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是 “中國芯” 生死年 抱團成就 10 億美元公司

自 2000 到 2006 年,中國 IC 設計產業每年增長率都在 67% ~ 70%,根據我們對核心企業的反覆調查和了解,我們今年的增長率下降到了 14%,包括幾家海外上市企業在內的第一梯隊領跑企業都已經感到非常吃力,現在還不敢說明年是否能夠到 14%。未來 3 ~ 5 年,壓力會越來越大。

12 月 14 日,在北京舉行的 2007 年 “中國芯” 技術與發展大會暨第二屆 “中國芯” 頒獎典禮上,中國半導體協會設計分會理事長王芹生表示。

第二屆 “中國芯” 頒獎典禮
第二屆 “中國芯” 頒獎典禮

此次大會上,信息產業部軟件與集成電路促進中心CSIP)揭曉了榮獲 “2007 年度中國芯最佳市場表現獎” 和 “2007 年度中國芯最具潛質獎” 的十款優秀芯片。展訊通信晶門科技福州瑞芯杭州國芯深圳芯邦科技等五家企業的產品獲得了 “2007 年度中國芯最佳市場表現獎”,而北京凌訊華業智多微電子深圳芯海科技大唐微電子中科院等五家機構的產品獲得了 “2007 年度中國芯最具潛質獎”。而微軟SynopsysCadenceARM 等四家公司獲得了 “2007 年度中國芯支持獎”。

CSIP 評選出的 2007 年度十大 “中國芯”
CSIP 評選出的 2007 年度十大 “中國芯”

雖然頒獎典禮上一片歡喜,但在隨後一個名為《中國芯之路》的圓桌論壇上,王芹生的上述講話卻讓到場的嘉賓和觀眾並不輕鬆。王芹生的警鐘,也得到了業界人士的響應。「2008 年是中國 IC 設計產業的分水嶺,在投資高峰(2004 年左右)的四年之後,很多公司是死是活在 2008 年就會見分曉。」市場研究機構 iSuppli 負責中國半導體行業的分析師顧文軍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小公司做不大,大公司做不強,產品單一化,可持續發展不強,使中國的 IC 設計產業陷入了一代拳王的魔咒」。

不久前本刊的一次採訪中,聖邦微電子總裁張世龍也表示,近幾年來,大陸成立了幾百家 IC 設計公司,每個領域都聚集了很多開發同類產品的公司,紮堆現象嚴重,市場競爭也因此而異常激烈。未來中國 IC 設計公司面臨的主要問題是資金缺乏,技術後勁不足,品牌建設遲緩等。中國的 IC 市場已經連續幾年高速增長,今後幾年速度放緩幾率很大。因此,2008 年很可能是中國 IC 設計產業的一個轉折點。

2008 年可能是中國 IC 設計產業的一個轉折點

張世龍進一步向《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解釋說,很多 IC 設計公司在燒了很多錢之後,並未在產品和市場上取得突破。這類企業會難以為繼,慘淡經營。同時也會有一批優秀的企業越做越強。他們能夠把握市場的脈搏,不斷推出高性能和高質量的產品,加強市場渠道建設,完善物流體系,真正成為中國 IC 產業的中堅力量。

中國 IC 設計產業為何突然步入冬天?

在連續幾年的高歌猛進後,中國 IC 設計產業為何突然步入冬天?這既有外部環境上的原因,也有中國 IC 設計產業自身的原因。外部的原因是半導體產業進入成熟期,中小公司越來越難以生存,而且半導體產業由消費市場驅動,這給中國公司帶來機會的同時,由於中國公司的 IP 積累和集成能力不夠,也意味著更激烈的競爭。另外,前幾年中國 IC 設計產業發展過熱,泡沫和浮躁現象嚴重。更重要的是,半導體產業是一個全球性的高科技產業,目前中國 IC 設計公司並沒有明顯的優勢,比如常見的人力成本優勢。

