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發科染指 TD:「山寨手機」才是 TD 唯一出路?

中國 TD 產業鏈的嬗變與戲劇性在 6 月中旬達到了頂峰。

2008 年 6 月 16 日,大唐移動宣佈將旗下北京天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碁科技)三成股權出售給意法半導體

正當人們質疑大唐移動是否退出 TD 市場時,另一條消息迅速引爆了整個中國 3G 產業:把大陸 2G/2.5G 手機市場攪得天翻地覆,有 “山寨機之父” 之稱的中國台灣聯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發科),即將在內地大規模出貨 TD 晶片。

這為中國 3G 手機市場更大的變局打下了伏筆。一旦聯發科形成規模化供貨,將對 TD 終端市場產生巨大影響,大量廠商將採取 2G 時代的山寨機模式,進入 TD 市場。

聯發科佈局 TD

6 月中旬,有消息人士透露,聯發科已經具備了生產 TD-SCDMA/GSM 雙模晶片組的能力,不久將推出 TD 晶片完整產品系列,在內地大規模出貨 TD 晶片。

這一消息隨即得到了 TD 產業聯盟秘書長楊驊的證實,他在 “2008 天津國際手機展會” 上表示:「聯發科已在 TD 產業鏈中佔據重要位置。」同樣是在這個展會上,聯發科大唐移動展示了最新的 3G 手機基帶晶片,並推出了名為 DTivyTM A2000+H 的解決方案,可支援 2.8Mbps TD-HSDPA 與 GSM/GPRS/EDGE 雙模自動切換。

聯發科在 TD 晶片產業的佈局日久。去年 9 月,聯發科斥資 3.5 億美元收購了美國模擬器件公司ADI)手機晶片部門,由此獲得了大陸 3G 市場尤其是 TD 市場的通行證。2005 年,ADI 與大唐移動共同發佈了用於開發基於 TD 標準 3G 手機的完整參考設計 — DTivyTM-A 系列,從而具備了獨立構建大陸整個 3G 網路的能力。

在 2G/2.5G 時代,聯發科佔據了中國手機市場的半壁江山,其市場份額在國產手機中達到了近乎壟斷的地步,而且一手造成了如今山寨機流行的局面。那麼聯發科為何花費如此代價佈局 TD 市場?

聯發科將晶片、軟體平臺以及第三方應用軟體捆綁在一起,形成了一個 “一站式解決方案” 的商業模式,併為手機廠商提供極其完善的售後服務。這讓沒有技術積累的手機廠商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出產品,而其價格也要低於其他國際晶片廠商 10% 左右。不過,聯發科看上去風光無限,實際上危機四伏。水清木華研究中心電信研究總監沈子信指出,對聯發科來說,在市場不斷擴張的同時,其單晶片集成解決方案不斷被其他廠商效倣,而中低端市場愈演愈烈的價格戰,也令業務規模最大的聯發科最受傷,所以其向 3G 市場過渡已成為必然選擇。

3G 以及更高級別的通信技術肯定會取代 2.5G 業務的主流地位。從用戶潛在數量與成長趨勢看,中國大陸將是未來 3G 手機的最大市場。對於聯發科來說,向 TD 大規模進軍更有 “洗白” 的意味,同時有望讓自己跳出僅佔領二線手機乃至雜牌手機市場的尷尬。之前,它雖然在手機晶片領域呼風喚雨,但面對諾基亞三星摩托羅拉LG索愛全球前五大手機企業,這家 “山寨機之父” 一直沒有進入供應體系。

TD 手機僅銷售 3000 部

真正耐人尋味的是,聯發科高調進軍 TD,就發生在電信重組大幕剛剛開啟,TD 市場跌宕起伏的嬗變時刻。

擺在聯發科面前的第一個現實問題是:自 4 月 1 日 TD 放號以來,TD 手機試商用進程不理想,僅銷售 3000 多部。距離真正商用、滿足大規模用戶需求尚有較大距離。由於 TD 手機銷量不佳,原本打算賣 TD 手機的國美蘇寧都暫緩了促銷計劃。

