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問聯發科蔡董事長】台教會提問全文

時代力量黨團、台教會及經民聯等18日共同召開「財團換個姿勢替中資敲門,給新政府找好臺階開門迎敵?IC設計大廠和石斑魚的共同宿命?!」記者會。
時代力量黨團、台教會及經民聯等 18 日共同召開「財團換個姿勢替中資敲門,給新政府找好臺階開門迎敵?IC 設計大廠和石斑魚的共同宿命?!」記者會。(記者叢昌瑾攝)

台灣教授協會【二十問聯發科蔡董事長】全文

一、聯發科於最近幾年,密集收購多家不同技術領域的台灣 IC 設計公司,如果開放中資入股,是否會形成「買一送多」或「任君挑選」的效應?

蔡董事長最近受訪表示,若政策不准中資入股母公司,可以考慮從子公司開始。但聯發科過去一段時間一口氣買了許多公司,現在都變成「子公司」,在被收購前,每一家可都是獨立存在的「母公司」,甚至是該領域一方之霸。

繼2012購併晨星半導體後,聯發科在 2015 年 4 月以來,於短短五個月內,密集透過旗下的子公司、孫公司連續收購了曜鵬、常億、奕力及立錡四間公司,當時,產業界一頭霧水,因為,其中有幾家公司跟聯發科之間並無明顯整合綜效,看不懂聯發科的策略想法,直到同年十月,紫光放話有意入股聯發科,聯發科也立即呼應表示歡迎,開始有人懷疑,聯發科在幫中國打包收購台灣 IC 設計公司。因為,一旦中資成功入股聯發科,就是等於同時入股台灣其他五家被收購的 IC 設計公司,而其中好幾家都是台灣排名前幾大的 IC 設計公司,這個粽串效應,是否有為中國打包的疑慮?

二、蔡董事長說「我並沒有要把聯發科賣給紫光」,為何和之前媒體報導前後不一?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 6/15、本週三受訪時特別澄清,「我並沒有要把聯發科賣給紫光」,這點似乎與當時一連串發生的事實與報導不符,請問,為何蔡董事長直到現在都不願對過程說明白講清楚?

根據 2015、11、3 科技新報報導,「紫光意在購併聯發科的消息一出,立刻引發了台灣半導體產業的震動,2015 年 11 月 2 日聯發科發表官方聲明稱,在兩岸合作方面,只要政策許可,且對股東、團隊、兩岸半導體產業有利,聯發科願持開放態度,攜手兩岸,共同提升華人企業在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為台灣 IC 設計產業提供更多成長空間。」

紫光的趙偉國董事長則是第一次來台灣,就放話要併下聯發科,「因為我的錢多嘛。」台灣不開放,就要抵制台灣晶片。(今周刊 2015.11.5)

而 2015.11.23 民報引述經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指出,鄧振中在受訪時呼應聯發科與紫光的喊話,表示即將開放中資入股 IC 設計產業:中資挾大量資金正衝著台灣而來,日前中國紫光集團才喊要投資聯發科讓各界擔憂紅色供應鏈更進一步的襲擊,沒想到,經濟部長鄧振中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便坦言,面對中國的激烈競爭,台灣除了進一步開放別無他法,坦言「政府正尋求解除中資投資 IC 設計行業的禁令。」

三、蔡董事長說,「允許申請,專業審查」,不等同是開放。請問,一旦聯發科個案申請通過,難道不會對中資入股形成「破窗效應」嗎?

蔡董事長認為,只要開放讓有需求的廠商申請就好,所以不是全面開放,而且像美國這類先進國家也是接受申請審查制度的。請問蔡董事長,難道不知道台灣不是其他先進國家,中國更不把台灣視為一個國家,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台灣廠商,會那麼害怕忤逆中國當局。一旦失去政府全面禁止的保護傘,台灣的 IC 設計業者,只要被動被中國點名,都將很難拒絕中資入股提議。他們提出優厚條件,再曉以「中國人的民族大義」,被相中的業者要如何拒絕?。如果台灣政府開放個案審查,個別業主還敢抵死不從嗎?這不是等同全面開放嗎?

四、蔡明介說,希望比照晶圓代工及封裝測試,允許有需求的 IC 設計廠商提出投資申請。請問,難道您不知道 IC 設計的產業特性,完全不同於需要大筆資金蓋廠的晶圓代工及封裝測試業嗎?

IC 設計只需要人才、IP 專利技術來建立與客戶的長久穩固關係,不必蓋工廠。台灣沒有旅遊管制,IC 設計人員可頻繁往返兩岸,進行先端技術開發的移轉,政府根本無從控管。這也是為何政策長久禁止中資入股 IC 設計的原因,而且,因為摩爾定律和技術特性,IC 設計落後者要追上不容易,但是,如果有技術團隊教學指導帶領,要追上很容易,這點,一直苦追高通的蔡董事長難道不知道嗎?

