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轉職商人的心路歷程

這輩子成長最快的一年

從 2013 年 1 月到 2015 年的 2 月之間,「米邦」是我懷抱軟體夢想創業的最後一間公司;離開前,我開始真正懷疑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做自己爽的,其實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創業。當開始承認自己的無能後,是我第一次真正反省,這從頭到尾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離開米邦後,是我第一次完全沒有方向感,我不知道要做什麼,唯一知道的是:我絕對不能再寫軟體了。好巧不巧,碰到我現在的老闆,他的成就讓我毅然決然放棄寫程式,投入電商圈開始從頭學起。

回頭看自己

放掉自己擁有的一切重新開始,那種恐懼感真的很可怕。

這一年時間,我徹底把寫程式這個技能丟掉,重新學習新領域,然後回頭寫程式;用 15 天打造出來的電子商務(EC,以下簡稱電商)系統,目前乘載每個月 3 千 5 百萬到 4 千 5 百萬的營業額,自己經營的電商公司每個月以三倍速度成長。

今天要分享的是,回頭看自己過去與現在差異,希望能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一些曾經和我有一樣想法的工程師,提供您們一個參考。

每次成長,都是對舊觀念的破壞

規則是給不敢離開框框的人而設計的。

在軟體圈,我們會告訴新進的系統設計師(junior developer)要遵循程式寫作規則(coding policy)、程式寫作風格(coding style)、單一職責原則(single responsibility principle)、版本要怎麼提交(git 要怎麼 commit)等等一大堆規定;但資深的系統設計師(senior developer)有時候卻不管這些規則,而是用類固醇式開發法走捷徑。

會這樣是因為資深系統設計師對技術熟悉,能夠評估風險、加上接觸了更多非技術的資訊;只要風險能夠控管,爭取更多時間、更少成本,承擔點技術債都是划算的。

所以常常會有新進的系統工程師會說:「你不是說不能 xxxxxx,為什麼你卻可以這樣做?」會問這個問題的人,就代表還停留在新鮮人階段。

從軟體跨到電商這塊,這種感覺更是強烈。當我親自營運電商團隊、親自操作廣告行銷,我對軟體的想法跟一年前完全不同。用軟體圈的語言來說是:我已經沒有寫程式碼的羞恥心了。

我用了 15 天,獨立開發出一個商業價值一流、但技術債超高、效能很爛的 EC 系統。它是我第一次完全拋開寫程式的自尊做出來的產品。

但是這套系統卻達成了「成功幫客戶降低 2/3 的客服營運成本」、以及「只用 6 個月時間就讓公司成長了兩倍」的目標。

我現在對開發的想法是:

十分鐘無法找到解決辦法的問題,就用其他方法替代、或是直接放棄不做,因為你永遠能找到更重要、更有價值的事優先處理。

技術應用場景

在商業的世界永遠都有替代方案。

以前我們社群常常在瘋 Google 或 Facebook 在用的技術,但以我目前實際營運電商平台遇到的瓶頸,技術是排在非常後面的,就算系統乘載要達到 100M/月,瓶頸也不會是技術,通常是:

營運 > 倉儲 > 行銷人力 > 市場規模 > ⋯⋯ > 技術

最後會發現,在台灣就算做到非常大,你的伺服器還是閒閒的;如果不是要做世界級的大平台,在台灣那些技術很難派得上用場;就算有公司要用,那在整個環節裡面也不是「必須」,這也就是薪資天花板的原因。

忽略溝通

網路已經把人隔開了,忽略人與人的溝通,反而本末倒置。

以前常聽到,我們要做介面友善、使用者好上手、行動應用優先的產品;在這些口號的背後,很多人都忘了溝通的重要。客戶覺得產品好不好用,並不是「真的好不好用」,而是「客戶感覺好不好用」。

但困難的是,寫程式的人常常要很「邏輯」,很難懂「感覺」是如何造成的(我以前也不懂)。現在我常常交叉評估:

  • 廣告給使用者的期待
  • 使用者實際看到的
  • 價格

因為這三者會決定消費者對你的產品是否滿意。

對我來說,使用者介面(UI)/使用者經驗(UX) 設計,只是給在框框內的人(包括設計師和前端等)努力的方向,絕對不是必須,甚至是一個 60 分的購物流程,只要上面三點做得好,消費者還是會滿意的。