首先是產業成熟,導致中小公司生存困難。「半導體產業在發達國家和地區已經是一個漸近成熟的產業。未來 10 年會是一個產業整合時期,巨無霸的公司會逐漸形成,中小企業更加難以生存發展。不過,國內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和國外相比會有一個滯後期,中小型公司的機會應該比國外更好」。瀾起科技董事長兼 CEO 楊崇和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

中國 IC 設計退溫源於產業成熟,也是因為前幾年過熱

楊崇和於 1997 年和岑英權、黃浩明共同創辦了新濤科技,這是中國第一個以矽谷模式建立的設計公司,也就是創業團隊加風險投資的模式,2001 年新濤以 8,500 萬美元現金和美國 IDT 公司合併,又是第一個國內 IC 設計公司和國際大公司合併,入選當年中國大陸 10 大併購案。盡管目前瀾起科技在數位電視諧調器和解調器以及 AMB 芯片上表現都非常出色,但楊崇和坦承,和 10 年前創辦新濤科技相比,現在二次創業時面對的市場競爭更加激烈了。

芯原微電子董事長兼 CEO 戴偉民博士也指出,半導體產業進入冬天,不光是中國大陸的問題,也是全球性的問題,美國和中國台灣都面臨很大的問題。那些在美國第一次創業成功的,現在第二次創業也覺得很困難。

除了產業成熟外,市場和價格競爭激烈的原因,還來自於半導體產業由消費電子驅動。王芹生表示,我們今天的市場是由個人驅動的,因此有很多新特點,比如時尚驅動、功耗驅動和成本驅動等,促使我們每個企業都要研究如何應對,比如價格方面,很多中國 IC 設計公司 2007 年產量都增加了 30 ~ 40%,但價格也下降了 30 ~ 40%,情況好的還維繫去年的收入,不好的(收入)就下來了。

iSuppli 的顧文軍也表示,中國大多設計公司集中在消費類,消費類對產品的更新換代和集成度要求非常高,而中國初創公司普遍面臨 IP 積累不夠多,整合集成能力不夠強,這導致了中國初創公司在產品更新上疲於奔命,而價格戰和惡劣的生態環境又加劇了這種青黃不接的現象。

「未來 10 年,半導體產業會逐漸成為一個成熟的產業,一個微利的產業。半導體產業年增長率會從兩位數降到單位數,IC 總產量和總銷售額會繼續增加,但利潤率會下降。鑒於整個行業的發展速度放緩和利潤率的下降,今後 10 年,無論大型半導體公司還是中小型半導體公司,總體來說,日子肯定不會比過去 10 年好過」。聖邦微電子的張世龍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

除了產業的客觀原因外,自身的原因是前幾年中國 IC 設計產業發展過熱,泡沫和浮躁現象嚴重。楊崇和指出,我們前些年太過浮躁,這除了資本市場的 “過分熱情” 之外,還包括一些海歸 IC 人不能安心做實事,熱衷虛名、炒作概念。忘記了 IC 設計是科學,務虛和炒作代替不了科學本身。在吹起來的泡沫失去光澤之後,產業還是要回歸本位。資本市場是最現實的,它可以幫我們升溫,也會最快地幫我們降溫。我們今天看到的 IC 設計退溫,其實部分原因可以歸結為我們自己前兩年的浮躁。

中國 IC 設計產業的根本優勢是什麼?

除了上述因素外,中國 IC 設計產業進入冬天最根本的原因可能是,半導體產業是一個全球性的高科技產業,中國 IC 設計產業目前並沒有根本性或者可持續性的優勢,因此在外部環境發生不利變化時最容易受到影響。

「美國半導體產業的優勢是技術領先,日本的優勢是有大型系統廠商(OEM)支持,中國台灣的優勢是規模效應和成本優勢,中國大陸 IC 設計企業的優勢在什麼地方?這是一個值得大家深思的問題。」iSuppli 的顧文軍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

