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前最後力作

為什麼要叫今天是「畢業前最後力作」呢?繼續看下去你就知道。

事情要講到三天前,在樓梯口巧遇老闆,被交代說,國科會的東西又要擺出來,因為今天國高的副主任要來。為了此事,我要幫同學那組去跟清華 check,結果一通電話打去。讓我心情糟到爆…

「我喔,跟你們忍成學長聊過啦,你們那邊是怎樣情況我是不清楚,但是喔,我們清華這邊的規矩是,國科會計劃沒有結掉,是不會讓學生口試的…」

讓我極度不爽一個晚上。心裡想著,原來我是個兩邊啥都不是的笨蛋。老闆這邊還安撫我說,知道我搞計劃花了不少時間,所以論文進度 delay,最近就好好趕論文吧。結果清華那邊竟然說跟我學長密商要不要讓我們這些還沒把案子結掉的學生口試?有種被出賣的感覺…

若真要這樣做,至少讓我先知道吧?有個心理準備,不要最後才拿這來要脅我。我不喜歡這種做法,跟同學扛電腦去清華的蠢事我也做過兩次了,哪次不是開會一通知我就過去清華了?我不會介意再當笨蛋幾次,但是去當那種被蒙在鼓裡賣掉的笨蛋,我非常痛恨。

不過我知道老闆不會這樣對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而且我太乖了,從今天我的表現就知道。

今天一早就起床,Notebook 與光碟帶著就去學校。計中今天早上有演講,就是副主任的演講,我還提早到場,幫忙開電腦與視聽設備,然後幫忙掃地上死整片的白蟻。然後聽演講,講的是台灣的網路結構與 NBEN 的架構和計劃。聽到快結束,助理娟跑來說需要人幫忙,老闆手一招我就過去,原來是要去幫所長監考一下,是堂通識課「數位生活與科技」。我不否認當時有那種想偷懶的心態,就過去幫忙所長發考卷,然後聽所長講一些話。基本上班上女生佔大多數,且幾乎大多數人,顯然對所長的發言不感興趣。遲到的人也很多。最重要的是,天氣熱,女生都穿得非常「涼快」,嗯,無袖算遜色,很多都是細肩帶,加上現在年輕人營養好,發育好,嗯,她們好意思穿,我都不好意思看。要是以前,我早就「垂涎三尺」了吧,但是今天我發現,唉,自己是不是性冷感啊?不,當然不是,只是我漸漸了解,某些事情了吧。是什麼事情?你說呢? 🙂

看就看囉,也沒什麼,我也沒什麼好顧忌的。我只知道我手背在背後,站在教室前一隅聽所長發言。短褲涼鞋加上滿嘴鬍子,似乎很吸引注意,且,她們從不知道有這麼位助教在。班上還有些學生我以前教過呢。

其實也不算監考,那只是一個教學問卷,兼點名性質罷了。後來結束後,所長要求所有學生一起過去計中辦的活動那邊聽演講。下來這一場是遠傳電信事業部(忘了)副總經理來演講。竟然是個外國人,而且是個女的!演講開始,當然完全是英文。反正就聽聽聽,還挺有趣,有 3G standard、Mobile Commerce 等等主題。最後完畢,我這次鼓起百倍勇氣在坐滿滿一百多人的教室中舉手發問(上次去遠東飯店的研討會只要一猶豫,機會全給那些台大、清大與交大的學生搶去),開頭就說:「My English is very poor.」因為這位女士演講一開始也說:「My Chinese is “不好”」,我也就報以同樣註明,很高興如我預期大家都發笑,接著我就問了三個問題,第一個是請教他認為哪一個 3G standard 將會是未來的 winner?cdma2000?W-CDMA?IMT-2000?或者是 JAPAN DoCoMo?第二個問題是就她認為,哪種 application 最有可能是未來無線通訊環境下的 Killer App?最後一個問題比較難,我講的超爛(喔,天啊,真是丟臉)我是問,為何她可以在遠傳這樣的一個電信公司表現得如此傑出,而能夠升到副總的位置?我說希望她能夠分享一點她的經驗,特別是針對在科技領域工作的 female。

她人非常好,一一回答,第一問題她主要是說她也不敢斷定誰會是最後的贏家而出線。第二個問題她認為現在在手機上的應用程式都是「整合」性的服務,包括 Voice、E-Mail 與 E-money 等等,所以應該不可能會只有單獨一種性質的 application 會成為 Killer App. 至於最後一個問題,她說這問題無法給予完全答案,不過她認為不管對男人或是女人都是一樣的,在科技領域隨時會有新的東西,你必須隨時隨地去學習,而且,是盡可能地去學習不同方向的東西。我聽得不算很真確,但她似乎提到進遠傳前,曾在類似銀行的單位工作過。

