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歸來(上、下)

文 | 王利傑

Silicon Valley

硅谷歸來(上)

從做 PreAngel 以來,每年我都會抽空去美國一兩次,主要是在硅谷 (灣區) 一帶見見當地的朋友,他們主要有 VC、創業者、斯坦福和伯克利的學生創業組織負責人、無線科技領域的各種組織機構負責人等,我一直試圖逐步了解這個全世界高科技上市公司最密集的地帶,究竟有著怎樣的特別之處,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學習借鑒的,讓我們回到 “鄉下” 也可以顯得與眾不同;同時,也想知道,我們這些 “鄉巴佬”,有沒有機會在這個全世界最聰明的人密集的地區,找到自己的立足點,未來也能投資幾個像 Google、Facebook 那樣的偉大公司?

來的越多,感觸就越深,雖然還只是皮毛,硅谷帶給我的感觸已經非常深了,在此與各位分享:

1、You Only Live Once – 你只活一次

我的 PreAngel 美國投資合伙人叫 Boyd,是個土生土長的舊金山人,他說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告訴我,最近灣區流行 YOLO 這個說法,全意是 You Only Live Once,字面意思很簡單,可寓意深刻。如果我們從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那天開始就足夠重視這個短語,可能我們每個人都會有不一樣的今天。今天的大部分中國經濟支柱人群,其實某種程度上都是在為別人而活著,為了父母,為了子女,為了朋友。有些時候,看似你自己選擇了你的生活,其實不然,你活在別人為你塑造的形像裡,如果你今天對你的生活狀態不滿意,八成是你沒有為自己而活!其實把你自己活好,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因為每個人都是唯一的,都具備不同的能力和喜好,如果全社會都遵從自己的內心而活,我們每個崗位一樣都會有人做,而且做得更好!

這句話雖然近期流行,但卻是灣區一個常見意識形態的總結提煉,也就是說,很多美國名校的孩子們早就這麼做了,至少比我們國內的孩子們更早意識到 “為自己而活” 的道理。而整個社會也對這種意識形態給與支持,比如在中國最不能被父母理解的輟學創業,比如放棄高薪背包窮游,比如與一個跟自己完全 “不門當戶對” 的人結婚,比如我在一個破公寓做一個 “苦逼” 的藝術家,還有那麼多女生選擇做單親媽媽…… 當一個人選擇為了自己而活的時候,TA 往往具有更加持久的恆心,或者說所謂的創業者最需要的 “執著”。

YOLO,從一個角度解釋了為什麼在硅谷有世界上最高密度的優秀創業者。

2、Rules & Disruptive – 規則和破壞

在美國開過車的人都知道,大家在馬路上都很講規則,行車效率很高!舉個例子,硅谷的著名華人天使投資人李軍 (快創營合伙人) 說,又一次他坐一個國內來灣區出差的人開的車,他發現每到一個路口,即便是綠燈,這兄弟都會帶一腳剎車,後來他好奇地問為什麼?這哥們回答說:“我擔心兩邊有車冷不丁竄出來啊!”

沒去過美國的人可能會好奇,這很正常啊,有什麼奇怪的。但是在美國開過車你就知道了,你在直行的時候,如果沒有 Stop Sign 和紅燈的話,你大膽開就好了,兩邊不會有車穿出來的;因為路口兩邊的車道上要麼會亮紅燈,要麼會有 Stop Sign,而美國人開車看到 Stop Sign 肯定要停一下左看右看再走的,就算沒有 Stop Sign,拐彎的車也一定要讓直行的車,因此會開得很慢左看右看。這樣直行的車就可以大膽開了!

你看,一個好的規則設計,讓大家的行車效率都提高,只要大家都遵守,人人獲利!在創業領域,你可以理解為,在一個好的規則框架下創新,你會更加有效率,你不用擔心有人 “暗算”。

這就是健康的破壞式創新:基於一個大家共同遵守的基本規則的框架下,通過技術、設計、運營或者商業模式等的創新而顛覆一個不思進取的老舊行業 (企業) 的過程。破壞式創新破壞的是過時的制度和不思進取的企業,屬於優勝劣汰的範疇,是良性的新陳代謝!