同時,顧文軍認為目前中國 IC 設計的產業鏈過於拉長:從 IP 供應商,Fabless,Foundry,設計服務公司,封裝測試,Design house 到經銷商,再到 OEM,最後通過賣場到消費者,導致了產業鏈脫節,協作配合不足,IC 設計公司很難理解、把握客戶和市場的真正要求,很多還是靠自己的技術和渠道低頭拉車,沒有抬頭看路。

顧文軍感慨地說,在今年大連召開的 IC 設計年會上,有上百家 IC 設計公司的高層積極參加,但是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幾乎沒有中國 OEM 廠家參與,如果在這樣一個盛會上卻沒有自己的客戶關注和參與,這對產業鏈的合作來說,是非常危險的。目前中國的產業鏈存在 “分工有餘,合作不足” 的危險。

在技術上,以 MP3/MP4 芯片為例,雖然炬力瑞芯憑借性價比和上市時間快一度主導了市場,但隨著技術不斷升級,ADISigmatel 等國外廠商正憑借技術優勢殺回來,如 ADI 目前在支持 Real 格式的 MP4 芯片市場佔據領先。

對於大陸 IC 設計公司來說,前有國外公司擋住去路,後有來自中國台灣的追兵。例如,ALi 憑借低成本優勢,給炬力中星微造成了很大的價格壓力。福州瑞芯微電子總經理勵民表示,台灣企業在設計和製造產業鏈上有優勢,因為它有 20 年的歷史,而大陸代工廠真正量產,是在 2003 年之後。深圳芯邦科技副總裁劉宜家也指出,在 U 閃存控制芯片領域,芯邦科技的主要競爭對手是台灣企業,而台灣企業能夠拿到晶圓價格之低讓人震驚

北京希圖視鼎C2 Microsystems)總裁兼 CEO 劉錦湘則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十分流行的一個誤解是中國 IC 設計公司有人力成本優勢,事實上,相比其它大規模製造行業,中國 IC 設計公司並沒有人力資源和人力成本優勢

他介紹說,一個典型的美國芯片公司,產品銷售成本(Cost of Goods,即材料和製造成本)為 50%,毛利率約為 50%。另外,R&D 一般佔 15% ~ 17%;營銷費用(Marketing and sales)一般佔到 11% ~ 13%;管理費用(Overhead)一般為 5%,這些成本合計約佔 35%,因此淨利潤約為 15%。

中國 IC 設計公司沒有人力和成本優勢

他反問道:「這裡哪些是和人力成本有關?R&D 成本?一是高層次人才在中國很難找到,二是高層次人才在全球的價格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因為世界是平的,他們很容易流動,所以,中國公司在人力方面基本上佔不到便宜。」

劉錦湘還指出,國內很多小公司,又不是靠技術領先起家,一開始量又不大,拿不到好的 wafer 價格,大公司的 wafer 成本可能輕易比中國公司低 20 ~ 30%,因此在製造成本(cost of goods)上也沒有優勢,由於沒有成本優勢,因此低價格只會意味著低利潤率,進入成本惡性循環。芯原的戴偉民也指出,MarvellBroadcom 這樣的大廠拿到的 wafer 價格比小公司至少便宜 20 ~ 30%,而且他們有數千名工程師,可以把晶圓做得小很多。

劉錦湘認為,台灣和大陸公司的目前的優勢可能是貼近市場,運營成本低和反應速度快,而恰好也是很多歐美公司的問題:一是運營成本高;二是離市場比較遠,反應比較慢;三是過分重視了性能和質量這些東西,速度和成本方面不是特別重視。

但他向《國際電子商情》記者強調說,成本和上市時間也很難成為持續性優勢,特別是隨著歐美廠商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例如 Broadcom 的反應速度就非常快,在很多做法上和台灣聯發科MTK)有異曲同工之妙;另外一個例子是,在 DVD 領域,卓然Zoran)在成本和集成速度上一度趕不上 MTK,後來卓然及時糾正了這一點,同時有保持原有的性能、新功能和質量優勢,又把很多客戶從 MTK 贏過來了。

中國 IC 設計公司的出路在什麼地方?

