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 307 實驗室 IC 大廠 CEO 製造機

「二十六年前,我從交大博士班畢業後,選擇當時十分冷門的類比 IC 研究領域。」交大講座教授吳重雨回憶,當時,整個環境與資源都很缺乏,設備也很簡陋,他的實驗室只能將就設在交大舊校區的教室走廊上,就這樣開始指導交大電子研究所第一屆的研究生。

隨著交大新校區的成立,這個實驗室搬到交大工程四館的三樓 307 室,成為培育國內 IC 設計人才搖籃的「307 實驗室」。其中,目前身價高達九十億元以上的聯發科副董事長卓志哲,就是這個實驗室的第一屆研究生。而一手主導這個黃金實驗室的吳重雨教授,後來不僅高升為交大電機學院院長,日前更成為交大教授一致投票通過的校長候選人。

交大類比實驗室 培養出碩、博士二百多人

的確,在眾多優秀的交大學生中,能夠完成交大 307 實驗室的考驗,絕對是萬中選一的菁英。有些人還沒畢業,就已成為諸多科技大廠爭奪的目標,而且薪水比別人多兩級;許多早期畢業的學生,更有不少已是億萬身價的科技新貴。

這些電子新貴除了卓志哲以外,還有聯發科副總呂平幸、義隆電子董事長葉儀皓、富晶半導體總經理俞再鈞、力原通訊總經理黃振昇及副總林明仁、通嘉科技總經理李皓民、華星科技總經理吳添祥等人,都是出自這個實驗室的高材生。

吳重雨說,307 實驗室的正式名稱是「積體電路系統實驗室」或「奈米電子與晶片系統實驗室」,暱稱為「類比實驗室」(Analog IC LAB,縮寫 ALAB),又因為 ALAB 的發音近似「阿拉伯」,所以學生私底下又稱它為阿拉伯實驗室。

307 實驗室是全台灣第一座類比 IC 實驗室,也培養出搶手的混合訊號(mixed signal)及無線通訊射頻(RF)IC 的設計人才。二十多年來,307 實驗室光培養出來的博士就有近四十位,另外碩士也有二百多位,從數量上就已令其他實驗室望塵莫及。目前此實驗室還有四十七位博士生及三十八位碩士生,陣容也是全交大最強的。

後來,307 實驗室的教授群也從「一吳」變成「三吳」,增加了吳錦川(現借調為致新科技總經理)及吳介琮兩位教授,陣容更為堅強。最近幾年更加入第二代生力軍柯明道與陳巍仁兩位新教授,他們兩人也都畢業自 307 實驗室,在靜電及混合訊號等領域上表現不亞於師長,因此被恩師吳重雨力邀回來貢獻傳承。

研究與業界零時差

到底 307 實驗室成功的祕訣為何?吳重雨輕鬆地說,其實沒有深奧的祕訣,就是要求每位碩士研究生畢業前,一定要設計並製造出一顆晶片,博士班則要求二到三顆晶片,做完了才能畢業。

說起來容易,但這種訓練跟產業界實際的要求沒什麼兩樣。吳重雨說,學生設計的晶片雖不一定要能運作,但如果不能運作,也要知道問題出在哪裡,該如何改善,作為下次的借鏡。在業界也一樣,不是每次都百發百中,設計完後投進晶圓廠裡生產,出來也不一定成功,也會面臨許多問題要克服。

「我們強調與業界零時差、零距離。」吳重雨說。

另一項 307 實驗室的特色是國際化,實驗室內研究生幾乎一半都曾出過國;出國不光只是發表研究論文及參加學術會議,更多的機會是進行研究觀摩。今年實驗室就與歐洲半導體研究重鎮 IMEC 合作,派了三位博士班學生前往實做四五奈米製程的射頻晶片。

錄取率一成 畢業身價高

此外,307 實驗室也與美國柏克萊電機學院伊利諾大學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合作研究生醫相關晶片等都有互動,學生出國從事研究機會頻繁,也增加不少國際視野。

吳重雨說,307 實驗室對學生的要求是認真、踏實。進入此實驗室的碩士生錄取率大約只有一成,進來的學生已十分優秀,每位再由一位博士生帶領做計畫研究,以迅速進入戰鬥位置,接受挑戰。

由於學生多,大家作息時間不同,因此整個實驗室不管日夜都是燈火通明,只有早上七點到九點的時間沒有人,「因為開夜車的學生已回去宿舍睡覺,至於早班學生九點才會來接班。」

也因 307 實驗室要求嚴格,強調實作經驗,因此只要通過考驗,出去後都有不凡的表現。曾有一位博士生畢業後到聯發科工作,一年後的身價就達八千萬元,也讓 307 實驗室的聲名更響亮。未來隨著吳重雨極有可能高升為交大校長,再加上他在 IC 產業的影響力,307 實驗室肯定更能發光發亮。

