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男一枚

最近幾次去清大毀容院……喔,不是,是清大理容院(學生理髮廳)……都有非常出人意表的「驚喜」。

繼上次遇到新面孔媽媽桑過度熱心地把我的頭髮給剪成高中生平頭後,今天懷著害怕的忐忑心情前去,才踏入店裡就喜滋滋地想說:太好了,那個媽媽桑在睡覺!然後是另外一個新面孔:戴著深度近視眼鏡(鏡片好像是放大鏡,透過眼鏡看到的是超大顆的眼睛)的阿姨。

好吧,只要不是上次那位媽媽桑都可以,姑且讓她剪吧,現在店裡唯一的熟面孔只剩下一位且也執刀工作中。

阿牧:「幫我修短!」

眼鏡阿姨:「下面旁邊也要剪嗎?」

阿牧:「?」「喔,旁邊要啊,就修一修這樣。夏天很熱。」

眼鏡阿姨:「就照現在這樣剪(指現在髮型)就是嗎?」

阿牧:「對對對。」

(上述是主要的對話內容。我事後一直在檢討我到底是說了哪一句不該說的話…… bird

剪髮過程初期都還好,但阿姨的電剪突然沿著我耳際上方從左到右,整整推完一圈後,看著這顆活像香菇的頭,我心裡已經涼了半截…… cool

接著只好鎮定並且打從心底相信她這樣,按奈住性子繼續讓她剪下去,剪到大概整個過程的中段時,我還鬆了一口氣,因為這位阿姨只是落刀還有剪髮的先後順序與區域和一般常見的理髮師不太相同,瞧她熟練地逐漸將香菇頭復原到我可以接受的模樣時,我為剛開始的錯怪感到一絲絲不好意思。

這時候有對印度人夫婦走進店裡,然後是由那位我要躲的媽媽桑服務,我心裡還在竊笑想說:啊哈哈,這位印度朋友您運氣實在太差了。由於語言不通,頭髮不甚多的先生板著臉用手朝頭頂指呀指,說明哪些地方要剪,媽媽桑就照著動刀,而太太就站在媽媽桑後面看,跟老公講話還不時提醒媽媽桑哪邊要剪。

但是好景不常,當阿姨拿著電剪冷不防地在我的天靈蓋處橫向「刷」過去後,我幾乎快瘋了。 fuck

在此之後我已經完全放棄說話與抗議的想法,因為怎樣都來不及了… 嗚嗚嗚… cry 就繼續任由這位眼鏡阿姨拿著電剪在我頭上「快意馳騁」…… Orz

結果我還笑人家印度人勒,由於先生老板著臉,加上又有太太監控,媽媽桑下刀特小心,剪沒多少就照這位夫婦指示停刀收工了。結果人家髮型都還維持原有狀態,但是我卻已經變成比上次剪完還短,混海線的流氓平頭了。 *悲*

這位偉大的眼鏡阿姨,從頭到尾只有使用電剪就解決我這粒(台語計量詞)頭了,傳統剪刀動都沒動。我封她「電剪之神」。

剛剛強忍悲痛做了似顏繪,大家參考看看就好,我已經不敢想像下星期上班後,同事們會有怎樣的評語了……。

Morton

為您獻上,流氓型男一枚。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型男一枚

  1. 葛瑞拉 says:

    那邊的優點就是便宜而已
    剃完還可以去看漫畫
    保證沒人發現你是上班族

  2. sbin says:

    呵,你的blog很有趣耶,果然是「型男」一族的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