以英文術語來表達,半導體最上游的 IC 設計,技術特性是靠 capability。

最下游的封測是 capacity ,而中間的晶圓代工製造如台積電,則是兩者兼具。

五、為何蔡董事長為了開放中資,不惜說出「台灣的設計業領先大陸的差距並不明顯」,這是事實嗎?請蔡董事長尤其針對您帶領的聯發科狀況,做更清楚明確的說明。

蔡董事長為了促使政府開放中資入股,受訪時,不惜說出「台灣的設計業領先大陸的差距並不明顯」。這句話並非事實,業界許多公司一定不會同意,這跟最近聯發科們一再提出的失敗主義很類似,為何手上現金充足的聯發科,不願辛苦冒險開拓新技術、新市場,卻把希望寄於爭議疑慮甚多的開放中資入股?

「台灣 IC 設計技術即將被中國超越,不開放一樣也會死,不如趁早賣個好價錢」,這是過去主張開放中資的聯發科們奇怪的論調。首先,這個假設前提,相信許多同業不會同意,而且,按照他們這個邏輯,難道開放中資入股,中國 IC 設計技術就不會超越台灣了?

六、請問,美國半導體科技大廠英特爾、高通或博通,有主張要開放中資入股嗎?蔡董事長是否知道英特爾與高通在中國的投資,都是其遠遠落後市場的產品?

英特爾入股紫光旗下,全資控股展訊和銳迪科的投資公司,是為了拯救英特爾自己嚴重落後高通和聯發科的手機及平板晶片市場;而高通和貴州省政府針對伺服器晶片產品的合資,則是為了打開完全被英特爾壟斷的伺服器晶片市場。台灣政府早就開放台灣IC設計業者,到中國去成立合資公司,而聯發科也早已積極與中國業者,針對多個不同技術領域,開展合資佈局。和英特爾及高通不同的是,聯發科與中國合資時所提供的技術,不但不是自己在市場上遙遙落後,沒有競爭力的技術,有些還是在業界具有競爭優勢的技術。

高通和英特爾都沒有邀請中資入股其母體企業,為何蔡董事長硬要以求在中國進行技術落後產品的合資,來誤導台灣民眾?

蔡董事長表示,中國半導體市場已占全球市場過半,美國許多科技大廠也都到中國,和當地政府合資。請問,蔡董事長,是否知道英特爾與高通在中國的投資,都是其遠遠落後市場的產品?而且,聯發科也早已在中國投資、設立子公司。

七、過去台灣廠商都沒有中資入股,已經在中國取得優勢的市佔率,為何現在必需要靠讓中資入股才能取得市場?

蔡董事長說,開放中資入股,是要取得市場、方便進行併購換股、參與大陸的標準制定。請問,過去台灣廠商包括聯發科在內,都沒有中資入股,為何可以在中國取得超過半數的市場佔有率?為何現在必需要靠讓中資入股才能取得市場?

八、工研院杜紫宸主任日昨接受中國時報訪問表示,「若是不開放中資入股,台灣的 IC 產業恐在 2025 年就會消失。」請問蔡董事長看法如何?

九、許多人說,中國持續挖角台灣半導體人才,因此要開放中資入股,請問蔡董事長,為何開放中資入股,就可以防止中國惡意挖角?

十、開放中資入股的好處,誰可以保證?

聯發科一再表示、要求開放中資入股的好處或目的之一,就是要參與中國的行業標準制定,取得市場先機,請問,這樣的好處到底有誰可以保證?若無任何明確承諾,為何聯發科會相信好處會實現?即使中國真的承諾,以過去中國毀諾無數的歷史紀錄,中國的承諾值得信任嗎?

十一、為什麼要協助中國完成 IC「進口替代」政策、也就是迫使台灣廠商「被出口替代」呢?

中國每年進口 IC 的金額超過進口石油,IC 進口替代」成為其急迫的國家戰略目標,並白紙黑字明定於其十二五及十三五計畫中,投資與併購美台韓之 IC 設計公司以取得技術、移植至中國便成為必要戰術手段,終極目標是達成中國設計或製造的進口替代。而目前在中國市場市佔率最高的台灣廠商,很自然就是「出口被中國替代」的對象,這個邏輯推論,蔡董事長同意嗎?如果這個推論沒錯,蔡董事長為什麼要協助中國完成 IC「進口替代」政策、也就是迫使台灣廠商被替代呢?

十二、中資入股絕不是著眼單純商業利益,而是另有所圖、要的是技術。這點,蔡董事長同意嗎?

十三、為何 IC 設計不會變成下一個石斑魚?

石斑魚達人沈建志在利誘下在中國建立養殖基地,在數年後造成中國石斑進口替代成功,台灣石斑出口被替代完成後,沈建志也在被利用完後被剷除,石斑產業再也不是台灣的驕傲,現在,台灣社會擔心,「石斑魚效應」也會在 IC 設計產業重演。請問蔡董事長,誰會是台灣 IC 設計產業的沈建志?為何 IC 設計不會變成下一個石斑魚?