第一屆博士生、現任華邦技術副總監的張文岳說,吳重雨是位很有創新概念、對學生有啟發的老師,他的觀念很新穎,與國外研究零時差,跟老師一起做研究很享受。回憶自己在讀博士時,雖然辛苦,也常睡在實驗室內,但一分努力一分收穫,出來的機會也多一些。

張文岳認為,307 實驗室的優良傳統除了要求嚴格、功夫扎實外,歷屆的學長學弟們感情特別好,每年至少有一次聚會,許多同學及學長學弟們也會一起開公司,這是其他實驗室較少有的。

台大通訊系統實驗室 聯發科、威盛叩門求才

除了交大 307 實驗室為半導體業者稱道外,隨著無線通訊技術受到重視,台大電機系教授陳光禎所率領的實驗室也轉趨熱門。特別在無線射頻(RF)人才搶手之際,陳光禎率領的研究生更受到矚目,聯發科威盛瑞昱等半導體設計公司想找人,多半從此實驗室開始找起。

陳光禎帶領的通訊系統實驗室,現有博士生不到五位,研究生也不超過十位,但卻個個都是身懷絕技的學生。

陳光禎表示,他不會刻意挑學生,因為能夠進台大的學生都已很優秀,但他要求進來的學生務必決心做到頂尖 (excellent),至少要和柏克萊加州大學電機系一樣好。他說,如果學生不能如此承諾,努力做到最好,那他會建議學生要再多想清楚,否則就寧可不收這個學生。

他強調,通訊系統實驗室的學生必須有三要素:一是基礎理論要好,二是要夠努力,三是要具備邏輯思考能力。他說,基礎理論是一切研究的根本,學生必須建立工程直覺,避免掉進不斷地「嘗試 — 失敗」的循環裡,這對研究沒有任何幫助。要看清事情的本質與根源,不是只用電腦模擬、跑跑資料就算了。

陳光禎說,台灣已不缺工程人員,缺的是能發想、執行,最後落實的人,這套完整的研發流程訓練已不多,普通人往往是取捷徑,或基本馬步沒蹲好,就直接跳級往下一步驟進行,光有一身好招式,卻沒半點殺傷力。

參加德儀大賽獲全球第二

曾開過無線通訊晶片設計公司集耀通訊的陳光禎,花不到一年時間就把無線晶片做出來,在國內外產業界造成很大的轟動。早期他設立公司時,聯發科不說半句話就投資,後來產品更被國際大廠如新力惠普採用。最後,聯發科乾脆把他的公司併進去,陳光禎也回到學校繼續他的研究工作。

陳光禎對自己的期許是要做一件事就把它做到好,此信條也適用在他指導的學生身上。2000 年時,他指導的大四專題研究課程,就有一組學生報名參加德州儀器TI)晶片設計大賽,結果拿下亞洲第一、全球第二的佳績,僅次於以色列的大學生,也創下台灣學生首次拿下德儀競賽最大獎的紀錄。

陳光禎也說,其實外國人也沒有想像中的厲害,台大學生程度絕對不輸給外國學生,一樣能有所發揮。就像之前有位博士班學生,就在《IEEE》期刊上發表一篇論文,馬上引起矚目成為搶手貨,除了國內聯發科凌陽想延攬外,就連歐美大廠也找上門,希望能聘用他。

採訪結束時已是下午七點多,陳光禎急忙拿著筆記型電腦,到樓下與學生開另一個會。問他晚餐怎麼辦?他說還好,「忙完了再吃也無所謂,我要了解學生的研究進度與方向,檢視有無偏差,或給予指正,這比吃飯重要得多。」

最近,陳光禎還受邀參加歐洲發起的 Beyond 3G(超越第三代行動通訊)的計畫,也就是要研究 2015 年至 2020 年的 4G(第四代行動通訊)計畫,陳光禎目前是國內惟一受邀的教授,因此陳光禎更忙了,實驗室裡的學生也念得更起勁,大家都很興奮能夠參加這個有重大影響力的計畫。

看到陳光禎廢寢忘食地指導學生,也難怪他的學生還沒畢業,就有聯發科華碩威盛瑞昱等公司來排隊搶人,目前瑞昱的設計團隊更有十餘位都是來自他的實驗室。另外學生若申請美國名校,往往也輕而易舉地被錄用,這應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最佳例證。(更多精采內容,詳見《今周刊》第 488 期)
 
 
徐仁全/今周刊

歷史上的今天

About mtlin

I'm easygoing and sometimes sentimental, also can be very funny. Geek style but social. A Blogger, a Wikipedian and an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chnology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交大 307 實驗室 IC 大廠 CEO 製造機

  1. Pingback: Morton’s Weblog » Blog Archive » 晨星半導體 神祕的 IC 設計新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