我們目前在國內看到太多 “不健康” 的商業案例,這些案例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為 “破壞規則式創業”,破壞規則意味著該企業的發展影響到了整個行業的健康,甚至破壞了大部分消費者的利益,這些不守規則的創業者就是 “從兩側馬路直接衝出來的司機”,一方面他們衝出來很可能被直行的車輛撞到,兩敗俱傷;另一方面,他們大範圍地出現導致直行的司機過路口都要帶一腳剎車,整個交通效率因此被影響。

這就是我們兩邊的另外一個區別,根本原因可能是 “創業的目的” 不同,一邊是為了 “賺錢” 而 “投機”,所以不顧對環境,對行業,對消費者,對社會的 “破壞”;一邊更多的是為了 “理想” 而創業。或者可以說灣區的創業者成長和生活的環境讓他們形成了一種思維習慣,不會輕易 “破壞大家都遵守的規則”,這邊的 “破壞規則” 成本很高的。

這次,我應丁若宇之邀去給斯坦福商學院的一些同學做了點分享,我知道他們聽過太多大佬的講話,我也不知道該分享什麼好,所以把我最新的對創業者信念的 5 點提煉分享給了他們,Boyd 說我分享的這 5 個點說明了 “我應該屬於硅谷”。如下:

3、Believe the power of belief – 相信 “相信的力量”

這跟你創業的目的有關,如果你為了自己而活,為了理想而創業,那麼你就會 “堅信” 你的事業,堅信你看到的未來,這種 “堅信” 本身是具有強大力量的,非常 Powerful,這種力量可以幫助你組建團隊,籌備資金,打造產品,營銷品牌,銷售服務…… 你的創業之路雖然荊棘密布,但是你依然會逢山開路,一往無前。

很多創業者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對理想的信仰” 本身就是力量的源泉,你以為是你畫的餅吸引了團隊、你以為是你未來的上市計劃吸引了投資人、你以為是你的巧舌如簧吸引了顧客、你以為是你的一帆風順吸引了媒體報道…… 你錯了,如果不是 “信仰的力量”,你的餅,你的憧憬,你的巧舌如簧,都會消失在一次又一次的市場風浪之中。

在九死一生的創業過程中,唯一能給你取之不盡能量的,只有你的 “信仰”,無他!所以,放棄什麼都不能放棄信仰!如果你都不相信你做的事,那你憑什麼讓別人相信?回頭看看,很多失敗的公司,根本原因都是創始人自己放棄了最初的信仰,之後圍繞在 TA 周邊的一切都隨風逝去!

4、You were chosen – 你是 “被選擇” 的

雖然我是無神論者,但是我相信外星人,或者更高智慧的生物,但那不是我們理解的玉皇大帝,真主,耶穌或者其他宗教人物。

我們每個人都生來不同,所以就像我第一條提到的 You Only Live Once,告訴我們的,Be yourself!每個人之所以是這個樣子都是 “被選擇” 的,我們的人生就是無數次選擇的過程,每天看似做著不同的選擇,其實我們是 “被選擇做出這個選擇”,不管我們選擇什麼,都是 “你的使命”。那麼,為什麼不做點我們自己發自內心喜歡,又擅長做的呢?為什麼你擅長音樂,為什麼我擅長社交,為什麼他擅長管理?

如果這都是被安排好的,那麼順從內心最重要,只有做你最喜歡又最擅長的事情,你才能最快樂,而同時,世界的運轉也會更高效,只要你選擇了最合適你的,那麼也意味著注定該這樣。不要怪你心中所謂的 “上帝” 不公平,你才是你自己的 “上帝”,因為你的旨意就是你心中 “上帝” 的旨意。

所以,又回到那句話了,You only live once, so be yourself, be your own GOD!

5、Valuation vs Price – 價值和價格

如果你的內心告訴你,你就喜歡在海邊開個小酒吧,每天無憂無慮過日子。OK,沒問題!

如果你的內心告訴你,你就希望做一件千古留名的事業,讓世界更美好。OK,那就是你的使命,接下來你就盡一切能量完成你的使命去吧。你會成功的!