十四、台灣反對開放中資的業者不敢公開發言,蔡董事長不知道嗎?

蔡董事長說,希望政策開放是業界共同的聲音,半導體協會(TSIA)第 10 屆第五次理監事聯席會議中,不記名投票結果全票支持,希望政府同意准許個案申請。難道蔡董事長不知道,台灣並不是沒有反對的聲音,而且還不是少數,只是開放中資入股的廠商都不敢表態,因為擔心變成黃安點名不愛祖國的周子瑜、而被中國報復懲罰嗎?

十五、台灣是自由社會,中國可不是,蔡董事長不明白嗎?

蔡董事長,您說:有一些反對的意見說,開放會逼 IC 設計老闆乖乖走上談判桌,「come on(拜託),台灣是自由社會,誰能叫誰走上談判桌?」在此提醒蔡董事長,台灣是自由社會,但中國可不是!如果中國是個對台灣沒有敵意的、正常的自由民主法治國家,今天大家就不需要就這個議題有如此大的爭議。蔡董事長說這種話,是否過於天真了?

十六、為何蔡董事長如此相信中資股東的善意?有信心可以對抗中國政府的意志?

蔡董事長認為,可以藉由董事會、股權上限、委託書、經理人等規範,來避免台灣公司受到控制。為何蔡董事長如此相信中資股東的善意?有信心可以對抗中國政府的意志?

中國從來都不是個講究檯面上公司治理的地方,他們專長的是「潛規則」,這點,聯發科高階經理人受訪也不否認。尤其,中資背後多是中國政府,政府是股東,難道他們不會要求蔡董事長配合政策,將先進的技術和設計,搬到中國去做?他們很可能端出短期的具體誘因,半吸引、半強迫地誘使您配合。他去幫您找了政策補貼,只要您配合到中國做關鍵研發,您憑什麼拒絕?這不需要董事會決策,甚至不需要中方指派經理人,只要您配合,把台灣的技術團隊派到中國,帶領當地團隊,就可輕易做到。一旦技術在中國大陸落地生根,他只是您的小股東,他會在意您的長期存活嗎?

十七、許多表面上是商業用的 IC 設計技術,都可以轉用於國防用途,跟國家安全息息相關,蔡董事長不知道嗎?

蔡董事長說,國家安全是主觀的議題,可以透過專業審查機制來把關,而且不應無限擴張,否則有害台灣發展;而且,台灣 IC 設計業多與國防和資訊安全無關。請問蔡董事長,任何有點產業基本知識的人,都知道 IC 可以應用在無數領域,你怎麼能夠保證你的 IC 設計技術,不會被中國拿去發展國防工業呢?

十八、美國、韓國,甚至包括德國,都正在全面防堵中資入股半導體產業,甚至到逢中必反的地步,蔡董事長知道嗎?

蔡董事長一再以美國、韓國的例子,表示他們都接受個案申請,只要不輸出管制科技即可,也有准許投資的案例,甚至說某些案例被否決,是中資自己撤案的,而不是政府禁止的。蔡董事長顯然忽略過去半年美國、韓國基於國家安全和國家戰略考量,全面防堵中資入股半導體 IC 產業的嚴峻情勢,甚至連過去在投資上傾向中國的德國,都開始警戒,阻止中國美的集團收購德國機器人製造商 KUKA。對於這個國際全面防堵中資的態勢,蔡董事長知道嗎?您認為這代表什麼意義呢?

其實,不只對美國半導體產業嚴格控管中資入股,美國政府甚至基於國安理由,多次出手阻擋中資收購荷蘭飛利浦公司的 LED 子公司,飛利浦公司改變交易結構多次送件都被退回,而且完全不回答有關菲利浦公司詢問國安問題所在的提問,最後只好放棄。因為,所謂的國安問題,當然不可向業者透露,否則就不叫國安了!

十九、開放中資入股很可能被國際視為中國隊,將台灣 IC 列入防範警戒黑名單,我們要冒這種被國際市場邊緣化的風險嗎?

美國、韓國、德國最近有志一同的全面防堵中資入股半導體 IC 產業,台灣公司一旦被中資入股,一定會被劃入中國隊,IC 產品極可能被先進國家列入防範警戒黑名單,台灣廠商要冒這種被國際市場邊緣化的風險,讓中資入股嗎?

二十、最後,請問蔡董事長及所有主張開放中資入股的業界人士,中國要你的技術,你要他的市場;你圖他的利,他要你的本,你覺得長期誰會贏?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k and tagged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二十問聯發科蔡董事長】台教會提問全文

  1. mtlin says:

    The first step in solving any problem is recognizing there is one.

    勇氣深思是 MTK 公司核心價值之一,務實面對問題才是真強者的表現,這絕非不明 IC 產業生態的人口中所說的失敗主義。

    如果說事情真的這麼簡單:「技術一直保持領先就一定會是市場上的贏家」,試問 Nokia 這個北歐手機巨擘為何會倒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