因此,劉錦湘的觀點是,半導體產業是一個全球性的產業,未來公司間的競爭是整體實力上的競爭,雖然運營成本低和反應速度快可以幫助中國 IC 設計公司完成原始積累,但要成長為大型公司和擺脫成本怪圈,還是需要技術創新。

劉錦湘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中國要起來一個比較好的半導體公司,還是要靠技術領先,因為可以看到,全球全 20 大半導體公司,沒有哪一個公司不是靠技術,不是它所在行業中做得最好的,所以中國 IC 設計產業不能夠和其它產業一樣,依靠成本贏得市場,而是要靠技術贏得市場。他特別指出,一個誤解是 MTK 靠成本和切入時間打天下,實際上 MTK 也是靠技術領先,也是靠集成,靠比別人領先一步達到最佳性價比,雖然可能是工程創新,不是原創技術。

芯原微電子的戴偉民則指出,技術創新其實不可能有那麼多原創,引進、消化和再創新也是一種創新,例如芯原購買 LSI 的 DSP 授權業務;另一方面,創新不僅包括技術創新,也包括商業模式創新、管理創新和企業文化創新,例如瑞芯通過重金購買 IP 和外包後端 IC 設計,迅速佔據了 MP4 芯片市場。戴偉民表示:「在市場競爭激烈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你有核心競爭力就做,沒有核心競爭力就外包,所以我覺得下一步 fabless(IC 設計公司)要輕裝上陣,利用設計代工服務就是一種商業模式的創新。」

iSuppli 的顧文軍對此也表示認同。顧文軍對《國際電子商情》記者表示,我們總在強調創新,其實創新不僅僅體現在技術和產品上,商業模式、生態環境也是創新。如果從台積電創立認為是 Fabless 模式開始的話,目前已經有整整 20 年了,在目前對產品的更新換代要求越來越快的 IC 新時代,這種模式也需要 “與時俱進”。是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走到 IDM-Like 還是尋找自己特色的新路子,是中國半導體產業要思考的。顧文軍指出,結合中國的 OEM 優勢,創造一條新的 “OEM-Like” 路子也是我們可以嘗試的途徑。顧文軍謹慎的用自己自創的這個新詞 “OEM-Like” 表明對中國 IC 設計產業怎麼突圍的看法。

王芹生則指出,中國 IC 設計公司有幾個出路,一是在創新和獨特性方面加強,有自己的獨到之處,例如此次獲獎的芯邦科技的 U1.1/2.0 閃存盤控制芯片 CBM2091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出貨量已到 7,100 萬顆;二是要有融合的心態,願意和產業鏈上下遊的企業合作創新,比如和代工廠一起再造工藝,降低成本;三是要 “傍大款”,緊抱應用和系統的大樹。

王芹生強調說,中小企業關鍵是要把自己的優勢發揮出來,無論是獨立發展,還是與別人合作或者合併。她表示,我們文化中需要改善的地方是,很多人都願意當老板死扛著,我認為如果你在未來三年沒有強項,建議就不要死扛,趁著自己還有價值,趕快賣掉,以另外一種形式實現自己的價值。

Synopsys 中國區董事總經理潘建岳演講則強調,中小企業發生存和發展,要注意幾點,一是企業家精神,二是執著和堅持,三是關注應用,四是注重產業鏈合作和共贏。Synopsys 也是此次中國芯評選活動的贏家,10 款獲獎的中國芯中,有 9 款採用了 Synopsys 的 EDA 工具。

瀾起科技聖邦微電子則十分強調堅持和務實。瀾起科技的楊崇和表示,要想把產業做好,就應該踏實地把市場和產品做好,沒有其它選擇。一絲不苟、不厭其煩地做好我們必須要做好的每一件事情,然後,看看我們的努力可以把我們帶到多遠。

而專注於高性能類比 IC 的聖邦微電子總裁張世龍更是表示,做類比 IC 公司很難像做數位 IC 公司一樣,幾款成功的產品便可形成巨大的銷售額,甚至可以去做一個 IPO。做類比公司是個慢慢積累的過程。類比領域產品很多,客戶也非常分散,因此必須要能踏下心來,一步一個腳印地去做。在產品質量方面,類比產品也比數位產品有著更高的要求,需要做更多的可靠性實驗。要是沒有打持久戰的心理準備,急功近利,只能欲速不達。

10 億美元的中國 IC 設計公司離我們還有多遠?