買個便當,午餐匆匆了事,因為最緊張的在下午。老闆說他與副主任下午大概三點會來實驗室看 demo。天啊~ 我幾乎坐立難安,心想 mobile 怎麼 demo 勒? 慘~ 更慘的是,去上完廁所回 Lab 的走廊上被老闆從二樓看到給叫住。他要我跟掰咖兩點時到會議室來。喔,My GOD ~~~

去了之後,果然,跟副座(這是老闆在喊的官式稱呼),還有一個吳博士(他於早上遠傳副經理演講時也用英文發問過)。當場就開起 NBEN 計劃會議與國科會計劃會議。我跟掰咖坐在那邊如坐針氈,特別是一進去那個吳博士就問到白板上的 Mobile IP 架構圖(後來知道那是小應模擬口試時畫的,該死!),我只好小心翼翼地跟他解釋與說明。後來我老闆到了,就開始開會,呼,我又見識到這種計劃討論會議怎樣開了,真的覺得自己的「經驗值」有增加。但是緊張的要死,又加上是學生,所以都不太敢說話,有時候老闆講到某計劃,就會轉過來對著我說這樣,我就必須趕快配合講一些話,當然,沒有事先排練過,且,根本不敢亂講。

因為,那個吳博士,是個狠角色,他根本就是有備而來。每個問題都命中要害,切中問題中心。我跟掰咖事後討論,那時我們兩人都嚇得要死。我跟了我老闆這麼久,我老闆有個壞習慣,就是手機從來就不會關機或是開成震動,早上那個女總副經理最後結束時,老闆依慣例講一些謝詞,當然是用英文,結果手機當場響起來。 :p 不過事後他又用英文說,他是用遠傳門號剛好做宣傳。呵呵~ 然後下午跟副座開會,他也是依然故我,手機響了兩三次,我覺得好像不管多大牌的人來,他手機一定要給人家響個兩三次,奇怪,難道都沒有人跟他講說這樣好像不太有禮貌嗎?(別想,我不會去講! :p )結果老闆就出去講電話,這時候吳博士就發砲了。我們這次是要主持一個整體計劃,注意喔,我們學校是主持,所以才會這麼慎重吧。反正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吳博士趁老闆不在,砲轟(質疑)中正大學某某老師的計劃在我們這個整體計劃中的角色?與即將做些什麼?因為他說中正在每個計劃都參一腳,他隨便一唸就四、五個(還真不少,而且主題都一樣 :p ),但是主題與方向不明確,這時只有忍成學長獨力討論,我跟掰咖根本不敢坑聲。真的是被吳博士嚇死。

最後老闆還親手把我們這些學生給推下斷崖。他就提議說:「我們等一下上去實驗室看看成果 demo 吧。」就說要休息一下。要我跟掰咖上去準備。一回實驗室,借延長線,搞設定。唉,準備也只能這樣了。此時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一進來,第一個就來看我的 Mobile,嗯,我就很乖地從 Linux 介紹起,patch kernel,重新 make,然後下指令載入 IPv6 跟 Mobile IPv6 的模組,經過設定檔的設定,可以分別定出 HA 與 MN 的角色。然後 MN 這台 Notebook 也啟動 Mobile IPv6,最後由 HA ping6 到 MN,Yes!成功通了!接著展示 handoff,這部分有點驚險,因為吳博士根本就懷疑這問題,且之前開會時,他就說我們上次去清華 demo 的情況他都一清二楚,連 Notebook 電池掛了,要 handoff 需要延長線來玩也都知道。也知道那個國家科技顧問,鮑博士把從清華到我們學校整個計劃的所有學校都罵一遍。說是 handoff 就要 20 多秒,必定斷線。喔,吳博士根本就是衝著 Mobile IPv6 而來。(所以我一直很緊張)不過他也提供了不少意見來交流,基本上一切有驚無險,通過!接著是掰咖展示 IPv6 Filter 的功能,也是有驚無險,過關!

