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4G 繞遠路 WiMAX 學教訓

台 4G 繞遠路 WiMAX 學教訓
圖說:南韓 4G LTE 技術逐漸完善,三星甚至宣稱已研發出 5G 技術。(photo by LGEPR in flickr)

網路速度和普及率已成為決定現代國家發展的重要基礎建設,更是決定經濟發展的關鍵。我國是在 2005 年開始以 WiMAX 做為發展 4G 網路的技術,並將其列為「台灣新十大建設」之一。幾年後發現,另一 4G 技術 LTE 較受國際各電信大廠歡迎,之後 WiMAX 技術逐漸沒落。國際大廠紛紛抽手,我國政府不僅反應不及,更讓台灣 4G 後續發展落後他國。

「M 台灣計畫」

我國 WiMAX 的發展計畫是在 2003 年 11 月,由當時行政院長游錫堃宣佈「台灣新十大建設」之一的「M 台灣計畫」,準備開始建設台灣的 4G 寬頻技術。2005 年 6 月由立法院通過,2007 年開始受理 WiMAX 營業執照申請,同年 7 月發出 6 張執照,得標廠商包括全球一動、威邁思電信、大眾電信、遠傳電信、大同電信和威達有線電視等。

自從 WiMAX 定調為我國發展 4G 寬頻網路系統的技術後,2007 年 10 月,政府和 5 家國際擁有 WiMAX 的技術大廠簽署技術合作備忘錄,合作的廠商包括阿爾卡特-朗訊(Alcatel-Lucent)、摩托羅拉(Motorola)、諾基亞西門子(Nokia Siemens)、斯普林特 Nextel(Sprint-Nextel)和 Starent 等,象徵我國對主導世界 4G 電信發展的野心。

這 5 家擁有 WiMAX 技術的企業,紛紛開始和台灣已獲授權的電信公司合作,各個摩拳擦掌,準備推出領先全球的 4G 寬頻網路技術。WiMAX 的最大推動美商英特爾前後也和我國簽署了兩次合作備忘錄,並承諾在 5 年內投資和採購台灣相關產品技術達 150 億台幣。

WiMAX 主要發展國

我國政府當時除了大力投資技術開發外,也給予參加開發的上、中、下游廠補助,並推出優惠政策獎勵投資。根據經濟部投資業務處 2008 年推出的「WiMAX 產業分析及投資機會」報告顯示,當時我國在 WiMAX 研發已早許多國家一步,全世界只有 6 座 WiMAX 驗證實驗室,台灣就佔了 2 座,「WiMAX 產業分析及投資機會」報告也指出,經濟部估計,2012 年台灣因為 WiMAX 所衍生出來的經濟效益可以達到 1400 億台幣,台灣 2008 年對 WiMAX 的投資也已高居全球第 2,達到 199 億台幣。

危機浮現

但沒有人想到,當我國政府和產業正大力推動 WiMAX 的建設時,國際上的 4G 寬頻技術版圖已悄悄的產生變動。從 2009 年開始,幾家和我國曾簽署合作備忘錄的廠商,包括阿爾卡特-朗訊和諾基亞西門子等,都陸續倒戈,轉向投資另一 4G 寬頻技術 LTE。

WiMAX 的創造者英特爾甚至在 2010 年 7 月,無預警改組在台灣的 WiMAX 計畫辦公室(WPO),改組的動作幾乎等同解散 WPO。因為 WiMAX 的技術是由英特爾主導,若英特爾撤出在台灣的辦公室和主要技術人員,除了在技術研發方面會有缺失之外,我國廠商對於技術發展 WiMAX 的信心也大為降低。

我國不少合作廠商如正文科技、智邦科技等,都是看報紙才得知消息,無不驚訝不已。宏碁集團理事長兼董事長王振堂在得知消息後大為震怒,並要求英特爾總裁歐德寧來台說明

英特爾不玩了

英特爾隨即發出聲明,澄清說不會將 WPO 撤出台灣,人員變動是為了讓研發更有效率,撤出的消息屬空穴來風。雖然它信誓旦旦強調不會退出台灣,但實際上卻是加快腳步的從 WiMAX 陣營拔寨抽腿。英特爾原本承諾投資台灣 WiMAX 產業 150 億台幣,到了 2010 年只對我國威邁思通信投入了 3.86 億台幣而已。

面對英特爾的背叛,時任經濟部次長黃重球,2010 年 7 月時在媒體上公開喊話,「台灣的 WiMAX 產業鏈已經成熟,英特爾的加入可以為我國加分,但沒有英特爾也不會扣分。」事後看來,這番「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的堅持策略,雖然是為了穩定台灣產業界的信心,但也顯示出政府的反應遲鈍,或者說是鴕鳥心態。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遠傳高層表示,政府在 2005 年選擇 WiMAX 為發展主體的決策上沒有錯誤,但當世界局勢變化發現 WiMAX 要被 LTE 取代時,政府的政策和法規反應的速度太慢,無法跟上時代的演進,所以才造成時間拖延。他強調,「我國的法規還停留在語音時代的規範,現在的通訊方式都已經進階到 Line 或 What’s app 等數位系統,我國法規還在慢慢爬。」

電信大廠杯葛

總結為何 LTE 會取得最後勝利,打敗 WiMAX 成為國際所使用的 4G 通訊協定,主因在於 LTE 和先前的 3G 的向下相容性。3G 技術使用未久,除了台灣的電信龍頭外,國際上原本使用 3G 系統的電信大亨們也都反對「砍掉重練」,將 3G 的基地台改裝為 WiMAX 的基地台。

台灣大哥大的公共事務處處長阮淑祥表示,台灣大哥大當初做過評估後,興建 WiMAX 的成本高,並且和 2G、3G 技術沒有太多的連結,在商業效益上並不大,決定不參與 WiMAX 的競標。

國際多數主流國家的電信龍頭都不是以 WiMAX 技術為生產走向,都是次要或較小的廠商投入開發,希望以新技術挑戰原有的既得利益者。日本電信第二大廠 KDDI 也和英特爾合作發展 WiMAX,向龍頭 NTT DOCOMO 挑戰,但最後也摔得灰頭土臉,市場佔有率一直低於預期。

南韓早期雖也傾全力研發 WiMAX 的自產技術「Wibro」,但到 2009 年左右,大廠紛紛抽手,轉向支持 LTE 技術,讓 Wibro 大幅萎縮。

台灣電信大亨們對 WiMAX 的開發也不積極,我國電信大廠只有遠傳電信獲得 WiMAX 的證照許可,中華電信和台灣大哥大並未出手,當時中華電信董事長呂學錦很早就表明不看好 WiMAX 的發展,並表態力挺 LTE。

最後 WiMAX 在爹(英特爾)不親、娘(電信龍頭)不愛的狀況下,慢慢淡出台灣電信主流,我國的「M 台灣計畫」也在 2011 年 4 月結束,終結了台灣 WiMAX 的曇花一現。
 
 
台灣醒報 記者楊智強 綜合報導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chnology, Wireless, Work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