在這裡,我們可以提提價值和價格的問題了。如果你要完成一個偉大的使命,那麼可以說那是無價的 (Priceless),如果為了完成這個使命,你需要去找投資人融資,那麼你該如何給自己定價呢?

如果你認為你自己無價,那麼你以一個天價估值融資,那麼自然融不到。我覺得你的無價是在項目真正實現後才體現的,沒有人能保證你的成功,所以初期的估值不應該太在乎 “價格”,而是志在必得拿到 Smart Money,所謂的 Smart Money 可以理解為跟你共享 Vision,又能提供有價值的金錢以外的資源幫助的投資人。太過於計較 “價格” 的創業者和投資人可能不是一路的,如果大家一開始在估值問題上分歧比較大的話,建議雙方都不要糾結,直接互相 Pass。

硅谷這邊的初創企業天使融資階段的估值跟北京相比反而比較便宜,但是到了 A 輪的時候因為有了產品和一定的數據,其估值會飛漲,很多時候北京的投資人反而看不懂了。價值凸顯的時候,估值就不是問題了,所以大家可以參考硅谷的創業者,早期不要在乎估值,踏踏實實拿著天使的 Smart Money 把理想的產品做出來,然後自然會有市場給你合理的 “估值”。

6、Enough is not enough – “足夠” 遠遠不夠

這是我推崇的極客精神,所謂極客,在我看來就是在一個細分領域追求極致到變態程度的人,極客不限於技術領域。

由於美國的文化和灣區的文化是一種 “鼓勵文化”,孩子們從小取得一點成績就會得到 “Amazing” 等各方的贊揚,鼓勵孩子們做得更好,所以不管是技術領域,藝術領域,產品領域,營銷領域,都會有很多極客。尤其是我們提及的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創業領域,這些極客們做出了無數全世界大受歡迎的創新產品,數不勝數!

現在是一個商業發達程度和市場競爭異常激烈的時代,人們的大部分需求都已經得到了滿足,新的創業者們要麼尋找機會用強大的核心技術顛覆舊的產業,要麼在新興市場尋找新產品帶來的新需求 (比如 iPhone 帶來的周邊配件需求等)。不過,不管做什麼,要想成就一個偉大企業,我們都需要一個極客 Leader 來負責產品,就像 Steve Jobs 那樣追求完美到變態的程度。

極客首先總是比常人能看的更遠一些,畢竟 TA 體驗和嘗試過的相關產品比常人多得多,否則也無法稱之為極客;其次,極客對自己負責的產品有著比市面上產品高出 10 倍的要求,所以一般不會輕易發布產品,但是每次發布都會給用戶帶來 “驚艷” 或者 “震驚” 的感覺,必須能夠最大程度地提高目標用戶忠誠度;最後,極客帶來的產品通常都會最大程度被各種媒體爭相報道,所以省去了營銷費用,做到酒好不怕巷子深!

在硅谷,即便是 Evernote 和 Tesla 這樣的公司都曾經差點死掉,正式他們最求極致的理念導致了公司幾度瀕臨破產,也正式因為他們強大的信仰的力量在最危急的關頭幫助他們度過了難關,最後成就了全世界矚目的優秀公司!

如果一個公司的 Leader 是某個領域的極客,我會非常樂意投資 TA,盡我最大努力幫助他解決他不擅長的事情,讓他專注推出一個讓世界驚艷的產品;如果一個公司的 Leader 總是覺得 “差不多就行了”,比市場上好 50% 就很不錯了,那麼他可能會是個不錯的商人,可能會打造一個盈利還不錯的公司;但是他不會創造出下一個 Facebook,下一個 Tesla,下一個 Google……

7、Imagination & Execution – 想像力和執行力

自從《阿凡達》在國內上映以後,IMAX 或者 IMAX+3D 電影成了大家必看,最近阿湯哥的《碟中諜 4》和《遺落戰境》,《Star Trek 2》,《鋼鐵俠 3》等,給我們帶來 “身臨其境” 的觀影體驗,從電影院出來無不感嘆科技帶給生活的巨大改變,也感嘆好萊塢的想像力和執行力。

同時,我們不禁問自己,為什麼這些大片都是好萊塢的,為什麼中國沒有?是教育決定的嗎?因為我們一直認為華人最聰明了,但是華人拍的電影就不如老美;是環境決定的嗎?因為好萊塢在電影工業領先了 50 年至少,所以有沉澱;是資金決定的嗎?因為好萊塢的電影制作成本動輒上億美金!

