造性毀滅的過程」,「透過新產品、新市場、新產業組織,不斷地破壞舊結構,創造新結構」,這是一個很正面的經濟學力量。 只能說當時發明山寨的人的修辭學不夠好,但我想半天,也想不出更好的名詞,既然這樣,你不能打敗它,就加入它! 通訊是人類生活中最重要的功能,尤其是對一些大陸、印度和其他新興國家人民而言,有弭平數位落差的貢獻,因此我認為,山寨這個名詞有點 under value,把山寨的價值打了折扣(discount)。 從產業經濟的競爭來講,山寨手機改變手機產業的結構,完全合乎創新理論;就產業現象來看,山寨手機的崛起,突顯手機產業是一個動態的競爭,一線大廠不可能高枕無憂,二線廠商也不是沒有能力去挑戰一線大廠,聯發科協助這些二線廠商,加速產品開發流程。這種從低階產生的破壞性創新,對於既有業者產生很大的壓力。 對應台灣產業發展現況,台灣低階科技製造業已沒什麼生存空間,不往前走,就會被淘汰,如果台灣只是殺價競爭,競爭力只會往下走,必須要做價值差異化的競爭;大陸有一個獨特的環境,容許破壞式創新的發生,在這市場可容許企業嘗試創新。 因此我認為,用山寨來形容大陸手機業對全球產業的影響力,是太過於簡化了。今日山寨,可能成為明日主流,在大陸有些比較有企圖心的手機業者站穩大陸市場,考量到長期成長性,會開始想在國際市場經營,並在新興市場尋找機會。 比方說,阿拉伯國家的商人可以直接從杜拜,來到位於深圳的華強北路手機賣場挑手機,再批發賣到中東。他們都認為由大陸製造的手機,是一個品質夠好、價格夠便宜的國家品牌手機。所以,我很不同意有些媒體常常把山寨機與品質低劣劃上等號的說法。 有人問我,山寨手機成為大陸獨有現象,下一個能套用山寨手機模式的產品為何?我想這就是科技產業最大的挑戰。 你在手機產業可以套用的商業模式,在別的產品不見得能夠套用,現在有很多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等,甚至是山寨春晚,但這些產品是否會像山寨手機一樣暢銷?這點我倒沒有仔細去想。因為每個產業的環境不一樣,而且不同產品線的成功條件也不一樣。 山寨電視、山寨相機、山寨小筆電所處的環境,和山寨手機不一樣,就如同我所說的邊界條件(Boundary condition)。至於什麼是其他山寨產品重要的因素?什麼是不重要因素?我沒時間去管那些,其他人要去做,就給它們去做,我就當成觀眾在看吧!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口述,經濟日報記者曹正芬採訪整理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科技產品的攤販化 山寨機現象 平台經濟學與產業發展的省思