隨著士蘭微電子珠海炬力中星微展訊通信華為海思等一批大陸 IC 設計企業的收入超過了 1 億美元,什麼時候什麼領域大陸能夠出現一個 10 億美元或者類似 MTK 的公司,成為很多大陸業界人士的光榮和夢想。而中國大陸 IC 設計產業發展放慢,會加速優勝劣汰,讓更多的資源集中在少數公司身上,也有利於優秀公司做大做強。因此,當《中國芯之路》圓桌論壇的主持人 CSIP 主任助理謝學軍博士拋出這個問題後,台上台下都十分熱鬧。

《中國芯之路》圓桌論壇:謝學軍、王匡、譚軍、潘建岳和戴偉民
《中國芯之路》圓桌論壇:謝學軍、王匡、譚軍、潘建岳和戴偉民

對此,王芹生顯得非常冷靜,她表示,做到 10 億美元,三五內沒有多大希望,除非有新的重大機遇,雖然 3G 和數位電視等領域都有希望成為企業成長的沃土,但面向這些領域的公司也比較多,「我認為做到 3 ~ 4 億美元,還是比較有希望」。

芯原微電子的戴偉民則表示,也許一家(大陸 IC 設計)企業成為 MTK 可能比較難,4 ~ 5 家企業聯合起來完全有能力對抗 MTK,這個大餅不可能讓 MTK 一個人吃,例如在手機芯片領域,有人做基帶,有人做 AP,有人做 RF,有人做 PA,大家以某種方式聯合或者合併,5 年內大陸一定會出現一個 MTK 這樣的企業。他指出,事實上,3 年前 MTK 開始做數位電視芯片的時候只有 5 個人,如今已經是做得非常好,所以很多事情不是不可能。他強調說:「中國 IC 設計產業現在是從春秋到戰國時期,所以心態要開放,要整合」。

而在此前接受《國際電子商情》記者採訪時,瀾起科技的楊崇和也表示,目前國內 IC 設計公司有數百家之多,但還沒有形成銷售接近或超過 10 億美元的大型設計公司,我認為這樣的公司在十年內會在國內出現,但不一定是有機成長的結果,很可能是經由合併而成。

Synopsys 的潘建岳則指出,未來 4 ~ 6 年,我相信大陸一定會有 10 億美元的公司出現,但很難講是做數位電視,還是手機,但是一定是消費電子領域,很可能在消費電子裡很多領域都有涉獵。他表示,借用一句話,小勝在志、大勝在德, 中國 IC 設計公司做到 1 ~ 2 億美元,依靠的是產品定義和執行能力,要走到 10 億美元,更重要的是管理和財務平台,一定會有併購發生,而上市公司有這個平台。

一個有意思的場景是,當台上的嘉賓們討論 10 億美元的目標時,台下福州瑞芯的勵民抬起了頭,顯得十分關心。而聽到台上芯原微電子的戴偉民博士以瑞芯的飛速發展為例證明沒有什麼不可能和中國大陸也會出現 MTK 這樣的公司時,台下的勵民卻緊閉眼睛,面紅耳赤,一個勁兒搖頭 ── MTK 一直是這個低調、務實和腆的男人的偶像。
 
 
國際電子商情 作者:潘九堂


文中比較特殊的大陸用語釋疑:
 1. 抱團:即一夥人
 2. 成本怪圈:台灣說法就是「成本困境」
 3. 集成:「整合」或台灣說的「積體」之意
 4. 死扛:硬撐,死撐。
 5. 再造工藝:改進製程
 6. 閃存盤:Flash disk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k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