其實,在互聯網創業領域,我們也經常感嘆說硅谷的很多公司就是比我們有想像力,比如我最喜歡的 IFTTT,還有 Airbnb,ZipCar,Twitter,Pinterest,Google Glass,Siri ……

這次我跟一幫斯坦福,UCLA,伯克利等出來在硅谷創業的學生聊天,他們有個觀點很有意思。他們認為硅谷之所以有這麼多優秀公司,首先是因為硅谷有大量的創業公司,龐大的基數自然會跑出來幾個優秀的,相對來講,其實死掉的小公司何其多,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硅谷的創業環境刺激了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創業浪潮,用他們的話講叫做 “魚龍混雜”,“五花八門”;的確我也交流了一個從意大利來硅谷三個月的創業團隊,這裡儼然是互聯網極客的淘金聖地。

不過,這也給我們一個啟發,灣區擁有目前全世界最好的創業環境,所以也吸引了最多的創業者,在高度競爭的市場環境下,那些能夠脫穎而出的那些就成了世界矚目的焦點,估值一路炒上天!

最後,分享一個媒體上沒有報道過的硅谷小故事:

一位當地的華人 VC 跟我交流,說她來硅谷不久後通過朋友認識了一個極其聰明的年輕創業者,技術很強,做的東西很酷,可惜還是早期階段,她打算下一輪可以跟進;後來她回國兩個月,再次回到硅谷的時候,聽到別人說 Facebook 買了這家公司,1 億美金!她跟創始人落實了之後,感覺硅谷真的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如果你這的有兩把刷子,真的有大把的巨頭為了自己的戰略目的而開出一個 “勢在必得” 的天價!

P.S. 這篇文章寫作於從舊金山飛往上海的 UA857 航班,通過 UA 機艙內的 WiFi 及飛機的衛星通信聯網發出,為此我只付出了 22 美金的 “天空上網費”,爽:-)
 
 

硅谷歸來(下)

距離去年在 UA889 上寫的《硅谷歸來》已經有一年多了,這次的硅谷造訪與上次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也有了很多新的感知和感悟。

現在開始正文,不過還是要提醒各位看官,最好能先讀一次去年寫的《硅谷歸來 1》,兩篇文章雖然沒有邏輯上下文關系,但是有助於更加系統和深入地理解 “續集” 感悟。

1、全球化的運動

這次來硅谷前,大家都看到了一條驚人的消息,成立 4 年的 Uber 融資 12 億美金,估值 187 億美金。小伙伴們都驚呆了,所以我們下飛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來到 Uber 享受免費午餐,近距離觀察和感受這家公司的 “魅力”,是什麼原因讓那些 “最精明” 的投資人願意用 12 億美金換取他們不足 10% 的股份?

參觀交流後,我有個特別深刻的感悟,P2P 真的是互聯網上發生的一場驚天動地的革命,讓全世界海量的司機和臨時乘客通過 Uber 隨時隨地連接起來,讓供需雙方即時互動、安全交易,司機越多用戶就越多、用戶越多、司機也會越多,這是一個良性循環。當司機和用戶的數量都達到一個閥值的時候,互聯網的 “量變產生質變” 的魅力就會產生,過去簡單的司機接送乘客的模式可能會產生各種衍變,司機可以為用戶搬動任何 “原子世界” 的 “物質”,比如冰激凌、鮮花、寵物、西服、咖啡、水果…

Silicon Valley

其實最具有挑戰的不是想法本身,硅谷最不缺的就是想法。最挑戰的是如何把一群天才聚集在一起,為同一個夢想努力。在灣區聚集了全世界最好的一批工程師 (產品經理),但是同時又有無數的公司在爭奪這些人才。當你游走在 Uber 的總部,看著各種膚色人種的 “謝耳朵” 一般的 Geeks (極客) 的時候,你會發現,不知道過去 Uber 做對了什麼,總之,他們在人才戰中勝出了,而且這一輪的巨額融資又為其人才爭奪戰添加了無數的軍火彈藥,這些 GEEKs 正在全球範圍內發動一場交通和物流的革命,注意,是全球範圍,這非常重要。Uber 已經在 37 個國家的 125 個城市提供服務,未來還會更多,這可以從他們的大屏幕看到,那些密密麻麻在地圖上移動的汽車就是他們分布於全世界各地的重要 “資產”,在過去的工業社會時代,這完全是不可想像的。

所以,在硅谷,你的一個小小想法,改變的不只是灣區或者舊金山,甚至美國都不算。在這裡,你發起的是 “全球化的運動”,你真的在改變世界!