與運營商相比,產業鏈是商業前景不明的最大受害者。中國 TD 晶片廠商在苦撐數載之後,已經到了生死線的邊緣。同為 TD 手機晶片合資企業的凱明,由於 17 個股東之間無法達成一致,最終宣佈停止運營。今年 6 月中旬,大唐移動又宣佈退出 4 家股東合資的天碁科技。這一度讓人懷疑大唐移動將徹底淡出 TD 晶片產業。而重郵信科同樣因為大筆投入後長期無法看到回報,陷入了資金困境。

不過,作為中國自主的 3G 標準技術,“TD 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這是工信部部長李毅中不久前召集 TD 老專家商議 TD 發展策略時的表態,他甚至把 TD 的地位比肩 “神六”,可見國家已經將 TD 置於非成功不可的地步。

與此同時,中國移動也一改之前不瘟不火的推廣態勢,加快了 TD 的市場化進程:新增 6 萬名友好用戶、啟動第二批 TD 終端招標、實行新的 TD 手機補貼政策、增加銷售 TD 手機營業廳數量。甚至在中央電視臺的新聞聯播節目後,悄然出現了一個 TD 的廣告。

此時,國產的 TD 方案廠商只剩下了大唐移動/聯發科,加上這幾年迅速崛起的上海展訊構成了 TD 解決方案的主力軍。

因此,聯發科此時正式大規模涉足 TD,正符合中國移動TD 產業聯盟,包括國家相關部門的意願。聯發科其驚人的行銷能力,多年的手機晶片研發實力以及作為中國台灣股王擁有的大量現金,無疑將帶動 TD 技術的發展。

TD 產業聯盟秘書長楊驊對記者表示,在手機牌照核準制取消之後,手機取得入網許可證只需要通過泰爾實驗室的檢驗即可,其他的並不重要。這種表態意味著,聯發科儘管身為 “山寨機之父”,卻將在中國的 3G 進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對於聯發科來說,算上終端產品及數據卡,在首輪中國移動 TD 手機招標中,大唐/聯發科的解決方案所佔份額達到 60% ~ 70%,一旦 TD 成功,憑藉 MTK 領先的市場和技術背景,聯發科或許將輕鬆成功佔領 TD 市場。

大唐移動的暗招

不過,聯發科想實現自己的如意算盤並不容易,除了 TD 商用路漫漫外,聯發科還須注意來自競爭對手的衝擊。矛盾的是,聯發科在 TD 市場最大的競爭對手,也正是其最大的合作夥伴 — 大唐移動

目前,大唐移動終端解決方案客戶包括中興LG華立宇龍通信海爾TCL英華達等,在 TD 晶片廠商中佔據了半壁江山。但大唐電信的終端要在市場上立穩腳跟必然要不斷加大內部採購晶片的比例,因此今年 3 月,大唐電信成立了聯芯科技,開始從事 TD 手機晶片的研發、生產。這意味著,大唐移動的東家大唐電信不僅要做晶片,還要做包括 TD 在內的手機終端。儘管大唐電信現有手機用的是 MTK 解決方案,但在不久後其研製的包括 TD 晶片在內的各種手機晶片,將被大規模用於自產手機上。

對此,有大唐移動內部人士表示,此前使用聯發科解決方案,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尷尬,如果到時出現手機品質問題,不至於對自己的解決方案造成很大麻煩。

那麼聯發科大唐移動的合作將何去何從?在 3G 時代,聯發科沒有核心技術 — 協議棧,因此聯發科在 TD 市場的成敗需要看大唐重郵信科的臉色。據記者了解,協議棧是指網路中各層協議的總和,其形象地反映了一個網路中文件傳輸的過程:由上層協議到底層協議,再由底層協議到上層協議。

6 月 25 日,大唐移動市場部的張小姐告訴記者,大唐移動聯發科的合作主要是大唐移動終端解決方案,這部分目前已剝離,是新公司的產品,相應的合作關係也轉入新公司。這表明,大唐移動目前與聯發科已不存在合作關係。

