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校聯合舞展

今天東華、花師與慈濟三校聯合舞展。也是我第一次進入東華新落成的演藝廳參加活動。終於,東華又更像所大學了,雖比起中大的大禮堂小,但還是有同樣地味道。

第一支舞,東華開場,天啊,慘不忍睹,跟我當年在中大參加北區大專聯合舞展看到的,實在是相差十萬八千里。我只有一個感覺,想走人。要不是金龍想追的花師妹妹要演出,我真的想馬上走。我第一次有這樣,看到女生穿很少在表演,不但不高興,反而覺得很糟的感覺。那是一種群體的協調性,接連幾場都差不多,肢體動作不夠有力(花師熱舞社的男生就還好一點)就算了,協調性與配合度都不夠,我不曉得他們對這次表演的重視度到底有多少,好像沒練幾次就來表演了。連主持人(花師廣播社)都放炮連連,舞名叫做 Get Down,音樂也整場唱 Get Down,他偏偏要講成 Get Dance,我還 Call Me Dance 勒,專門搞笑的,我跟小應都笑翻掉。就我一個觀眾的角度來看,東部的舞蹈風氣與表現,都相差西部非常非常多。幸好金龍要追的女生(名叫玉鳳,大家有沒有覺得他們倆名字絕配啊? ^_^ )是跳民族舞蹈,這種傳統舞蹈,反而成為這次舞展的優秀舞蹈。呵呵,真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今天一整天,都還陷在大和拜金女的劇情中,一直在為結束的感動,而沉吟低迴不已。以致於今天一整天都不知道在幹什麼。中午吃飯還跟金龍講些怪怪的話。中場休息,媽媽打電話來,說要用車,要我提早回家,嗯,有點捨不得,要是以前,可能就會跟我媽吵起來了,奇怪,我也沒講啥,也沒啥不高興就說好,就提早離開了。

要走之前,只剩小應一人幫金龍拿著要送的花,不知怎麼地,我又把中午的話,再講了一次。我很認真、很語重心長地,懷著祝福之意,請小應幫我跟金龍說:「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把握,這花,一定要送出去!」語畢,我就走了…

只是莫名的想要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能把握自己的幸福。天天聽著 MISIA 的 Everything 這條歌,這樣的內心深處感觸,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 唉… 那我呢?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