2、讓自由之風勁吹

“讓自由之風勁吹”,這句看了讓我感到想落淚的話正是斯坦福大學的校訓!如果 20 年前我能看到這句話,不知道我會不會把考取斯坦福當做我的高考理想,或許不會,因為那個時候的我,完全沒有開化,對自己的能力也沒信心,胸中有滿滿的志向,卻無任何應有的行動!

斯坦福大學的第八任校長唐納德·肯尼迪曾經說:“大學就要允許具有非同尋常創造性的人享有非同尋常創造性的生活”。這句話,我同樣被感動的落淚。整個硅谷至少有超過 5000 家公司,追根溯源,起創業者都和斯坦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而這一切,都得益於斯坦福對學生創造性思維的培養和 “知行合一” 的務實主義精神影響。

Silicon Valley

1884 年,美國參議員、鐵路大亨利蘭·斯坦福的 16 歲的獨生子不幸夭折,他便對妻子發誓要捐一所大學,讓加州所有的孩子都成為他們的孩子。之後的 10 年裡,利蘭·斯坦福東奔西走,散盡家產,直到 1893 年臨終前,一座以小利蘭·斯坦福明明的大學出現在自家 35 平方公裡的農場上。1935 年,斯坦福電子工程系的兩名畢業生 Bill Hewlett 和 David Packard 打算去東部求職,他們共同的導師,“硅谷之父” 特曼教授說:“為什麼要向東部上繳我們的智慧?為什麼不能就地開創自己的事業?” 在老師的激勵下,兩兄弟湊了 538 美元,在舊金山不遠的 Palo Alto (現在 VC 的聚集地) 的安德森大街 367 號租了間車庫,開始了創業,HP 就這麼誕生了;車庫創業文化也這麼開始了!

之後的半個世紀裡,無數的 IT 和互聯網巨頭從這裡走向全球:Intel、AMD、Apple、Cisco、Oracle、SUN、Yahoo、Google、eBay、Facebook、Uber ……

斯坦福大學單獨開設的創業相關課程有 20 多門,涵蓋了創辦一個企業的方方面面,有超過 95% 的學生都會至少選擇一門與創業相關的課程,這其中最火爆的就是 IDEO 的創辦人 David Kelly 在斯坦福設計學院開設的 LauchPad。修讀該課程的每一名學生都被要求在短短 10 周內構思一個想法,並把這個想法轉化成產品,推向市場。已經募資超過 1000 萬美金的 Pulse News 就是誕生於這個課程。

我們還參觀了斯坦福的公益性質孵化器 StartX,迄今為止有超過 1000 家公司,超過 2400 位斯坦福學生通過 StartX 獲得融資,平均金額 150 萬美金,跟我們交流的一位小伙伴剛剛拿到 Google Ventures 的投資,還有我們後來參觀的 Boosted Board (電動滑板) 公司也是畢業於 StartX,這個電動滑板讓我有了回家學習普通滑板的欲望,來年學成歸來就買一個電動的玩。

每天早晨在 Stanford University 跑步,感受這個硅谷文化發源地的寧靜和博大的氣場,看著路上有人踏著滑板、有人騎著單車、有人和我一樣跑步或者快走、有人騎著最新款的 “橢圓儀” 直行車,形形色色的人們和景色、真是一種極美的享受。此時此刻,耳邊一次又一次重復著 “讓自由之風勁吹” 這句百年校訓,我由衷地感到社會發展、科技發展和教育理念、教育制度的深刻關系。