喔喔喔~ 老闆一行人走出去的剎那,我簡直要跪拜上天。又幸運地讓我通過了一次考驗。經驗值增加不知道多少。 :p

因為這次是直接正面接觸,沒得搞小技倆混過去的。而且感覺一切都很順利,要是「這一攤」談成,老闆將第一次晉升計劃總主持人,經費必定不少,且經驗與能力應該都能有一定程度提昇。要是能夠幫忙老闆談成這個計劃,也是個大功勞。我也會因此而高興的。

心情大好,決定去球場找學弟們打籃球。由於啥都沒事先準備,沒穿襪子就套上擺在 Lab 那雙爛鞋去打球。剛到球場忍成學長就打電話來了,哇勒,竟然還要我一起去參加晚上的飯局!天啊,我非常想拒絕,但是學長說老闆不會來,就他跟另外一個人太薄弱了,且沒禮貌,加上人家可能會問 IPv6 的問題,我在可以幫忙回答。唉,好說歹說我還是答應了。籃球打了打,發生了件意外。

學弟在對面報隊,我只好一個人投球,打到快五點時,雨開始一滴一滴地下,我那雙爛鞋是在中央時就陪伴著我了,整個鞋底是優美的光滑平面,而我這白痴又鐵齒又過動,快速運球想來個切入上籃,誰知!一個滑跤,我整個人像雀巢檸檬紅茶廣告一樣,人整個後仰,還一邊向前滑出去,你可以想像,第一個受萬有引力影響親吻我們地球的是我的鳳尾,我的尾椎骨~啊~ 說時遲那時快,在我尚未感受到尾椎的痛楚時,我的後腦也重重地打在硬石子地面上,「叩」的一聲,我躺在地上,還有點轉不過來,這時聽到一聲關心的詢問,是個女生,因為我整個人摔倒時,她剛好騎腳踏車從我籃框後面經過。我有一下子不太知道發生啥事,只知道頭很痛。聽到這女生在問,我為了那該死的自尊,趕緊起身回了一句:「沒事」。天啊。我以為我站不起來了呢。回到籃框下,我坐在籃球上,低著頭,任憑雨水打在我頭上與身上,還有沾滿身的沙土與汗水。我心裡一直想,會不會有後遺症?我有沒有腦震盪?論文會不會都忘光?哈,很白痴吧?但我真的是這樣想的。

學弟已經從對面走過來,雨已經大到無法打下去了。我想我也該走了。還有點害怕,能不能開車?

總算是回到家,趕緊洗了澡,又出門趕去赴飯局。最後我們在統帥吃飯,剛開始又是很尷尬,後來漸漸聊開了,出國也聊,當兵也聊,考三民主義也聊,考預官也聊,國防役也聊。原來吳博士去年才剛拿到 PhD,現在正在國高服國防役呢!而副座更猛,待在美國 20 多年了,去年才回來呢!閒聊過後才知道原來目前國內學術界單位好多高層的主管都是這兩年回國來服務的。他們都說,因為變天了,所以可能有發展,回來幫忙。又一次,我對於阿扁的上任,又多了一個新的肯定與詮釋。不知道以前國民黨對於學術界的態度是怎樣。但是至少換了個新政府,給了這些優秀的人再回來台灣領導,教育的希望與機會。我想想也蠻感動的。嗯,反正冷場我就起個話題,盡量幫忙囉。整個飯局就在有點不熟的尷尬與偶爾大家有興趣而討論不休的話題中結束了,事後吳博士還特地留了我的 E-mail,而副座也知道我明年一月份就會到新竹工研院去了。他說我可以在那邊學到東西的。

副座與吳博士明天還要在花蓮玩,要去太魯閣,因為吳博士從沒來過花蓮。高興的是,我終於不用參加了!想想忍成學長也真辛苦,還要幫忙招待,要帶人家去玩。難為難為…

當老闆的學生當到這種程度,我想我對老闆也算是盡力了吧。有時想想,這種笨蛋真的不多了。demo 時副座還問會不會我畢業了,就沒有人會搞啦?嗯,基本上這問題我保留。 :p 吃飯時又關心我,問我是不是口試時間還沒定?我很尷尬地答說「是的」。(所以同學們就不要再問我了)

距離我應該畢業的時間,差不多是一個月,我非但沒有在趕論文,還把計劃又給 demo 了一遍,一起開會,還要陪吃飯,還有,開會時也討論了就算我畢業,還要幫忙老闆弄的事情,現在不只一間 IPv6 電腦教室了,還有 10 月份的 TANet2001 展示。damn damn dman 啊~

呵呵,這種笨蛋真的不多了對吧?前兩晚我還在生氣,還在想決定不繼續留下是對的。今天卻不由自主地幫忙了一大堆事情。而且我絕對沒有半點因為能否畢業的關係而願意幫這些忙喔。這種情況我想想自己都不太願意接受。 :p (希望今天會把頭給撞醒?或是撞聰明?)

畢業前的最後力作,希望這是,最後一次,我因為「demo」這個字眼,在實驗室心驚膽跳了。不過以後去工作,也許機會更多呢。 :p

最後一次… (我的頭好痛~ :~~)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Network, Technology, Wireless and tagged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