受限的生活經驗

絕對要預設自己完全不瞭解客戶。

在做廣告行銷時,讓我體會最深刻的是,預設立場永遠跟真實的市場有很大落差。認為會賣的產品實際上賣很差,不然就是覺得不賣的產品意外爆紅;文案、廣告圖皆是如此。

我覺得問題在於物以類聚,我們周遭相處的人,其實跟自己有很大的相似度,很難真正去想像你在市場上服務的客戶是什麼樣子;尤其是軟體工程師,通常樂於嘗試新東西,是科技早期使用者。

客戶真正的樣子

  1. 消費者其實很懷疑用點餐 App 點餐時,真的有人會收到訊息嗎?
  2. 很多人的 Email 只是拿來註冊其他網站帳號用的,他們根本沒在收信(他們都用 Line 溝通);
  3. 女性使用者中,有很高的比例都不會用搜尋功能;
  4. 改變習慣的產品其實對客戶代價太大了。

以前的我就傻傻的串接即時通訊功能來當作客服通道,結果根本沒人用,因為有些人根本沒有 Email;而且他們也不相信畫面上所寫的「客服在線上」是真的。

技術的真正價值

只要沒有人願意買單,技術就沒有價值。

不論是廣告技術、軟體技術,只要鑽下去不看整體就很容易迷失。一開始我在學廣告技術的時候常常在想,分眾如果做得夠細、夠系統化,就能夠區隔不同投資回報率(ROI)的客戶,慢慢吃下市場。

但實際的情況是,你根本沒辦法盯到那麼細,就算你微調到一張單 50 元,但如果只有 3 萬受眾,那這樣的微調工作一點意義都沒有,你不會為了追逐每次完成的行動成本(CPA)50 元,浪費你那麼多的時間,而放棄那麼大的市場吧。

軟體也是一樣,有些功能聽起來很有趣、有自動追單功能、可以做資料探勘(data mining),但做這些事情的績效,遠遠不如先調整營運成本(營運永遠是第一個瓶頸);與其做那些很炫的功能,不如在軟體上設計系統,減輕營運上的負擔。

我知道很多人都想做破壞式的發明(我也是);但那些破壞式發明的人沒告訴你的是:要說服那麼多人(客戶、廠商、消費者、周邊產業)配合你的破壞有多困難。而這些問題佔了整個問題的 80% 以上,技術反而不是問題、破壞才是問題!

感覺市場

了解消費者後,會發現自己多一廂情願。

以前聽別人說「市場」,這對我們工程師來說是一種很虛無飄渺的名詞。當我實際在做買賣生意的時候,天天面對消費者、看廣告數據,我發現市場是一個好懂到很難解釋的東西;不瞭解市場,其實就是瞭不瞭解「可能會買你商品的那群人」。

你選定的市場有他們那個族群的性格、習慣;你的產品也有自己的消耗週期,只要夠瞭解這些人的習慣,你可以很快推理出:

  1. 產品該怎麼設計;
  2. 消費者可能的顧慮、該怎麼解決;
  3. 總共有多少匹羊;
  4. 整個市場有多少羊毛可以刮?怎麼刮?多久刮一次最划算?

我的體悟是:只要能「稍微」瞭解市場,以前的理想至少會不見一半;會因為了解,而發現自己的一廂情願。

接受不完美

我的朋友都叫我自幹王,從後端寫到前端、再管到伺服器;又來做電商寫文案、下廣告、兼談廠商。我發現很會實作的人,通常都是比較容易焦慮的人;也就是容易焦慮,所以不放心把事情交給別人。

就算知道規模化後,一定要找人來接手自己的工作;但一找人接手,反而變得更焦慮,因為花了錢請了人,這件事情反而沒有以前的品質。

但是,當業務開始快速成長,所有事情都一團亂;我對每件事情雖然有完成,但是都差心中的標準一大截非常焦慮,心裡很過不去。花了一個月時間調適,現在的感想是:

我必須放下焦慮感,把事情交給別人處理、給出時間、真正信任別人,因為我必須要去完成更重要的事。

 
 
Eddie Li (ADZ)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ftware, Technology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