好的制度和理念吸引了全世界最聰明的人才,這些人才學有所成之後又慷慨回饋學校。斯坦福每年僅僅錄取 1 萬名新學生,卻有 7000 多萬美金的經濟援助,家庭年收入 10 萬美金以下的學生免交學費,77% 的學生有助學金。

3、制度取勝

不論是學校、公司還是城市、社會,其健康發展的根本依靠是什麼呢?我深刻的認為,依靠 “優秀的制度”,制度不是一成不變的,制度也要與時俱進,落後的制度會導致公司和社會發展的停滯不前甚至倒退;太過超前的制度可能也會導致社會的不穩定和公司的混亂;優秀且適當的 “制度” 應該是教育、企業和社會發展最需要的。

有人會說人才是根本,但是繼續探究一下,人才的培養需要學校提供優秀的教育制度、人才的吸引需要企業提供優秀的企業制度 (獎勵、發展、成長、健康等),所以,沒有優秀的制度,何來優秀的人才。

除了斯坦福展現給世界的優秀的教育理念和制度,我們去過的每一家硅谷優秀企業都展現出了很好的企業制度,與時俱進的優秀制度。

我們都知道來硅谷要找朋友去 Google、Facebook、Uber 等公司享受免費午餐。甚至有當地創業者告訴我,他們團隊創業的前 3 個月,整個團隊都是在 GOOGLE 免費吃喝的,因為其中一個創始人當時還沒有辦理離職,所以每天中午帶他們進公司蹭飯。不過這點飯對於 GOOGLE 來說真不算什麼。

Silicon Valley

免費的午餐和較為自由的參觀文化是互聯網公司和傳統 IT 企業一個非常大的區別,至少我還沒聽說過大家去 CISCO、ORACLE、HP 等公司集體蹭飯。在我曾經供職的華為,員工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帶人來公司參觀的,流程和管理限制還是挺多的,吃飯雖然不貴,但是也肯定不是免費的。

進入到這些企業,你會發現他們的辦公環境特別舒適和健康,很多工程師和我一樣喜歡站著辦公,所以脫了鞋,腳下有專門的腳墊;當然有人喜歡躺在沙發上辦公,所以 Google 和 Facebook 等隨處可見舒適的沙發。這裡每個人的電腦屏幕都有好幾個,而且都超大,每個人都是極客,酷斃了。他們的工作相對都很 “散漫”,公司管理非常扁平化,考核也是結果導向而不是 “坐班” 制,GOOGLE 員工官方規定允許 20% 的時間在公司做自己的事情。

可觀的薪酬和期權、參與改變世界的一員、結果導向的靈活考核制度、按照興趣選擇工作內容、舒適且妙趣橫生的辦公空間、免費的吃喝娛樂設施、健康環保的辦公環境、甚至可以帶寵物上班,這樣的公司,多少人會拒絕呢?

順便補充一句,我們在 FACEBOOK 參觀的時候看到了 Mark Zuckerberg 和一個同事在公司園區飯後散步聊天,應該是在討論問題,來來回回好幾趟,Zuckerberg 手裡拿著一瓶礦泉水,看起來這是他平時工作的一種常見形態,邊走邊談,這也是 Steve Jobs 當年喜歡的一種討論問題的形式。對於 Facebook 員工來講,並不存在什麼等級制度和居高零下的老板,一切都是扁平的、自由的、這些天才員工基因裡的創造力就這麼潛移默化地萌發了。

Silicon Valley

4、Move fast

參觀 FACEBOOK 的時候有個 FreeWifi 叫 Facebook Guest,密碼是 “m0vefast”,接待我們的小伙伴告訴我們,Move fast 是 Facebook 內部的一種工作文化,和 Facebook 處處可見的 “Hacker” 文化標示一樣,是 Facebook hacker 們的一種工作狀態。

其實整個硅谷的工作節奏還是很緊張的,這裡的人懂得享受生活,也懂得如何高效工作。他們周末會陪家人,周邊有山有水,處處都是景色,騎行和跑步的人無處不在,高速路上的大小轎車車頂經常看到會 “頂著” 自行車,據我了解這裡的自行車都不便宜,都是 1000 美金以上的,騎行是一種運動文化。而工作的時候,硅谷人展現出來的是一種時間就是生命的 “快節奏”,在 F50 的路演大會上,以為當地的投資人回答創業者提問就說她很注重時間管理,時間就是金錢,她不會隨意不做准備就接見一個創業者,一定要先看過 BP 認為有必要才會安排時間,每天都安排的很緊湊。