隨後,記者聯繫上了聯芯科技市場部的王蓓蓓,對於記者的問題,她在電話中回答說,與聯發科的合作還是按照原來的協議繼續進行,沒有變化,「我們提供軟體平臺,聯發科做硬體。我們自主研發的所有產品都是這個模式,共同推動 TD 的發展。」由此來看,目前聯芯科技還只是大唐電信一家所有,而聯發科也僅僅是與大唐集團進行業務合作。

TD 將向 “山寨” 靠齊

不過,對於 TD 產業來說,一旦聯發科大規模出貨 TD 芯片,將對 TD 終端市場產生巨大影響,大量廠商將採取 2G 時代的山寨機模式,進入 TD 市場。

在控制手機價格上,聯發科有著豐富的經驗,MTK 模式正是降低價格的利器,大規模鋪貨有望改變目前 TD 終端價格昂貴的現狀,或許這也是其最終得到 TD 聯盟認可的真正原因。同樣,聯發科MTK 模式也將受到更多廠商歡迎。此前,包括天宇朗通聯想移動波導長虹TCL康佳創維等品牌,無不採用了聯發科的方案。據記者了解,一些外資廠商也有意採用聯發科 MTK 模式。

在業內人士看來,受 MTK 的單晶片集成模式衝擊,未來 3G 手機市場將與 2G 市場一樣,其基礎元素將趨於一致,GPS、CMB、手機支付等等都會成為基本的應用,但手機的設計會變得更加個性化和高檔化,用戶也將會細化。因此,在功能整合的基礎上,不同的特色定位將成為廠商之間競爭的關鍵因素。

不過,業界擔心的是,聯發科一貫提供晶片組中所有的晶片,其 “通吃” 的商業模式和能力,將極大壓縮本土晶片廠商未來的生存空間。此外,聯發科一直被稱為 “山寨機” 的幕後推手,與眾多非品牌手機廠之間的曖昧關係也難保將來 TD 晶片的正常流向,這有可能造成 TD 市場的混亂和惡性競爭。

本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深圳已有相當一部分的山寨機廠開始開發 TD 手機,以待國家 3G 牌照發放後,與新電信格局下的移動運營商共用 3G 大餐。無一例外,他們所採用的,正是聯發科所生產的 TD 晶片。而與 TD 手機終端廠商相比,他們已在成本和速度上佔據了優勢。

“山寨” 才是 TD 唯一出路

TD 的未來出路在哪?是國家意志、中國移動的運營,還是聯發科的佈局?都有重要關係,但最重要的因素,是來自市場的考驗。

TD 如何贏得市場?答案是,將 TD 做成 “山寨”。不過,這裡的 “山寨” 並非指 TD 手機應該像現在 “山寨機” 一樣大規模無序生產,而是指 “山寨機” 最大的特點是適應市場,適應不同層面消費者需求,而 TD 未來也必須做到這一點才有出路。

3G 是以市場驅動為主導。相對於 2.5G 來說,3G 並沒有質的飛躍,也不是大多用戶所必需,3G 的很多數據業務在 2.5G 上已經實現,只是速度慢一點,同時對於以語音應用為主的用戶來說,這更不是最重要的。因此,在外觀設計、手機價格、豐富領先的應用上都將成為用戶購買 TD 終端時的重要因素。而這些重要因素,恰恰是山寨機安身立命所在。

把 TD 手機做成 “山寨機” 並非壞事。一方面,TD 終端匱乏,是 TD 試商用進程不理想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TD 終端目前都趨向於高端用戶,難以向低端用戶普及。如果 TD 手機向 “山寨” 進軍,那麼終端匱乏、難以向低端用戶普及的問題將不復存在,TD 進程也將得到大大提速。

3G 牌照發放後,TD 與 WCDMA、CDMA2000 這兩種 3G 技術相比,並不具備多大競爭優勢。但如果 TD 做成了 “山寨”,隨著中國移動 TD 網路逐步完善,TD 一炮走紅,實現一些業內人士 3 年內銷售 1 億部 TD 手機的預言也未必是癡人說夢。
 
 
來源:電腦報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ireless, Work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