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介:保持領先 要衝破梭羅困境

問:你說要保持領導地位,在研發上要不斷突破,你曾說過「梭羅困境」,梭羅(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提到過去台灣高科技業變成大企業以模仿居多,而無法獲取探索中的快樂?聯發科已突破「梭羅困境」了嗎?

答:我們的產品線還沒有全部領先,檢討下來,十年前我們是後進者(late comer),現在相對有比較多的產品線走在前面,但在一些產品線像手機 IC,我們也是 late comer,還在追趕。

聯發科成立第一天,就知道要跑在前面,但十年下來也才向前進了一點,可能才走了 100 公尺吧!梭羅講得很好,你如果抄別人,可以獲利,但沒樂趣。但現在是如果你繼續抄別人,可能連賺錢的機會都沒了。

問:外界佩服你洞燭機先,你如何選擇技術及未來的產品?

答:在大方向的趨勢上,大家看到的都一樣,比方像手機 IC、電視 IC,但真正要變成產品或選擇產品的先後順序,就要看市場的需求了。

不過,所有的產品開發計畫都是基於你觀察的假設,在執行這些過程中,只是在驗證你的假設,有時也會做錯,我們不是天縱英明,天下沒有這種事。

比方說,WiMAX 的不確定性很高,但在這類寬頻市場,WiMAX 是未來重要技術之一,市場成功或不成功,我們都可以把這個技術拿去用到未來的產品。

問:你對挑人有一套,你如何選擇好的人才?

答:基層員工通常我都交由主管挑選,但這還是回到我前面說的,公司要有一套文化、理念,我們有一套價值觀,包括誠信、正直、尊重、勇氣和深思等,做研發的人要有勇氣(guts),知道有困難,還是要做,而不是只做簡單的。

我注重的是高階主管,這個困難度更高,高階主管江湖閱歷多,會化妝的比較好,有時會讓人看錯。彼得杜拉克觀察很多高階主管用人的成功率,在高階主管的任命中,有三分之一是成功,三分之一是持平,三分之一是失敗。我檢討之下,沒有比這個好太多。

問:如何維持公司的領先地位,併購是其中之一?併購 ADI,你如何讓外國企業融入聯發科的企業文化?

答:現在才開始嘛,1 月中才合併,蠻不一樣的,其實我們在這之前,在大陸、台灣、新加坡、印度都有大大小小不一樣的合併案,但合併 ADI 的挑戰大,規模也大很多。

不過,同樣都是工程師,對事情的溝通不見得這麼困難,大家對手機業務的範圍、產品發展方向都有一定的了解,但對人來說,環境不一樣,這部分挑戰高。我們一面碰到問題,就一面解決。

但若有一套中心思想,就是價值觀,這樣會讓溝通進行的更順暢。對美國、歐洲這些國家的公司,他們對工作、專業度,和一些認知包括什麼是對的、標準如何等,有時比台灣還好,這不是問題,但對個人,每個人有它的文化考量,被併購後工作或多或少受到影響,所以就要花很多時間溝通以及相互了解。現在談這個還早,但要有正面態度,有問題就去解決。

問:在挑選併購企業上,有什麼條件?

答:雙方策略上要符合,我們在評估過程中,看過很多不同的團隊,我們會看這家公司的企業文化,這也蠻重要的。策略上,既有技術、既有人力,和我們是不是互補,還有市場互補的考慮。

問:你提到寬頻經濟時代來臨,這會衍生出什麼樣的機會?

答:一些 .com 的產生,都是寬頻經濟帶來的技術,像雅虎eBayGoogle 等,還有大陸阿里巴巴都是。 

科技的本質是速度愈高、愈快,寬頻傳送的資料變多,但在這愈快愈大的大方向裡,有許多可選擇的技術,像 WiMAX,或是手機的 4G,但我不知道哪一個會主導。

我們為何投資 WiMAX?剛好台灣政府有這個計畫,若從資料傳輸的角度來看,比現有 Wi-Fi 快很多,對客戶有好處,但若政府收取的費用貴,可能就有負面的影響。但如果這些更高速的傳輸,對終端消費者相當有用,這就是我們要注意的地方。

聯發科的願景是提升及豐富大眾生活,使命是持續創新,提供最佳的 IC 產品及服務,滿足人類潛在的娛樂、通訊及資訊需求。寬頻時代,我們做的就是這個。

問:聯發科目前有許多產品線,未來還會跨入什麼領域?有沒有可能跨入全新領域,比如生物晶片等?

答:現在可能還沒有,在資訊半導體領域,我們有三大主要平台,包括辦公室 IT、家庭、Handheld,我們產品線基本上也是圍繞在這三大主軸,IC 產品應用範圍也都在這裡頭。

回到什麼是變,什麼是不變。半導體主導的技術發展很快,大家在講摩爾定律愈來愈慢,半導體產業愈來愈成熟,我們也不知道半導體產業未來是不是會和傳統產業一樣。

三到五年內,我們在像辦公室、通訊和家庭等這樣的領域,應該還有很多機會,如果三到五年後,半導體產業的成長速度改變,我們再來想做別的事情。但至少這三到五年內,不必去想別的事。

問:聯發科由小到大,研發人員變多,領導方式有調整嗎?尤其管理這些高知識分子?

答:基本精神不變,理念也是一樣,大家覺得在聯發科工作,可以一起來完成一件事,聯發科在台灣科技產業所做的事,深入程度也比較深,可以在中間學習,完成一件事,得到成就感是不一樣的。

對知識工作者來說,不是賺了薪水、有股票就好,他的成就感是能實現自我理想,我希望聯發科能提供一個平台,讓員工實現自己的理想,能力可以成長,任何地方的知識工作者或研發人員,我想應該都是一樣的。
 
 
經濟日報╱記者曹正芬/台北報導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k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