跟硅谷當地的投資人和創業者約見,也需要提前。我有幾次因為交通不熟悉的原因,把幾個會安排的很不合理,一會兒東邊,一會兒西邊,一會兒又回到東邊;所以我臨時向調整一下,結果所有的人都有時間衝突,無法調整,有點 “牽一發而動全身” 的感覺。

灣區公路上的車開的都很快,雖然我第一次來美國的時候因為不懂交規開到 90 英裡時速被警察追下來開罰單,之後我再也不敢超速,但是基本上你也不能開太慢,限速 70 英裡的公路,大家都在 80 英裡時速開,如果你開到 70 英裡的標准限速,你就會發現你身邊的車一輛接一輛超越你而過,真的很有趣,快又不能太快,慢又不能太慢,必須保持 75 英裡到 80 英裡的時速才能適應這裡的節奏啊。

Move fast 還有另外一層隱形寓意。這裡的互聯網公司追求 “輕” 文化,Lean Startup,所以公司每一個人才的引進都很認真謹慎,每個人都是獨當一面的大俠,硅谷的公司相信優秀的人才以一當百,所以他們竭盡所能吸引最優秀的人才,這方面最有名的就是 GOOGLE,曾經在高速路旁邊的巨幅廣告牌投放數學難題,吸引那些有好奇心又能夠解出答案找到線索並把簡歷投放過來的天才。這些天才工程師就是為解決問題而生的,Move fast 也是他們的基因特質的一部分,思維快、說話快、寫代碼也快、發布產品自然也快!

所以,Move fast,不僅僅是 Facebook,更是硅谷的精神所在!

5、再偉大的事業,也能由普通人完成

在斯坦福正門進去的花園附近,有一群雕像,沒有任何保護措施,卻是羅丹的真作。斯坦福是世界上除了法國之外收藏羅丹雕塑最多的地方了。這處雕像的說明寫到:“1984 年,為了紀念在英法戰爭中犧牲的 6 位民族英雄,加萊市政府請求羅丹雕刻一組雕像… 羅丹並沒有按照傳統方式重現臉譜化的英雄,而是以一群性格迥異的平民為模特,雕了 6 個其貌不揚的 “粗人” —— 因為他堅信:再偉大的事業,也能由普通人完成。”

這句話正是對你我這樣生來普通的人最好的激勵。我相信今天已經創造奇跡的偉人,追根溯源曾經都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我們生來平等,正是後天的努力和毅力讓我們有了不同的人生經歷和價值實現。

硅谷的很多創業者並不是為了物質享受和金錢的追求才創辦自己的公司,他們更多的是為了一個簡單的夢想實現,有些夢想一開始可能並沒有體現出深刻的社會價值,但是在成熟的風險投資產業支持和推動下,質樸的夢想慢慢演變成為改變世界的商業使命,像黑洞一樣吸引著優秀的人才一起為之努力,每個人都有自己小小的夢想,加在一起就是一個偉大的理想。在硅谷,似乎有一種魔力,把這些精英們聚集在一個又一個車庫或者孵化器中,用鍵盤譜寫著人生的樂章。他們此刻都是普通的程序員,但是執著的追求和堅持,不遠的未來,這些普通人可能會在無數科學領域,創造新的奇跡,在商業變革的歷史上,留下自己不再普通的名字。

這次我們在硅谷討論了很多科學話題,尤其是機器人、無人飛機、干細胞科技等十分令人激動,最關鍵是這些都已經是身邊的科學,並不是天方夜譚的科幻故事。我們這次考察團團長、青年天使會會長、空中網創始人楊寧就在每次的演講中表示他將致力於在機器人和干細胞兩個領域投資。

昨天看起來遙遠的未來,可能就在眼前;身邊看起來普通的 “謝耳朵”,可能就是明天創造歷史的領袖。這個世界其實從來不缺奇跡,缺少的只是 “相信奇跡會發生的心” 而已!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chnology, Work, World and tagged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