山寨機!科技產品攤販化! 在台灣以聯發科為首的產業鏈支持下,山寨機在大陸掀起熱潮,只要擁有人民幣數 10 萬,都有機會從中賺取短期利潤,不過如果山寨現象出口到全球,那還有誰願意研發更先進的手機技術呢? 雖然在台灣並不流行,但是大陸的山寨機現象,已是彼岸的顯學之一。以大陸市場為主的行銷與生產,在大陸現階段的特別條件下,展開一種深具大陸特色的社會經濟行為學。用台灣人較易瞭解的說法,這種現象叫做科技產品攤販化,背後代表的技術平台經濟學,與可能對消費性電子產品產業發展的影響,具有不少啟發與省思之處。 查一下 Google,有關山寨機的資料,高達 142 萬筆,熱門程度可想而知。電子時報於 11 月 11 日做了深度而全面的報導,更加深了關注電子業發展者的注意力。即使山寨機的市場在降溫中,但山寨機的熱度及引起的大陸現象,絕對具備研究(在大陸有市場利益關係的廠商)與思考的價值(想在大陸經營當地市場的品牌廠商)。 山寨機的熱潮,一般將主要的貢獻者或推動者歸於台灣:聯發科提供的核心技術產品,晶片與完整的運用功能(Turn-Key);同時,台灣電子業在大陸投資,建立了完整的產業供應鏈。沒有模具、機殼、機板、面板等相關零組件的全面配合,山寨機也不太容易快速竄起。 萬事俱備的市場結構 還有已建構好的通路,到大陸城市裡隨便逛逛,很容易體會到賣手機的商店,比銀行還多。山寨機以往叫做白牌手機,也就是以仿製名牌手機為主要手段。白牌進化到山寨,除了價格低廉沒改變外,山寨機不僅在外觀設計多樣化,價位多元化,與推出上市快速化,都不再是往日白牌可比擬。而白牌手機以及相關的仿製品如盗版光牒等,以往所建立的密集市場通路,更讓山寨機得以迅速發揮快、狠、準的特色。 山寨機的特殊點包括:1、因為不需開發技術與不向政府提出申請,設計與推出的時間,較國際大廠快上一半,僅需 3 ~ 6 個月時間;2、除了省掉專利費用,也省下稅捐、服務及牌照等必要成本,價格約為品牌廠商的一半到 3 分之 1;3、依據消費者需求,有很多價格上不同檔次的產品,產品多元化吸引不同族群;4、價格低到「扔了也不可惜」;5、進出這個市場的門檻不高,估計祗要有人民幣數 10 萬到數百萬,即可推出一款產品,而且,產品不用賣太久,也不能賣太久,儘早賣光儘早獲利,再推新品。 這些特點加起來,很像台灣迄今在夜市都還普遍到不行的攤販,數以 10 萬計的攤販,有的賣成衣,有的賣玩具,有的賣盗版品,但產品必須都是緊追流行的款式,否則就有成為庫存的風險。手機相當程度上是科技產品,但山寨機的現象,稱之為科技產品攤販化應不為過。 像成衣玩具棄之無憾 不管在高檔店面賣,或在夜市中賣,祗要有業務,就是商業;提供商品的大小盤就是通路;提供商品的就是產業。唯一不同於成衣等商品的,就是提供產品的生產平台,亦即手機中的晶片。 大陸華為公司 2 位經理人調查山寨機市場後,做了 1 份「山寨機的藍海策略」研究報告,或許對為數千家的山寨機供應商來說,獲取數百萬乃至數千萬人民幣的策略,叫做藍海策略,動作快、腦筋轉得快的,可以從其中累積一定的財富實力,但長年在其中撈錢,可能不是辦法;基本上,這些藍海很快就變成紅海,甚至一不小心,庫存去化不當,就成為血海。 換句話說,攤販與盤商都有小利可賺,但最大的受益者肯定是平台提供者。用個人電腦產業的術語說,就是 Wintel(微軟+英特爾),兩者迄今在個人電腦產業仍然迄立不搖,這才是藍海策略。山寨機的平台,當然就是聯發科;然而,山寨機畢竟不是個人電腦。 如果不談道德層面,聯發科是非常成功與精明的開發商,畢竟,能將某一項科技產品的核心技術統一,變成各家所需,又祗有自己才能提供,成為獨大局面,不僅需要技術,也需要極高的商業策略。多年來,台灣電子業強調開發技術平台的重要性,甚至還要說服政府,提供必要的財務支援;然而,山寨機的現象顯示,平台還是靠業者自己發展最快也最實惠。 是機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

大陸深圳黑手機現場直擊

Yahoo 奇摩 2006 摩人 Jeremy 深入大陸深圳一探黑手機的故鄉。   [預告] 深圳黑手機現場直擊 Coming Soon!   [現場直擊] 造訪黑手機的故鄉 – 場外觀戰篇   [現場直擊] 造訪黑手機的故鄉 – 什麼都有篇 他拍了不少現場照片,讓我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看完以後真的覺得中國人能發展出這種手機市場生態真的太了不起了,整個就是很草莽的方式,把仿冒這回事做到淋漓盡致,特別是那個藍芽耳機的品牌貼紙真的是夠好笑的。 其實就差在沒有一個走 ISO 流程的工廠與該有的品管,不然其實生產手機不也就這麼回事嘛。只是大家熟悉的自動化產線在勞力過剩又便宜的中國,變成了一個個手裡拿著零組件的人在做。 我決定有機會一定也要親臨現場瞧瞧,希望到時候什麼都要拍,什麼都覺得奇怪(好奇心太重)的阿牧不會被海扁一頓或是保安抓去…。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貼牌手機 處處可見台商製零件

深圳台商張成林表示,深圳每台貼牌手機裡,幾乎都有台商生產的零件。它的晶片可能是聯發科生產的、手機殼、按鍵、螢幕甚至內部軟體,就有可能是美律、毅嘉、台灣晶技等廠。大陸貼牌手機大賣,台商業者的利潤也大為提高。 張成林表示,大陸生產貼牌手機所需要的零件,不是從台灣進口,就是大陸的台灣業者生產的,和台灣手機產業的榮衰息息相關。2005 年以前,大陸沒有一家廠商能真正做出手機,幾乎都是由台灣、南韓企業代工,或都是由台灣、南韓企業做好後,貼上大陸企業的牌子的「貼牌手機」。

Posted in Work | Tagged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